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51、五十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阿九的身份呢?
原野说过那句她不是先帝的孩子她也听见了, 可为什么?为什么先帝还是带走了她?先帝和商芸那段时间的日久生情难道也不是真的?
她不是陈家的人,如果傅衍是陈家的人, 那么她就不可能和傅衍有血缘之情,那么她就能够和皇叔在一起, 可那个时候没有了身份的她,皇叔还会要她吗?
阿九长叹一声,这个问题就一直横在她的心中,时常会透不过来气,所以昨晚才会那样发泄,好在沈清和也是个懂情理的人,没有把昨晚的事情太当回事, 也幸亏是沈清和来了, 不然她就得一个人发泄,毕竟原野这样冷酷的暗卫大抵也是不愿意听她这样讲的。
她看着眼前的西郡城,竟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站在城门楼许久, 直到城门要缓缓落下方才被沈清和和原野唤回神来, 随着二人进了西郡城。
阿九来的甚是隐秘,不像当初先帝来的那般,总有城民知根知底的,阿九这可当真是微服私访,她由着原野和沈清和带着进了客栈。
天知道沈清和竟然丝毫没有心疼她的金贵之躯,竟然带着她和原野住了个三等小客栈,就连桌子上积的灰尘都是阿九亲自除去的。
阿九不禁摇摇头, 都不用沈清和破费,她为什么要如此抠?
这两个人一定有古怪!
进来的时候原野倒是没有多大的异议,阿九想可能是赶来的路上,沈清和同原野聊了一路的原因。
其实聊了一路大多都是沈清和都是喋喋不休的讲个不停,真的是一刻也不得闲,就连阿九在车内睡的迷迷糊糊的都是被沈清和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从车帘缝里瞧过去,沈清和在一边手舞足蹈的说的唾沫星子乱飞,原野仍旧是淡淡的驾着车,偶尔搭上一两句嗯就不再讲话,但沈清和仍旧是热情满满。
阿九坐在马车里就想了很久,这个沈清和呀,她在帝都在整个郑国开了第一家红娘馆,钱财自是不缺,不过总是为别人牵线搭桥,可总也不想想自己,如果都这么大了,也没说过要找个人家。
不过依着沈清和的性子应当是很难找到一个匹配的人,所以也差不多孤独终老了!
以前倒还是有可能,不过现在嘛!她可是阿九的臣子。既然是阿九的臣子,那么所有的婚事也就都有阿九来负责喽。
碰上阿九这么个不靠谱的主子,沈清和应当不会顺从,但阿九可是傅衍教出来的,要么自己顺从,要么被强迫顺从。
阿九能想到沈清和的婚事,也全然是因为她在原野跟前这般喋喋不休,旁的人她理可都是懒的理。
不过一路上也就她们三个,聊天的对象除了阿九不就是原野?所以沈清和应当也是无聊至极的。
阿九瞧着两个人,心中大抵也都有了那么个盘算的心思,可等还没给两个人摆上谱,两个人倒先给她算上去了。
先前在客栈吃饭的时候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正吃着饭谋划如何凑合两人,顺带也瞥了瞥正埋头记账的掌柜,却没想到两个人却早早的就将她带了出去。
原野在身后跟着,沈清和就在她身边陪着,两个人手上提着灯笼,从这家客栈的后门出去,沿着小巷子走着,点点月色照映,阿九突然觉得有些慌的紧,“你们这是带我去哪里?”
沈清和也没有容的阿九说其他话就带着她转进了另一个巷子,走了不过几十步,就有一扇门在她跟前。
“这·····”阿九正疑惑,她看着后面的原野,后者也是一副不说话的样子,阿九便转过来看沈清和,而沈清和却硬生生将灯笼塞在她手里,接着就是推开了那扇门。
沈清和引了阿九进去,也顺势拿过了阿九手中的灯笼,身后是原野关门的声音。
是一间不大的院子,她借着月色约摸瞧了瞧,她跟着沈清和走向了院子里的正门,里面正闪着烛火。
接着沈清和也推开了那扇门,阿九轻轻探头,里面正是烛火高明,屋内的情景也全都映在她眼里。
正对门的高堂椅上坐了个布衣妇人,脸上皱纹轻轻约摸是四十岁的年纪,而周边站了两个身形挺拔的人,身后再是原野的关门声。
这两个人身形挺拔的人应当是好手,既然没能跟原野打起来,也应该是她的暗卫,她正想着,但对面那个妇人看见了她就已经站起了身。
阿九看的真切,那眼中还含着点点泪光,她站的不知所措,对面的妇人却来到阿九跟前,“小小姐!”然后一把跪在了地上。
阿九吓得直拉住了她胳膊,疑惑却已是满上心头,她皱着眉蹲下来与那妇人齐平,“你说什么?你为什么叫我小小姐?”
