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23、二十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能应付的阿九就一个个应付过去了,实在不行就让小德子将他们堵在门外,许久之后也就散了,然后进来的就是杜莹了。
阿九先是一愣,随即才想到昨夜里杜莹同她说的事。
杜莹坐在阿九对面由着阿九给她倒了茶,然后遣走了一干人等,就连小德子也被弄去了门口守着。
杜莹抿了口茶看着对面还在喝着姜汤的阿九才缓缓开口,“阿九酒醒了么?”
阿九点点头,一口喝下姜汤。
杜莹“嗯”一声,然后摩挲着茶杯,酝酿了许久,试探的问道,“那我昨日夜里同你说的事情……”
“那个我还记得。”阿九顺着接道。
“哦。”杜莹点点头,“那你就不觉得我在糊你?”
阿九抬着头想了想,“原来我也不相信,毕竟这十年来我同舅母你的接触并不是太深,可沈清和不一样,她同文祥祥熟识,文祥祥平日里同我接触甚深,所以文祥祥的出谋划策就是沈清和的意见,我也知道她的想法不同常人,所以才相信的。”
杜莹有所领悟,“阿九前几日去找了清和,我听王爷说,是为了设置女官一事?”
阿九咋舌,这等事情她也是临时决定的怎么就传到舅舅的耳朵里了?
杜莹仿佛知道她的疑虑,就直接道了出来,“前几日尹正来了王府一趟同王爷说了,让王爷做个准备,尹正准备同王爷一起选举女官。”
“尹正为何同舅舅说?”
“阿九不知道么?”杜莹疑惑道,“王爷同尹正的父亲是好友,当初尹正去选官还是王爷同皇叔说的,希望皇叔多照看。”
阿九瞪大眼睛,先不说她那日也只是顺口说着女官的事,没想到尹正竟然就去找她舅舅去讨论了,她现在可真知道为什么当初严储清说没有将尹正拽了过来,因为尹正根本就不是皇叔党那边的,而是他一直都是舅舅这边的。
“舅舅认识尹正的父亲,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王爷从来不说而已。”
“那舅舅为什么要培养自己的臣子?”
舅舅陈致从来不为名利朝争,就连当初选储时也自动退出了选议,所以才由着阿九为储君,但阿九不明白舅舅为何会培养自己的势力。
杜莹一听,竟像是知道阿九会这么问,“其实并不是王爷培养势力,而是为了平衡皇叔和阿九的实力,朝中大多数官员向着皇叔,若是王爷为阿九暗中培养朝臣,传出去皇叔挟天子的名声也就坐实了,阿九的帝王之名也就危险了,所以只能弄出第三方权利,让朝政平衡。”
阿九恍然大悟,舅舅虽多年不理政事,也无意争储,但确实有这样的能耐,能将朝廷争斗分析的是一清二楚,就连事情都能做的如此干净利落。
“你舅舅原来是不同意告诉你的,毕竟还是要用皇叔的羽翼让你成长。”杜莹解释道。
阿九点点头,“还有谁是舅舅的人?”
杜莹顿了顿,“不过三人而已,阿九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阿九点头,这样也好,省的她日日以为朝政都是皇叔的天下,“还是舅舅和舅母想的周到。”
阿九忽然想起来,“舅母忽然说起女官一事,是有话要说么?”
杜莹明显的顿了顿,这一瞬间竟不像是往日里那个有些俏皮多事的杜莹,她凑近了道,“若是阿九要召沈清和进宫,能否善待沈清和,她性子虽好心里也有点小伎俩,可为人单纯,总也比不过朝廷争斗,舅母我虽年轻,可为人笨拙不能为阿九夺回凰权,也就只能指望着沈清和为阿九多效力,清和那边我会去劝着。”
阿九握着杜莹的手,“沈清和若能来,我自是不会亏待的。”
杜莹扬着唇角笑着,“嫁给你舅舅的时候,我就已经是陈家的人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阿九这边。”
阿九听的竟然有些动容,杜莹能够嫁给她舅舅,只怕也是真心带她舅舅,否则又怎会说这些话,又怎么会生下陈衡呢?
阿九浅笑,握着杜莹的手不免紧了紧,“阿九谢谢舅母谢谢舅舅。”
先皇去世之后阿九就只剩舅舅和皇叔可以依靠,皇叔虽然从小受先皇器重,从小同皇叔亲近,但毕竟皇叔是外姓,还掌着宫里宫外数多权利,阿九小时虽不在意,可长大些就被身边的臣子们灌输了皇叔要抢她凰权的思想,所以一直以来,阿九都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唯一的一个舅舅也不爱宫廷争斗,早早的搬去了宫外,人也憨实,只爱亲民,平日里也只是上朝而已,阿九也从来不去找舅舅讨论些朝廷权事,毕竟舅舅无心朝政。
于是这么多年来,阿九都是同小德子说,更多的同镜子里的自己说,从来不同外人说,因为她是帝王,是一国之君,必须要无所畏惧才能在朝堂活下来。
到如今她才知道,原来舅舅一直是在她这边的,所以竟觉得有些感动,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杜莹一拍她手,仿佛是松了口气,“我原以为帝王都是一种贵气,原来还怕的要命,阿九终究和他人不一样,今日说出来可畅快多了。”
“舅母在原来生活的那个国度的皇帝很可恶吗?”
