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17、十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日上朝的时候,黎昱被请去了凤阁。
郑国有规矩,凡在外兵将侍卫者,回帝都时须交清兵权,黎昱的三军令权是阿九所赐,所以直属凤阁所管。
只是阿九没有想透,黎昱会不会同黎老遇上,她昨晚探着黎昱的口风,大抵是不愿提及黎老,想来也是处处避着的。
于是阿九下朝之后仍然是带着皇叔傅衍在书房批阅奏折,可是阿九觉得今日的皇叔有些不对劲。
先不说在朝堂之上连正眼都不瞧阿九,就连两个人在书房时也是安静无比,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的。
平日里若是阿九在书房时顺着皇叔批阅后的奏折,翻阅查看,偶有不大熟识的臣子之名也会问,可今日,阿九连问几个,皇叔仍是没有理她,只剩着了她的声音在书房里回荡。
她瞥了瞥在门口偷笑的小德子,又看了眼身边仍是冷淡脸色不回她专心批阅奏折的皇叔。
“皇叔,你可是病还未好?”阿九盯着横着侧脸,却仍在批阅奏折的皇叔。
皇叔没理她。
阿九想,那就继续问吧,发扬她不答目的死不罢休的不要脸性格,然后又继续凑近了问,“皇叔……”
话还没问完,倒是给门外冲进来的黎昱吓了一跳,阿九如今也才看清他的模样,他仍是昨晚的铁甲服饰,只是下巴的胡渣已经弄掉了,人显得精神许多。
阿九瞥了瞥黎昱身后的小德子,一副欲言又止垂头丧脸的表情,显然是没有拦住进来的黎昱,在看到阿九的眼神之后,就诺诺的退了下去。
“黎昱,你来了啊!”阿九笑着说道。
“黎将军不懂君臣之礼么?”傅衍仍是翻阅着手中的奏折,头也没抬冷淡的说道。
阿九的笑脸一僵,皇叔一般这样冷淡大抵就是要发脾气的意思,可黎昱也没有得罪皇叔,皇叔为什么要发脾气,她转过头来看皇叔。
“黎昱在边境六年,不曾懂君臣之礼,倒是怀晋王,黎昱也没觉得有多懂?”
黎昱同是冷淡的一句话回给傅衍,而一旁正是憋在嗓子口得话要说出来的阿九,阿九又转过头看着黎昱,伸手又准备说着话。
“不懂就该去内廷司多请教,免得宫廷朝堂谣传说黎将军驻守边疆性子高傲逆君罔上,到时候黎老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缓了缓傅衍又冷笑道,“想来是黎将军离开帝都六年,不知道这其中局势,我与陛下并非君臣,而是叔侄。”
阿九又撇住了话,咬着牙看慢步走下去与黎昱齐肩的皇叔。
而皇叔抬头勾着唇自信的看着黎昱,皇叔的口舌真的是太厉害,黎昱和他争辩下去并无便宜可占,于是阿九就看着对面仍然脸色如常的黎昱,“黎……”
黎昱对着傅衍轻笑,“那我也未曾听闻,帝叔可以坐在龙椅一旁,管理朝政?怀晋王这样不同等是逆君罔上大逆不道,我的三军令权由阿九所授,不在怀晋王的管辖之内,怀晋王又怎么敢强取政权?”
阿九挠挠耳根,黎昱说的句句铿锵,字字都透露着火药味,阿九真不想在书房内发生血案,虽然说黎昱是她的人,但太露锋芒,且与皇叔作对,毕竟是不大好,于是阿九又准备开口。
“管理朝政之权是陛下所赐,黎将军这样是在怀疑陛下喽?”仍在冷笑的傅衍,说的阿九老脸一黑。
“黎将军直呼陛下小名,恐怕是在污蔑陛下名讳。哦,对了,还有一事,黎将军在奏折上写着行军六日归帝都,如今方不过三日,黎将军便弃军队而独归,这等失职欺君之罪,是不是该罚呢?”
皇叔说的轻巧,可说的件件都是罪状,阿九抿嘴,难怪皇叔从不叫她阿九,就是怕罚啊,可阿九这个小名,文祥祥也有叫,应当不算吧。
眼下黎昱和皇叔斗下去真的没有好果子吃,她看着对面的黎昱,书房的气息也严肃到了极点,她缓了缓想了些话替黎昱开脱,“额……那个……皇叔,黎昱是朕召回来的。”
“陛下是在替黎将军说话么?难不成就因为黎将军握了陛下一夜的手,陛下不忍心罚?”
阿九哪是在替黎将军说话,她是怕黎昱遭到傅衍的黑手,可现在自己却遭到了傅衍的黑手,她看着傅衍质疑她的目光,竟不忍直视。
“怀晋王是在质疑陛下?”黎昱上前目光凌厉的对着傅衍,兴许是常年征战沙场,凌厉的目光中竟透着些许杀气,就连阿九瞧着都心惊。
“黎将军现在是在恐吓我么?”
傅衍也不是个好惹的货,虽然逼的黎昱怒火相对,自己却稳如泰山,这一来二去的,战火就要升级,对面的黎昱虽然有些怒气,但双手仍然背在身后没有动静。
阿九重拍御案,“朕是死了吗?你们就在书房里吵开?”
