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16、十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说到安倩如和沈清和的纠葛,大抵就是沈清和傅衍太过亲近致使安倩如不痛快,所以就趁机报复沈清和。
这是阿九想的,但她想的似乎和现实有些出入。
不过也难怪,安倩如来的时候,沈清和就和湘云一副见鬼的模样。
“这个女人太难搞!”
这是沈清和对安倩如的评价,同样也是阿九的心底话。
傅衍说沈清和是知音,可能是因为沈清和知道了他的某些事,但沈清和可不是这么想的,她想招聘傅衍,她觉得傅衍更适合红娘这个职业。
于是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沈清和约了傅衍游湖,其主要目的是劝傅衍入股和加盟。
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安倩如就风风火火的划了船赶来。
沈清和印象中的安倩如是结合着帝都中温婉知礼的名声,可安倩如来到他们船上一句话出口,沈清和就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华丽紫衫摇曳生姿,当然涂着丹蔻的手也没有闲着,上了船的安倩如就开始指着沈清和扬嘴冷笑,“我素来知道帝都风气尚好,竟不知如今的世道,女子都能约男子出来鬼混了?”
沈清和震惊了,她来郑国前,就知道郑国的风气并不似如那些史书野史里说的那番苛刻,没想到安倩如竟然能拿这些来说事,更出乎她的意料,是安倩如。
不过她还没有出声,身边的湘云就听不下去了,指着安倩如的鼻子就不服气的骂道,“我也素不知温婉知礼的安倩如竟是如今这样爱吃怀晋王醋的嘴脸。”
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就吵的不可开交,沈清和当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站在一旁只能两边劝,倒是这个湘云姑娘倒是极其能吵。
最后的结果就是安倩如将湘云推下了河去,不会水的湘云只能在水里挣扎着,沈清和脱了鞋就跳下去救湘云。
当时的傅衍正在船内,而沈清和同湘云在船外商量如何说动傅衍。
等到事情闹大了才有人跪着进去叫傅衍。
傅衍眉头紧皱,立刻就唤了人上前捞沈清和二人,却被安倩如一把拉住,“这样不知羞耻的女人,你还救她何用?”
“倩如,不要胡闹!”傅衍没有理会仍旧是叫了人去救沈清和。
可想而知当初安倩如的脸色。
幸亏沈清和会些水,不然就被湘云这个不会水拖下去了。
沈清和被救上来后,傅衍亲自送的外套,沈清和裹着外套瑟瑟发抖,她原来还不知最毒妇人心,如今想来还体会了。
傅衍替安倩如说些抱歉的话,然后遣人将沈清和同湘云送回红娘馆。
沈清和之前因为给敦亲王说亲的事成了,在帝都也是小有名气,如今被盛名的安倩如一闹,又成了帝都的一桩笑谈,而那些七嘴八舌的百姓,自然会添油加醋一番,只是怀晋王一手遮天,女帝都得让几分,所以百姓们将这桩事的主角傅衍,也就隐去了。
如果安倩如和沈清和的事情这样就结束了,那可真是太小瞧安倩如了。
她不仅在太傅跟前哭哭嚷嚷,更是将沈清和说了几处坏,太傅虽也是个疼女儿的主,但毕竟是太傅也不好动手,只去给了沈清和个警告。
可安倩如却不依不饶,硬是关了沈清和的店门,最后还是傅衍将她拖走了,然后阿九就罚她面壁三个月不得出门。
其实那个时候的阿九并不知道事情的起始,只是照着皇叔给她的东西,念了出来而已。
从那以后安倩如不仅讨厌沈清和,也讨厌阿九,从很久之前就讨厌,这就连阿九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所以安倩如来的时候阿九也惊呆了,因为不仅沈清和要躲着,就连阿九也要躲着。
不过据说安倩如来是为了自己的姻缘一事,所以出于为红娘馆谋福利,沈清和也就答应了见安倩如,当然阿九是要送出去的。
可阿九出去的时候,安倩如竟然朝着这里来了。
万般无奈之下,沈清和就委屈了万金之躯,将阿九从后门塞出出去了。
不过阿九也猜的到,安倩如来求的人应当就是傅衍,阿九怎么可能允许。
阿九是要拿下皇叔的人,如果让安倩如占了先机,她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阿九思虑良久决定以探访生病皇叔的借口再次去王府里,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天色已晚,没了小德子的阿九不识路,就算能够一路问去宫墙底下,这传出去该多难听,所以倒不如传出去的时候连带着一个皇叔,胜算也更大些。
她在湖边想好了对策就起身离开,转过身却发现她身后不远处站了一个人,天色太暗,她只能借着湖上船上的灯火隐约的看出是个身材高挑的男人,面色很难看清。
阿九其实对帝都的治安还是很放心的,只是她环顾四周无人之后内心还是很不平静的,她一个人坐在这里许久,天色也是昏暗,那个人看着她站起来没有动,兴许也是看了她很久。
阿九身后是湖,她不会水,如果这个人不是好人,阿九这么个小身板也打不过他,所以要么跳湖要么就被俘。
如果这个人知道她的身份,那么就是弑君,如果不知道那就是纯粹的想要抓她。阿九拍拍头,自己当了皇帝怎么会想许多,兴许人家只是想要站在那里看湖呢?
