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32、三十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传出来根治时疫的法子是在陈衡来的前一天。
王甫阳在时疫地室待了些许日子,为的是同黎昱共同根治时疫。
黎昱刚回来的几天后,回归帝都的几大精兵队伍也随之而来,随即在兵部暂留,黎昱父亲在凤阁,阿九本来是该给黎昱立个将军府,可想到黎昱大抵在帝都也待的不久,索性就将黎昱安排在黎老所在的凤阁。
王甫阳是前几日去的凤阁,同黎昱测试了许久,才去的时疫地室,通过不眠不休的几日,治过了几个地室的病人,才将时疫的病情控制了些。
于是得了解治的法子立刻就通报了傅衍。
而傅衍却没有那样的意外,仍旧是淡淡的问,“确定不会伤及陛下性命?”
王甫阳跪在地上,“微臣确保!”
御案之上的傅衍合了折子,“那就开始吧!”
就在此之后还是仍有许多的臣子来拦着傅衍,让傅衍收回决定,只有拦着了傅衍,才能让小女帝一直病下去,这样下去,唯一能够独拦大权的就只有傅衍了。
可是傅衍没有答应,还声色俱厉的斥责了他们一顿,然后就去了阿九的寝殿。
这几日来,阿九躺的迷糊,身上的红疹也都一个个放大了来,开始破皮流脓,胳膊上已经血污一片,脸上也多了几个结了痂的红疹。
阿九虽在寝殿之中,但她听到的传闻可比外面的要严重许多。
阿九在等,等皇叔的决定,是救她还是不救她!
皇叔被政务和大臣拖在书房忙的不可开交,已经连着几日不曾来见阿九了,就算抽了身到寝殿门口还是会有大臣将傅衍拖到书房。
外人看来就是傅衍宁愿去处理政务也不愿意去寝殿看望那个染了时疫的女帝,幸好这些事只是传在宫里,若是传出了宫外,可不知要惹出来多大的非议。
傅衍带着太医来救治阿九那日,阿九呆呆的在床上躺着,身边只跪了满眼通红的小德子,看着缓缓推开的殿门,眸子里一片灰暗,缓缓开口,“皇叔已经作出决定了,小德子,他当真愿意舍弃我么?”
她话音刚落,傅衍就掀了帘子进来,对着跪着的小德子使了个眼色,然后小德子就被傅衍带来的几个人拖了出去。
阿九看着缓缓坐在他床头的傅衍。
“皇叔还是决定了么?”
傅衍没有直接回她,而是将她扶着坐了起来,抚了下她脸上的病症痕迹,又让阿九靠在自己怀里,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才轻声说了起来,“臣以前还从没有听说陛下的胆子是如此的大。”
阿九愣着没有说话,只是侧脸贴在他胸膛,听着他沉稳的心跳,闭着眼睛,因为她知道她的计谋已经被识破了。
傅衍像是微微叹了口气,却又无可奈何道,“我竟从来不知,你会拿自己的命来试探我。”
试探什么?
试探傅衍对她的忠诚!
他曾对着她父皇说过,他这一生都会忠君爱君护君,可是这么多年来,他的地位一直在她之上,更是屡屡欺凌她。
他欺君戏君,难道不应该试探么?
阿九知道自己不能超过傅衍在朝廷甚至在帝都百姓心中的地位,但阿九唯一能做的就是试探他是否会颠覆她的皇位。
这是身为帝王的怀疑,也是身为帝王的谋略。
阿九幼时虽学读不深,可这些东西都是皇家储君所拥有的意识。
阿九知道自己不该怀疑傅衍,可她做不到,她仍旧是试探,很多东西是威胁不了皇叔的,但她清楚的知道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她自己的命。
只要傅衍对她有一丝念想都没有,她就一定会死,一切将会万劫不复,即使严储清和王甫阳百般阻挠,可她还是做了。
时疫不是她弄出来的,可却成就了她的计谋。
严储清是她召来的,计谋是她说的,出宫也是有意安排的,甚至去探视那些被时疫染上的百姓,甚至是被咬伤一口,每一步阿九都是做了必死的决心。
就因为她看不透傅衍。
可那个人咬上阿九手的时候,她却感觉到恐惧和害怕,她不怕死,怕的是万一皇叔真的对她置之不理,她死的该有多寒心。
而如今皇叔就将她揽在怀里,拆穿着她的计谋。
“陛下可知这样伤透了臣的心。”傅衍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揽着她腰的手又紧了紧,然后又撤开握着她的手和胳膊。
阿九扯出来一个苦笑,“没有以后了,皇叔的决定不是已经做出来了么?为什么还要缓着?是在同我诀别么?”
傅衍握着阿九的手一顿,苦笑,“陛下不信臣?难道臣的心思陛下还不知道么?”
阿九攀着傅衍的胳膊,忍着胳膊的痛处,硬是坐了起来与傅衍对视,“历代君臣关系总要到这样的节点,皇叔于我亦是如此,皇叔说我不信你,你权利之大,延至全朝,朝中大臣无一不向着你,我是无能,可总也不笨。”
说着阿九转过头抽泣了一声,“我六岁为储,肩上重任却不以为然,父皇该教的都教了,我要怎样便怎样,处处宠着惯着,哪里有一点对待储君的样子?可父皇对你不同,自我有意识以来,他便手把手教你朝务政理之事,从不惯你,在众人眼中,你才是内定的储君。”
傅衍听着竟是一阵感叹,“你竟会是这样想?”罢了又叹了口气,“先皇以为你不喜欢朝政,所以才不教你,教我是为了协助你。”
阿九听着摇头,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我若再笨些,你便可以自立门户了!”
