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35、三十七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怎么回事?”
傅衍听见声响便加快了脚步进了来, 就看见愣着不动的阿九和低着头的陈衡,还有碎了一地的玻璃渣。
陈衡捏紧了手中的纱布, 手缓缓缩进袖子里,低着头才闷闷的回答着, “是衡儿不小心,同皇表姐争着,才打碎了碗。”
阿九仍旧是愣着,听着陈衡的话,心里却明了了,陈衡是要验证她和他的血液,所以才在她受伤的时候进宫, 没有让她舅舅舅母同行, 很可能就是因为不想让敦亲王和杜莹知道。
而敦亲王和杜莹也没有想到陈衡会有这样的举动。
而陈衡·····
阿九看着陈衡紧紧缩着的袖子,心中一阵落寞。
是了。
陈衡已经得到了他的验证。
但阿九不知道。
阿九整个人都在颤抖,如果是她,那么整个郑国都是在外姓之人手里, 如果是陈衡, 那么杜莹和舅舅就欺骗了她和陈衡,可无论是她还是陈衡,两个人都关乎皇家的血脉。
而他们俩之外的人,应当都是明白的。
“争执什么?可有伤到·····”
说着傅衍便要握住阿九的手,却被阿九轻易的让过,傅衍又转手握住阿九的手。
傅衍皱眉,看着阿九抬着面无表情的脸色, 眸子里闪过一丝暗淡。
“没有争执什么,我很好!我要休息了!皇叔出去吧!你们都出去吧!”
阿九抿着嘴,想要抽出手却被傅衍拽的紧紧的,指尖泛着刺痛,便放弃了挣扎。
“小德子,你带着世子下去吧!”
“是。”小德子知道没那么简单,看了眼表情不大愉悦的阿九,还是恭敬的让着道,“世子请。”
陈衡抬着头,已经收了些冷冷的面色,“皇表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多想!兴许是·····”
说着陈衡就叹起了气,“我先走了。”说罢就同小德子一起出了门,临走时还不忘回头看了好几眼阿九。
直到陈衡走的时候,阿九仍然没有回过神。
“陈衡气着你了?”
阿九摇摇头,复又抬头看着傅衍,阿九很想告诉他,可是内心却抑制着自己的想法,如果傅衍本来就知道这件事,她要怎么去接受他回给她的答案。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肚里。
“陛下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傅衍扶着她躺下,给她掖好被子。
阿九动了动嘴,转了个念头,“皇叔,我生病这段时间以来,你都在身边伺候,可为什么不让其他人来看我?舅舅舅母,文祥祥还有·····黎昱,为什么都不让他们进来看我?”
傅衍缓了缓神情,安慰道,“陛下都说了是时疫,万一吓着了身边的人,又不小心传给了身边的人,陛下一定会于心不忍的,所以臣就封锁了寝殿。”
“那万一我就·····”
“没有万一!”傅衍坚定的看着阿九,“臣说过,陛下是天子!”
阿九叹气,“假如呢?万一我出事了,整个帝都都会以为是你弑君夺位,那些臣子可不知有多欢喜!”
“可陛下不是好好儿的在这儿?”顿了顿又继续道,“陛下若是真出事了,这位子还不是有陈家的人来继承,陛下又担心什么。”
阿九竟然没能反驳他,但心里又不免多了一层心思,陈家的人,舅舅年迈,不可能会对皇位有觊觎,若她出了事,继承的人必当是陈衡,那么那个不是陈家的人就是她了。
她在宫里生活十几年,她估摸着身边的人也都瞒了她十几年,她如果不是陈家的人,为什么先皇要保她这么多年,还让她坐上皇位。
阿九咋舌,那么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她身边的文祥祥是不是也知道?
答案是肯定的!
没有人同她说,就一定会瞒下去,但既然阿九知道了,也就一定会查下去。
阿九正想着文祥祥,文祥祥就从殿外溜达了进来,看见傅衍坐在阿九床沿的样子,就准备轻手轻脚的出去,却被傅衍一把叫住。
“我正要去书房,你在这里陪着陛下吧!”
阿九也正回过神,抬眼就看见要走的傅衍。
“皇叔·····”
傅衍对她点头,“陛下放心,王太医现下不会过来。”
阿九原来想说的不是这个,可如今都被他说了,阿九也就不接话了,看着傅衍离开寝殿。
傅衍离开后遣了宫人过来收拾碎在地上的碗,倒是叫一边的文祥祥想歪了神。
“你们·····打架了?”
文祥祥挑眉,话语里透着些不为人知的暧昧。
阿九翻眼看他,“你来难道就是说这个事么?”
文祥祥这才一拍脑袋,“这不说我还忘记了,我是为了沈清和过来的。”
阿九一骨碌坐起来,“我让沈清和查的事有结果了?”
