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43、四十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沉寂许久, 众臣皆恭敬跪叩,齐声道, “臣等惶恐。”
阿九定睛瞧了瞧,大臣跪了一地, 当然不乏有些人站的笔直,除了她舅舅和他身后的尹正严储清二人,也只有一个傅衍站的不卑不亢。
文祥祥不在,不然也还多了文祥祥一个。
阿九扫了一眼堂下,心中又不免不忍心骂这群大臣,于是顿了许久之后就将这件事情盖了过去,“好在朕现在已经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 但事关朕的生死, 朕会派人去查明,当然朕也不会公示出来,你们都是朕的臣子,所以那些违逆的想法都给朕收着, 朕要你们知道, 皇命不可逆不可违。”
话音刚落,底下的大臣们都相顾惶恐,毕竟这件事情没有明显的追究下去,否则这朝中半球数大臣都得撤职查办。
一阵细碎之声后,众臣作揖,“臣遵旨。”
阿九满意的点点头,瞧着底下的人, 舅舅尹正本就不是反对阿九的太对,严储清站在她这边暂且不提,但傅衍却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清模样。
阿九暗暗搓袖,她到底是没有什么君威的,若是厉害些的角色恐怕早已将这些臣子批的体无完肤,但皇叔仍旧是面不改色,果然是皇叔,这么云淡风轻等的只怕不是她这番话,而是接下来她要说的另一件事。
“都起来吧!”
“谢陛下!”
待众臣站定,阿九才酝酿好话,“朕生病这段时间,朕忽然想起先帝曾经的仪楠女帝颇有帝君之威,远比朕如今散乱的朝制纲纪要严谨许多,当时女帝朝中多半为男臣,但也不乏些重要职责之上为女官,所以朕·····”
阿九还未说完,底下一个臣子就早已迈出来一步,大声回应着阿九的话,“陛下,若是设立女官署,臣以为不妥。”
阿九皱眉,心里却是暗暗记下这个臣子的模样,然后轻瞥一旁傅衍的表情,仍旧是面不改色,倒是严储清和尹正对看了一眼。
阿九在御案底下晃腿,伸手撑着下巴,轻佻的问,“你以为如何不妥?”
“回禀陛下,臣以为女子心肠虽细腻,可着实小气,若在朝为官,有伤大雅,易违纲乱纪。”
说的不卑不亢面色坚定,可是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
阿九微微叹气,瞧了严储清一眼,严储清便立刻回意,迈出来一步回道,“李大人此言差矣,当今龙椅之上的陛下也是个女子,若照着李大人的话,女子担任陛下之位,岂不更加违纲乱纪?”
"噗通"一声,那人跪倒在地,“臣并无此意,是严大人扭曲臣的话意。”
“李大人只说在朝为官,并无对陛下不敬之意,严储清扭曲事实,对陛下不敬。”那李大人身后又走出来一人,恭敬的回着严储清的话。
阿九啧嘴,想不到两方已经杠上了。
这方的尹正微微一服身,也迈了出去,“方才陛下也有提及,前仪楠女帝在朝中也设有女官,如果方才李大人的话不是针对陛下,就是说仪楠女帝任用女官来惑乱朝纲,李大人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那李大人身子一颤,想不到这严储清和尹正如此能钻空子,尽挑牛角尖钻,仗着自己是女帝一边的人就开始信口开河。
李大人正要说话,却看向了一旁傅衍的神情。
而此时的傅衍正面带笑意的同敦亲王说着话儿,两人讨论之深,远比这朝堂上讨论的事要有趣许多。
阿九知道,傅衍等的就是这一刻,她看着舅舅和傅衍聊的甚好,全忽略了这朝堂上的局势,这二人虽然没有明显支持或者拒绝,却也没有完全在意。
“朕不知舅舅同皇叔在说什么,想来也是在讨论方才设立女官署一事,二位可是有何见解?”
阿九想着既然要说就得全扯开了说才好,于是便拖上了二人一起说。
敦亲王和傅衍停止了笑意,敦亲王倒是没有开口说话,倒是一旁的傅衍开口微笑道,“微臣方才同王爷讨论,陛下有效仿仪楠女帝当年的意思,当年的仪楠女帝正是在朝中设立女官署,以用来思男官所不足,所以朝政才会有所平衡从而达到朝堂和气之相。”
阿九猛的一惊,脑袋里回荡着傅衍说的这番话,随即又反应过来,这样说来傅衍竟然是站在她这边的,竟然是支持她设立女官署,究竟是为什么呢?
难不成是为了沈清和?
还是说阿九自己如果召了沈清和入宫,其实又是召了傅衍的另一个帮手?
