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38、四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九一上马车就趴着软枕就眯着了, 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而她仍是在马车里。
阿九坐直身子, 睁着惺忪的眼,掀着帘子往外瞧, 宫里的城墙上都上了灯,而马车前也有两排宫女掌了灯,阿九细瞧之下才发现地上竟坐了个小德子。
见阿九探头出来,小德子就立刻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戴正帽子就弓着身问,“陛下醒了?”
“嗯。”阿九沉着嗓子,动了动已经发麻的腿, 挨着小德子搬过来的矮梯由着小德子扶着下了马车。
“迷迷糊糊的竟睡着了, 现下是什么时候了?”
“回禀陛下,刚过戌时。”
“唔!我睡了多久?”阿九瞧着天色,灰蒙蒙的。
“回陛下,快两个时辰了!”
阿九由着小德子扶着, 一瘸一拐的向着寝殿走着, 前后都是掌了宫灯的宫女。
“你们一直在马车外守着?”
阿九觉得如果她再睡的长些,这些人都该还在守着。
“服侍陛下是奴才们的本分。”小德子恭维道,“只是王爷不在,难免要委屈陛下在马车内睡着了。”
阿九脚步一顿,想着皇叔又是一阵落寞,都这般时辰他也不曾回来。
阿九叹息,“该叫醒朕的。”
小德子恭敬道, “奴才瞧着陛下这几日都不怎么睡,现下睡得熟了,便也就没有叫醒了。”
阿九虽然学着点小心机,但对待身边的奴才们都是极好的。
“你宣下去,今日陪朕在宫门口站了的宫女公公们,都赏半月的例银,权当辛苦他们了。”
“哎呦,陛下这么说可当真折煞了奴才们!回头让王爷瞧见又该说奴才们了。”
阿九握着小德子衣袖的手不免得一紧,“皇叔还没回来吗?”
“未曾见到王爷回来。”
阿九长长叹息,暗自摇头,罢了,不问也罢,随他去。
阿九一瘸一拐的去向寝殿的时候,严储清和王甫阳已经在等候了。
她挨着小德子进门,解了身上的斗篷便进去了。
阿九看了眼方才明白,王甫阳是来放血的,但严储清·····
阿九坐在床沿,免了严储清和王甫阳的礼,看着王甫阳站在一旁,心里不免又哆嗦了些,看着天色渐暗的殿门口始终没有傅衍的身影,就立刻看着严储清叫了停。
“严爱卿,你来可是有什么事要说?”
阿九才问下去,严储清就掀了裙摆连同着王甫阳一起跪在了地上,“微臣罪该万死,当初未能拦住陛下做这等冒险之事!”
严储清说着也就算了,一旁的王甫阳也跟着说起来,“微臣也有罪,没能及时救治陛下,还让陛下受了如此大的苦楚!”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同时拱手请罪,“请陛下责罚!”
阿九坐着不动,眼皮却是翻了又翻,晃荡着腿就说道,“你们请罪,朕就能立即好了么?不还是得慢慢来!朕没有怪罪你们,所以不是你们的错。”
两人仍旧跪着没动,阿九下床站定,“既然要罚,朕这几日不能上朝,严储清你就好好替朕盯着书房,王太医你就好好治着朕的病。”
“臣惶恐。”
阿九撇嘴,弯腰扶起二人。
“两位都是朕信任的臣子,不然朕也不会做这么冒险的事,既然是朕要做的,即便你们拼死拦着,朕仍旧会做,所以也怪不得你们。”
待两人站定,阿九便收回手退回床沿坐着,“至少朕也得到了朕也知道了一些该知道的事。”
“陛下说的是,群臣柬怀晋王放弃陛下独揽大权,但怀晋王没有!”
“朕原以为控着凰权的皇叔会弃我而行之,可却并没有;朕以为这帝都的时疫是皇叔做的,可却是最信任的臣子做的,朕还是太年轻了!”
阿九说着便长叹一声。
严储清略微一思忖瞄了眼身旁微微点头的王甫阳,才明白过来,上前两步稽首道,“那陛下如今想如何打算?”
阿九微微沉眸,思虑半晌复又抬头看着严储清,“你仍旧是在朝堂内不动,只不过你要知道,尹正不是皇叔的人,而是舅舅的人。”
王甫阳和严储清对视一眼,面上闪过疑虑,“敦亲王的人?”
“是!”阿九点头,“舅舅怕朕能力有限,找了尹正来朝中,虽说不是皇叔一派的,却也没有明显的站在朕这边,舅舅应当有他自己的安排。”
严储清微微点头,“如此说来,怀晋王没有要□□的打算,敦亲王也有出手制衡,朝中大权也不算全失。”
这就戳着阿九的痛处了,阿九又是一阵叹息,拍着床沿就问道,“可朕连半点处理政务的权力都没有,爱卿,朕是不是太弱了?”
