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48、五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很久之前, 在阿九没有坐上皇位之前,她一直以为这凤阁这皇宫都是单纯可见的, 她坐上皇位后两年也是这样以为的,可从皇叔掌权开始, 她就渐渐的不那么以为了。
本该都是她的臣,却另投他主,不论是私下里还是明案上都是公开的反对着制约着阿九,所以那段时间她都是恨透了皇叔的。
直到文祥祥和程老告诉她朝堂险恶,远不是阿九这样的一个女帝能够掌控的,她才稍稍缓了口气。
到如今她也不曾接触朝堂之事,却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凤阁也同朝堂一样变幻莫测, 那个时候还说是站在阿九一边, 帮助阿九。
可如今呢?
那个原来已经归属了她的臣子如今去买通杀手来暗杀她!
阿九怔怔的就愣住了,一股寒意从头顶缓缓流向四肢,不是原野扶着她,她早也跌在地上。
阿九脑子偶尔这么灵光一回竟然碰上的是这样的事!
她挨着原野, 心里却仍旧在思量这样的事情, 那些冲下来的黑衣人个个都是高手,虽然只是打探一下她身边的人手,可下的也都是狠手。
她离宫的事只有文祥祥和小德子知道,原野能够察觉到她身边有人盯着,自然就知道是谁,没能告诉她当然也是顾忌阿九和这个人的关系。
阿九自己也清楚,帝都有这样能力的人并不多, 那些转向皇叔头向的臣子,自然没有这样的能力。
凤阁里除开那些不常在她跟前出现的也只有程老和黎老两个人,程老一心一意对她,还想尽办法让她坐实皇位自然不是。
那么黎老·····
阿九眯着眼,想的都是黎老曾经是如何答应她愿意辅佐她的场景,原来也都不是真心!
阿九想着,心里脚底都在发寒,脚下一软,整个人被原野扶的结实。
“为什么?”
阿九挨着原野,不敢相信的摇头,她不愿意相信是黎老,可也没有别的人选,更何况原野也亲口说了,可为什么?
“陛下说凤阁黎云平?”
“他早说归顺我,可为什么还要派人来暗杀我?为了谁?又为什么?”
原野扶起来阿九,不能带她走,就只能替她解释着这些事情,但是却又不能直言,毕竟如今陪在阿九身边的只有他,若是直言,难免会混淆圣听,虽然她的身份已经证实了,但她已然是他的主。
“应当是为了护住谁!”
原野知道所有的事,不能言明,这样应当是最好的回答。
阿九站稳了些身子,才细细思量起来。
黎老护着谁所以才这样对她?况且黎老应当也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才毫无顾忌,如果她死了也就罢了,她回来了,可就会伤及谁?
黎老唯一在乎的不正是黎昱,难不成黎老怕她伤害黎昱?
黎老顾忌的是当初黎昱带严寒之症来帝都的事,她知道,黎老怕的是她说出去给黎昱定罪,毕竟祸害百姓这样的罪责,不是谁都能担的起的!
可她又怎么会?
黎老知道她不会,所以又在顾忌着谁?
阿九猜疑,转头问原野,“你查清楚了是不是?”
原野平淡不惊的回了她。
“黎老顾忌的是怀晋王!”
“是皇叔!所以他才会有所顾忌!黎老担心的是皇叔,却来这里对我下手,他也知道我的身份,却还依旧派人暗杀我!只怕也是知道唯有拿我才能威胁住皇叔!”阿九说着又顿了顿,“可皇叔又怎么会?”
“陛下不会,可怀晋王会,因为怀晋王同黎昱是水火不容的!”
“水火不容?”阿九咀嚼着这两个字,难怪当初黎昱一回来皇叔就句句相逼,黎昱也没得罪他,可这又为什么?
“黎昱对陛下的心思,陛下知道,可怀晋王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容不下黎昱。”
原来皇叔对她还有着心思,为什么她自己总也不知道,不知道皇叔的心思,不知道原来是因为黎昱对她的心思,所以才相逼着黎昱。
皇叔也从来没有同她说过。
她正惊讶于皇叔对她的情感,可原野就已经接着说了下去。
“黎老暗地里找过怀晋王。”
阿九苦笑,“还少吗?他们这些臣子暗地里去找过皇叔还少吗?”
“黎老找怀晋王是为了陛下和黎昱!”
阿九皱眉,“为什么会因为我?”
