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53、五十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九恍惚的摇头,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她不想面对自己母亲应该留下来的东西。
她曾经心心念念的事, 如今就在她跟前,几步之遥的距离, 阿九却不愿迈进去了。
曾经她是多希望能有一个这样的念想,如今她不愿接受,只能往后退着步子。
“不,我不进去了。”阿九退到靠在栏杆上,她伸手扶着栏杆,看着沈清和伸过来的手却连连摇头,随即低下头咬着唇。
她没有想到沈清和不仅听了她一晚上的哭诉竟然还能猜到她的心思, 替她想到这样的程度也真是辛苦了她, 不过阿九不想进去了,隔在心里的事情过不去,又怎么能接受呢?
她转头就准备离开,却被眼疾手快的沈清和一把抓住, “为什么不愿意进去?这原本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事情, 如今摆在你跟前,为什么不愿意去面对?”
阿九摇头,心里却是一阵阵的疼,“我不是不想,我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曾经就是那么想要看到的,现在就在跟前,往后我又该怎样?”
“你这样你娘该有多伤心?她当初也不想舍下你, 可她尽的最大的力就是生下你,现在你还在犹豫什么?”沈清和举着烛火朝着阿九缓缓走近。
“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没有她存在,现在要怎么接受?”她仍旧是摇头,靠在栏杆上任由着沈清和来到跟前,她以为沈清和会拖着她进去,她却没有想到,沈清和却是一把抱住了她。
她有些木愣,任由着沈清和抱着她,然后原野和刀疤暗卫低头站着没有动。
她刚有些动静,准备推开沈清和,却感觉她抱的更紧。
“阿九,我知道你不愿意进去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她都没有任何消息,你身边的人都在瞒着你不让你知道,可是阿九,你终究要面对的,她仍旧是你母亲,她的这些遗物你有资格面对。”
说着沈清和一把推开阿九,然后郑重的正视她道,“现在有机会,一定要抓住,不要像我一样,如今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如今连个有念想的东西都没有。”说着还挤出来两滴泪,然后就抬手装模作样的擦着泪。
任阿九再笨她也看的出来沈清和是装模作样的,到底还是为了劝她进去,但是沈清和说的极对,她查沈清和的时候,是知道她是孤身一人来的,唯一一个熟识的就是跟她从一个地方来的杜莹。
她其实也明白这些道理,只是这一步又该怎么迈出去?
当然这一步最后还是沈清和硬是拖着她出去的,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一边硬拖拉扯的将她带了进去,她原来还是慢慢的心酸委屈,可被沈清和这么一闹腾竟然什么情绪都没有了,而旁边的两个人,只有一个刀疤暗卫要上前解救,可还是被原野拦了下来。
沈清和将手上的烛火给了阿九,就站在阿九身后,等到阿九仔细端详着整个房间,她才稍稍退了出去。
“阿九你先看着,我们不好打扰你,所以我们在外面等你。”说罢在看见阿九点点头之后便退出了门外,顺势也带上了门。
阿九留了个心眼跟上去看一眼,觉得没什么不妥才继续在屋内看着。
清新雅致的房间一应陈设都是精心布置过的,阿九轻轻摸上桌子,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应该是经常有人来打扫,可屋子平日里是锁着的,梁勋也一定不会让别人进来,应该是他亲自打扫的。
梁勋还是很爱她母亲,他也像先帝一样放不下商芸。
想到这里阿九微愣,这个梁勋本该就是她的父亲,如果正面对上应该怎么称呼?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原野在所以她也一定能在梁府全身而退,就算是碰上梁勋也不尴尬。
她原来想着的不仅是不面对她母亲的遗物更不想面对的是那个从未在她生命里出现过的父亲,她当初不就是要来找回这些的吗?现在又怎么怕了起来?
阿九苦笑,自己原来还是这般胆小,不愿意承认这些,她摇头却猛然发现内室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幅画,她一眼瞅过去只能瞥见画末端的卷轴,上面依稀映着一个女子的裙摆。
她缓步移过去,点亮了内室的灯火,然后仔细端详着那副画。
画的是一个女子的婀娜模样,墨发轻垂面色慵懒,黛眉清目巧笑倩兮,她移着目光到画的右下角,“历八月二十六鄞作”,字迹之上盖的是先帝的私章,而鄞则是先帝的名字,先帝名陈鄞。
当年先帝流落西郡正是在夏季之时,这幅画应当是当年先帝和商芸认识之时在商府内由先帝画作而成,那个时候的商芸还正好是在最好的年华。
她碰上了先帝心属先帝,却仍然要遵从家中婚约,之后在与先帝来往之中带着礼,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情景在西郡城里却成了流言,她自己没有辩解,因为她的确喜欢上了先帝,所以她也不能够去辩解。
阿九伸手触上画中女子的眉角,脸上却略显神伤,紧紧盯着画中女子,嘴里却轻轻唤着,“你当真是我母亲么?”
