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28、三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次换成了傅衍坐在御案前,看着站在案下的严储清和王甫阳。
傅衍没有说话,他只是很淡定的看着案下两个人,时间久了,两个人也只能对视几眼,如果阿九在她一定会觉得,皇叔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不会自己先开口,一定要等对方先开口,然后就开始不断的抓着对方的弱点。
过了许久还是王甫阳和严储清对视一眼,就开始一撩衣摆跪在地上,齐声道,“微臣有罪。”
恭敬的态度就像是见到了阿九一下,但傅衍还不是帝王。
傅衍抬着下巴,目光沉重,“什么罪?”
“臣没能阻止陛下去时疫地室,是为一罪;臣未能保护好陛下,是为二罪;臣未能及时通报王爷而导致陛下重病不起,是为三罪;综上所有,臣罪责缠身,请求赐罪!”说罢,严储清一把磕在地上。
字句铿锵有力,不是有莫大的决心不会有如此坚定,当初的傅衍是想要拿下严储清的,只是严储清决心要为女帝,傅衍也只好作罢。
“微臣同是如此,微臣也请求赐罪!”
一旁的王甫阳也一同磕在地上。
视死如归的话语倒是让座上的傅衍吃惊,“这不是陛下要看到的。”
说罢傅衍又自己叹了口气,“陛下的事可有传出去?”
“微臣不敢乱言,所以外界并不知。”
“这几日朝制都改为休朝,外臣问起来只说陛下身体不适,一应朝政奏折之事都由大臣们来书房找臣,由本王在书房代理,关于时疫一事不得透露半句,若是言语传入帝都,百姓人心惶惶,难免会让陛下担忧。”
“臣等知道。”严储清仍旧同王甫阳跪在地上。
“王太医,陛下的时疫,你可有办法?”傅衍抬头,眼底竟是一片黯淡。
王甫阳顿了许久,稍显绝望,“臣无能,早些时候得了时疫的百姓,臣也无能救治他们,臣都已经准备放弃他们了。”
傅衍的目光一紧,袖中的本子被握的发皱,他咬着牙定了定心情,“本王曾带人医治过得了时疫病人,那时候就有大夫猜测是否是边境的严寒之症,此等病症帝都不曾出现,帝都也不能解救。”
王甫阳抬头,正经道,“臣也曾怀疑过严寒之症,只是无凭无据没有源头,不敢轻易下定夺。”
王甫阳重心医理,他没有想到的事,严储清却想到了,他听清了傅衍的话里话,但也未曾说出来,心底里却暗暗下了决定。
“如今已经没有医治之法,王太医难道要让陛下受苦么?”
“可严寒之症,臣未遇到过!”
傅衍离开椅子,双手负在背后,“寻医问症不正是你们太医该做的事么?”
王甫阳这才领悟了话中意义,“臣明白了。”
王甫阳和严储清都不笨,知道傅衍暗指谁,这帝都里物资兴盛百姓安居乐业,百年都不曾发生什么时疫,偏偏有了一个将军从边境回来就发生了这等事。
旁的人不知其中事情也就罢了,这几个整天混迹在朝堂的,稍微有点脑子的就明白了傅衍这些话的意思,虽然傅衍是阿九的对头,但黎昱也并不是他们要追封的主,所以也只能两边均衡。
所以在黎昱过来问的时候,两个人都守紧了口,什么也没说,可黎昱也不是等闲之辈,立刻就感觉到事情不对,直接去了阿九寝殿。
黎昱在阿九寝殿门口等了许久,小德子也跟着拦着许久,怎奈黎昱乃是一介武人,柔弱的小德子又怎么是黎昱的对手,于是将守着的小德子扔去了一边,幸亏一旁赶来的文祥祥接住了他。
小德子赶忙道了谢,就瞥见推门而入的黎昱,他急忙跟上去。
当然身后的文祥祥也没落下。
整个寝殿一片肃静,只有里间阿九的床上有些声响,他走过去掀开纱帘,看到的是傅衍正好给阿九喂完早膳,轻柔的替阿九擦着嘴。
而阿九正靠在软枕之上,脸上有些许红疹,看见他们进来稍稍动了动,半眯着眼睛看着他们。
接着进来的便是站在一旁掀着纱帘的文祥祥和低着头的小德子。
阿九其实早就醒了,皇叔去了书房的时候,阿九就醒了。
小德子端着药喂她,阿九不愿意吃,只能微微张口,虚弱的吐着气,“我方才听着有人说话,是谁知道了?”
小德子放下药,“是皇叔。”小德子一下子跪在地上,“陛下,您怪奴才吧!是奴才一时没忍住要告诉皇叔的,奴才人笨,知道陛下都已经这样了,可奴才没有办法,就只能找皇叔来出出主意。”
说着小德子又哭了起来。
阿九微叹了口气,“算了。”阿九也是没力气同他争辩,她已经都这样了。
她同小德子沉默了许久,皇叔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
阿九微微抬头,看着皇叔掀着纱帘绕过床沿到她跟前,看着跪在一旁的小德子和他手上还冒着丝丝热气的汤药,“为什么不喝药?”
小德子在皇叔到跟前的时候,就由着皇叔顺手拿走了他手中的汤药,跪着往后挪,然后就自行挪出了殿门外,毕竟皇叔他还是很相信的。
傅衍端过药,自顾自的舀了几勺,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去了阿九跟前。
阿九微微歪头,“我不想喝,这药又苦又涩,喝完还要吐,我难受。”
傅衍将勺子放回去,修长的手指拿着勺子摇了摇,低眉轻笑,“陛下当真不喝?”
