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40、四十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是不是也与安倩如说了什么?”
黎昱一边喂药一边盘问阿九, 真挚的眼神看得阿九都没办法扯谎。
阿九扯呼说没有,但其实黎昱也猜到了什么, 只是仍旧没有继续问下去,于是给阿九喂药的时候就扯开了话题, 却没想到是阿九先开的口。
“我前几日碰见你身边的副将,虽说是个女子,可锐利的英姿却是难得,比我们这些帝都的女子要豪气许多。”
黎昱脸色不变,一边喂着药一边回答着,“阿杏在战场磨砺六年,有些锐利的风气也是应该的。”
阿九点头, 一把推开跟前的药, “不喝了。”看着黎昱无奈的摇摇头,将碗拿去一边,心中甚慰,黎昱从来不会忤逆她, 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不似皇叔。
阿九问道, “我听小德子说,阿杏是你收留下来的,你是什么时候收留她在身边的?”
黎昱轻笑,“你应当知道的。”
阿九摇头苦笑,“应当是皇叔派过去监视你的吧!”
黎昱没有点头,阿九觉得那应该就算是默应了。
“你为什么还要留下她来?”
“他若要监视就留着让他监视,二来阿杏这个女子也是着实的孤苦无依所以才要留下她来。”
黎昱解释的清楚, 可阿九却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等到她再想开口时,却发现门口有些异动,余眼瞥见殿门口站了个颀长的身影,阿九默念可千万不要进来。
门口站着的是傅衍,可阿九权当没看见,还是收着眼神同黎昱讲话,直到傅衍离开,阿九才稍稍停住了话。
“为什么不想见傅衍?”
阿九抬眼惊异的看着黎昱不过是一句话就将阿九的心思说的准准的,难道她表现的真就是那么明显吗?
“你不说我也不问,反正你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不会干涉,但是你要保护好自己,毕竟身在帝位,危险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黎昱这一番话说的深沉,却也是透着满满的关心,不由的让阿九心中一暖。
阿九不禁沉思,却最终没有什么话回黎昱,就只能拍了拍黎昱的肩,撇着嘴笑,“帝王路的确不好走,幸好还有你陪着我啊!”
黎昱起身躬身,“这是微臣的荣幸。”说罢仍旧是同样的姿势,“臣已备好车马,不日便要回塞北了。”
“为什么?”阿九坐直了身子,差点就掀了被子起身扶住他,“我怎么不知道你要走?”
“陛下生病这几日,一应政务都是怀晋王处理的。”
“他批准了?”阿九惊的站下床来。
阿九忽然觉得政务上的事,她管着会有她想不到的异变,她不管亦会有异变,这本该是她的江山朝夕间即可易主。
傅衍没有夺她江山,可傅衍却禁锢着她的江山。
阿九平素倒也觉得没有什么,可如今却又不得不去注意。
但阿九没有留下来黎昱,如果黎昱在她的事也一定不能成,所以就算她不舍得黎昱,也还是放走了他。
黎昱挥师塞北前日,阿九去找了傅衍,她没有能力留下来黎昱,但是有能力将沈清和提上来,而距离她未见傅衍也已经过了好几日,就算是傅衍在宫里,她也尽量躲着傅衍,还顺带召了黎昱作陪。
可没想到,安倩如一旦有同傅衍独处的时间,就会冒出来一个文祥祥,阿九真的是欲哭无泪,又不能当着文祥祥的面发作,于是就只能由着他来。
她估摸着安倩如和傅衍的事应当成了,便趁着夜色去了王府。
没想到迎面便碰上安倩如从傅衍府中出来,阿九却是不由的震惊,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迎面而来的安倩如却是笑面如花,碰上了阿九,也拽着阿九的笑了几声,最后却是说了句阿九没有听懂的话。
“阿九进去前可要想好了!”
阿九没有反应过来,正准备问,可是安倩如却没有给她机会,匆匆离开了。
阿九推了推身边的小德子,“是不是我进去,倩如不痛快,所以才这样说?”
小德子顿了半晌,才回道,“那还得陛下亲自进去瞧瞧呢!”
阿九在王府门口琢磨了半晌,还是踩着不稳的步子进了去,第一个碰上的人却是兰姑。
阿九曾经来王府时碰上过兰姑,如今仍旧是深绿褂子的兰姑,可阿九不是当初的小明,再见到的是端着食盒兰姑,她还想着要怎么解释,可被兰姑一语就道破了。
“老身早就知道是陛下。”
“呵呵!”阿九憨笑,竟无语回她,只能瘪着嘴问,“兰姑这是?”
只见兰姑凑近了笑道,“这是王爷的晚膳,王爷这几日膳食少了许多,老身就做了些清淡的粥。”
阿九皱眉,做什么也不能对自己身体不好,一向想得开的皇叔怎么就突然不开窍了。
“老身就知道,陛下放不下王爷,才顶着刚痊愈的身子来看王爷,王爷就在书房。”说着兰姑还指了指书房的方向,“不过王爷近几日的心情都不大好,就连面容也憔悴了许多,陛下去看看吧!”
