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21、二十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九呆呆坐了半晌还是没有反应过来,那样一个国度会是怎样的呢?
她更惊讶的不是那个国度,而是自己竟然还相信了她们,只是仍然没有办法去想象而已。
阿九扶额,如今过得这叫什么呢?
阿九原来也只是觉得她们有秘密竟不知是如此大的秘密,文祥祥知道她舅舅知道,这样可不知瞒了她多久。
阿九感叹,约摸听着有些声响,一抬头就看见安倩如一脸绯红的坐在她对面,顺带着将拎过来的两壶酒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平日里的安倩如倒十分拘谨小心,今日却十分豪爽,拿着两个大碗就开始倒酒,“阿九,你我姐妹,可不知多久没有好好畅饮了!”
说的阿九一愣,阿九想想,小时候的确还是姐妹来着,可因为什么事情闹得有些不愉快,阿九可还真不记得了,但小时候她们两个的确常常偷着喝黎老藏着的酒。
每次都是文祥祥替她们俩顶了下来,再就是皇叔找人给她们醒酒。
阿九登基之后,就甚少喝酒,一来是因为凤阁的程老等人不同意,怕阿九喝醉了将国家卖给旁的人,二来是阿九为了夜补奏折,应当保持清醒。说起艰辛,当属阿九第一。
要说到阿九唯一一点会的酒量可不就是同安倩如喝出来的,如今却又仿似当年,阿九也觉得甚是欣慰,但看清楚安倩如笑中藏着些许深意,也就讪讪的收了收笑。
安倩如将倒满酒的碗推到阿九跟前,自己挪了挪另一个碗到自己跟前,然后伸着涂着丹蔻白皙的手,一把拿起来,朝着阿九的碗碰了一下,就开始猛的灌下一大口。
阿九见还未停止,就伸手去拿,“倩如,你慢点,喝多了总不好。”
安倩如一把躲过然后放下碗,抬着袖子擦了擦嘴,“阿九,难得有今夜,许久没有醉过,多喝几杯又何妨?莫不是阿九嫌我?”
“不不不……”阿九连连摇手,她是不大喜欢安倩如,但总不能明着说,只能摇手,然后下一刻手中就被塞了倒满酒的碗。
“既然阿九不嫌弃,那就陪我喝一杯吧!反正明儿个休朝,不用赶早。”
休朝制度是在阿九登基时才有的制度,当时还是文祥祥提出来的,但阿九坚信是文祥祥抄着沈清和的话拿过来使的。
所谓休朝,就是上朝暂休,每六天轮一次,当天不用上朝,官员可在家休息,是谓休朝。
该度初立便得了许多官员的支持,一直沿袭到如今。
安倩如说罢,又给自己倒了碗酒,然后正重的摆在阿九跟前,“阿九,我自幼就是一个人,幸而学读时识得你们四人,可如今你身为帝王日日操劳国事,我又不能时时来找你,傅衍也要整理政务,鲤鱼身在边疆,文祥祥虽在帝都,但我身为女子远不能终日在一起游玩,便一直孤身一人,今日难得有此机会,我想和阿九好好谈谈心,以解烦闷。”
这话里三分哽咽七分真情,听的阿九都于心不忍,她看着眸中含着些许泪水,才觉得她原来也是个孤独的人。
学读时虽在一起,可长大后就各为各事而忙,黎昱远在边疆阿九窝在朝堂,只落得一个安倩如虽在帝都有些名声,却从没有同谁一起游玩过。
他们五个人中唯一一个活的比较潇洒自在的大抵就是文祥祥了,有阿九的特权和史官职位的清闲,文祥祥可真算是幸福的。
阿九也暗自唏嘘感叹,起身端着碗就和安倩如碰起碗来,一大口酒猛的灌下才知道多么的烦闷忧愁,甚至阿九都怀疑起来她到如今是为了什么而还在努力着,是陈家的江山还是为了谁?
于是在安倩如又给她倒满酒时,她又猛的灌了一杯。
再后来就是酒过三巡,安倩如和阿九趴在桌上傻笑,阿九还扣着碗舔着剩下的酒。
“咦?怎么没了?”阿九将碗扣过来,碗里的酒一滴不剩,就连对面同样趴在桌上的安倩如也眼神迷离的晃着酒壶。
“真的没了?阿九你……嗝……你要不要喝了?”安倩如伸着手指戳了戳一旁愣愣的看着碗的阿九。
“喝!”
阿九猛的站起来,“小德子,给朕拿酒来!”
小德子在一旁抖了抖看了看站在一旁准备上去劝着的敦亲王和文祥祥。
“别动,你们都不别动!朕要喝酒!谁拦着朕就砍了谁!”阿九站的不稳,看着眼前摇摇晃晃的大殿,一边扶着桌角,一边晃着手指。
“对!”安倩如起身拍着桌子,往日那个文静的女子早已消失不见,“拿酒快去拿!”
小德子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奇怪的是文祥祥今日也只在一旁看着,并没有丝毫要起哄的意思。
“小德子,你先去拿点酒过来,然后遣人去找傅衍过来。”敦亲王在一旁拉着正要上前的陈衡,顺带揽着不明情况的杜莹。
小德子顿了顿,“这大半夜的会不会打扰怀晋王?”
