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29、三十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小德子原话带给阿九的时候,阿九顿住了,随即又反应过来轻翘嘴角,文祥祥平日里浪浪荡荡,看似不管这些事,到头来竟是看的最透的人。
她这一病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太医能不能治好还要另当别论。
暂不说这几日能够瞒的住,往后时日久了,任谁都会起疑,那些看不惯阿九的只怕也会蠢蠢欲动,想要让皇叔取她而代之。
这样的战争没有硝烟,却是最难熬的。
阿九沉着眸,她生病这段时间,皇叔的野心她皇位的去留,就一切都会明了。
她突然想起傅衍说的那些以往的事,阿九都不大记得了,只有些许记忆存留着,而阿九的这个失忆是整个皇宫里都知道的事。
阿九小时候学读时是最不安分的,平日里无事就出宫游玩,偶有一次带着皇叔出去,可也正是那次就出了些祸端。
那时候先皇新政初立,政局动荡,帝都内不大太平,阿九年幼不懂事,带着无比迁就她的傅衍一同玩耍,却不想被当时那些对新政极其不满的乱党分子抓去。
乱党分子也是抱着同储君同归于尽的心,在藏着他们的房间里逼着阿九和傅衍喝下使人产生幻觉和麻痹的药。
新帝初登,阿九虽为储君但行为大体着实不大像个储君,于是在两个人被抓的时候,傅衍说服了那几个歹徒,让他们误以为储君并不是阿九,而是傅衍,所以那些麻痹人心的药多数都用在了傅衍身上。
而当时的阿九也被强行喂了些,只是药量不如傅衍的重罢了。
当夜傅衍趁着药效没有蒙蔽他的心智,用声东击西的法子,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才让阿九得以脱身。
阿九并没有直接回皇宫,而是一路去了文府。
阿九得救之后,除了等待傅衍也并没有多好,想到的全是那些歹徒给她和傅衍喝下的药,而宫里都传言那不是个好东西。
她那时年幼,药物作用上来的时候有些迷失了心智,她竟摆脱不了那些药物,在宫里到处寻着,若不是众太医治着,那些药物早不知吃进去多少,隔了许久之后她开始昏迷发烧,五天之后才醒过来。
醒过来她便恢复了心智,也忘记了些事,问的第一件事也不是傅衍,这才让众太医恍然大悟,阿九原是烧坏了脑子。
她忘记了他们被抓的事,忘记了傅衍为了救她,可不知被迫吃了多少那种蒙蔽心智的药,过的当比她还要难熬,可她却全然忘记了。
阿九知道众人拦着她,她虽忘记了,但终究觉得不对劲,众人都拦着她不让她去看傅衍,可她还是去了。
傅衍的殿门前站着被赶出来的宫女公公,见着阿九来了一齐行礼,而众人不愿意进去的原因是怕傅衍。
她走进傅衍的内室,看着满地浪迹,就怔怔的扶着门框愣住了。
傅衍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谦谦君子爱笑阿九的模样,他双手被绳子紧紧的绑了起来,原来束起墨发也散乱开来,眼里满是血丝,双手不断的扯着绳子,嘴里也发出低吼。
阿九站着不敢靠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已经忘记了傅衍是为了她变成了这样。
“他?”
身后的先皇点点头,“是衍儿,是他。”
傅衍看到阿九才定定的看着她,没有动静,看着缓缓靠近他的阿九,等到阿九要靠近时才猛的窜起来,吓的阿九直坐在地上。
傅衍虽然被喂了药,但人性还是在的,他不明白阿九为什么这样的怕他?只能再次向着阿九移动,但看见阿九因为他的前进却连着退了好几步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前进了。
他看到的阿九,眼里都是陌生和恐惧。
阿九虽然不记得他们被抓的事,也并不知道他们被迫喝下去的药有多厉害,但她只记得以往傅衍对她的好,于是阿九在沉寂了两天后,又重新去了傅衍的宫殿。
那时候的傅衍稍稍好了些,但仍旧是虚弱,在床上躺着。
阿九来的时候正碰上推推搡搡不愿意进门给傅衍喝药的宫女太医们。
怕皇叔?
哪又怎么能这样对待皇叔!
她心里顿生不痛快,冲过去横了几眼他们,让他们在殿外跪着,就一把拿住了太医手中的药,自个儿端着进去了。
她想着不论傅衍变成什么样,但对她都是好的,就算那些宫女公公不敢进来,她也不能抛弃傅衍。
阿九端着药进了门,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消瘦的傅衍,心里竟翻起一阵酸楚,端了药就坐在床沿等着傅衍醒来。
不知不觉间手竟抚上他的脸颊,她正碰上他的脸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她惊的一颤发现傅衍正睁着眼睛看着她。
阿九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了手,讪讪道,“我·····太医让我拿药给你。”
“你是储君,他们也不敢指使你吧,应当是怕我而不敢进来吧!”