文祥祥点点头,对着殿外就瞄了几眼,确定了没人后才缓缓道来,“清和说,黎昱的那个副将阿杏原来就是帝都人士,原名叫林长杏,原来家中还有些富裕,同她红娘馆的一个实习丫头十年前是邻居街坊,后来家道中落,只落下她一个姑娘家,据那个丫头说,她见到有人抱走了林长杏,之后便再没见过她了。”
阿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被谁抱走,又能被训练的如此厉害还被放在了塞北之地黎昱的身边?策划十年恐怕不只是为了一个副将这么简单吧?”
文祥祥点头,“有这样能力的人可并不多!”
十年前,先帝驾崩第二年,阿九不过八岁,那时候凰权尚在傅衍手中,黎昱还未出帝都,从那个时候起,这个阿杏就被带走训练,长达十年之久。
阿九惊讶,从那个时候起,就有人开始在暗地里培养为自己办事的人了,对阿九这个帝位这可不知有多大的隐患。
阿九扯出一抹苦笑,她如今还不知自己是不是陈家的人,就已经知道了这些潜在的威胁皇位的秘密,她到底该不该反击。
“你觉得会是谁?”
阿九直视文祥祥,文祥祥倒是一副摸着下巴用力思索的模样。
“要是我在话本子里写的话,就应该将这个幕后人应当是早就出现了的,而真正的面目是直到最后才露出来的。”
阿九默然,或许不到最后,所以得事情都不会浮现出来,包括她和陈衡的去留。
“文祥祥,你会一直站在我这边么?”
文祥祥瞧着阿九,略显苍白的脸色带着一丝神伤,怕是被这段时间来所发生的事给吓着了,他真挚的看着阿九,“阿九还信不过我?你我青梅竹马这么多年。”
“青梅竹马?”阿九又扯出一丝苦笑,“青梅竹马的皇叔如今正控着我的凰权,青梅青梅的安倩如正觊觎着我的皇叔,青梅竹马的黎昱回帝都时还带回了塞北的时疫,这些青梅竹马,让我怎么安心?”
文祥祥撇撇嘴,开口劝道,“皇叔虽然控着你的凰权,可你如今试探的他也没有放弃你,安倩如虽然喜欢着傅衍但也没有同你绝交,黎昱虽然与时疫有关,可你却不去问他,为何要这么做?”
阿九歪头问他,“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额……”文祥祥顿住了。
阿九抬头正道,“定是严储清!”
文祥祥赶忙解释道,“不能怪他,是我冲到他府上极力询问的!”
“罢了罢了!”阿九摆摆手,“都已经没有意义的试探,没什么可重要的了!”
文祥祥顿了顿数落起阿九来,“阿九,你这样做可真草率,万一出事了可怎么办?”
阿九摊手,“没有万一,我既然敢做,就一定有把握!”
“你不仅在赌傅衍,还在赌鲤鱼。”文祥祥感叹,“如今的阿九可真不像多年前那样单纯无争的阿九了!”
“所以在你们的脑海里,我一直都是不争不夺的人,可陈家的江山正受着威胁,我不得不去小心翼翼。”
阿九话出口就后悔了,一旦查实她自己不是陈家的人,她如今守着的江山,就立刻会把她变成窃国贼,从此以后,万劫不复。
阿九叹了口气,摆手打断文祥祥的继续说话,“带我去看看黎昱,我要当面问他。”
文祥祥顿了顿,最终还是将阿九带去见了黎昱,当然去见黎昱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殿外有人守着,一有事就立刻通报书房的傅衍,更何况是去见傅衍都见不惯的黎昱呢!
于是文祥祥就只能驮着阿九从窗户翻出去。
鉴于阿九的身体状况,文祥祥一路将阿九背去了凤阁,阿九穿着个斗篷,遮住了面容。
被文祥祥放下来的时候,阿九就扶着殿门喘气。
“文祥祥,你功夫见长啊!”
文祥祥也喘着气,“阿九,你的肉也见长啊!”
阿九将戴在头上巨大斗篷的帽子掀了下去,“这几日生病,大补了些。”
“进去吧!”
待两人歇定,阿九便要进去,却被文祥祥一把拉住。
“你进去也就罢了,碰见程老态度可要毕恭毕敬的,程老知道你得时疫一事是自己谋划的,可不知多恼怒。”
阿九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如今都已经好了,程老再生气也不应该了吧!”
文祥祥欲言又止,最后只说出来一句,“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阿九心里却是不大平静。
凤阁仍旧是那个忙碌的凤阁,但如今里面的黎老已经站在了阿九这边,所以她已经觉得整个凤阁的权利又回归了自己的手,可一思及自己要查实自己身份的事情,又觉得整个凤阁又远了好多。
阿九和文祥祥一踏进凤阁,就被一脸怒色的程老截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