“我们哪里没有皇帝,人人平等,不分三六九等。”
阿九觉得很奇怪,那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没有皇帝没有等级,她正想追问,却听见门被推开,门口站的是一身便服的黎昱。
阿九看到他才想起来昨日没能看见他的事。
她正站起来,杜莹就缩在了她身后,喃喃道,“阿九,舅母先走了。”
说罢也未等阿九回复就径直的朝着殿门走去,路过黎昱时,同黎昱相互点头行礼,便离开了。
小德子在门口一副没有叫住黎昱的垂丧样子,知道阿九摆摆手,才重新去殿门外站着去了。
“黎昱你来了啊。”
阿九迎他坐下,“昨日在凤阁是怎么了?你离家六年,黎老是生气了么?”
黎昱没有坐下来,而是拉着阿九的手直接问的昨晚的事,“傅衍可有将你怎样?”
这问的阿九犯难,她也并不知道皇叔有没有将她怎样,只能讪讪的回道,“应当是没有的,你不在六年,要是皇叔真想把我怎么,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阿九还未说完,就被黎昱拉进怀里紧紧抱着,她怔了怔,就是那天夜里她碰见他的场景,也是被他紧紧抱着,仍是有那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她顿了顿正想推开他,就听见他抱着她说,“没怎么样就好,傅衍不是个好人,阿九斗不过他的。”
阿九笑说,“所以你带着三军令权回来了,这样我就可以拿回我的凰权了。”
阿九其实还觉得很是欣慰的毕竟黎昱六年没有回来,如今回来还是站在她这边,她想到就觉得很是开心。
黎昱紧紧抱着她,“黎昱从来都是阿九的人。”
阿九皱眉,这话怎么听的如此的不对劲,但也就是阿九所谓的意思阿九也就为深究,在推开黎昱安坐下来之后,她便问起来昨日的事。
谁知黎昱听了竟是有些不自然的脸色,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父亲怪我常年不回来而已。”
阿九低首,“也是我的错了,黎老终究是父亲,你是要多去陪陪黎老。”
阿九忽然多了个心思,但为了证实心中的这个想法,还是犹豫的问了出来,“这六年里,并不是我不让你回来,而是形势所逼。”
黎昱笑笑,“我知道,怀晋王的权利覆盖全朝,那些上奏的信和折子,能到你手里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阿九心头一凉,是了,原来这六年里,黎昱真的写了许多信和折子,一封都没有到她的手中,当然也可以说,六年里来,皇叔都是不想让她看到的,皇叔从六年前就已经决定垄断阿九身边所有的势力,就连远在边境的黎昱都要想办法折断。
皇叔,真的是想的太久远,她不过还是个孩子而已,哪里还有什么能力同皇叔抗衡,还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算计。
阿九苦笑,心里透着阵阵失望,若不是真在乎,又怎么能神伤?她一番失神竟失手打碎了桌上方才喝完姜汤的碗,由着碎裂的声音和黎昱的惊呼,阿九才缓缓回过神。
“我没事,黎昱你先回去吧!只是昨晚酒喝多了些,我想睡着了。”
“真的没事吗?”黎昱问她。
她摇摇头扬着笑意,劝了好几番才让黎昱安心离开。
阿九目送着黎昱离开,便喊进来小德子。
“陛下,方才的时候敦亲王已经同王妃世子一起离开了。”
阿九点点头,“小德子,你去将严储清叫来,朕有事要同他商议。”
小德子顿着,“要不要将文大人也一起叫来?”
“哦?”阿九摸着下巴略作思忖状,“还有文祥祥啊?昨天晚上我和安倩如喝的烂醉,他又在哪里?”
小德子恭敬一躬身,“奴才不知,不过奴才知道昨儿个夜里,文大人是抱着安小姐出去的。”
“嗯?”阿九瞅着小德子,“昨晚朕都醉的迷迷糊糊的,后来还发生了什么?”
小德子一凑近,“回禀陛下,昨日夜里,陛下同安小姐喝的烂醉,同时摔下的时候,文大人可是将安小姐接了个实打实,陛下摔在地上可给奴才吓得魂儿都掉了呢!后来王爷紧赶慢赶的赶来了将陛下扶了起来,然后文大人就抱着安小姐走了。”
阿九皱眉,“这个文祥祥,朕同他十几年的情份都比不过一个女人,行,把他也叫过来,朕要同他聊聊,不过待严储清来了之后再去请,省的朕看见他头大,到时候又不想说着朝政上的事。”
“是。”说着小德子便退下了。
阿九摇摇头,“小奴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