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8、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真的不是本王。”傅衍再一次重复。
然后阿九就听见安倩如笑了,那种笑简直凄惨决烈,但是阿九觉得故事不应该这样发展的,从文祥祥话本里的角度,不是应该再让安倩如多误会几次,然后再发现自己中意的其实并不是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人。
说到这里阿九还是很佩服安倩如的,至少她敢于勇敢的追求自己喜欢的就算是缠着,她也没有放弃过,哎,阿九想想觉得不对,太傅难道就是这么教女儿的?安太傅可不是这样的人。
阿九听着安倩如哭了好久,就连皇叔也没有动。
不过很久之后阿九就没有沉住气的睡着了,她趴太久都困了,安倩如的哭声也没能吵醒她,于是她就睡着了。
安倩如最后是一个人走的,出去前她将自己的泪水擦的干干净净的,临走时还是对着已经在翻着印本的皇叔留了句狠话,“既然我认定了是你,那就是你,我还会来的。”
说完安倩如就甩头走了,开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认真的写着折子的傅衍,沉了沉眼眸,咬着牙不甘心的问,“那些话你本来想要说给谁听的?”
傅衍连头都没他抬,只是将手中的折子翻了过去,将手中青木的毛笔沾了墨方才回道,“你不需要知道。”
安倩如定了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仿佛是过了许久才缓缓出了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傅衍看着已经离开的安倩如,手中的笔才顿住了,他轻轻放下笔,环视着整个书房,从架子前看到架子后,都没有人影。
他缓步走着,整个屋子寂静的没有声音,傅衍顿住,难道是他多疑,可桌子上的折子的确被人动过。
傅衍白日里吃午饭的时候,安倩如就正巧过来了,他也只能容忍着让她一个人在桌上用餐,自己准备回卧室。
平日里他兰姑都是安排好下人们上菜,一个人端着一个食盒,可今日却有人端了两个食盒,他觉得疑惑,在下人退下之后,他留了一个安倩如一个人,自己却去找了那几个上菜的丫头们。
询问之后才知道少了一个丫头,他问是谁,那群丫头支支吾吾的说是兰姑的侄女,傅衍只有这么一个兰姑,兰姑也只有这么一个侄子,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侄女?
他觉得好笑,兴许又是那个爬进来的丫头来看他,可想想又觉得不对劲,就算是偷偷进来的,兰姑又怎么会说她是侄女,他觉得很是奇怪,于是就去了阿九装作肚子疼的地方,结果没有找到人。
他一路过来,顺着道路到了自己的卧室,却没有发现人影,就干脆放弃了寻找,他想兴许是走了吧,结果没有料到的是安倩如竟然跟了过来。
傅衍立了许久便有人来敲门,说是来问晚餐,他唤了人进来便没有说话,那个下人也不敢说话,只能静静的立在门口,于是他们就听到了一阵非常具有规律的呼噜声。
傅衍缓步到床跟前,在床边蹲下稍稍掀开床单,微弱的灯火就正好映着床底下一张已经熟睡的小脸。
“咝!”那个下人倒吸一口凉气,指着床底下的阿九,“王爷,要不要扔出去?”
“你去叫几个人来,将这床挪了挪就退下吧!”傅衍挑眉,撂下床单。
之后的整个过程就是,傅衍在一旁看着几个人将床挪了一寸,露出熟睡且造型奇特的阿九。
几个下人呆呆的看着阿九,竟相看无言。
“都退下吧!”
几个人退到门口,又被傅衍叫住。
“把晚饭端进来,另外今晚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
“是。”几个人就麻利的出去了,且带上了门。
然后第二天阿九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是在皇叔的大床上醒来,她仍旧是她,没有少衣服没有少头发,她靠在皇叔的床上,手里握着软枕,让她仔细回忆回忆,她不是在床底下么?可醒来为什么在床上?
她忽然才想起来一个很严重的事,她今日的早朝还没有上!
