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67、六十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好久不见!!!
这个熟悉的声音就炸开在阿九的耳朵里,阿九整个人都僵在门前,动也不敢动,而眼前是着了一身华贵衣裳的傅衍正看着她,那是她的皇叔。
平生最怕皇叔,如今自己做的这些事儿一一都被皇叔知晓,如今他就站在自己跟前,可阿九怎么也不敢迈步子。
怎么会这样?明明她就跑的很快!明明她在茶楼连皇叔的面都没看见,怎么皇叔就在这里等着她了?
果然还是皇叔最了解她,知道她一定会躲他,所以一早就在这里等着,等着她来。
阿九怔在原地,瞪大着眼睛,皇叔此刻已经没有瞧她,而是自顾自的斟着茶,就连方才她进来的笑意也没有了。
许久之后阿九裙摆之下的腿开始颤抖,平日里她还真没这么怕皇叔,可为什么现在此刻她却怕的紧,阿九还真是说不出的狼狈。
多么想要离开,可皇叔正用着灼灼的目光看着她,她连动都不敢动。
“小小姐,怎么就立在这里,往里坐啊!”云喜笑着扶上来阿九的胳膊,阿九脚一软就瘫坐在地上,吓得随行的小丫头和云喜就立刻变了脸色,赶忙着就扶起来阿九。
阿九连忙说着没事,然后就被两个人扶起来,而坐着的皇叔连瞧都没瞧她一眼。
阿九被两个人扶着坐在傅衍跟前,她跟前是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杯,只不过傅衍没有给她倒上一杯,看的阿九甚是心惊,皇叔定是生气了!
阿九正在斟酌着,云喜就要带着那个小丫头出去,就随口胡诌了个理由,等到拖着小丫头出去的时候,阿九才想起来傅衍是如何找到这里如何收服这个曾经服饰过她娘的云喜的,反正云喜是拖着那个小丫头出去了。
阿九看的汗涔涔,毕竟又留下了她和皇叔独处,她自认这次的事情没能同皇叔好好商量,然后偷偷出来干这些蠢事儿,阿九低头不敢看傅衍的脸色,只能听得见火炬里柴火燃烧的声音还有傅衍斟茶轻饮的声音。
傅衍不敢说话,她也不敢说话,只能想着些许不想干的事,比如傅衍来了这里帝都是谁在打理,比如傅衍又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许久之后方才偷偷瞄了眼皇叔的脸色,却发现皇叔正放下茶杯看了他一眼,正是这一眼就和阿九对上了。
阿九还是低了低头,却促不防听到皇叔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来。
“文大人和沈大人还在梁府等着,回梁府。”
说话间阿九就看见他起身便走,就连头也没回的走着,阿九咧着嘴只能跟在他后面,皇叔就是这样,一旦生气了就是不想理阿九,阿九也就只能默默的跟着。
阿九跟在他身后,看见的也只有他伟岸的背和肩头。
傅衍行到门口的时候稍稍停顿,阿九正疑惑着歪头看过去,傅衍就轻巧的拉开了门结果门外站着的是四个脸色异常的人。
阿九瞪大了眼睛,脸上全是惊异,因为门口站的都是她认识的,文祥祥沈清和云喜还有那个小丫头,阿九又仔细瞅了瞅,外间还有一个原野站的稍稍远些。
阿九不禁心叹,这几个人到底还是原野要些脸,你看看这个文祥祥同沈清和带出来的人,还真是没有原则,就知道干偷听这么没脸的事。
阿九在傅衍身后瘪着嘴瞪着外面的几个人,表示非常不满,这几个人还真会看,就挑着皇叔生气的时候来。
“呵呵·····”沈清和同文祥祥对视一笑就挠着脑袋傻笑,“我们·····我们刚好准备敲门!”说着还用胳膊肘捅了捅一旁的文祥祥。
文祥祥立刻就会了意,忙点头道:“对对!我们这不是关心你们两个吗?”
旁边的云喜和小丫头倒是没有说话,然后阿九估摸着是傅衍瞪了文祥祥一眼,所以文祥祥笑着笑着就停了下来撒手道:“好吧!我们就是来偷听的。”
刚说完就被身边的沈清和瞪了几眼,随即也没有了话。
“回梁府吧!”傅衍几步就跨出门外,阿九同沈清和文祥祥三人跟在后面,虽然说是跟着,却也同傅衍隔了一段距离,三人并排的时候,沈清和还用手指着文祥祥,小声道:“都怪你!干嘛要弄出点动静来,让傅衍这个武功高强的人听出来我们在门外。”
文祥祥撇着嘴,“不是你提议要来偷听的吗?还怪我?不来偷听,傅衍不就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处在中间的阿九听着左边一句右边一句,最后没能听下去,从中横过去手打断了两个准备交手的人,急道:“你们能不能消停点!皇叔没来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来了西郡,你们最应该关心的应该是我!”