“那陛下可要想清楚了,这时疫虽不会死人,可会让人生不如死。陛下不是还想拿回陈家的江山么?陛下要是不喝药,将来半身不遂,还要怎么同臣斗?”
阿九一下子睁眼,脸色越发的绯红,这么多年来,所有的努力都被他一把看透,一瞬间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就挥着手打向傅衍,却被傅衍一把轻巧的接住。
傅衍握着她灼热的手腕,不禁皱眉的看着阿九,“陛下?”
这一掌挥完,阿九也就无力的瘫软在软枕上喘气,傅衍也没再为难她,而是将她的手放在被子里,然后又重新拿着汤药喂她,“陛下喝不喝自己可要想清楚!”
阿九虽然染了时疫,可她人总归是清醒的,孰轻孰重,她也都明白,于是在傅衍伸过来满勺的汤药时,她也就只能憋着气一口一口喝下去。
她喝着竟有了些力气,盯着仍在不断送她汤药的皇叔,“皇叔还是快些出去吧,我都染上时疫了,为什么还要留下来陪我,不怕被染上么?”
“那陛下是希望臣染上呢还是希望臣留下来呢?”
说的阿九一僵,这有什么区别呢?
阿九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纱布,听着傅衍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了,她心底里虽然还是希望皇叔留下来陪她的,可时疫一事的确非同小可,她也不忍心皇叔也染上。
“皇叔还是趁着朕生病这段时间,好好管理朝政,万一朕染了时疫的消息传了出去,众臣可就要推朕下位了。”
阿九说着叹了口气,想着她染病的消息传了出去,可不知这朝政大臣们在背地里要如何言说?
“陛下这十几年的朝政不都是臣管理的,臣为什么还要去管理?倒是陛下该担忧自己了。”
傅衍看着所剩不多的汤药,料着阿九也喝不下去了,就正想喊着小德子,正巧小德子也推门进来了。
小德子端着早膳进来,低着头放下去将汤药端了出去。
阿九看着早膳都是极其清淡的七宝粥,又瞥着小德子,可小德子从放下到离开这整个过程做的行云流水,没有一点停留,生怕打扰了他们一般。
阿九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一句话也没说的小德子,心底里深觉小德子也被皇叔收买了。
再一回神,皇叔又要开始喂她粥。
“皇叔还是去书房看折子吧,朕有小德子伺候可以的,万一到时候皇叔也······ ”
“也什么?也染上时疫?陛下以为臣怕么?难道陛下当真不记得以往的事了么?”
阿九惊讶,抬眼看他,对上他的眸子尽是深邃。
阿九一边木愣的由着皇叔喂粥,一边想着所谓的以往的事,竟在不知不觉间将一碗粥喝完,她回神时,皇叔正拿着锦帕给她擦着嘴,也正是这时,黎昱冲了进来。
见到阿九这样的样子,文祥祥倒是吓了一跳,他曾去查过时疫的事,也曾见过染了时疫的人是何种模样,像阿九这样的,文祥祥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他略显惊恐的捂着嘴,然后指着阿九,“阿九,你······”
阿九无力的点点头,正想说话,却被一旁的黎昱打断。
黎昱正对着坐在床沿替阿九擦完嘴角的傅衍,“陛下生病了,怎么是怀晋王在旁伺候?太医呢?”
傅衍收了锦帕,“太医怕是治不好了。”
黎昱眉头一皱,看着阿九的脸色真不大好,“那也轮不到怀晋王来照顾。”他正准备上前,却被身后的文祥祥一把拉住。
文祥祥看着已经沉着眼眸的阿九,“我们都出去说吧,阿九刚喝完粥,让她好生休息再做定夺。”
傅衍倒是没什么意见,转身就出了去。
倒是黎昱,看了阿九许久,眼里满是不忍,文祥祥在一旁就没看的下去,拖了黎昱就走,“将军,往后看阿九的日子还多着,真不必急在此刻看。”
于是再在黎昱叮嘱了好几句之后,就硬生生将黎昱拖了出去。
黎昱被文祥祥推出殿门的时候,傅衍正在站在殿门前站着,应当是在等他。
他上前同傅衍并立,身后的文祥祥看着这二人,自己寻了个既能看得着他们又能听得见他们说话的地方坐着。
文祥祥虽然不靠谱了点,但事情轻重缓急他还是清楚的,他知道阿九染上的是时疫,于是在出来的时候就将小德子顺带拖了出来。
小德子就又将阿九如何得了时疫的事在文祥祥这里重新复述了一遍,文祥祥听完定定的思考着了半晌,才开口道,“这几日朝政怎么办?”
“王爷说陛下身体不适无人主持大局,实行休朝,上奏一事暂由皇叔代理,在书房进行。”
文祥祥点点头,看着并肩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一个是驰骋疆场的大将军,他从小都看着两人过来的,可这两个人对阿九都不是真心附和,这朝廷大局也恐怕只有文祥祥看的透了。
文祥祥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小德子,你先回去陪着阿九吧,这两个人我来看着。”
小德子一听也就安了心,转身就走,却又被文祥祥一把抓住,小德子觉得奇怪看了一眼文祥祥,文祥祥却没有在看他,只是轻巧的说着话,“回去同阿九说一句,若这次她能够挺过来,这江山只怕要换代了。”
小德子虽然半懂不懂,但还是依着文祥祥的原话带给了阿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