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22、二十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九被拎起来的时候仍是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她脚步不稳一把歪在身后那个拎起她的那个人身上。
那人紧紧抱着她,她抬眼瞧着竟模模糊糊得看不清,只能挣扎出一只手,指着在殿门口处留下来一抹潇洒背影的文祥祥。
没想到十几年的感情竟然比不过一个女人,阿九真的是欲哭无泪,文祥祥真的再一次让她体会了女人的重要性,她颤抖着指着文祥祥离开的地方,竟然挤出两滴泪来。
文祥祥说皇叔不会留在她身边,安倩如说皇叔不会做她裙下之臣,就连前些日子的程老也同皇叔有些联系了,她的凰权只怕是要不回来了。
酒意上来的时候阿九没稳住一把溜在地上,却被身后的人抱的紧紧的,阿九只能转过身来,脸贴着那人的胸膛,伸手拽着那人的衣袖。
阿九贴着的时候觉得无比温暖,哪里是胸膛分明是堵肉墙,她眯着眼蹭了蹭,看的小德子在一旁羞红了脸,翘了个兰花指就转过身去了。
阿九蹭的正舒服,却被那人一把提起来,与他视线正对。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半夜穿着凌乱的里衣被叫进宫来的皇叔,阿九愣了神,她拍拍头,醉的迷迷糊糊的笑着,贴着皇叔就抱了起来,伸手戳着傅衍的下巴,“呵呵!醉的我都看见皇叔了!”
傅衍俯头看着醉眼迷离的阿九,未束的长发从后背散落在阿九的脸颊上,阿九痴迷的笑了笑,又抱紧了几分傅衍,“皇叔真好看!”
傅衍一把将阿九打横抱,直往寝殿而去,当然也不忘吩咐小德子准备醒酒汤,阿九的酒量傅衍自当熟知,往年为储时也爱喝酒,可沾酒必醉,醉了就开始兴风作浪,她为帝以来略有收敛,可今日又喝起来。
傅衍抱着阿九的手顿了顿,只稍稍侧脸就感觉到搂着他脖子满脸绯红的阿九正拿着额头蹭着他的下巴,嘴里还不知嘟囔的说着些什么,幸而今日小德子叫来的是他,若叫来的是黎昱,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怎样的心情。
阿九也曾在傅衍怀里喝醉过,傅衍明白的是喝醉酒的阿九可就不是阿九了,现在蹭着他下巴的情况还算小的,依往日的情况竟然偷看了宫中待选的侍郎洗澡,人小心底里却是想的如此不单纯。
只怕是从小文祥祥带的,净些好的不学,学这些事。傅衍想着竟勾起唇角,虽心里责备文祥祥却抱紧了怀里的人。
他想着来的时候正好文祥祥抱走了已经醉的不能动弹的安倩如,今晚的酒只怕也是安倩如递上来的,但文祥祥却是抱走了安倩如。
这让他想起来年少时的文祥祥也是这般对的阿九,文祥祥其人虽然轻挑潇洒却猜不透心思,就连当时还年轻着就深受先皇的器重的傅衍也没能猜透,从那时就同文祥祥熟识,也正是因为文祥祥的性子轻佻所以才能聊的来些。
傅衍很久之前就同安倩如说过在学读时隔着帷布牵她手的是文祥祥,傅衍也就是那个时候才敢确定文祥祥真正在意的是安倩如,而在那之前他一直以为是阿九。
他抱着阿九进了寝殿,小德子跟在身后识相的将醒酒汤放下后就带上殿门去了门外,并且将不想干的一干人等都遣走了,自己坐在门外偷笑着守夜。
傅衍站在床边的时候,才发现阿九原来是醒着的,侧着脸就问,“陛下什么时候醒的?”
阿九蹭了蹭他下巴,又搂紧了他几分,“我没有醒过,我应该在梦里。”她空出来一个手捏了捏皇叔的下巴,神情有些神伤,“为什么在梦里都要叫我陛下?”
