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56、五十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如今的梁勋虽然年纪见长, 可容貌仍旧是俊俏的很,但因常年忧虑阿九之事, 两鬓竟多了丝白发。
阿九瞧过去,心中不免震撼, 原来这便是她的生父。
阿九撑在地上,翘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梁勋稍微有些动静阿九就缩着脖子,生怕梁勋就发现了她。
只是真正有动静的不是梁勋而是外面的动静,阿九听见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且越来越大,阿九原来还不觉得什么, 可声音到了跟前就推开了门。
阿九一愣, 又立刻赶忙着缩回了床底下,缩的紧紧的,接着就看见几个慌忙的人进了来,可惜阿九只能看的见, 于是就愣生生的将脚数了个遍。
来的五个人, 其中一个步履沉重缓慢,最先走在前面,看见坐在地上的梁勋,就立刻发了话,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中气十足。
“老爷老爷!”
阿九听着他唤了几声梁勋老爷,大抵就猜测了他就是梁府的管家,他唤了几声老爷没有动静之后, 就招呼着身后几个人,“快!快给老爷抬去床上!”
说罢几个人就轮番七手八脚的将坐在地上的梁勋抬来了床上。
而床下的阿九一个激灵打的,看着人群就在眼前攒动,她又使劲往里缩着,却发现已经到了墙角,她紧紧贴在墙角边上,然后又觉得自己当真狼狈。
从前在皇叔王府里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躲在床底下听着安倩如和皇叔的对话,现在又躲在床底下听她亲爹的醉话,又目睹了一群人竟然就安顿了她的亲爹。
他们的脚步就在她跟前攒动,阿九捂着嘴,生怕自己的动静惊扰了他们,等到梁勋不安不分的躺在床上,那个步履沉重声音中气十足的人就安排其他人出去了。
阿九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是那个男人却直直的走到了方才挂着商芸画像的案台前,阿九悄悄的移了移,却被床沿挡住视线没能看的清,就只能听着管家的话。
管家对着商芸的画像微微躬身,“夫人见谅,我与家丁,并非有意而入打扰夫人,只是老爷喝醉了,我等才进来,请夫人见谅!”说着就做了几个礼,捡起地上的酒坛就退了出去,顺势带上了门,离开了门口。
阿九趴的累于是就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现在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探出头去,虽说是她亲娘的房间,但该进来的还是会进来的,万一被逮着了,就算原野在屋顶估计也来不及拯救她,最起码还是要打上一个照面。
当然,她也是不敢出去的,万一面对面,还是会打个照面。
所以她也只能躺着,看着床板发呆,接下来的时间,她也没有睡的多好,毕竟是生硬的地板,她怎么都不舒服,想到一代女帝竟然流落到睡床底的程度,虽说从前也没少呆过,可总也不是个理。
可最后阿九也没有出来,还相当执着的睡着了,趴在床底下睡的相当酣畅。
当初她趴在傅衍床底下的时候,第二天她问傅衍是怎么发现她的?傅衍也如实回答说因为阿九睡觉的鼾声。
的确是,阿九这样的体质,趴着睡鼾声却是有的,但是她自己并不清楚,于是在梁勋的床下再次睡着的时候,她又是趴着睡的。
第二天就连醉酒酣睡的梁勋醒的时候,她还没有醒,梁勋醒来后也觉得自己是醉了酒,在坐起来之后便准备离开房间,却听见一阵阵的鼾声。
他找到声音的源处,原是床底下一个熟睡的孩子。
梁勋轻笑,低下身子来看,却把他吓了一跳!
他未见过女帝,可眼前趴在地上的女孩子与商芸有着相同的眉眼,同样精致小巧的五官,俨然就是女帝阿九,同沈清和给他的小像一模一样。
梁勋愣在一处,原来还有些许醉意,此刻这些醉意竟然全无了!他紧紧盯着熟睡的孩子,眼里止不住的事激动,他寻找了一夜都未曾找到的女帝,此刻竟然躺在他的床底下!
女帝身娇肉贵的,现下却躺在冰冷生硬的地上,他想叫醒阿九,可看见她熟睡的模样却欲言又止,只能躲在一边看着,最后已经思索等她醒来如何与她说?
她留在帝都十多年,先帝和傅衍还有整个皇宫里的人都在瞒着她,她应当是不知道真相的吧?
