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60、六十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文祥祥吓得瘫在地上, 不相信进来的是安倩如,揉了好几次眼睛, 更加确定是安倩如了。
那床上躺的又是谁?
同样惊讶的不止文祥祥,更有方才将一番大话说出口的黎老, 他瞪着眼睛将进来的安倩如看了个遍,他手下人得到的消息是沈清和不在宫内,文祥祥只能找帮手。
帝都内同阿九关系好敢做这等大事的人且还是女子的,大抵也只有安倩如敢做了,所以黎老就盯紧了安倩如,果不其然这几日以来,文祥祥瞄准了苗头就找了安倩如来。
本来还想逮着机会也顺带坑安家一回, 可黎老的想法却落空了, 他盯紧了龙榻,阿九不可能回来的,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
傅衍很是悠闲,自顾自的就寻了个地方坐着, 捧着温热的茶问黎老, “黎老不是说躺在龙榻之上的是安小姐吗?如今跟前的这位又是谁呢?”
黎老僵着,“安小姐不在龙塌之上,只怕龙榻之上躺的也未必是陛下!”
“黎老啊!”程老却是在后面感叹起来,“你究竟是为何要抓着阿九的时疫不放,还硬要说明龙塌之上的并不是阿九?”
黎老冷哼一声,“为的什么想必怀晋王和程老不清楚吗?”
知道阿九真正身份的在场的只有傅衍程老和文祥祥了,黎老这话一出口, 这三个人立刻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傅衍目光一冷,他细心守护多年的秘密,又怎么能让黎老扯出来,想到这骨节分明的手握紧了手中瓷杯。
安倩如倒是极其平静,就算她一路走过文祥祥给她使了许多眼色,她仍旧是不慌不忙的走到众臣跟前。
“陛下说了,最近身子不舒服,来的臣子们都不用请安了,都起来吧!”
“谢陛下!”
众人谢恩站起来,只是站起来之后便自觉的分为了两阵,以文祥祥为首的程老尹正严储清一阵,再就是以黎老为首的两个臣子一个太医一阵。
傅衍轻晃瓷杯,既然黎老已经说的如此分明,他也就没必要再耗下去,他抬眼看着黎老目光冷漠而锋利,不似平日里那个嘴角轻扬不把众人放在眼中的皇叔,这次他是浑身都散发着戾气,黎老恐怕是真惹怒了这位怀晋王!
“黎老不是带了太医?带过太医一起过去给陛下号号脉吧!”
黎老避过傅衍的眼神,挥手让那个太医上前,安倩如正好端了一碗药过去,就将那太医也顺道带了过去,至龙榻前,那太医就直直的跪在地上,将一应号脉的物品都放齐了。
这时安倩如才低声问,“陛下,太医给您号脉。”
“劳烦了。”
不大的声音却在静谧的内室里更加清晰,在场的人都无不惊讶,这俨然就是阿九的声音,虽然都猜到了阿九如今已经不在宫中,可如今这样的声音,却又不得不让他们怀疑躺在龙榻上的就是阿九。
继而纱帘之中便伸出来白皙的手臂,那位太医在得到黎老的点头之后,在"阿九"的手臂上搭上了锦帕便开始号脉。
文祥祥咋舌,身后的程老不知道情况安心的点点头也就罢了,可他不一样,他可是亲手看过阿九的信的,阿九这段时间是不可能回来的,那么床上的又是谁呢?
方才安倩如的出现就让黎老的判断出现了失误,如今傅衍能够轻松应对,纱帘里的声音又的确是"阿九"的,只要她的时疫被诊断出来,又敢露出面来,那么黎老甚至连带着身后的两个人同一位太医,都要被扣上公然藐视权威和抵抗凰权的罪名。
黎老做的赌注之所以是如此的大,是因为他把一切都赌上了,因为他笃定阿九受了伤,况且要从西郡城敢回帝都,最急也得第三日晌午才可以到,所以他算准了床上的肯定不是阿九。
可现在他倒是很怀疑了。
内室静谧了许久,而跪在龙榻前的太医皱眉又皱眉,脸色难看,手中的拇指号着"阿九"的脉搏也不住的颤抖,他号出来的分明就是严重的时疫也正是塞北的严寒之症。
他再三确定,又将安倩如手中的药闻了闻瞧了瞧,最终也相信了,磕头退下至黎老跟前。
“如何?”黎老急切问道。
“陛下所患,确实是时疫复发,且十分严重,那碗药也正是拖缓时疫之药,想来这半个月闭朝也正是为了好好休养身体。”太医说的有些激动有些颤抖,他激于黎老的冲动,颤抖于阿九的症状,若不是病入膏肓,他又怎么敢说严重二字?