傅衍伸手替阿九擦着眼泪,却被阿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给打开了。
这些事情都说开的时候,其实是阿九最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心里虽不愿意接受,可她如今病症又严重了些,才坐起来说了几句话,又虚弱了下去靠在傅衍身上。
阿九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不禁留下泪来。
傅衍拍着阿九的背,叹息着说道,“臣的心思早已经表明了,陛下只需要知道就行了。”
阿九心一沉。
他做出决定了。
傅衍唤人进来,阿九一转头便看见王甫阳带着两个太医进了来,还有随身携带的医箱,再就是看见跟着进来的陈衡。
阿九还未开口,陈衡就冷着脸色看了看抱着她的傅衍,“我以为皇表姐正要根治时疫,却不知是这样软玉在怀的场景。”
阿九气结,这都是怎样的一种处境,陈衡竟然还说的出这样的话,阿九气的手直指着陈衡,憋着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陈衡仍旧是冷着脸指着抱着阿九的傅衍,“他教的!”
随即阿九又反应过来,心里猛的一惊,抬头看着傅衍。
后者却并没有看他,而是唤着王甫阳,“开始吧!”
傅衍救她!
纵使百臣阻挠,他仍旧愿意救她。阿九看着他,却被由来的看着傅衍勾起唇角反问她,“可是你想要的结果?”
阿九愣神,她应该庆幸么?
她的皇叔没有让她失望,亦或是她的皇叔知道她的计谋,故意陪她作的戏?
“陛下,请喝下这碗汤药!”
王太医端药给阿九,傅衍伸手接过,亲自喂她。
治疗时疫本就不是容易之事,更何况是根治,阿九只想过要实行这个计谋,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能够解除。
她当初的意想是黎昱总不会看着她死,严寒之症总会被解除的。
可当这碗药送到嘴边的时候,阿九后悔了,整碗的苦味,她伸手抵住傅衍拿过来的药,“这碗药喝了就好了么?”
王太医摇摇头,“回禀陛下,不是的。”
“那是?”
“黎昱说,严寒之症深入血液,这碗是由补药熬制的护心汤,来护着陛下的身体,陛下往日喝的药是将所有的毒素排除到双手之间,之后再用针刺破陛下的手指尖,放出毒血,再以药物养血方可恢复,只是这放血的过程极其痛苦。”
傅衍说的不紧不慢,可阿九早已惊住,在她看见王甫阳拿出一包银针之后,阿九三魂就丢了两魂,她揪着傅衍的袖子无神的问道,“放几日?刺几指?”
傅衍轻声回道,“三日即可,一日比一日少,刺破十指才能根除。”
阿九整个人一震,难怪这几日她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倒是胳膊破的不轻,傅衍早已算计了她,她推开药,“朕觉得,朕还是年轻气盛,不需要这样。”
“陛下龙体安泰才是天下苍生之福。”
阿九就知道傅衍是不会放过她的。
“陛下当初敢做下这个决定,就应该会知道有这样的后果。”傅衍也不再有着笑意,而是将药端在阿九跟前,“陛下还是喝了吧!倘若陛下真的出了什么事,这整个郑国,可就不争不抢的落在了微臣手中。”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应当就是阿九了。
纵使头皮发麻,胸腔难受,她还是硬着头皮被傅衍喂下了那碗又苦又涩的汤药,在药碗和傅衍的手掌的空隙里,竟然看见了对面坐着冷若冰霜的陈衡,她猛的闭上眼。
阿九觉得其实大多数时候,这个十岁的孩子更像是一个帝王,兴许他也是陈家的人,所以才有着这样独特的气质。
阿九咽下去,整个人都抽搐着,刚咬紧了牙嘴里就被塞进一颗蜜饯,她赶紧咬着缓解嘴里的苦味,抬头才发现是傅衍方才拿过来的。
阿九低着头也没有说话。
“陛下,请将手给微臣!”
终于要到这一刻了吗?
她还没有动,傅衍就抬起她的左手在王甫阳跟前。
王甫阳抽出银针在跟前的另一碗汤药里浸了浸,又放在了蜡烛跟前烧了烧,才拿到阿九指前。
傅衍也极其配合握着阿九的手,手掌握着阿九的手,修长的手指又握起阿九的手,只余下食指由着王甫阳伸了银针过来。
阿九不忍看,一咬牙就扭头埋在傅衍胸前不敢动。
正所谓十指连心,银针一点点刺进阿九指尖的时候,阿九手不由的一缩,却被傅衍紧紧握住,就连阿九的另一只手都被放在傅衍的手心里被握的紧紧的。
傅衍低头看着怀里早已皱紧眉头咬紧牙关的人,心里却是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银针越往里刺就越疼,阿九不敢发声,只能咬着牙不敢动。
王甫阳又轻轻将银针抽出来,抽出来的银针带着一丝丝黑血珠。
抽出来的时候,阿九才歇了口气,将头转过来的时候,满头的汗还有被咬的发白的嘴角,她看见王甫阳用碗接着她指尖流出来的黑血。
她知道还有九根手指。
阿九受苦受了整整两个时辰,过后的手指被包了起来,她连动都不敢动,眯着眼看着和太医一起走的陈衡,阿九可是打心底里佩服着,不过才十岁,就能气定神闲的看完如此血腥的场面。
阿九还看到的是整整好几碗的黑血被端了出去,明明是自己的血却还将自己吓的不轻。
太医陈衡走后,小德子仍然没有回来,她无力的躺着,身侧都是傅衍伺候的她。
“陛下往后做什么事,还是要思量着些自己的龙体。”
“你这是在弑君!弑君!”阿九虽气着,但却动不了。
傅衍勾着唇角一笑,拿着锦帕擦着阿九露出来的半截结了痂不再流脓的手臂,轻笑,“微臣是在侍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