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9、十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其实阿九说不说,皇叔都能猜到的,只是皇叔递给她印本的时候像是格外沉重的嘱咐一样,她在马车里握着印本好久,决定翻开看看。
她又顿了好久,皇叔给她带回凤阁,自然就猜到了她会看,但是皇叔还是给她了,说明皇叔给她的印本有想要让她看见的东西,除了尹正和严储清要回帝都的事,还有什么大事么?
阿九按着顺序将印本一本本翻开,而阿九所看到的是尹正和严储清的官印,这二人所在千里之外的霍都呈上来的,说的这二人不日便要回帝都,而霍都之灾也已赈下。
阿九很是欣慰,有了个严储清回朝,她也同等于吃了定心丸,不至于像是一个人在同皇叔战斗。
后面印本的内容着实让阿九震惊,也就是她最为关注的城郊莫家院时疫一事,竟然在印本中有提及,她抖着手翻开了下一页,凤阁的印本根据奏折而来,而这印本也就正是这几日的奏折,可她却没有看到。
奏折中说因为发现了外地人携带时疫而来,由于在帝都内不能将事情闹大,也避免人心惶惶,于是就移到了城郊莫家院,待处理之后才上报,阿九瞥见了皇叔的名字。
竟是皇叔自己招认的,这却是让阿九吃了一惊,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她,只怪皇叔太过聪明,太过攻于心机。
“小德子,朕要去舅舅的王府。”阿九隔着马车对着小德子说道。
“是,陛下。”
阿九转向去了王府,是因为她要去看看那个小世子,小世子是第一个向她通报的人,她自然要问清楚。
阿九又继续翻着其他的印本,其中倒还没有什么事,只是看到最后的印本她却变了脸色,一双手紧掐着手中印本,涂着无色的指蔻也因为用力而泛白,她原来还是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可当阿九看到末尾印着花白鲤鱼的官印,她方才反应过来。
黎昱要回来了。
印本里的那番话写的极其恭敬,说是镇守边疆已久思及国土,才请旨回帝都,而皇叔也是批准了的。
这件事情除了皇叔只有她知道,这封奏折应当是从边疆送回来的,她还未来的及看就被皇叔批准过了,凤阁黎老应当也知晓此事,才一再送入王府作为印本。
阿九身为帝王,却是最后一个应当知晓此事的人。
她将印本放在一侧,脑海里都是黎昱的面孔,她想的是,如果他回来,阿九就不会再让他走了,这帝都权势太大,光有个皇叔就能揽下整个帝都,他却一个同他抗衡的人。
而这个人就是黎昱。
黎昱六年前请旨离开帝都之时,阿九就将三军之权交由他处理,黎昱场年征战,周边列国早已畏惧他,且他手中所握郑国兵权,而皇叔所有帝都凰权,黎昱回来,她便不用畏惧皇叔了。
这六年里,阿九也懂了许多,当初黎昱同她说的那番话,只怕也是心悦她的,如今他要回来,阿九竟不知要如何面对他,这样应当是喜还是忧?
阿九沉着眼捏了捏额头,她还是太年轻了,哪里像凤阁那些老头子,对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和权力主张,就连文祥祥也能有着自己的人权,她身为帝王竟然连史官都不如。
阿九自认为比不过百年前的那位女帝,却不想竟是比输得如此彻底,还真难为了先帝给她起了崇仪的名号。
仪是百年前那位女帝的名,崇仪自然就是崇尚那位女帝,可阿九却没有担的起这个名号。
阿九来敦亲王府后,只有杜莹在,她也是带着些许疑惑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才过花信年华的女子,仍旧是黛眉清目肤白貌美,杜家虽说不是富家郑国,但在郑国也可以说是举足轻重,阿九若是她爹还真不会答应这桩亲事。
她在陈衡床头坐着,这几日的陈衡经过各种药的调理已经好的可以坐起来,脸色也红润许多,阿九看着刚刚喝完药的陈衡,定着想了想。
“阿九是为了傅衍这个奸臣来的?”陈衡睨着阿九。
阿九这个表弟最不服傅衍,虽然他年纪轻轻,但才学本识都是程老所承认的,阿九要不是因为陈衡年纪太小早就将他搬进了朝堂,可他实在太小,朝堂权谋连阿九自己都应付不过来,更何况要把舅舅的儿子拉进火坑。
“衡儿啊,原来你去城郊莫家院之时,可有人知道?”阿九问他,却遭来陈衡的一记横眼,阿九皱眉。
“阿九这么问,可是时疫一事被傅奸臣捅出来了?”