而从屋顶上掀着瓦片的沈清和看过去,画中的人却同画外人的相貌却是相差无几,到底是亲生的,商芸在西郡也算是有名的美人了,阿九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五官小巧精致,一颦一笑都是动人心弦的。
只可惜帝都城里除了傅衍一个人敢觊觎她的美色,除了傅衍又有谁敢正视阿九?若是文祥祥可总也比阿九矮了一截子身份。
沈清和看的直摇头,身侧站的是原野,刀疤暗卫也是站在一边离两人远远的。
想到这里原野抬着下巴看着正趴在屋顶上撅着屁股偷看屋内状况的沈清和,“我答应你帮陛下正视这段身份,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的极端。”
言下之意,是将阿九逼的紧了。
沈清和一听就不痛快了,“人不在极端又怎么爆发出来无限的潜力呢!更何况是我们亲爱的女帝陛下?”
原野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直到许久之后,屋内的阿九开始有了动静。
当时的阿九仔细将屋内看了个遍,又找到商芸生前随身带着的东西,索性就揣在了怀中,她觉得时辰要挑好毕竟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被发现了可不好,于是便要离开。
谁知道阿九那一下子竟然没能给门打开,她皱眉,听见的除了门口锁的声音还有什么?
“沈清和,你竟然把我锁在里面了?沈清和!原野!”她大声的唤了个遍并夹杂着踹门的动静,等到她停下来,门外才有沈清和的声音传来。
“阿九,我这是在帮你,总要面对的!明早我再来接你!”
明早回来接阿九,那才有鬼!那就不是沈清和的作风!
阿九知道任凭她怎么喊,沈清和都是不会开门的,而原野又站明了立场,也不会放她出去的,一番气极之下也就只能坐在房中没有动静。
许久之后门外却又原野的声音传来,“陛下,属下已经遣人将沈清和送回了客栈,在梁府里属下会暗中待在陛下身边的。还望陛下莫要怪罪沈小姐,她也是为了陛下好?”
阿九哼哼,心里却是极其的不服,“你本来是朕的暗卫,现在却要替她说话,一个个都是忤逆的小奸臣,只会在手无寸铁的朕跟前耍把戏。”
“属下们也都是为了陛下好!”
“行了吧!文祥祥说对朕好,不还是瞒着朕,皇叔对朕好,却拿着我的身份瞒着我,只有我自己对我自己才是最好的,你们一个个的都不靠谱,像我这样爹不在娘不爱的,最好欺负了。”
阿九正对着商芸的画像坐在地上,怀里除了抱着的烛火就只有一个雪白的玉佩,她靠在桌角上歪着头看着那副画像,听见窗外原野没了声音,又好笑起来,“你怎么不亲自送沈清和回去?留下那个刀疤暗卫陪朕就是喽!”
“我随同陛下出门,自然要保护陛下的安危,在梁府的安危未可知又怎么能舍下陛下!况且陛下还要找人说话,肯定不习惯同旁的暗卫聊天。”
“说的冠冕堂皇,朕才不信呢!况且沈清和不是你送的,她又怎么肯回去?”
“刀架在她脖子上送她回去的!”
阿九盘腿坐着,听着一笑,“没想到沈清和竟然也被你摆了一道。”又想起来什么道,“沈清和不在,你又怎么不放朕出去?”
“因为属下觉得沈小姐的计划非常可行!”
阿九挑眉,心中却跟明镜似得,跟了她一伙就一伙呗,还那么多话解释!心想回了帝都可要把你们两个各自配给别人才好。
想着帝都脸色却又冷下来,帝都她还回的去吗?她还有什么样的脸面可以回去?皇叔呢?走了这么些天皇叔又怎么样了?
想起来她忽然站起来凑近了窗口道,“宫里呢?宫里的情形,现下怎么样了?文祥祥还好么?还有皇叔?”
“今日才得到的消息,朝中不甚安宁。怀晋王仍旧是代理朝政,只是这些天来文祥祥满的着实辛苦,令怀晋王也起了疑,朝中大臣就连敦亲王也纷纷上书探望陛下,可都被怀晋王一一压下。”
“那么帝都呢?女帝闭朝这么些天,总该会有流言传闻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