傅衍弯身将她放在床中央,她原来以为这是在梦里,难怪会如此。
傅衍放好她,准备离开,却不想被她双手勾着脖子不愿放开,撅着嘴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皇叔要走么?”
话语里竟透着些不舍,听的傅衍心软,只能顺着道,“不走,拿醒酒汤给你喝。”
说着就要扒拉开阿九的手臂,可又一次被阿九勾的紧了些,她皱着眉,看着要离开的傅衍竟觉得有些委屈,“皇叔在梦里还是要走!”
傅衍觉得好笑,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说了给你拿醒酒汤,明日虽休朝,可你饮酒第二日就会头疼,喝了明日总少受些苦。”
“不要。”
阿九不安的动了动,还是坚持着说不放。
“真不放?”
阿九摇头。
傅衍勾着唇角,就顺着阿九的话就压了上去,将她困在他和床之间。
阿九忽然觉得心被塞的满满的,看着咫尺的皇叔竟有些不甘心,一个使劲就翻过来将皇叔压在身下,然后就双眸带水的看着皇叔。
“这又是怎么了?”傅衍在她身下揽着她的腰,看着眼里雾蒙蒙的她。
“好不真实。”阿九嘟囔着。
“什么?”
“皇叔会走么?”
“我能去哪?”
“他们说你要离开,说你不想在阿九身旁待着,想要自立门户,然后把阿九当成亡国奴。”阿九说着说着就觉得委屈,于是不争气的流下两行清泪,又深深的哽咽了起来,“皇叔现在什么都有,阿九的凰权凤阁的权利,甚至是整个郑国的操控,皇叔为什么要走?”
傅衍觉得好笑,往日里的阿九可从不会说这些,顶多就跟他顶嘴,果然是喝醉了又是另一个人,伸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水,“谁告诉你这些的?我可未曾说过这些?”
“你没有说过,可是文祥祥和安倩如都这样说!”
“安倩如也就罢了,文祥祥这个不正经的你也信?”
阿九撅着嘴,抡着拳头就拍了起来,不服道,“可你也从来不叫我阿九?”
“所有人都叫你阿九,我就不叫你阿九了。”傅衍一把握着阿九的拳头,缓缓解释道。
阿九看着他深邃的瞳孔看到了自己,“那你就叫我陛下么?”
“我想叫你阿茗。”
阿九愣神,阿茗这个名字了从来没有人叫过她,从她有意识封储以来,所有的人都在叫她阿九,就连她父皇都没有告诉她这个名号的由来,也从来没有人叫她阿茗。
就连皇叔也没有说过这些,所以她更加确定这是在梦里,她伸手抚上傅衍的脸,看着棱角分明的脸和那双坚毅眸子,附首借着醉意就亲了下去。
文祥祥说过,如果能够和一个男人对视一段时间,如果你心里有他,大概就会亲过去,这个阿九和文祥祥还试过一次,最后以大笑告终。
当然文祥祥还说过,亲的时候要闭着眼睛,作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阿九闭着眼睛,嘴唇贴上去凉凉的,阿九动了动嘴唇,才觉得没那么享受,就离开了皇叔的唇,但他发现皇叔正满眼柔和的看着她。
“这又是文祥祥教你的?”
阿九有些迷糊,觉得头有些沉,可能是醉意上来了,她只能沉沉的点点头。
傅衍一把托着她的脸,眉眼带笑的看着她,“文祥祥可曾教过你亲了别人的下场?”
她沉沉的摇摇头,下一刻就觉得翻天覆地,再有些醒转时,傅衍已经整个人将她圈住了,在下一刻皇叔就已经吻了上来。
她还未喘过气,只能用手抵着他的胸膛,等他亲过来她才知道,皇叔是在喂她喝醒酒汤,她向来不爱喝苦的醒酒汤,但是如今也只能一点一点咽下去皇叔送过来的汤,本来还是睁着眼看着闭眼的皇叔,后来竟觉得皇叔吻得太舒服,不自觉的攀上他的脖子。
再后来,她就睡着了。
傅衍喂她喝完汤才觉得好笑,这样的女子,竟还能睡着!他撑在她身上,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就是发不起火来,傅衍低首轻啄她额头,柔声道,“阿茗,好好睡。”
小德子在殿门口边坐着边傻笑着,“陛下的春天终于要到了!”他又喝了好几壶茶精神精神,觉得这个殿门应当由他来守着免得旁的人来打扰了,他还在思考明日早上看到傅衍该叫什么呢?是君后还是什么?