“……”阿九没有反驳,只是听着傅奸臣怎么就那么不顺耳呢,她瞅着陈衡,“皇叔自己上奏折说明了时疫一事,朕觉得他是发现了我们在查这件事。”
陈衡歪了歪身子,嘴角戏谑道,“我就知道会被傅奸臣领先一步。”
“你说什么?”阿九尚未听清,凑近了些。
陈衡叹了口气,样子十分老成,像是凤阁的某个老臣一样,“我说阿九太笨了,依着阿九这样,往后再夺不会凰权了。”
这句话阿九听的是清清楚楚,她揪着眉看着跟前十岁的孩子,虽然嘴上损人,但到底是站在阿九这边的。
“我说衡儿,你还太小,不懂,但你站在皇表姐这边的心,皇表姐我还是很懂的。”阿九笑着伸手捏他的脸,却被他一手打回去,阿九愣了愣。
“我可不是站在你这边,我是不想让我们陈家的凰权从你这一代手上,落到他傅奸臣手中。”
“不都一样么?”
陈衡没有再理阿九,他可能觉得阿九太笨,然后仍是盯着阿九许久,在阿九还在愣愣的问他做什么的时候,陈衡就彻底对阿九死了心,他拍了拍床栏,“阿九你可真笨,这朝堂权谋万里河山,你一个陈家人守着就够了么?”
“……”阿九虽然不大精明,但这句话才是听懂了的,“你还太小,政权这些不适合你。”
“我也没看适合你啊?凰权还不是被傅衍紧紧攥在手中,就连凤阁都有多半议权都站在傅衍那一头!”
陈衡说的其实都对,除开阿九身边的小德子文祥祥和凤阁的程老和几位不是太有地位的老臣,另有朝堂之上的严储清,还有哪一个是站在阿九这边的?
阿九自己都觉得很是悲伤,她重重扶额,陈衡真的是她家的么?为什么都到这样的境地竟然还在拆她的台,就连出了房门的时候,阿九都是抖着腿出来的,幸而小德子扶了她一把。
临出门时,她又想起来印本的事,她又折回了陈衡的房间,对着正要躺下却见她再次冲进来而略显疑惑的陈衡说道,“你父亲可告诉过你,还有一个执掌三军令权的黎昱将军,他也是朕的人!”
陈衡略作疑惑状,待阿九收回手,他便想了起来黎昱,黎昱是黎老的儿子,曾同阿九一同在学府学读,阿九登基前一天他便请旨镇守边疆,郑国近几年的安稳也有这位将军一些功劳。
陈衡想了想,却忽然扬起不同于他年纪的笑容,笑道,“黎老会同意他成为你的人么?”
这一点阿九想过。
凤阁黎老黎云平,和程安之相差无几的年岁,但比起程安之却资历尚老,曾同先帝一起打江山,先帝驾崩后自愿请职为凤阁长老辅佐女帝,可阿九登基尚不过四年,他便表明了态度成了皇叔的人。
黎云平性格倔强执拗,不甘平直,先帝在朝时就称他桀骜不驯,但阿九和文祥祥私底下都认为他顽固不化,可阿九不敢说出口,黎云平在前朝时就位高权重,敢和他顶嘴的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他依旧是在朝堂之中混的风风火火,除了他的身份,还有先帝对他的偏爱,甚至于他对于郑国有着莫大的贡献,所以不论是凤阁还是前朝,对着黎老都是有一番特别的敬意。
“黎老是黎老,黎昱是黎昱,老子管不了儿子,况且黎昱身上的三军令权都是朕赐给他的。”阿九扬着下巴看着陈衡。
陈衡嗤笑,“你又何曾知道他不是回来卸甲归田的呢?”
