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15、十七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后来阿九是从红娘馆的后门被沈清和塞出去的。
暮色四合阿九一个人坐在帝都湖边的时候才觉得十分心酸,身为一个女帝,欣赏的臣子要靠暗地里拉拢,自己御案上的奏折也要避着皇叔去看。
纵观古今,混的如此狼狈的皇帝应当就是她一个了吧,阿九无奈的抬着头看着天。
为了拉拢一个沈清和阿九也是极其不容易,一边还要威胁着沈清和,一边还要妥协着去求,阿九着实不容易。
暂且不说沈清和这个茬,就连到了红娘馆找沈清和都差点被逮着。
她正义正言辞的同沈清和说着国家大事,却被重锦来的湘云给吓了一跳,也不只是她,就连沈清和也被吓的不轻。
湘云喘着气,扶着门框,身后的珠帘缓缓摇动。
“清……清……清和姐,前台来人了!”
“来什么人?这么大惊小怪的,不是说过要微笑服务的么!”
湘云几步蹭到沈清和跟前,准备耳语着,被沈清和一把打断,“说吧。”
湘云愣了愣,随即懂了说道,“安太傅的明珠,安倩如来了,在前台就下了重金指名要清和姐你给她说姻缘。”
阿九瞪着眼睛,这个姑娘要是知道她还在此处,指不定第二天该怎么说,她看了看对面的沈清和,发现沈清和的脸色比她还不好,她戳了戳脸色难看的沈清和,“你怎么比我脸色还难看?”
沈清和缓缓回过神,仿佛是经历过一场痛苦不堪的回忆。
一旁的湘云也是一脸难色,阿九轻声问,“是和安倩如发生什么了吗?”
湘云听见阿九这么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了看沈清和,仍旧是一副难色,也不知作什么了。
“没事,说吧,我和你们清和姐交着心呢!”阿九眨眼笑笑。
湘云见一边的沈清和没有反应,就大抵也猜到了什么,一拍手无奈道,“这位姑娘你有所不知啊!”
要说到沈清和和安倩如的经历,可真是阿九没有想到过的,其中还牵扯了她的皇叔。
事情还要回到沈清和认识傅衍是在替敦亲王说亲的时候。
傅衍也知道敦亲王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一个王妃,不仅阿九急,就连他也急。
敦亲王也不知道是通过了什么个门道找到了当时才开了个小门面店的沈清和。
敦亲王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太会讲话,于是就拖了怀晋王傅衍一起去。
于是给敦亲王说媒的时候,敦亲王愣是听着傅衍和沈清和聊了一下午的天,从敦亲王的亲事聊到当下帝都的政治形势。
傅衍和沈清和大抵都觉得对方是个不错的知音人选,如此下来就聊了许久,愣是给敦亲王急得问亲事是否说成,这一问,傅衍同沈清和都是自信的一笑,让敦亲王着实怀疑。
第二天的时候沈清和就约了傅衍一起去杜莹家说媒。
杜莹是帝都商户之女,自古商户重钱,但这个杜老板可将杜莹护的极紧,女儿杜莹二十未嫁,虽有许多王公贵族来求亲,但一一都被杜老板遣了回去,回去的那些人无一不摇头感叹这个杜老板对女婿的挑剔程度。
沈清和也老早就给杜莹说过,这帝都中,好男儿没有几个,仅有的几个家中早有妾室,别说你了,你父亲也是不会同意的。
杜莹憋屈着脸,“难不成我嫁不出去了吧?”她一把抱住沈清和的大腿,“清和啊,我连家都回不去了,总不能让我在这个时空老死吧?清和啊,你要救我啊!你可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亲人了啊!”
沈清和一把嫌弃推开她,“你至少还有个爹吧!”
杜莹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想什么,沈清和一把蹲下来,“我替你招了个亲事你要不要来试试?”
杜莹怀疑的看着她,然后就知道了是敦亲王,差点没跳下湖去。
杜莹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是在湖里被沈清和救上来的,所以就一直觉得沈清和是亲人,而且沈清和又和她是同一个地方的人,更加亲上加亲。
她也没什么大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嫁个王爷好歹也是个商户家的千金,所以沈清和就答应了她。
帝都里只有一个敦亲王和怀晋王,这两个都是帝都中跺一脚帝都都得颤几声的人物。怀晋王是帝都女子的梦中情人,只怕有了念想后会被帝都女子活剐,但敦亲王年纪大些,杜莹就彻底死心了。
其实杜莹甚至于阿九同沈清和都觉得杜莹没有找傅衍是对的,因为安倩如一定会找杜莹打一架的。
傅衍带着敦亲王来找沈清和说亲的时候,沈清和就问了敦亲王几个问题就确定要把杜莹说给他。
“我今日看过了,敦亲王很是不错,人虽然年纪大了些但皮相还是有的,性子也不错,王府里没有姬妾,也没有婆媳关系,唯一一个需要调整的就是同他侄女,也就是这个女帝的关系,还是个万年不倒的黄金户,你不去试试?”