“你也别管打不打扰,只管请来。”
“得嘞!”小德子一扶冠帽就迈开步子退了出去,一边招呼人拿酒,一边掏腰牌让人出宫去请怀晋王。
“王爷,夜已经深了,王爷先带王妃世子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看着。”
文祥祥在一旁恭敬道。
敦亲王顿了顿,答应了,“嗯,也好,你可要好好照顾阿九,晚上让人炖些醒酒的茶,幸而明日休朝,否则可怎么上朝?”
文祥祥让小德子送了敦亲王去殿中休息,自己在照看着看到酒又开始大兴起来的二人。
“阿九!”安倩如抱着酒壶,拍着阿九的肩。
阿九醉眼迷离的看着安倩如,“嗯?”
“你老实……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傅衍?”安倩如下巴抵在酒壶上,醉态优雅半眯着凤眼看着已经快瘫下的阿九。
阿九闻言笑了笑,一下子从桌上支着起来,“皇叔……他窃我凰权……我不喜欢他。”说着又指着安倩如笑,“我知道,你喜欢我皇叔……那天……我……我在床底下可都听见了……”
安倩如脸色一变,哀愁拢着眉梢,红唇嘟囔着,“可是他不喜欢我啊!”
“啪”
清脆悦耳的声音,是瓷杯落地变为粉碎。
阿九和安倩如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看,竟是一脸苍白的文祥祥和落了一地的瓷杯碎片。
阿九扶着桌子稳着自己,睨着文祥祥轻哼,“文祥祥你有点不对劲哦!安倩如喜欢一下皇叔怎么了?难不成你也喜欢皇叔!哈哈哈……”
阿九笑岔气,带着安倩如也笑了起来。
文祥祥脸色稍黑,他竟然会被误会喜欢皇叔,但是看着两个喝了许多酒,也就没有再辩解下去。
安倩如又开始拽着阿九的袖子,“阿九,你把……你把皇叔让给我吧!你以前不是很喜欢鲤鱼的么!现在……嗝……鲤鱼回来了。”
阿九回过神,戳着安倩如白皙的脸,“皇叔可不会娶别人的,他还要守着我的江山呢!”
“阿九!”
安倩如突然正经起来,晃着手指给阿九掰算起来,“阿九,你听我说!”
安倩如拽着阿九,愣是将阿九紧紧的按在桌上之后,才稍稍松些。
阿九憋着嘴不说话,浑身满是酒劲也有些软,也就只能趴在桌上,手肘撑着下巴。
“阿九,我给你说!”安倩如也趴在桌上同阿九齐平视线。
阿九软软的点点头,眼睛也半眯着。
“阿九,你虽有帝王之名,却无帝王之权,从你登基到今天,从来都是皇叔整理政务,是不是?”安倩如虽醉着说话却很是轻快,听的阿九一愣一愣的,也就只能换了个姿势继续听着。
“皇叔有治国之才,又怎么甘愿待在一个女子名下呢?”安倩如说着突然正经起来,开始坐起来给阿九分析局势,“就算阿九愿意纳他为君后,只怕皇叔也是不愿意的吧?”
阿九迷迷糊糊的听着,却觉得是如此得对,她想了想晚上在宫门口的时候,皇叔也说的是不愿意,然后现在听安倩如这么说竟没有话去反驳,只能呆呆的听着然后软软无力的点头。
安倩如瞧着形式对头,酒意也就更深了些,说的话也就难免多了些。
她原来想要灌醉阿九,然后想着君无戏言就赐了她和傅衍的事,可计谋终未得逞,就连自己也喝醉了。
正所谓酒后出真言,纵然是醉着,安倩如仍是说了心中所想,她伸手摇摇晃晃的点了点前面的阿九的额头,“阿九……”
阿九缓缓推开她的手,问她,“为什么你们都说皇叔不会真心带我们陈家好?为什么呢?”
安倩如迷糊,“还有谁啊?”
阿九伸手指了指文祥祥,然后就又耷拉在桌上。
小德子又摇摇晃晃的来到跟前,愁眉不展的细声道,“哎呦!我的陛下哎,这都喝成什么样了!”小德子急得团团转看着一旁又不顶事的文祥祥,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只能念叨着傅衍快过来。
“小德子,你快一边去。”
安倩如指着小德子,果然小德子就没再说话。
安倩如又开始拉着阿九说话,“阿九,我是真心喜欢皇叔啊!”
阿九侧过眼模模糊糊得看着文祥祥的脸色又变了变,阿九摇了摇头,“他是我皇叔啊。”
“那我们猜拳吧!”
安倩如拉着阿九猜拳,自己一个没站稳就连带着没有起来好的阿九栽倒在地上,接着便是两声哀嚎。
阿九吃痛清醒了些,趴在地上就看见身旁的安倩如被抱了起来,她醉眼模糊的看见了是文祥祥。
阿九虽然吃惊,但还是生气,好歹应该先扶起来她再去抱安倩如,可见文祥祥不护主,她一边醉着一边骂着,竟发现眼前多了一双乌黑鎏金翻云的鞋子,她趴在戳着鞋子骂文祥祥逆臣,却一把被人拎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