“微臣不敢。”
如出一辙的回答,这两个人还真是能给阿九添面子。
严储清被交代了几句就退了下去,倒是王甫阳仍旧是不紧不慢的对着干净的碗抽出细长的针。
阿九瞄着殿门口,没有见到傅衍的身影,却见到了端着汤药的小德子。
小德子晃着拂尘过来,看着阿九难看的脸色将汤药端给阿九。
“唉·····”
阿九叹息,端过药就咬牙咽了下去,喝完整个人的脸色如同冰霜一样难看。
小德子看着阿九的脸色,也就猜晓了阿九的心事,大抵就是因为皇叔没有过来陪着,所以才心里不大痛快,没有办法的小德子也只能接过阿九放下来的碗,默默的退在一边。
王甫阳抽着针用蜡烛烧了些时辰,下手前还问着,“陛下不等怀晋王回来了?”
阿九牙一咬啐道,“他有他自己的事,朕没了他难道就不能生活了吗?”
虽说是生气,但在场的王甫阳和小德子却听出来一股子醋意,可阿九毕竟是君主,他们也不好表现,权当堵着耳朵没听见。
小德子在一旁细细的拆着阿九的纱布,看着阿九指尖稍稍愈合的针孔,想着等会儿又要遭受折磨,面上便立刻哀伤了些。
“被针扎的是朕,又不是你,你这么哀伤作什么?”
小德子哼唧了几声,“小德子这是心疼陛下!”
阿九抽着手,“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可用不着心疼,等会儿你还得出去,不然扎针的时候,你又在旁边流泪流鼻涕的渲染气氛,朕不疼死也该被你埋汰死了!”
这话说的小德子没由来的脸一红,“奴才不也是想着陛下!”说着就看见王甫阳已经开始行针,几番挣扎被阿九推了出去。
小德子娇嗔着往外走了几步,“奴才还是不忍看,奴才出去了,要是陛下有事,就喊奴才。”
阿九摆摆手,任他去了殿外。
她要思虑的是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事。
阿九看着王甫阳抽出来的针,整个人都打着哆嗦,虽然是伸出了手却还是发着抖,脸色更是煞白的无表情,可不知一口银齿已经咬成了什么样子。
王甫阳握着阿九的指尖,忍着几次没有下手,犹豫着抬头问着阿九,“陛下当真不等王爷回来?”
阿九一口松了牙,深出一口气,“难不成皇叔不在,太医心就不定?”
阿九瞥见王甫阳拿着银针的手一抖,脸上有些僵硬,阿九面上一笑,“开玩笑的,太医还是施针吧!”
王甫阳微微歇了了口气,程老和文祥祥早就告诉他,皇叔可是陛下的人,旁的人觊觎就是死!就算他再不济,也还是个男子吧!想到这里王甫阳就不禁摇了摇头。
王甫阳捏着阿九的手指,细长的银针从昨日的伤口刺进去,渐渐深入,王甫阳明显感觉阿九的手在往回抽,却一丝不敢怠慢,也不敢抬头看阿九难受痛苦的脸色,只能紧紧捏着阿九的手指。
待到王甫阳抽出银针,趁着给阿九放血时才偷偷看了眼额上渗汗脸色发白的阿九。
“陛下·····”
王甫阳也是不忍的文看阿九这样,才问出来,却被阿九一把打断。
“继续。”
王甫阳也只能硬着继续。
他没想到还是十八岁的阿九,能闷着声咬着牙放完血,他替阿九包扎好手指,看着端在手里已经恢复鲜红血色的血,王甫阳也是不忍再看到阿九这样的受苦,于是也就做了一个决定。
“陛下,明日不用放血,往后都用药物慢慢调理。”
阿九的毒素仍然没有清理好,只是这样下去,阿九只怕要疼死,虽然阿九一句疼也没喊,但王甫阳也不忍再刺下去,于是对于放血也只能放弃。
可是阿九已经没有力气去应答,十指无法动弹,煞白的脸色还有被咬的发紫的唇,目光空洞的看着王甫阳。
王甫阳行了礼恭敬的退出来,却碰上在殿门口站了许久的傅衍,一时惊异差点将手中的碗给打翻。
“王爷?”
傅衍面无表情,“先退下吧!”
他来的时候,阿九已经开始另一个手了,他没有进去,而是看着阿九忍着痛,一句也没有哼完成了一整个过程,小德子都看的揪心忍不住要推他进去,却被他一口回绝。
“陛下长大了,会学着忍着了。”
他没有进去,也没有离开,他叮嘱小德子不要同阿九说他在殿外,就连小德子进去了许久他也没有离开,而是在殿门口静静的站着一句话也不讲。
直到小德子来到跟前说话。
“皇叔,陛下睡着了。奴才在外间守着,您进去看看陛下吧!”
傅衍微微转身,向着寝殿一步步走去。
傅衍没有久留,只站的远远的瞧了一眼熟睡的阿九便离开了。
可阿九是醒着的,听见两人的对话也没敢动,她以为傅衍要进来,结果终究没有进来,想着阿九竟觉得无限哀伤,她扬着白花花的手指,抽泣了一声。
明日往后她可就要将皇叔往别人身旁推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