阿九沿着湖边往街上缓缓走着,可不论她怎么看总感觉那个黑暗中的人在看着她,阿九觉得十分不对劲,于是就缓缓的朝街心移动,帝都是个不夜之城,街心还是有许多人的,至少她不怕。
阿九缓步走着,隔着很远的一段路过去的时候她还斜着眼看了眼那个人动没动,瞧了下没动,方才松了口气,然后一路往街心去。
猛然间她发现身后的影子同样也是缓步跟着,阿九的心猛的一沉,离街心还有着一段距离,她疾步走着,时不时的看一下越来越近的人影。
阿九吓的快要跑起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看着越来越近的街心,她扯开嗓子就要喊出来。
那人几步就到了她的身后,一把拉住阿九的胳膊直直的向后拽了过去。
“救……”
剩下的话则是硬生生的被吓回了肚子里。
那人拽过阿九,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高大的身躯拥围着阿九,让阿九无法反抗。
阿九动了动,伸手推他碰到的尽是冰冷的铁甲,反抗几次无果,阿九也就没有什么动静了,好在那个人只是抱着他,没有再动。
但阿九觉得那个人的下巴真是太消瘦,抱着她的时候,短小的胡渣都蹭到阿九的脖颈,她觉得有些痒痒的就缩了缩脖子,稍稍让了些就被那个人给挪了回去。
阿九任由他抱了许久,只是阿九太矮了,仰着头架在那人的肩膀的铁甲上觉得有些累了,就绕过他肩上的铁甲,戳了戳他的脖子,“我说这位公子……”
“阿九,我回来了。”
浑厚低哑的声音在阿九的耳根处传开,阿九戳着他脖子的手却僵住一处。
多久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了呢?好像是已经六年了,那时候他才离去的时候明明是没有胡渣的,还是个同皇叔一样英俊的少年。
阿九知道边疆不是个好待的地方,冷酷严寒哪里有帝都这样春暖花开,所以当年他走的时候,阿九不明白,只能牵着他的衣角傻傻的问。
“我听太傅和黎老说,边疆严寒冷酷,常人难以忍受你当真要去?”阿九一遍又一遍的问着他,就是不大希望他走。
当时的阿九为的是他离开,安倩如翻脸,傅衍掌政,到时候就只有一个文祥祥在她跟前,她真怕别人说女帝就应该孤寡一生,到头来也只有一个小德子和文祥祥肯陪着她。
直到今天阿九都仍觉得偌大的皇宫不是她想要的,但她毕竟是陈家的儿女,这陈家的江山她仍要撑下去,所以才一直没有放弃同皇叔的政斗。
可最后黎昱还是选择了离开,一走就是六年,幸好这六年里除了文祥祥和小德子还有皇叔陪着她。
“行军回帝都的日程不是后三日才能到么?你怎么?”阿九没有推开他,只是轻点他身上的铁甲问他,他回来的很急,身上的铁甲都没有卸下。
“行军五千精兵,最早五六日到帝都,我一个人日夜兼程,今日就提早回来了。”黎昱稍稍松开些阿九,低头看着她。
阿九同样看着黎昱,他再不似六年前那般年少,轮廓分明的脸庞多了份老成,眉宇间多的尽是坚毅,削瘦的下巴泛着点点胡渣,阿九轻笑,“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黎昱拉过她的手,阿九一愣,随即又觉得没什么,“我回宫之后便是找你,小德子说你在红娘馆,可我来的时候正巧见你从后门被赶出来。”
阿九不服,解释道,“哪里是赶出来,我是不想见到安倩如,偷溜出来的。”紧接着又想起来些事问道,“你回帝都可去了凤阁黎老处报平安?”
阿九明显感觉到黎昱的手一僵,“想来是天色已暗,父亲又爱早睡,便不曾去打扰。”还未等阿九问,他就扯开了话题,“你去红娘馆做什么?”
阿九犹豫了许久,又不能同黎昱说自己的事,就糊口道,“去替文祥祥说媒亲。”
“文祥祥不是钟意安倩如?为何还要拆散他们?”
“这你也知道?”阿九觉得她儿时都白学读那么些年,没想到人人都能看出来的,她竟没有看出来,阿九拍拍脑袋,“竟是我眼瞎,可我并没有要拆散他们,那安倩如一门子心思只对皇叔有兴趣,哪里还对文祥祥有意思?”
“傅衍?”黎昱问她,没想到多年不见,他已然成了她的皇叔,亲密无间。
阿九点点头。
“我在边境也有耳闻,傅衍如今已经掌管了帝都之权?”
这一问可就是阿九不好意思了,想她活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在耳根旁问政权被夺,阿九老脸一红,只能弱弱道,“只是我不会的政务,皇叔处理罢了,哪里这么严重。”其实整个帝都都知道的事,阿九仍在反驳。
“阿九啊,当年我若不离帝都是否情况会好些?”黎昱也知道整个帝都的情况,只是惋惜这么些年没能陪在阿九跟前,硬生生将大权推给了傅衍。
“那你当年为何执意离开?我听文祥祥说,你都同黎老吵架了,前几日我去看黎老的时候,就差点没因为你的事,把文祥祥打残。”
不明事理的阿九仍是提到了黎昱的痛处,阿九并不明白黎昱和黎老的事,只是她不理解当初的他执意离开。
“文祥祥混淆圣听,实在该打。”
就此一句,阿九没有再问,黎昱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六年而已,想不到黎昱同阿九已经生疏至此,若是再重来,他又该怎么选择呢?
黎昱一路牵着阿九的手将阿九送回寝殿的,期间路过深深的宫墙门口,那侍卫原以为是谁,没想到竟是铁甲将军牵着女帝,侍卫虽然尽忠,但常年跟着阿九学了不少八卦,于是第二天这件事情就传遍了帝都。
说陛下将黎将军拿到自己的一方,为了同皇叔抗衡,不惜带着黎将军回宫,这些话传到傅衍耳朵里可就变了味。
于是本来还在病中的他,竟然也去了朝堂之上,生龙活虎的站到了阿九跟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