“臣不敢。”两个人看着面色皱眉发怒的阿九同时躬身恭敬道。
阿九握了握拍痛的手,看了看整个局势,左手边是位高权重的皇叔,右手边是尽忠尽职的将军,得罪了皇叔,她怕收不回来权,伤着了将军,又怕他不站在她这边。
阿九重重扶额,她这个皇帝做的可真狼狈,从两个人讲话到现在,她都插不上嘴,靠吼才能解决问题。
“你们两个都给朕出去御书房门口站着,没我的允许不许动!”
“那臣可要抗旨了!”傅衍轻挑。
阿九眉头一皱,看着轻咳几声的傅衍悠悠道,“臣这些日子病体初痊愈,不能站在门口吹风,况且陛下的折子还没有批完,若不小心晕倒了陛下的折子可怎么办?”
“臣在边境六年,也有许多事要同陛下报告。”黎昱恭敬的说道。
阿九看着两个人倔气的模样,深深叹了口气,摆弄着身后的椅子,伸着颤抖的手指着站的笔直的两个人,“你们都不肯出去是吧,朕出去,朕出去!行了吧!”
“陛下!”
“都别跟着。”
阿九大步出门,身后跟着跑着晃着的小德子,阿九气冲冲的走了许久,找个石头坐在地上,叹道,“小德子,这些人是都骑在了寡人头上么?难道如今寡人的圣旨连草纸都不如了么?”
“陛下英明神武,是整个郑国的天子,无人敢不服。”小德子在一旁恭维道。
“还是小德子最得朕心,最让朕省心啊!”阿九说完又狠狠的叹了两口气,“朕原以为黎昱回来会好点,可是如今才同皇叔见第一面就这样,往后朝堂宫廷不知要成什么样子?”
小德子抖了抖手中的拂尘,“陛下,朝堂宫廷都有个黎昱制衡着皇叔,至少您可以专心拿下皇叔啊!”
阿九伸过手使劲拍了拍小德子头上的士冠帽,“怎么就怎么就成了你皇叔了呢?啊!”
小德子顺势跪在了地上,“是是是,陛下的皇叔!陛下的!”
“嗯!这还差不多!”阿九收手,看了眼地上正憨实的扶着冠帽的小德子,不尽笑了笑,“起来吧!还是你这个小奴才不惹朕生气。快给朕想想,书房回不去,朕现在要去做什么?”
“陛下可知道今日谁进了宫?”小德子凑到阿九跟前。
“太傅进了凤阁,难不成安倩如进宫了?”
小德子一拍手,“陛下真是神算!正是安小姐!”
“你让朕去找她?”阿九摆摆手,“安倩如这样的人物,朕可不想和她碰面。”
“陛下您要知道,安小姐可是会阻碍您拿下皇叔……呸怀晋王的人。您真的不去?”
阿九疑惑的看着他,“你如何得知?”
小德子道,“这以往帝都内,怀晋王除了同沈红娘认识,就只有一个安小姐同王爷熟络了。况且这几日帝都又有传闻了……”
小德子说着凑到阿九耳根旁秘密道,“昨日陛下进了红娘馆,安小姐后面就紧接着进去了。据红娘馆不知名的小丫头传出来的消息,说是安小姐指名了沈清和要替她和王爷牵在一起。”
“有些等事?”阿九皱眉。
小德子点点头,“千真万确!”
“所以你就要朕去将她打发走?”
“这偌大的郑国都是陛下的,何况一个王爷,陛下要去给安小姐树树威,好让她知难而退。”小德子谄媚的说道。
阿九点点头,觉得小德子说的很是在理,于是就在小德子的带领下转去了凤阁。
在路上却碰到四处晃悠的文祥祥,阿九拉着文祥祥去凤阁,文祥祥却是百般不从。
“平日里可不是吵着嚷着要去!怎么今日打死都不去?”阿九想了想随即自顾自的点头,“是不是因为安倩如来了?”
“哪里的事?”文祥祥老道的摆摆手,“我是怕看见鲤鱼和黎老吵架,所以才避开的。”
“你解释什么?”阿九倚在一旁笑,“不就是在学府的时候,隔着帷布拉了安倩如的手说了几句腻歪人的话么?”
文祥祥脸色一变,瞪着眼睛拽着阿九的袖子,“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也在帷布后面么?难不成你知道……”
“知道什么?知道你对安倩如好的事?这个我在学府时就知道,你天天逃黎老的课,就不逃太傅的课,为的不就是给这个未来的老丈人一个好印象,可是今日的帝都却流传着皇叔和安倩如的事,说你不是为安倩如来的我还不信。”
阿九瞅着他,被看穿了的文祥祥老脸一僵,整个人仿似都不自在,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那隔着帷布的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当时你不是也在后面?”
“我趴在床底下听皇叔说的。”阿九老神在在。
“这个死傅衍,我不破他的事,他倒破起我的事。”
“皇叔有什么事?”阿九问他。
等到文祥祥敷衍过去之后,阿九已经拽着他来到了凤阁前,期间阿九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同文祥祥说,既然文祥祥要替他扑倒皇叔,那么她就帮他拿下安倩如,毕竟不能让一个安倩如破了他们的计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