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61、六十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寝殿外也早有人等着, 从黎老被抓走开始,外面的臣子们就心不安定, 能够这样带走一个凤阁老臣的除了陛下有这样的权力还能有谁呢?
人人都在揣测,如果真不如黎老所说, 黎老的罪名可就大了,他们当然也脱不了干系,当然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还有两个臣子同太医没有出来。
一群臣子正在寝殿外嘀咕着,等到寝殿门再次打开,正是那尹正同严储清一起出门,身后是那两个臣子带着太医。
尹正和严储清在这件事情上本就没有多大异议, 所以出来之时并未有多少臣子上来相问, 倒是后面两个大臣出来时,被众人围上,这两个大臣抬着袖子抹着额上的汗珠。
“到底情况如何?为何黎老会被带走?”
“我等亲自看过,那龙榻上躺的不是陛下又是谁?况且陛下的时疫又很是严重, 所以才会封锁寝殿。”
“那黎老呢?”
“才进去的时候陛下尚未露出面来, 黎老不信,举言以对,到最后出来的是陛下,黎老竟然还是不相信,话语之中多带相冲之意,陛下病弱无言针对黎老,怀晋王这才唤了人进来以藐视凰权为由押走了黎老, 并下众人不得探视。”
“哦!原来是这样·····”
一番聚众之后,众臣便也三三两两的散了,既然得到了验证,女帝确实在殿中,又身患时疫众人也就不再说什么,毕竟只要扯上了一点,就是和黎老一样的罪名,虽然说怀晋王独揽大权要紧,可明哲保身更为重要。
这一点文祥祥比他们更要懂的多,为了不得罪傅衍他更是想着开溜,可走到一半又回来了,毕竟现在整个殿中的气氛可是很严肃的。
文祥祥盯着龙榻上许久,阿九明明不在殿中,那么这个阿九又是谁?安倩如这样淡定配合傅衍,肯定是知道所有的经过,文祥祥盯着傅衍,后者正一副淡然的神色,对着龙榻上喊了句,“出来吧!”
文祥祥还以为怎么了,正对着龙榻就发现后面隐隐走出来一个人,且床上那个本来的应该生病的"阿九"却又忽然下榻站在安倩如身侧,然后伸手在脖子之下用力撕扯,再就是缓缓经过脸部,撕下来一个□□,而人皮之下的面孔竟是塞北黎昱副将阿杏。
文祥祥不解,直到那个后面缓缓走出来的正是披着一身铠甲的黎昱之后,文祥祥届时才瞪大眼睛,手差点就塞进了嘴里,这样的结果真是惊呆了他。
任他如何猜测又怎么能知道能解这次之围的竟然是黎昱!傅衍竟然偷偷将他请了回来?而方才黎老的一言一行都被这个儿子瞧的真切,这下可不是单纯的藐视君上了,还有黎昱作为一个儿子对父亲的颠覆。
在场的众人又有谁不知道黎昱对阿九的心思,就连安倩如当初黎昱肯离开帝都的主意就是傅衍去威胁黎昱的,同样也是为了牵制住黎老。
因为知道当年的那些人之中,只有黎老不肯认可阿九,所以才会成为众人所要防备的,就连先帝驾崩之时都特别叮嘱过傅衍,如果黎老真的会威胁到阿九,让傅衍择重而取。
于傅衍,心中之重便是阿九。
于黎昱,不舍是阿九。
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是断了魂的黎昱,身后是脸色仍旧苍白的阿杏,文祥祥皱眉,不禁质疑,“方才是你假扮的阿九,可太医号脉号出来也是你的脉搏,太医说是极其严重的时疫,那你·····”
文祥祥一开口,脸色巨变的是黎昱,他回头看着脸色煞白的阿杏,“为什么?”说着就唤了一旁的王甫阳来看,王甫阳也是一副没有料到的样子,赶紧着就来了跟前替阿杏号脉。
成功将事情的中心引到黎昱和阿杏那里,文祥祥就想着要溜出去,却被傅衍一声呵制住,“文大人,陛下不在寝殿这样大的事情还要文大人来解释解释呢?”
“我?找我干嘛啊!我这几天也是才知道阿九的不见的,连着派人寻了好几天,都没见着呢!”文祥祥说着就一脸正经的站在傅衍跟前,顺势还将话题扭转过去,“我还想问问皇叔您呢!皇叔手下奇人异士多的,可能会查到呢!”
“原来阿九真不在帝都!”黎昱忙道,“我原以为阿九真的时疫复发。”
“哎!那鲤鱼你是怎么想到要回帝都的呢?塞北山高路远,阿九时疫复发的消息最迟也要在一个月后才能传到你的耳朵里呢?”
