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50、五十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沈清和顿了顿, 黑暗里抿着嘴,轻声问, “你问过傅衍了吗?”
许久之后才听见阿九那头传出来颤颤巍巍的声音,“我不敢问, 我怕!我怕!”
“怕什么?”
阿九开始抽泣,俨然一个孩子的声音哭哭啼啼,心里却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我怕他这样对我···对我好,是为了···为了他自己家的江山,为了不让我拿他们家江山!我还怕,怕他就离开我了!”
黑暗中的阿九死劲咬着唇, 身子不停的颤抖, 她没敢大声哭出来,等到感觉沈清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臂,她才稍稍缓和了些。
“可你现在是离开了他呀?”
阿九使劲摇摇头,“我是怕让他以为一直是我拿了他本该有的殊荣, 所以我想要找回我的身份, 把他应该得到的还给他。”
“因为你不敢问他,所以一直这样以为,你这样可让你皇叔蒙受了多大的委屈,你不问又怎么知道他的心思?”
“我想问,很想,想问问到底有没有真心对我好过?想问问他为什么瞒着我的身份?可是我不敢!我只能自己找回我的身份,那时候我才能站在他跟前跟他谈判。”
“沈清和, 他会不会等到知道我查到身份后,就不要我了?”
“放心!他不会的!”她伸手轻轻拍着她的手臂,直到听到她轻轻的吐息声才能确定她已经睡着了。
但沈清和却没能睡的安稳,就连临睡前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她认识的傅衍。
她记得她和傅衍一起给敦亲王和杜莹说媒的时候,他的自信他那种睥睨天下的王者姿态,任那时候的沈清和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他就是真龙天子。
她原来也怀疑,还曾拿着这番话在傅衍跟前打趣,“我当真觉得你身上的王者之气比那个小女帝要重的多。”
那时候的傅衍也只是展眉轻笑,“你说这话,被传了出去可是要被安上杀头的罪名的。”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傅衍应当是已经习惯了所有人这样的质疑,他已经全都习惯了。
她当然也没有负了她看人极准的名声,在很早之前就看出来了傅衍对阿九的心思。
阿九来红娘馆跟沈清和说到女官署的时候,因为安倩如的出现所以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最后安倩如走的时候,傅衍就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
沈清和深深的知道,安倩如是个不好惹得主,而这个时候的傅衍也更加不是个好对付的。
傅衍这样的人深不可测,她之前就没能够猜透他的心思,她曾经想要让他加盟红娘馆,他都没有同意,更何况他无端端来找她?
她把准备来的文祥祥给放在了最后边,先见的可是傅衍。
在阿九的这个事情上,沈清和猜的却是准透。
阿九前头走的时候他就来等着了,沈清和以为是为了安倩如来的,见他的时候还笑着,“你消息可真灵通,安倩如前脚来了,你就跟着后面来,是不是安倩如又得对我动手啊?”
傅衍不紧不忙的给她倒了杯茶,一出口的口吻就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要托盘而出,傅衍当时也没准备瞒着她了,“我来了快一个时辰了,当时安倩如应该还没有过来。”
沈清和皱眉,想到的竟然是之前不久来过得小女帝。
她有些疑惑,那个小女帝不过几句话就被她拆穿了身份,难不成傅衍是为她来的?
不过也对,傅衍是她皇叔,来找她是应该的。
“你为了那个小女帝?”沈清和戏笑,心里可当即转了十八个弯,“你是她皇叔没错,可她来我这求姻缘,你这皇叔应该管不了吧?”
“我是她皇叔,她的姻缘婚事,都该是我来做主。”傅衍顿了顿,直盯着沈清和看的她心里发麻,等到沈清和稍稍收敛了些笑意,才继续道,“我也知道她今天来恐怕也不是为了什么姻缘吧!”
“你又知道?”沈清和哼哼几声,“那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她呢?”
“难道不是为了劝你女官署的事?”
沈清和讶异的睁大眼睛,还没走等她反应过来问傅衍,傅衍就已经先她一步说了出来,“我是整个帝都的皇叔,早就摄了陛下的政权,她觉得宫里缺个女官署,不还是要经过我的同意,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你还真架空了女帝的权力啊!她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这样对她真的好吗?”沈清和也难得替一个人打抱不平,回过头来想想,又觉得不对劲,傅衍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要架空她的权力,根本就不会让她出来。
沈清和这才想清楚,“你不会是对小女帝动心了吧?所以才不让她参与阴暗的朝堂,才会站在她的前面替她挡住一切风雨?”