黎老脸色巨变,就连身后的臣子也浑身颤抖着不敢说话。
黎老伸手指着坐在椅子上冷漠的傅衍,“傅衍,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不过是你耍的把戏罢了!我不会相信的!傅衍!你简直是·····”
“啪擦”一声清脆的声响就硬生生打断了黎老的话。
是安倩如方才端给阿九的那碗药,汤药被洒了一地,碗也碎了一地,众人见状,忙大惊,立刻就跪倒在地上,当然除了辈分较高的程老,还有僵持着的黎老还有坐着的傅衍。
龙榻前的安倩如也跪的恭敬。
女帝摔碗,可不知有多大的愤怒,全然都是黎老的怀疑和抗逆。
众人隐约可见纱帘中龙榻上人影轻动,随即纱帘就被掀了起来,不是脸色煞白的"阿九"又是谁?
这下黎老真该算错了,
安倩如忙起身扶着"阿九",“陛下!”
“朕不过时疫复发而已,只不过休养半个月而已,不过让皇叔代朝而已,黎老您就公然藐视凰权皇威,先帝就是这么教你的?难道你当朕死了吗?”
"阿九"用手尽力拍着龙榻,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仿佛用尽了力气,随即又咳嗽起来。
这样的罪名,拿出去就是死罪一条,也难怪这个女帝这样发怒,剩下跪着的人瞧清楚是女帝之后才低着头不敢说话。
黎老愣在原地,看着那个他从小看到大却从来不认为能当好女帝的女子,那个他曾经假意屈服过得人,那个能被傅衍好好护着,甚至不惜以他儿子来威胁他的女子。
黎老忽然大笑起来,都是傅衍的手段,只有用计将他死死的压住,这样阿九的身份才会有保障,他又环视了一圈,一个个指了个遍,“你·····你们,你们都在做什么你们知道吗?她·····”
“黎云平!”傅衍怒吼起来,他站起来朝黎云平走近,狠狠的盯着他,“敬你是凤阁老臣,所以才没有死死相逼。”
“你们早就串谋了!目的就是为了让我·····”
“来人!”傅衍再一次打断黎云平的话,内室门再次打开,涌进来的是十几个侍卫。
“把黎云平带下去,严加看管,不得任何人探视!”傅衍说的斩钉截铁,不容丝毫质疑。
“是!”侍卫应声上前,黎老却视死如归,极力反抗。
“黎云平,再多说一句再反抗可就是忤逆君上,不仅是死罪还是要株连的,到时候整个朝廷帮你都没用!你不想想自己,还要替你那塞北行军的儿子想想!”
黎老平生最重这个儿子,傅衍的话算是击中了黎老心中的软肋。当年因为女帝的身世而离开帝都,前往塞北,如今也正是因为黎昱在塞北,他才敢做这样的冒险,可他太低估了傅衍,低估了心狠手辣的傅衍一定会抓住他的软肋来做文章来算计他。
黎云平被带走,没有一丝反抗,傅衍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说到做到心狠手辣。
黎云平走的时候仍旧是朝天大笑,“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啊哈哈哈哈!”
其实他的话,在场的也只有傅衍和程老懂,是先帝孩子的傅衍却要比先帝毒辣狠心,不是先帝孩子的阿九却承了先帝生前温和淡静的性子,当真不是造化弄人吗?
等到黎老被押走,那两个大臣和太医才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没人说话只有阿九的咳嗽声渐渐小了下去。
“扶着陛下休息。”傅衍吩咐安倩如,安倩如点头也照做了,扶着"阿九"就躺下了,可"阿九"仍然僵着不肯。
“二位爱卿不也是要探一探朕质疑朕么?现下怎么都不说了呢?”"阿九"声如蚊呐气若游丝,坐在榻上不平衡的喘息,脸上满是怒色。
“臣等不敢。”大臣伏地回话,浑身颤抖,这时才意识到是黎老带头藐视凰权,他们还站在黎老这边,素材方才想明白,陛下终究是陛下。
“行了,都下去吧!”
傅衍的话听在他们耳里,顿时如释重负,正准备谢傅衍,傅衍却又开口道,“你们只是想要个答案,不像是黎老那样轻视皇权,又是朝中老臣言论有一定地位,如今陛下也见着了情况也明了,出去后该说什么你们应该也懂了吧!”
“臣等知道。”
“要是本王再听到有人质疑陛下的任何声音,那可就不是黎老这么严重了!”
傅衍话里夹着毒刺一般,二人额头冒汗,等了半天才敢回声,随后带着那个太医一齐出了阿九的寝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