文祥祥堪称忠君典范,不到绝路绝不将阿九供出去,逮着个机会就转换话题,并且绝不进傅衍的套路。
“是傅衍召我回来的,说帝都情况有变,请我回来准备。”说着黎昱又不禁看了傅衍一眼,“我原来还不清楚,他说的准备竟然是对抗我的父亲,如今看来,终究是我父亲不愿意认阿九这个女帝。”
文祥祥这才恍然大悟,他和阿九的小伎俩又怎么能瞒住傅衍,早在沈清和离开之后,傅衍就召了黎昱回帝都,那个时候已经多有觉察不对劲,并未说明只怕是为了看他和阿九能够弄出多大的动静。
然后就下了这个套,将黎老的内心的不认可逼了出来。
“岂止是不认阿九!阿九走后,黎老就派人跟着阿九!”傅衍轻佻的说着,众人虽然只是讶异,随即傅衍唤了侍卫进来,那侍卫就着早接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现在说的已是昨日的情报,探子说,黎老的人在陛下同一个暗卫在毫无防备之前早就在西郡打下埋伏,全是一等一的高手,直到陛下出来便狠下杀手,幸得陛下身侧的这个暗卫能力高强,拼死护着陛下,陛下才只是被刺伤了胳膊,随即众多暗卫赶来解救,黎老的人却早已全身而退。”
一字一句在殿中回荡开来,在场人无不惊讶,黎老竟然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
“我早就让阿九防着了没想到,黎老还真下了手!”
黎昱不相信,直摇头道,“不!父亲不会做这等事的!”
“黎昱啊!黎老确实不像当年,当年的黎老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的,也不会如这般公然抵抗凰权。”程老也在一旁捋着胡子摇头。
“陛下身边的暗卫是安家当初在先帝登基之时就准备封着的势力,最后通过安倩如交给阿九,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傅衍解释道,“早在陛下前往西郡的时候,黎老就派人试探过阿九身边的人手,当时知道的是陛下身边的人都是高手不便下手,所以才会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出现那一幕,为的只怕也是想引起轰动好传到帝都来,同时也是为了确定陛下受伤,才来到这里对峙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所要对峙的这个局,第一个参与的人就是他的儿子。”黎昱仍旧是摇头,深深的皱眉,他的父亲在他眼中多么严厉他不是不知道,如今他的父亲已经不是严厉了,而是大不敬之罪,即使阿九的真实身份不是先帝的孩子。
“将军!”
将军一直是阿杏对黎昱的称呼,千山万水,她随着他,成为他的副将,无怨无悔,如今王甫阳正号着她的脉,她却要顾及的是黎昱的感受。
只是王甫阳没能瞒住她的秘密。
“王爷将军!”
众人回头,只见王甫阳半跪在地上,神色忧虑,“阿杏副将身上确实染了严重的时疫。微臣以为应当尽快隔离,放血治愈。”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但也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缘由,只有用真正的病情才能通过太医之口才能坐实了黎老的罪名,所以阿杏在接到要扮演阿九的时候就已经身染时疫了。
黎昱站在她跟前,眼里满是动容,想说什么却最终只落在嘴边,不住颤动的嘴角说明了一切。
“身为副将,接了指令确实不能失职,况且是为了陛下除去隐患,阿杏在所不辞,请王爷将军将阿杏隔离。”
一整个寝殿的人都没有动,就连方才看过一切的安倩如都没有动,在傅衍轻轻点头之后,王甫阳唤了外间的小德子赶忙就找了太医院的人来。
不多时,太医院便来了些人,将脖子上泛起些小红疹子的阿杏抬走了,安倩如一把抓住了王甫阳,表示自己也要跟去,在经过傅衍同意之后才一同离开。
安倩如一面是为了陪着阿杏,虽然她也同这个副将不太熟识,但她做的事确实让她钦佩,另一方面她不太愿意接受如今所有的事实,宁愿去的远远的,也不愿掺和到中间去,在文祥祥的担忧的眼神中离开了寝殿。
而殿中人自然还有殿中人要面对的一切。
傅衍说道西郡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了阿九的这番心思,为的还是自己的身份,终究她还是知道,还不顾一切的去往西郡。
这是他们想方设法的想要瞒住的秘密,却被阿九看破了,除开各自懊悔,当然还有各自想要做的决定。
正当他们思索之时,勤劳的小德子又再次推门进了来。
“敦亲王带着小世子进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