那妇人早已横泪,“没想到奴婢到如今还能见到小小姐!当是小姐在天之灵保佑小小姐!”
她还是疑惑这其中有着怎样的联系,那妇人就已经解释道,“奴婢是商芸小姐生前在跟前伺候的丫头,奴婢叫云喜。”
难怪了,难怪她叫阿九小小姐,原来是商芸生前在跟前的丫头。
她扶着云喜坐下来,然后听她慢慢说,毕竟是商芸身边的人,当年的事应该全数知道,同时她也深看了原野和沈清和一眼,他们早查到了,为的就是现在让她知道。
“小姐的确在先帝来西郡的那段时间里同先帝两情相悦,但帝王之情又岂是小姐能够承受的?况且这一辈的商家之中只有小姐一个子辈,无论如何都是要留在西郡继承商家的,所以只能拒绝了先帝的情意,遵从商家安排的婚姻。
可当先帝回到帝都的时候,梁勋公子就来找了小姐。他也常同小姐来往,知道小姐与先帝暗生情愫之后,在小姐放弃先帝之后还苦口婆心的劝着小姐,致使小姐彻底发怒,同梁勋吵了起来。
梁勋气急之下就霸占了小姐,所以才会有了如今的陛下小小姐。”
阿九咬着唇不说话,原来她是这样来的,她该庆幸他不是傅衍的妹妹还是该悲伤曾经发生的一切。
她顿住没有说话,脑海里都是云喜的抽泣声。
“那不久之后小姐就怀孕了,外界都传言是先帝的孩子,可只有小姐和梁公子知道不是。当时的梁商两家为了制止流言,两家就早早的办了婚礼。尽管婚后梁公子尽心尽力的对待小姐好,可小姐的身心都大不如从前了。”
阿九抿嘴,“后来呢?”
云喜看了阿九一眼,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伤心,继续道,“后来小姐生下了你之后就难产去世了,梁勋公子伤心不已,葬了小姐后就继承了商家的家业,继续在西郡留着,可先帝来的时候就在他梁强行带走了你,并封你为储。而从那以后梁勋公子却从未续弦,如今也一直待在原来的商府。”
梁勋没有离开,一直在原来的商府,因为他愧对商芸所以他一直没在续弦也没敢要回来阿九。
阿九想,他应当也是个多情的人吧!
从回来客栈到现在,阿九就一直坐到现在,动也没动,整张白皙小巧的脸上都不如从前那样的明媚爱笑,眉头都笼罩着乌云。
沈清和实在没能看的下去,看了一眼跟前站的笔挺的原野之后,就坐在阿九跟前唤道,“阿九·····”
起初她问原野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因为她知道原野这样出色的暗卫查到的消息一定都是最准最多的,而当时的原野还不是很配合她,根本就不愿意跟她分享一下他的消息。
也真亏沈清和有耐心,整整和原野唠了一整天的嗑,才得来这么个消息。
然后她就开始策划要如何告诉阿九,毕竟这件事情讲出来,任谁都不能好受,但阿九毕竟是要知道的,与其瞒着,倒不如全都撕裂开来痛快些。
所以原野也就同意了沈清和的提议,在来西郡城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我不是伤心,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既然敢出来找回真相我就不怕这些真相是怎样的后果!”阿九舒缓了情绪,也顺势拍了拍沈清和的手,知道了真相的她反倒要更加的轻松,至少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这些终究是要过去的,况且已经过去了,如今已经成了这个样子,除了一步步走下去还能怎样呢?
不过有一点,她才不信这两个人只是为了这点名堂才弄这么大动静,一番思索之下就盯着沈清和开始疑问,“所以我们住在这里就只是为了这个?”
沈清和低头苦笑,她不仅被阿九给安慰了,还反倒被她给猜透了,如今的阿九比起那时候单纯的她要聪颖了许多,兴许是她已经长大了吧。
“当然还有另一件事。”沈清和讪讪的笑着,“我们呢今晚不仅去探索了这个真相,还要去探视梁府。”
“啥?”阿九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就愣住了,方才还沉浸在悲伤真相中的她真是被沈清和吓到了,原野倒是不大可能提出来这个,可她怎么就没有想到沈清和竟然有这些古怪的心思,竟然是去夜探梁府!
她和沈清和都是不会武功的人,原野一个人又怎么能够带着两个人一起进梁府探查,于是在她深深的怀疑中,原野又召来一个轻功极好的暗卫,阿九当真是无话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