阿九不得而知,但阿九知道,傅衍此话一出,朝中大部分臣子都已经明白了走向,所以阿九再说什么时也都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声音,所以阿九在傅衍的支持下,顺利的设立了女官署。
虽说曾经有过女官署一职,但已然过去很久,其制度早已被尘封,如今再次启用,难免要从皇宫内部开始调度。
阿九早在上朝之前就同黎昱文祥祥严储清几人商量过,女官署共要设置两个机制,一个在朝堂一个在内宫。
内宫所属之人便是女帝,而朝堂的女官则需要三司会考才能任以重职。
当初阿九认为不能直接将沈清和提升为内朝女官,但是依着她之前向文祥祥提议向阿九谏言覃书殿的政策,当时这政策一出台就连朝中男官都觉得甚是奇特,光是这一条就足以让她顺利进入内宫,在阿九之下上职。
而女官署初立,沈清和乃平民出生难以驾驭,阿九便也召了杜莹来做副,杜莹是王妃,如今为副官,旁的人自然不敢再说什么。
这一件事自是够,内宫女官设立后,朝堂女官之位要以谁来当任,阿九还是很烦忧,当初还找了文祥祥和黎昱来商量,但这二人一致的口径就是安倩如。
阿九虽然应允了,但还是在下朝后唤了傅衍来问。
阿九没想到傅衍的举荐也是安倩如,阿九略显伤心,文祥祥和黎昱举荐安倩如还情有可原,可傅衍呢?
阿九在傅衍床底下已经明显听到傅衍拒绝了安倩如,难不成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她执意的将安倩如推向傅衍起了作用?
说起来也是阿九自己的错。
当然她也只是照例问问,安倩如这个人选她还是不肯放弃的,就正如傅衍所说,“安倩如是太傅之女,自幼精通时政,在帝都又有极好的名声,当是首官的不二人选。”
于是第二日将沈清和和安倩如请进宫里的时候,阿九也在帝都昭示了这个皇榜,女官考核制度同男官一样,只不过比男官多了两门,而每三年一次,隶属于陛下亲自管理。
此政一出,帝都的女子大多都觉得有了出路可以大显自己手笔,虽然在此之前,帝都的男女制度也是平等之风。
沈清和随阿九一侧伺候,而安倩如则是入了朝中,而沈清和入宫那日就被阿九传召了好几次。
“清和啊,我曾听文祥祥说你同皇叔渊源颇深,这次入宫,可千万记得要时刻站在朕的这边。”阿九说的语重心长,沈清和却听的满是笑意。
“阿九是担心我是傅衍派来的么?”沈清和说着点点头,“我倒希望能和傅衍成为一伙,可傅衍的心思我又怎么不明白,他是为了辅佐你,留在你身边,所以才死活不肯进我红娘馆。”
阿九拿着桂花糕的手一抖,抬眼就惊异的看着沈清和,“皇叔心机深沉,怎么可能会这么说呢?”
阿九说着还是满不在意的摇摇头,瞅着沈清和绣了官纹的裙摆不说话,可这样的神情落在沈清和眼里就不是这么个意思。
沈清和是何许人也?整个帝都的人她都审过一遍,甭说旁的,女子的心思还是一猜就透的,阿九本就单纯,沈清和更是肯定。
“小女帝啊,你可别跟我说这么多年来,你不知道傅衍对你的心思?”
阿九一愣,微微皱眉。
什么心思?
她怎么不知道?
沈清和瞧着阿九的反应约摸就猜了个遍,不由的可惜起来,“哎呦,我的阿九哎,你竟然还不知道傅衍对你的心思?他细心守你十八年,不是真心喜欢你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为了这宏图大业秀丽江山?”
阿九将手中的桂花糕捏的不成样子,心头猛颤,“难道不是吗?”
沈清和长叹一口气,“你看的出来黎昱的心思,怎么就看不出来傅衍的心思呢?”
这让阿九忽然想起来黎昱在六年前离开的时候隔着帷布朝她说的那番话,阿九也是到如今才悟出来,况且上次黎昱留在沈清和的姻缘簿她可是亲眼瞧过的。
她自诩不笨,但在这些方面可是总也不懂,更何况她早已想将傅衍往安倩如那里推。
愣了许久阿九才缓缓回道,“黎昱的心思还是他自己说的,外带着上次你给我的姻缘簿,所以我才瞧出来的,可皇叔·····”
阿九话顿在嘴边,想起来的竟是自己将傅衍推向安倩如的些许不舍。
沈清和正等着阿九的下文。
“可皇叔他从来不说。”
沈清和差点就掀了官帽上前掐着阿九,碍于阿九的身份,沈清和就只能气的直跺脚,“傅衍不说难道就不是了吗?”
阿九盯着她,不说她又怎么知道?
沈清和又叹了口气,“我从见傅衍第二面开始就已经猜到了,况且这些年来傅衍对你的好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能感受?”
“也不是不能,可多的时候都觉得他是在戏耍我!”
“傅衍这样的性子能亲口说出来也真是怪了。”沈清和搬了凳子来阿九跟前,细细说道,“不拿以前说事。光说你得了时疫以来,他不顾染上时疫的危险,呆在你身边衣不解带的照顾你,难不成也是为了江山?”
“·····”阿九竟然没有话可以去回她。
“当初时疫传入帝都的时候,他不顾一切去抑制时疫,自己却也染了一点,幸而医治的早,才没有大碍。纵然他知道时疫是黎昱带进来帝都的,但是你对黎昱的好,傅衍也看得见,他怕以祸害帝都百姓带进时疫的名义抓走黎昱你会不开心,也就只能放过黎昱,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证明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