傅衍一下子就说中了阿九的心事,但阿九仍觉得不平,在傅衍起身伸手过来拿阿九手中的碗时,阿九就轻巧的让了过去。
“这帮奴才,平日里对他们可好了,关键时候却给你倒链子!你又不是得了什么病,不就是有些体虚,再说·····”
阿九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傅衍一把抓住手腕,傅衍正经的看着她,用疑惑的问她,“你说体虚?”
“是父皇说的,父皇说我这几日发烧烧着了脑子,忘记了你体虚的原因。”
阿九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起来,因为傅衍已经渐渐放松了她的胳膊,没有再看她。
“竟是这样·····”
阿九犹豫着跟着说了句,“可我总觉得不是这样。”然后她就看见傅衍抬起的眼中有点点星光。
再就是她强迫着不愿意让他喂药的傅衍喝下了药。
阿九想,大抵就是因为她曾经喂了傅衍药,所以傅衍才要坚持喂她,坚持不放弃她,就算她身上染了时疫,也不怕她。
阿九想着竟觉得无端端的心酸,傅衍她却放不下心外去,明明就是夺了她凰权的人,明明就是比她还无耻的人,却要让她在他的魔掌之下生存,而到头来,她还有些顾虑,想着就算是将来自己掌握了所有的权利,她也不会对皇叔怎么样。
她想着想着竟绝得如此委屈,往后皇叔可不知要如何对她,况且她如今还重病缠身。
阿九沉着眸子想了许久,本来是昏昏欲睡的病症,却愣是被窗边传来的一声巨响给震醒。
阿九睁了睁眼睛却是无力,然后就听见小德子在外间呼唤着宫女们,却又只有几声,然后就一点声响都没有了。
阿九惊异,莫不是进了贼?
不可能!
阿九无力的撑着身子,挪了挪身子向着纱帘外间探看,一时手软却摔在地上,她在地上滚了几圈觉得浑身不大爽,只能躺在地上穿喘着大气,然后睁着眼看着一个造型扭曲的黑衣人捂着小德子的嘴。
只一眼,阿九就知道了那个人是谁。
“文·····文·····”
阿九勉强又唤了几声,小德子才停下来看着那个黑衣人。
那个黑衣人放开了小德子,一把扯下脸上的黑布,俨然就是文祥祥,他和小德子朝着阿九走过来,一边扶着阿九还一边稍有些不服,“怎么一下子就看出我来了?”
阿九软趴趴的被两个人扶起,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然后就被文祥祥一把抱起来,放回了床上。
“夜闯帝王寝殿,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阿九歇好了才问起来文祥祥大半夜夜闯寝殿的事,随即又想了想,文祥祥进哪里不行,为什么要偷偷的进来,她想着就扭头看着文祥祥。
文祥祥点点头,“唉!阿九你也想到了?”
阿九抑制着自己内心的猜想,看向一边站的恭敬的小德子。
小德子也只能在一旁低头回着,“奴才一直在陛下跟前伺候,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阿九怯问,“想到什么?”
文祥祥拍了拍大腿坐在阿九床沿,摸着下巴思量,“这皇宫里的什么地方我不能够正大光明的走进来,偏偏要用偷偷的进来,你说你应该想到什么?”
阿九低头不作声。
文祥祥顿了才又继续说道,“傅衍在你的殿外安排了好几层人手照看,除了来往的小德子,任何人不得探视,就连我也被拦在殿外,更别说其他人。”
阿九低头思量,“还有谁被拦着了?”
“除了我之外,另有鲤鱼和程老被拦的死死的,程老到现在还在凤阁里气着傅衍的行事呢!说傅衍软禁你。”
阿九顿着,她大抵是明白傅衍的用意一是为了不让她染了时疫的事传出去,可这样的做法,任谁都会去怀疑,二应当是为了软禁她。
阿九平复了些心气,“舅舅呢,舅舅同舅母知道吗?”
文祥祥点点头,“知道,我一下午就去同敦亲王说过了,他们本来是要来的,被我拦住了,一来衡儿的病症才好,二来这件事情本来就不能传的太盛,所以就打算等你的病情稍为缓解一些,才告诉他们去。”
阿九听着,抽出手来,露出手臂一截,藕色手臂上多的尽是一些已经结了痂的红色点点,阿九叹了口气,“估摸着是好不了了,谢谢结了痂的红疹,很快就会变成流疮流脓的源头,我也很快就会像那些百姓一样。”
“不会的!”文祥祥急道,“王太医已经同鲤鱼对过了,应当是塞北边境之地的严寒之症,虽说症状难治,但也是有先例治好的。”
阿九沉寂着,暂不说能否治好,就说说着严寒之症的来历,处于南方的帝都又怎么会有严寒之症呢?
只有一个黎昱是从边境回来的。
阿九闭着眼,往被子里缩了缩,“文祥祥你走吧!我想歇着了!”
文祥祥坐在一边也不知该怎么做,只能拍了拍阿九的被子,“就算倩如再好,我也是站在你这边的。”说罢又在小德子的眼皮下嘱咐了小德子几句就翻窗离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