阿九猛的拍头,她现在回去也没有用了,于是就只能干坐着。
过了半晌,她抱着软枕又困着了,躺了半天迷迷糊糊的听见门被推开了,然后转过身时就看见皇叔端着香喷喷的早饭在床前站着。
“额…皇叔…”阿九挠挠头。
“陛下醒了啊?真不知道往日里早朝陛下都是怎么早起的?”傅衍笑她,将手中的早饭放在了床旁的矮几上,给阿九揭开瓷碗的盖子,给阿九舀了一碗粥,递给阿九。
阿九慢吞吞的接过,“可能是朕寝殿的床太硬了,比不上皇叔的床舒服,朕就多睡了。”
“嗯。”傅衍看她接过就转身离开了床边,和阿九隔在一边,照旧是查着手中的印本,靠在桌边上用余眼瞥着喝着正香的阿九,“就因为陛下的多睡,早朝之上没有陛下,众臣可都在底下说臣越了陛下的权呢。”
阿九捧着碗的手一抖,眼珠子转了转,“那底下不都是皇叔的权臣,怎么敢说皇叔?”
“陛下可冤枉臣了,那些可不都是陛下的臣子?”
阿九正想反驳,看着傅衍轻巧的做了个思忖的模样道,“陛下可知尹正同严储清正从霍都往回赶。”
“额?”阿九愣住了,这几日都在管着莫家院和皇叔的事竟将尹正同严储清落下了,“为何没有同朕说?”
“在陛下御案上的奏折里,陛下前日晚上翻阅时没有看见?”傅衍稍稍顿了顿,“哦?臣书桌上的印本里也有,陛下昨夜翻阅时,难道没有看见?”
阿九顿着了,她就知道皇叔真不是个简单的人,她在床底下都能发现,阿九咽下口里的粥,舔了舔嘴唇,捧着碗伸长脖子问着对面的皇叔,“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府里的?”
“陛下还是爱打呼啊!”傅衍没有看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让窝在床上的阿九差点将刚送进嘴里的一勺粥给喷了出来。
阿九忍着闷咳了几声,颤抖着放下了碗,擦了擦嘴,“这么说倒是朕不对了。”
“陛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傅衍收了收手上的印本,又回头拿了几本方才用朱红笔迹勾画过的印本,朝着阿九缓步过去。
阿九暗道不要脸,随即想起昨夜的安倩如,不免就问了起来,“安倩如对皇叔的情感可还真是……”
“这是交由凤阁的印本,臣这几日就不上凤阁了,就连陛下的书房臣也应该少去。”傅衍坐在阿九床头,托着阿九的手将批好的印本放在她手上。
“为什么?”阿九木愣的接过印本。
“避嫌。”
“为什么?”
傅衍竟然自顾自的叹了口气,对着阿九就是一副受尽了苦楚的样子,然后咬了咬下唇,装嗔道,“臣真的是冤枉,被朝中大臣流言说臣私藏陛下,迷惑君上,不让陛下早朝,而陛下竟然也来臣的书房翻箱倒柜,不正是也不相信臣的忠心?”
字字句句竟然透露着无比的凄凉和心伤,像是受了莫大的苦楚,听着阿九的心都在跟着颤抖。
阿九拍拍傅衍的肩,“皇叔,其实朕是想皇叔才来看皇叔的。”阿九至诚的盯着傅衍,手中握着的印本不觉又紧了几分,说些违心的话可当真难。
阿九后来想了想,她大抵也是想同皇叔说话才去王府的,可去了后才发现,不说话也不要紧,关键的是她好巧不巧的就碰上了安倩如和皇叔的事。
这个时候更不能提安倩如,于是阿九话锋一转,“昨晚不小心听到了点什么?”
“听到什么了?”
阿九顿了顿,凑近了道,“那文祥祥当真对安倩如有意思?”
“臣怎敢欺瞒圣上呢!”傅衍虽说的正经,嘴角间却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阿九却是巧的真切。
“皇叔在笑我还是在笑文祥祥?”
“臣是在替文史官开心。”
“嗯!”阿九点点头,“的确,文祥祥都二十好几了,竟然还没能将文家的下一任史官给添出来,朕瞧着都心急,就连文祥祥他爹都给朕写了催婚书,说是让朕在帝都内给他找个儿媳妇。”
“陛下的意思是要将安倩如赐给文祥祥?”傅衍挑眉问她。
“不。”阿九摇摇手,“像是文祥祥这样的小奸臣,应该赐给安倩如,不过安小姐中意的人可不是文祥祥,是那个隔着帷布说了一堆情话的怀晋王。”
傅衍勾唇一笑,“臣听着陛下的这番话,怎么觉得有些酸呢?”