“当初正是陛下染了时疫之时,黎老知道是黎昱带回来的时疫,怀晋王也知道,但是众臣不知道,只暗地里查清楚陛下染的是时疫,怀晋王在代理朝政期说到过此事,只是那一番话却不知怎的就流在了黎老耳中。”
“作为知情人的黎老听过来就知道怀晋王是不会放下查清楚的念头,一旦查清楚,自然是不会放过主谋。所以黎老私底下找过怀晋王,可怀晋王却一步不让,黎老也在其中轻谈过陛下的身世。”
阿九听着原野淡淡的语气,心里却像是受了重斤压过一样透不过气,“所以黎老认为怀晋王是在威胁他,所以黎老才会在那个时候来转向我,为的就是让皇叔知道,一旦皇叔动了黎昱,他也不会让我好过,因为我的身份还在他手中握着,又碰巧是皇叔的软肋。”
“是。”
“呵呵!”阿九推开了原野扶着的手,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力气站的稳,内心又是一番绞痛,然后两眼一黑就昏睡了过去。
梦里是无尽的黑暗,踏一步万丈深渊,恐惧弥漫着整个胸腔。
阿九猛的醒转过来,她不停的颤着心,然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她缓缓的掀开被子坐起来,看来是原野带她来了这个地方。
从出宫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天,除了只有黎老的人来探过虚实,也没有什么大事,看来是文祥祥做的很好。
阿九正低头穿鞋,房门却突然被推开,她抬头只看见关门的背影,是个女子,装扮简易,手里应当还端着什么东西,然后再回过头来。
沈清和!
阿九瞪直了眼睛,她知道文祥祥不会说出去,可竟然忽略了沈清和。
眼前的沈清和已经放下手中的托盘,就来到跟前扶她到桌边,将一碗乌黑的药狠狠的放在阿九跟前,然后就自己坐在了阿九旁边,这其中没有半句话。
阿九觉得莫名的恐惧,端着碗也不住的颤抖,“清和·····”
“呀!陛下还记得臣呐!我还以为陛下召我进宫后就不认得我了呢!”
这话让端着药的阿九猛的一惊,沈清和果然不是个好惹得主,不过当初召她进宫做女官也是阿九执意,如今向来,自己离开一定惹沈清和非常之不快。
她仔细看着沈清和充满怒气的脸色,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看的见沈清和本来白皙的右脸颊却莫名的有些红肿,她看着沈清和的怒色也没敢问。
阿九顿了顿放下碗,叹息了一口气,轻声道:“没告诉你是因为我的事是不想拖累你。”
“拖累?”沈清和一听就来了气,“你都敢把我往朝堂上拉,还有什么可以怕拖累的,要不是我觉得文祥祥脸色异常,我还不知道你竟然偷偷出宫。”
说着说着沈清和就伸着手指戳在阿九的额头上,“若是让整个朝堂整个帝直到已经没了你,可不知有多乱!”
阿九讪讪的笑着,“就是怕这个情况发生,所以才会偷偷瞒着。”
“瞒着?你不知道可把文祥祥吓成了什么样?连忙着就把守不住消息的小德子都锁在了寝殿里,傅衍来的时候他自己都不敢正面对着傅衍,还是托我去说的话,傅衍这才没有起疑!”
“所以文祥祥也告诉你我的身份了?”
“文祥祥他自己都不怎么清楚,又怎么跟我说的清楚,所以连忙把我派了过来,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好你。”
阿九一听觉得不对劲,“保护好我?原来我也只是去西郡城找我的身份,为什么还要保护?还是说他还知道什么?”
沈清和既然来了也就准备着全都说了去,“文祥祥说,黎老有可能会对你不利。”
阿九点点头,只怕黎老和皇叔的那场对话文祥祥应该也知道,“黎老已经派过人来试探了。”
“什么?”沈清和一惊,“难不成你会这样,是因为黎老的人伤了你?”
说着又不禁的拍拍桌子,“那个原野为什么没能好好保护你!还敢再我跟来后对我动手!”
阿九皱眉,“黎老的人倒是碰到过我,只不过我看你脸上有伤,难不成就是他打的?”
沈清和又摆摆手,“这倒不是!他也不该动手打女人,只是我看着他抱你到客栈你,我以为他会对你不利,于是我就冲了进去,没想到他就在打房内等着我,一把把我用力的贴在了门上,手也被钳制住,没能还手,所以才受伤的。”
“就这样文祥祥还敢让你保护我?要是没有原野,只怕又多了一副尸骨!”说着也不顾沈清和难看的脸色,就推开了跟前的药碗,“我也懒得喝药,当初染了时疫可不知喝了多少药。”
“行了!你奚落我也就算了,药总要喝的!不然你怎么有力气去西郡城。原野那边我会自己去找他算账的。”
阿九又好气又好笑,但最终还是拗不过沈清和,硬是被逼着喝下了那碗药,然后才被沈清和整理好衣服才出去见的原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