梁勋叹气,心里却是欣喜无比,既然都已经来了,无论是以帝身份服侍还是如何,他总该是开心的。
他静着在地上坐了许久,一直在等阿九的醒转。
可阿九醒来就被他吓了一跳,刚抬起头就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坐在跟前,还是昨晚她亲眼偷看的梁勋,她的亲爹。
“哎呦!”阿九惊呼,她看清楚来人惊吓之下豁然起身,却忘记了自己身在床底下,顷刻间头就重重的撞在床下。
阿九知痛,面色极其难看的低着头赶紧用手揉着头,一面是头上的疼痛,一面是不知该如何相处的尴尬。
“陛下,您·····您没事儿吧?”梁勋又不能直接将阿九拖出来,就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阿九摇摇手,“没事没事!”
阿九揉着头霍然一下子就想通了,梁勋仍旧叫自己陛下,说明应当当她没有知道这件事,既然这样也就比她再强撑着不知道喊什么的尴尬好,沈清和从前给过他自己的小像,所以他也能识别出自己,那么她就当做一切都还不知道吧!
阿九松开揉着头的手,只能强装着演戏,同时她还相当镇定的往外趴,她在想虽然她身为女帝,可她可不敢使唤自己的亲爹。
梁勋一看,阿九已经自己爬了出来,二话不说就上去扶着,却没想到阿九有些退让,他的手怔怔的愣在半空。
阿九忽觉不对,生怕梁勋发现了什么,慌忙着又将自己的胳膊搭了上去,勉强镇定的笑着,“有劳梁老爷了!”
梁勋扶着阿九想起来昨晚自己喝醉可能说的话,便开始笑着找阿九搭话,“陛下可让我好找,昨晚找遍西郡都没找到,没想到竟是躲到了我府上来!”
阿九也跟着勉强挤开一个笑容,“朕一向不喜欢排场大的,所以就径自的过来了,原来是在院子里逛逛,后来等到梁老爷回来,想找梁老爷叙话,可梁老爷已经睡着了,朕怕弄出动静来,便就睡在了床底下,还望梁老爷见谅!”
梁勋听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阿九没有听到就是很好的了,毕竟阿九很小就是被先帝养大,这样的消息在西郡城内私下说说也就算了。
若是捅到了帝都去,阿九可就是篡.位夺.权,以郑国之法和那帮老臣的狠心程度,可不知要多闹出怎样大的事件,阿九也必定活不成。
想到这里,梁勋就忍痛将隐藏在心的认女之事就藏在了心中,最首要的还是要保住阿九的为好。
阿九说的客气,梁勋也回的客气,“陛下说的哪儿的话?陛下是天子,草民等皆是陛下的子民。”
说的阿九心头一酸,如今和亲爹之间还要隔着个身份,阿九咳了两声,走在梁勋前两步,“梁老爷,我此次出宫,除了身边的暗卫和宫里的文大人之外,并无旁的人知晓,就连皇叔也是瞒着的,还请梁老爷务必守好了消息。”
梁勋点头,“这等草民知道,一定守好消息,整个西郡都不会有人知道。”
阿九斜了眼看着身后的梁勋,见他有所动静,便立刻回过了头,“朕还有事,请梁老爷应允。”
“陛下请说。”
“虽说已经封锁了消息,可在梁府,也不能以陛下称呼我,我以晚辈自称,叫一声梁叔,你唤我小名阿九便是,如何?”
阿九转头看着梁勋,此刻的梁勋方才被她正眼所瞧,阿九目光微微流转,只能强硬的咬着牙方才没能感慨出来,碍于自己的身份,只能努力的把自己放到比梁勋小一截的位置。
两人四目相对,梁勋最先低下头,他有太多不得已的苦衷忍住了自己对女儿的思念,如今这样好的机会,他认了许久,才叫出来一声阿九。
“梁叔。”
阿九展眉轻笑,如此已经是最好的关系了。
阿九未曾见到过母亲,如今也就只能通过梁勋口中了解一下这个早逝的母亲。
等到梳理完,她才对着梁勋说起来,指着案台上挂的画像,问道:“这位便是曾经商家的女儿,梁叔的夫人吧!”
“是!”梁勋向前走了两步,“是你的叔母!”
阿九看着梁勋的背影,又看着画像上的母亲,一时失了神,“真好看!”
梁勋看着商芸的画像温柔的笑,一双眼睛仿佛在映照着当年的那些事,是他最美的回忆,是她最美的时候。
“是啊!整个西郡她最好看,最善良,多少公子哥都没能入了她的眼。”
仿若感叹一般,阿九听着都觉得可惜,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梁勋守着这一个房间独自度过了那么长时间,而心里却仍旧是对商芸满满的回忆,他没有忘记她,只是曾经打动不了她。
“梁叔,我想听听你和叔母的故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