沈清和说着停顿了,她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呆了,然而傅衍的回答却让她目瞪口呆。
“早些跟你说这些,其实也无所谓,况且以你的聪颖迟早就会看出来的,与其到时候你看出来,倒不如先说出来。”傅衍仍旧是眉色淡淡,一口气顺着说出来,倒是将沈清和雷的里嫩外焦。
沈清和懵的都没能说出来话,立刻站起来在原地来回踱步许久才问出来,“我能问问是什么时候你才开始的吗?”
傅衍说,“很久很久以前。”
在他们都还小的时候,那也是沈清和所不能理解情感,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护着的人,一直到如今,就算她做了皇帝,他也要同她比肩这江山。
“小女帝知道吗?”
“无所谓。”
她原想过能让傅衍动心的人该是怎样的人,现在却知道了。她也原以为他的事说出来又该是怎样的轰轰烈烈,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平淡,也正是如此的平淡的一切,才能从傅衍的心中种下情根。
沈清和没有告诉阿九,没有告诉阿九傅衍对她的情感,没有告诉她傅衍做的那些都是为了她,她不能说,因为这是傅衍自己能够深埋多年的情感。
就连傅衍也说过,所有的一切要等她自己发觉出来,十年傅衍都能等,又怕迟什么时候呢?还是要让他们自己修成正果。
第二天起床出发的时候,阿九只字不提昨晚的事,就连她昨晚的哭腔和本应该出现在阿九眼角的红肿都没有出现,仍然用笑嘻嘻的嘴脸对着沈清和,这让沈清和觉得甚是奇怪。
沈清和仔细想想后也觉得她总应该是这样的,身为帝王总不该让别人看出来,她一定很熟练这样的变幻,只是不知道她曾经面对这样无助的夜晚是向谁哭诉的?一个人吗?还是向傅衍?
既然阿九是这样的态度,沈清和也只能当做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后极其从容的跟着上了路。
整整两天的赶路,暮色四合的时候她们终于赶到了西郡城。
原野同阿九说的先帝当时随着难民一起入城的时候,正是这个商芸在城门楼救济的他们。
先帝认得商芸,却不想她认出来,他如今流落成这样,自然是不想,后来接受商芸救济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肯看她。
随侍的几个人中正巧就有一个程老,这位开国元勋可是想当的苦恼,把自己的饭菜让给先帝的时候可是长叹许久,“咱们的身份,陛下你不想让商家人看到,当然也为了不让那些追击的敌军发现我们,可这样也着实窝囊,还要受人接济。唉!”
先帝倒是看的很开,“但迟早也会发现的,毕竟有一群的流民这样大的动静来到西郡城,也总会引起些注意的!”
“这样说来·····”
还没等程老半句话说完,就有难民蹲在了几人跟前,在几人探测的眼神中说明了来意,“我们是商家大家派来的探子,前来迎接陛下。”
程老凑近了些才笑道,“你们商家迎接的方式还真奇怪,想来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然后先帝带着一群随侍的人就去了商家,以这样的方式一来不会引起众人的注意,也可以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之后就是先帝和商芸的见面,而两个人其中见面的细节原野说的甚少,应当是年久,想要查可也都是极其模糊的信息。
原野只和阿九说当初商芸从小就有个婚约,先帝来的时候商芸正值年少,当时碍于身份和情况所以先帝也并未问商芸的意愿,只在商家同商芸相处了一段时间。
兴许是日久生情也说不定。只是这其中缘由又有谁说的清。
后来先帝就离开了,回到帝都后又重振旗鼓将杨国踏之马下,那个时候已经过了一年多,但先帝并没有忘记商芸,一停下战事便立刻来找了商芸,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微服私访。
先帝微服之时就到过西郡城,据说到了西郡就直奔西郡商家,可惜在这一年的光景里,当时的西郡商家已经换成西郡梁家,虽然如当初商家一样厚待西郡城的百姓,可再不如当初的商家。
众人不知道先帝是为何而来,只知道先帝走的时候抱走了一个五个月大的孩子,从此之后才有了阿九这个女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