沈清和是真的觉得敦亲王陈致不错,于是连着问了杜莹几遍,但在杜莹连连不甘愿的表情之后就准备放弃了,结果最后杜莹还是拖着她的裙摆答应了。
在傅衍同沈清和去杜家说这门事的时候,傅衍和沈清和就让杜莹同陈致见了面,为了营造机会,这两个人就留了敦亲王和杜莹共处,沈清和还要去偷看两个人的进度,傅衍却打断了她。
“敦亲王虽说并不是我亲人,但我知道他人是极好,这帝都中也无人不识他,今日不论发生何事,杜莹都会答应,你信不信?”傅衍站在阁楼上扶着栏杆,俯瞰着帝都城的景况,就像是遥临着这秀丽河山一样,那种睥睨天下的王者姿态,让沈清和震了个惊。
沈清和也只能弱弱的在心里问了句,身为一个摄政王,他竟然还能这么闲,沈清和是在心里服了他。
傅衍说的果然没错,第二天杜莹就找到了沈清和说她答应了这件事。
沈清和心里又对傅衍敬佩了几分,她虽然不知道杜莹和敦亲王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她正确的理解到,杜莹的确是想要嫁给敦亲王,所谓郎情妾意两情相悦应该就是这样。
“可我爹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敦亲王多好啊。”沈清和不理解。
“我爹可能嫌他老。”
沈清和是真的服了,偏见也太大了,蜀黍配萝莉该是多么好的姻缘,她爹也忒想不开。
但沈清和毕竟不是她爹。
于是如何说动杜莹的父亲杜杰,这就成了一个难题。
杜杰爱女如命帝都皆知,当初说媒的男儿被退了不少,如今更何况是一个年快半百的敦亲王,用杜杰的话来说,就是糟老头子,所以又怎么能同意呢。
沈清和想了几日,觉得此事还需要她和傅衍出马,就约了傅衍两个人一起到杜府去找杜杰。
沈清和觉得,就着她和杜莹不浅的关系,傅衍在帝都的地位,替敦亲王说件亲事,应当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她也便有了些把握。
虽有些把握,可心里仍是没底,而她约来的傅衍倒是无比淡定,仿佛一切的事都被他握在手中。
怀晋王是被杜杰请进杜府的,连带着沈清和,差点被抬进门的。
杜莹不敢出面,只能在门外趴着偷听。
沈清和除了刚开始客套了几句也没能搭上去什么话,只能在一旁任由着傅衍同他客套。
客套之后,傅衍直奔主题,这让沈清和有些惊讶。
但杜杰一口回绝了。
“敦亲王虽然身份地位在,但年龄确实差了我莹儿许多,纵使是怀晋王来说亲,不妥不妥。”杜杰摆摆手,一副老态。
傅衍却是不慌不忙,沈清和也就不敢动,在一旁看着傅衍圆说。
“杜老夜可问过杜莹的意见?”
“不用问,就算莹儿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的。”
“那杜老爷听我一言,今日不拿身份说事,只理论,我若说不动你,便作罢,我若说的动你,你便答应了这桩亲,如何?”傅衍勾唇,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没等杜杰回答,他就开始说。
“杜莹三岁丧母,杜老板不愿意丢下杜莹便来到了帝都打拼,奋斗十余年终于在帝都有了一席之地,只可惜年幼的杜莹知道自小没有母亲便日日自卑郁郁寡欢,在帝都也不同什么女子交好,就连学读的师傅都是请进府来教。就连唯一一次出了家门却不甚落了水,醒来后性子开朗了许多,我若记得不错当时救了杜莹的当是沈清和。”
傅衍指了指沈清和。
“是。”沈清和在一旁点头。
“杜老爷以为失忆的杜莹忘记了无母一事,所以便未在提过,对女儿更是宠爱有加,就连女婿也是挑最好的,试问杜老板,这帝都,有哪个敢自称好男儿?”
杜杰坐着没动。
“若说好男儿的话,我倒觉得杜老爷当属。当初杜老板同逝去的杜夫人也是年岁相差甚远,在家人几经反对,到底还是在一起了,就连杜夫人去世时,杜夫人也是无悔的。
敦亲王陈致,早年封王,同先皇征战四方,帝都人人爱戴,府里亦无姬妾,性子憨实诚恳,若杜莹喜欢,何不让他们一起,总好过当年杜老爷受过的些苦吧。”
傅衍的一番话说动了杜杰,打动了沈清和,连门外的杜莹都说哭了。
杜莹哭着走进来,伸着袖子擦着脸上的鼻涕就进来了。
傅衍说的就是她这个身子所经历的一切,她竟特别有感触,止不住的流泪。
“爹!”杜莹一进来就抱着杜杰哭。
杜杰为何满脸的心疼。
于是这桩事就这么成了。
从那以后沈清和就觉得傅衍才是最适合做红娘的人,她抓着机遇就给傅衍各种洗脑,让他加入她的团队,毕竟可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嘴皮子。
但傅衍始终没理会她,只是笑而不语。
她和傅衍的关系只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因为她从见到傅衍之后就能猜中傅衍的心思,而且越来越明显,这就是为什么傅衍带她不同的原因。
所以这就成为了安倩如冒犯沈清和的原因。
安倩如心悦傅衍已久是他们在学府学读之时众人都知道的,也只有阿九知道,但凡学府里有个女子对傅衍抛媚眼流口水第二天就都得受罚。
兴许安倩如是将沈清和当情敌来看待,但在阿九眼中,只要是和傅衍沾点边的女子都是她情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