“那朕就把三军令权压给你!”阿九气急。
陈衡听完轻快的笑了声,就恭敬的在床上作了个不成礼数的揖,“皇表姐君无戏言,多谢皇表姐对皇表弟的信任。”
阿九蒙圈了,她貌似跳进了陈衡的圈套,她抬眼看着高高的房梁,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以她的认知,陈衡不应该是病态中的高冷,为何今日却是这般狡猾。
“你戏弄君上。”
“是阿九自愿被我戏弄的。”
阿九汗颜,这话说的同傅衍的风格如出一辙,真不知是谁教的,嗯,应当是杜莹教的,于是阿九黑着脸出去陈衡房间的时候正巧就碰到在门外守着的杜莹。
阿九出王府,硬是要拉着杜莹一路想送。
杜莹心底里也着实忐忑的很,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不远处的小丫头,波澜起伏的眼眸里传达着某些讯息,那小丫头脸色一变就立刻跑了走,杜莹正欣慰的看着跑去的小丫头,却被身旁的阿九惊着。
“舅母,你看什么呢?”阿九顺着她的方向望了望,只看丫头的影子消失在长廊里,还未看的全就被杜莹一把掰过脸来。
“没什么。”杜莹对着阿九笑笑,两弯梨涡甚是好看。
阿九同杜莹并排走着,阿九斜着眼瞅了瞅身旁的杜莹。
她跳着轻快的步子,裙摆随风轻扬,让阿九惊了惊。
阿九慢了些步子,懒懒的问,“舅母呀,当初和舅舅的这桩亲事是红娘沈清和促成的吧。”
“嗯。”杜莹应了声,晃着脑袋回答,顺带瞥了瞥远处,应该是在看着来没来人,然后在确定了没有人之后又扭回了头,结果就看见阿九放大的脸。
“舅母,阿九有些事情想问问舅母,不知道舅母能不能回答一下阿九?”
杜莹显然是有些愣着,但还是很礼貌的回了句,“阿九问吧。”
阿九歪了歪头,“我想问舅母,沈清和给舅母和舅舅的说姻缘的时候,舅舅都是年过半百,舅母却仍是年轻气盛,这帝都中有多少青年才彦,可舅母却偏偏挑了我舅舅,这是为什么呢?别人都说人如其名,可舅母却不像是传闻中的那样?”
杜莹下嫁给敦亲王陈致也就是阿九的舅舅,阿九是主婚人,她当时隔在外面听说沈清和要把杜莹牵给她舅舅的时候,就觉得是桩难事,可当她撇着嘴坐在主婚席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她捅了捅同样坐在她身侧的皇叔,一脸不相信的问着皇叔为什么杜莹会同意,皇叔笑而不语。
阿九一脸不明白的看着两个人走完了全程。
直到杜莹在新房里喝了一杯交杯酒闹开后,她看到喝的烂醉还不顾形象满脸泛红嘴里还在唱着什么“让我们红尘作伴”啥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传闻中和现实中还是有些差距的。
比如安倩如,再比如杜莹。
阿九确定杜莹同沈清和是一类人,因为阿九在认识到帝都有杜莹这个人的时候从来不晓得她同沈清和这么的亲近,直到杜莹落了一次水就同沈清和热络起来了。
阿九坚信,这其中肯定有鬼。
阿九看着面色犯难的舅母杜莹,就觉得这其中毛呢太多,她天生不善权谋,对这些消息却是灵通至极,听来的未必都是空穴来风,至少她听到杜莹这些事现在都得到肯定了。
“你舅舅性子好,不沾花惹草,家中没有姬妾,可以对我好。”
这话就是从沈清和那里原封不动的套来的,阿九摇摇头,“舅母原来也还是想嫁个王爷的,可帝都内只有一个怀晋王,怀晋王又被传有龙阳之癖,又说怀晋王无嫁娶之意,所以才找了我舅舅。”
杜莹一时间不知作何解释,慌忙之下就拽着阿九的袖子抖到,“阿九呀,这你可不知,你舅舅他……他……偷看了我的身子,我才答应的?”
阿九咋舌,舅舅耿直憨实,怎么会干这种事,她瞥见杜莹捂着眼假哼就知道是不对劲的,看来杜莹和沈清和确实有鬼啊。
阿九刚想拿欺君之罪来压杜莹,就看见不远处一抹庞大的身影飞奔而来,那不是她舅舅还能是谁,可也真难为了她舅舅,一大把年纪还要如此劳累。
不过是个小丫头见了来,她又不是要吃了杜莹,怎么就这样匆忙,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舅舅,知道杜莹的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