“……”
“其实朕是觉得皇叔答应过先皇,要忠于朕,自然要等到朕退休了,才能管上自己的事情,所以朕只是觉得,皇叔要是真的同安倩如说了那番话就违约了!”阿九缓了缓气儿,“当时隔着帷布时说的那番话,皇叔是想说给谁听的?”
阿九想起先皇驾崩时曾拉着傅衍的手让他忠君爱君护君,昨夜她听安倩如说傅衍拽着帷布之后的她说完忠于她爱护她的时候,阿九就觉得这与他答应父皇的约定是一样的,她才会问,她正等着傅衍的回答,明确的回答,她不想也误以为。
可傅衍扯开了话题。
“那时的陛下又是听谁隔着帷布对陛下说了真心话?”傅衍认真道。
那样认真的眼神让阿九在很多年后都没有忘记,纵然阿九还见过这样的眼神,只是很多年后,她再也看不见这样的眼神。
而很多年前的时候,还在学府的时候,他们都还很小,学府教他们学读的师傅是安太傅和凤阁的黎老,他们的小学堂只坐了他们五个人。
当时的学堂除开他们也有其他官员的子女,先帝的意思是官员之女仍可同样在皇宫内学读,虽说制度如此,但只要才学优秀着也会被师傅看中,将来继承父位为国报效。
小学堂是指以阿九为首的几个皇家贵族的继承人受黎老和安太傅的教学,当时有身为储君的阿九,被当做摄政王在培养的傅衍,将来的史官文祥祥,安太傅的女儿安倩如,还有一个黎老的儿子黎昱。
这样的一个小学堂,这样的五个人,稍稍都长大一点的时候,被文祥祥写在了史书里,阿九偷看了,据说把他们写成了继承人天团。
阿九不懂问起文祥祥的时候,文祥祥说是从沈清和告诉他的,那是阿九第一次听说沈清和。
至于那场隔着帷布说来的真心话,是太傅和黎老特意安排的,阿九不清楚他们的意思,但是阿九知道,这两个老人家在一起商量着事情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就比如这两个人在学堂上因为人老吵架吵不过文祥祥,还筹谋着要把文祥祥卖了。
幸亏阿九抱着两个人的大腿才没能卖了文祥祥,但是这两个人又搞出来这么个名堂。
傅衍问她被谁说了真心话,阿九知道,是黎昱。
黎昱对她很好,一直很好,但是阿九却联合着文祥祥叫他鲤鱼,他也不生气,还替阿九烤鱼吃。
兴许是他们这五个人在黎老和太傅的教育下比较老成,所以很看重谁喜欢谁谁看不惯谁的事。
先帝是在阿九六岁时去世的,但是阿九因为年纪太小,登基典礼是在十二岁之时举行,而在此之前的六年,都是皇叔一直在摄政。
她十二岁登基前一天,那场隔着帷布的真心话就开始了。
她知道站在她跟前的是黎昱,她偷偷看了眼黎昱,被黎昱塞回了帷布中。
当时十八的黎昱说,“鲤鱼喜欢阿九。”
阿九这个死不要脸还凑出脸来说,她也喜欢鲤鱼,然后又被黎昱塞回了帷布内。
“明日之后你便是九五之尊,明日之后我便不能叫你阿九,黎昱心重,看不下去阿九被别人带走,所以阿九,黎昱如果走了,有空记得想想鲤鱼。”
阿九并不懂什么意思,只知道她出来后就再没见到过黎昱,第二天登基时,他自请镇守边疆,当年培养的这五个人,除了一个安倩如不愿意为阿九效力,其他的都充归国库了,典型的代表就是傅衍和黎昱。
黎昱一走就是六年,竟然也没给阿九来个信,要不是皇叔问起,她只怕也想不起来了,如果黎昱在,一定是她的左右臂,只可惜了当时不懂世事的阿九没能理解黎昱的那番心意。
她没能回答皇叔,只是愣愣的坐着,待到反应过来时,皇叔早已唤了小德子过来,迎她回宫,而皇叔却早已不见了。
往好的说陛下一早就来同皇叔讨论政事,真正清楚的都知道阿九一夜未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