说罢就将手中的托盘给了阿九,还顺带拖走了一旁忠心耿耿的小德子。
阿九无奈接过,也就只能看着小德子被拖着,然后向着书房,可阿九心里却泛了不少嘀咕。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觉得她应该和皇叔在一起?而所有的人都觉得皇叔是为了她好?
这不是阿九想要的,但她自己证实的那一场戏已经被傅衍看透了。
她立在书房前,看着披着袍子在桌前挥毫着笔墨的傅衍,竟觉得这颀长的身影是如此消瘦,也才几天不见而已。
阿九看了看手中的粥,缓步进去,静谧的书房独显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兰姑,我说过了,晚膳不用拿过来了。”
阿九一愣,就连声音也沧桑了许多。
阿九咬了咬唇才开口,“皇叔,是我。”
傅衍顿了顿手,一滴墨就落在纸上,顷刻间融化开来。
“陛下不好好在寝殿休息,怎么来了臣的府中?”傅衍收了手,慵懒而沙哑的声音在书房里散开来,阿九定睛看着傅衍将毛笔放回了笔架上,只是没有回头,便缓着步子靠近。
渐近的脚步声,傅衍只是稍稍抬了抬头。
“兰姑说皇叔好几日都不曾好好吃饭,正巧我过来就顺便拿过来了。”
“陛下是为了黎将军的事?”
淡淡的语气,阿九侧身就看见傅衍卷起来的白纸,又顺势将书桌两侧的奏折挨个儿放在书桌的中央。
一系列的动作麻利顺手,然后傅衍就拢了拢外套转身对着阿九。
阿九看的正是一惊,皇叔哪里还是消瘦不堪沧桑倍增的模样,可不知有多精神,正眉看着不远处的阿九,缓缓抬着手做出"请"的手势。
“既然陛下顺势拿过来喂臣吃,那就也请顺势坐过来。”不愠不火的语气,轮廓分明的脸上也没有半点表情。
阿九握着托盘的手一抖,哪里是兰姑说的憔悴?难不成正如安倩如所说,傅衍心情不大好?
阿九不敢随意猜测,毕竟皇叔的心思很难猜,但是皇叔说的话她可都听见了,她并没有要喂皇叔的意思,只是皇叔命难为又看到满桌的奏折,就只能顺着过去。
阿九坐下的时候方才觉得她的龙椅算什么,皇叔的椅子才叫真的舒服,她啧了半天嘴觉得皇叔可真心会享受。
再回神时就看见傅衍已经搬了椅子坐在她的一侧,就像是她十二岁那年皇叔陪她一同掌政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随意,而眼里却满是她的江山。
傅衍伸着修长的手指拿着碗自顾自的给自己舀了一碗粥,余眼瞥着阿九,风清云淡的开口,“这些都是陛下近几日生病以来,朝中塞外发生的大事,陛下请看。”
阿九讪讪的应着,按着傅衍所摆放的顺序,一本本翻开来阅着而身侧就是瓷勺轻触碗的声音,在书房里显得尤其悦耳。
七本奏折所述除开她这几日生病休朝朝臣询问之事,还有便是塞外边境受到邻国犯境,动作虽不大,但挑衅味十足,边境战士也都一一还了回去,这才闹大了些事。
黎昱是边境统领,边境无了将领,那些邻国自然要挑衅,这事从边境传过来,御书房就炸开了锅,黎昱虽然不同傅衍一同上朝,但消息还是知道的,隔日便上了折子请回边境。
阿九手上的最后一本折子就是黎昱的上书,除开黎昱自己的署名还有傅衍亲自批上去的朱红字迹,阿九缓缓合上,朝内有傅衍,朝外有黎昱,不怪这帝都传言她是昏君,有这二人,她大可盯着女帝的名声休息很多年。
原来都是邻国犯境,她原来还想着是傅衍记恨黎昱,逼着黎昱上书离开帝都,毕竟当初黎昱回来时傅衍就没给过好脸色。
阿九合上了奏折,原来竟是她误会了皇叔,可皇叔辩解的法子就是想让她看真相,她想着就叹了口气,撇了撇嘴才缓缓开口。
“黎昱还会回来么?”
阿九转头看着傅衍,后者则是风轻云淡的吃着粥。
“若是边境安定自会回来。”说着傅衍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陛下舍不得?黎将军不是还好好的么,只是赴边疆而已。”
“我只是担心黎老会承受不了。”说罢阿九又叹了口气,面色些许哀伤,“黎昱回京不过几月,虽说同黎老有些言语不合,可毕竟是父子,黎昱这一走远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若我是黎昱,我父皇也未必会放我走。”
这话说的坚定,就连阿九的眸子里就都是坚定,她看着傅衍的时候,傅衍仍旧是面不改心不跳。
傅衍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听不出来阿九话里的寓意,阿九也同样不是简单的人,从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就一直在查询。
阿九仍旧没有能同皇叔说,她一直都信任皇叔,就算是她怕那场时疫后他没有选择她而是选择了她的江山,她也仍旧相信他,可是阿九没有亲口问。
只是在傅衍问她是否想念先帝后,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就将话题扯开了。
“我的身体已经好了,明日便可上朝了。”
“嗯。”傅衍点点头,放下碗,从袖中拈出来锦帕擦了擦嘴,“所以陛下有什么要同臣说的?”
他果然都知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