文祥祥瞅了她一眼,“还不是你非要来这里做这些荒唐事?傅衍为了保住你,把黎老都关押了,把黎昱都从塞北叫了回来,那个什么副将阿杏都已经得了重症的时疫!哦对了!还有傅衍用了跟你一样的理由把朝事都卸下了,然后还把陈衡封为储君镇着朝野。”
阿九微愣,原来她不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她瞧着皇叔的背影,顿时感慨良多,想要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憋了半天只能憋出来一句甚是欣慰的话,“他扶正陈衡是应该的。”
文祥祥和沈清和皆是一愣,随即文祥祥接道:“你怎么还觉得欣慰?”
阿九皱眉看他,“不应该吗?他才是陈家的人,除了我·····我和皇叔之外,最有资格接任这个地位的人。”
文祥祥和沈清和对视一眼之后连连摇头,原来阿九已经决定放弃了帝位,这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怎么了?”阿九很疑惑两个人的表现,刚问出来就被两个人给架走了。
回到梁府的时候,梁勋正急着找人,见他们回来也就安心了些,却在见到傅衍之后脸色就变了变,带着阿九就进了屋子,就连说话的声音也都变的沉重,沈清和没有说话,但大抵也都猜到了什么,梁勋所认为的傅衍一定是回来带阿九走的,梁勋怎么能给好脸色呢?
这样的情况阿九也很少见,就连文祥祥和沈清和夹在中间连大气也不敢出,吃晚饭的时候,也就剩了他们三个人在桌上坐着。
而梁勋也是唤了傅衍去了房间谈话,于是这三个人在这里吃饭都吃的不安宁,席间文祥祥更是挤眉弄眼,阿九看不下去才又问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文祥祥接着就叹气,“傅衍不是个好惹的人,梁勋又护你心切,万一两个人打起来可怎么办!”
沈清和也跟着起哄,“对啊!指不定傅衍要带你回去,梁勋不同意,两个人就弄的不快活呢!”
阿九握紧了筷子,沉思许久才缓缓开口:“皇叔应该有分寸的吧!”随即又对着两人骂道:“要不是你们,你,皇叔都不会找到这里来!”
“那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非要来这里!在帝都呆的不是好好的吗?”文祥祥对着阿九翻白眼。
“这·····我还不是为了找回我的身份嘛!”
“照我说,皇叔和敦亲王甚至是凤阁的程老都是知道你身份却还愿意一直扶持你的人,你留在帝都也没什么不好啊!”
文祥祥转头看着阿九的脸色,发现她并不开心,所以也就讪讪的闭了嘴。
饭到中时,梁勋和傅衍才回来。
这三个人都瞧的真切,傅衍脸色淡淡,可梁勋嘴边虽是挂着笑但脸色却是有些沉重,显然是谈的不甚痛快,就因为这样文祥祥暗下还捅了阿九一下,可是阿九笨啊,愣是没反应过来,又碰巧在思索着皇叔的事,皱着眉就回道:“你捅我干嘛!”
文祥祥塞了一嘴的菜差点就没吐出来,心里却是无限委屈,姑奶奶你倒是淡定一点啊!
阿九看着文祥祥难看的脸色随即也就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的低头对着文祥祥使眼色。
“茗儿啊!”梁勋唤道。
“啊?”阿九这才猛的抬头,她被梁勋认回女儿这几日梁勋一直这样唤她,也是从来没有人唤过的,就连醉后的她也只是听到皇叔叫她阿茗。
梁勋饮了杯酒就幽幽说道:“茗儿啊,明日便同怀晋王回帝都吧!”
阿九脸色一变,转头就看向仍旧是风淡云轻的傅衍,皇叔永远都是这样,阿九一横心就顶撞道:“我是梁家的人,干嘛要回去帝都!”
“马车都备好了,陛下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就随臣回去。”
傅衍轻挑道,就连眉头也没有抬给阿九看,更别说阿九愣住了,就连文祥祥和沈清和都是惊恐的抬头。
“为什么?我不要回去!”
阿九也坐在椅子上强装镇定,皇叔向来说的话她都不敢忤逆,除开这次的偷跑和西郡认亲的事件,她便没有再做什么忤逆的事,如今想到自己已经来了梁家,就更不可能回去了,一旦回去又要违着心去做那个本来就不属于她的皇位。
所以为了避免和皇叔继续争吵下去,阿九就放下饭碗退了出去,但其实更多的是她不一定说的过皇叔,所以才躲避的。
阿九一离开,沈清和便瞪了傅衍一眼,“你怎么老是对阿九这么强势!”说完就追着阿九出去了。
等看到阿九进房里的时候,追过去阿九已经狠狠的甩上了门。
“阿九!阿九!”
“你走吧!不用来劝我!反正你们都是跟皇叔一伙儿的!”
沈清和在门外叫了许久阿九都没有出来,只好回了饭桌上垂头丧气道:“得了吧!现在她都恨上我了!”