小德子摆手,管他!迟早都是陛下的人!叫什么都无所谓。可是他等到半夜的时候就看着殿门缓缓的开了。
等踏出来的是一只乌黑鎏金锦绣的鞋子他才扶着帽子起来,站在一旁不知道叫什么好。
傅衍缓缓带上门,“陛下已经睡下了,明日起来再给端陛下一碗姜汤。”
“王爷不陪陪陛下?”小德子顺着傅衍的话接道。
“君臣之间还是要有些礼数的,只怕是今晚什么闲杂人等看到了,明日那几个元老又得挨个儿来审问臣和陛下了。”
傅衍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计划就是扑倒皇叔,怎么可能是会审问和责备呢!
阿九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整个宫里已经传遍了,说的是皇叔大半夜从陛下寝殿出来的,陛下又是醉着酒的,指不定将皇叔怎么了,皇叔怕第二日误会,所以才大半夜离开的。
当众人都在传着这些话的时候,凤阁的几个元老和阿九身边的那几个臣子就已经赶到了。
当时的阿九还在床上躺着,她醒来时小德子已经端了姜汤在一旁候着,她扶着偏疼的头觉得有些精神才缓缓坐了起来,然后惊恐的发现自己只穿了里衣,外面的龙袍腰带一应全都放在了外间。
她丝毫没有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只能略微记得敦亲王和杜莹来过,杜莹说她是另一个时空的,难不成是杜莹?应当是了,安倩如同她合不来,文祥祥是个男子,应当是杜莹替她解的衣了。
阿九没问,小德子自然也就没说,服侍完阿九洗漱,就端着姜汤让阿九喝下,也是在这个时候程老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
一大把年纪的程老直冲了进来,一把坐在阿九跟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吓的阿九不轻。
阿九皱眉瞥了瞥他,坐在程老的对面,顺势拿下小德子端着的姜汤,“程老,我只不过是喝了点酒而已,今日休朝没什么大碍的,用不着这么生气的吧!”说完就开始捏着鼻子喝姜汤。
“我生气?我高兴还来不及,昨夜是不是拿下傅衍了?”程老一副太激动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倒是将阿九雷的和里嫩外焦,刚入口的姜汤也喷了出去。
小德子在一旁急得抽了几方锦帕忙递给阿九。
阿九擦了擦嘴,难以置信的看着程老,“这又是哪里传出来的话?”
程老眼睛一亮,“阿九昨夜喝多了,兴许是忘记了,阿九喝醉之后,可都是傅衍将阿九抱进寝殿,过了半夜才出来的。”
程老越说阿九脸色越难看,这么说来昨夜的衣服也是皇叔脱的喽!阿九欲哭无泪,为何她一点记忆都没有,以后让她怎么总这张老脸见到皇叔。
“到底有没有拿下?给个准信?”程老拍了拍桌子,催促道。
“昨日醉倒了,应当没有拿下!”阿九越说声音越小,其实拿没拿下,她自己也不知道。
程老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大腿,甚是可惜道,“这么好的机会!”
阿九一愣,不是应该关心她的清白,怎么就这样了?
“既然没有,那就等下次有机会,到时候阿九一定记得叫我来帮忙。我先走了!”
阿九看着留着潇洒背影的程老,这就是她的朝臣,为何没有站在她这边?
阿九表示相当头疼,因为还有许多参与扑倒皇叔一事的朝臣基本都一个个来问了,唯独一个严储清没来。
阿九届时才觉得严储清才是她心仪的臣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