傅衍是真的生气,她也是真的生气!所以在房中坐了许久才稍微缓了些,一停下来就开始收拾包袱,不是让她收拾包袱吗?好啊,她就趁夜离开,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收拾完包袱就开始对着屋顶喊道:“原野!原野!”
没有原野她根本不可能离开梁府,所以眼下文祥祥和沈清和都不能信任,只有一个原野可以依靠着。
她唤了许久还没有等来原野,心里难免气愤,如今就连原野也不搭理她了。
阿九瘫坐在地上,心里不知多委屈,坐在地上就开始抽泣,许久之后她听见窗户微响,才即刻停止了抽泣,抬头一看竟是原野。
阿九皱着眉头,抽着声音问:“怎么?你怎么现在才来!”
“属下有事来禀报。”
“什么事?”
“与我随行的几十暗卫都已经被傅衍的人看住了,用也不能用,也是方才才知道的。”
阿九低眉,泪水早已咽回了肚子里,握着包袱的手有些发抖,“他到底想怎么样?知道我的身份还硬是拖我回宫!如今都离了宫,还要压制住我的势力!清和说他心里有我,可总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呢!你也被看住了!”
“傅衍的人手并不多,所以并未看住我。”
“那好,你带我出去。找个地方先躲着,等着皇叔离开了,再回来梁府。”
阿九就抓着包袱起身,疾步到窗前。
原野恭敬的站着,随即也点点头,带着阿九离开了。
等到阿九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了,原野带着阿九就窜在小巷子里,原来也是缓步,可随即便是浑身带着肃杀之气,拖着阿九疾步离开。
阿九正待细问,可下个灯火通明的的转弯处阿九就即刻明白了!
正是皇叔打头带了几个人站在那儿,摇晃的烛火之下是阿九从未见过的怒色,阿九不由的一惊就被原野拉在了身后。
“请陛下回去。”
冰冷简洁的声音是来自对面的傅衍,他一声令下,几个人就缓步上前。
阿九心一横就站在原野跟前,跟前上来的人也就顿了顿,“我不会回去的。傅衍,我不是陈家的人,拿着不属于我的皇位,我不愿意这样做!”
“请陛下回去。”
那几个人也就再次往阿九跟前行,阿九被逼的后退了几步,傅衍人多,打起来原野还要护着她,比较吃亏,但是只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往后回了帝都都是傅衍的人,就更难逃脱,阿九两难还未出口原野便冲上去打了起来。
原野受过专业的暗卫训练,打起来行动的也非常快,三五之下那些人便被打倒在地,只剩下一个脸色冷清的傅衍在站着。
然后在片刻停顿之后,两个人便打了起来。
小小的巷口里,赤手空拳的两个人,都是极高的武功底子,只有一个阿九在一旁不知道给谁加油。
她原来也不知道皇叔也是有着这样厉害的武功,毕竟他们一起长大,比如不会武功只靠不要脸的文祥祥,还有满身盔甲的黎昱,原来皇叔也是个强中手,这么多年她竟一点也不知道。
眼前的局势也来越明朗,两个人不相上下,却又谁也不让着谁,这样又怎能分出胜败?
阿九急的跺脚,没办法才想起来原来都是自己惹出来的事情,随即又暗暗揪了自己的大腿怪自己真是个惹事精,就对着二人喊道:“你们别打了!有事儿我们歇下来谈吧!”
她急在两人身上,两个人却又打的激烈,完全没有料到身后还有人。
兴许是人多,阿九惊觉身后不对劲方才回过头,一回头就是一把尖锐的刀正刺她而来,“啊!”
她方才反应之下,就用自己的手去挡着,顿时手上就一股刺疼。
随即就被那人强行撂倒在地,被割破的手立刻就流出血来滴在阿九的脸上。
她还未叫痛,那边的两个人见情况不对,立刻就过来打退了来人,扶起了阿九。
傅衍扯了衣角给阿九的手裹好,方才将她搂紧了些,单这些之后不大的小巷口里就涌满了持刀的黑衣人。
阿九捂着手,看着两个人同样清冷的脸和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顿时大抵就明白了,这些人就是来杀了他们的,等到已经两方交战,她才明白,这些都是黎老的人。
黎老被关押了却还是不死心,宁愿撒这最后一手来拼,也不愿意认她做主,傅衍和原野都是极其小心谨慎的人,想必也能知道是什么个情况,只是黎老的人混在西郡怎么就能躲过两人的耳目?
阿九没能想下去,跟前全是刀光剑影,全靠傅衍和原野两人将她护的死死的,方才没有任何危险,只不过是在这样的小巷子里,黎老的人又多,傅衍和原野本就腹背受敌,又要护着她显然吃力,三人就直直的被堵在中间。
阿九只能躲闪,又被傅衍拉着转了几个身子,耳边都是刀剑刺破衣服的声音,就连阿九身上脸上都被溅了血,身边看着奋战的傅衍身上被划破的衣角和身上的血污,也不只是自己的还是旁人的。
这些都是她自己做出来的蠢事,如果她没有逃跑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不过一会儿,交战激烈,同时黎老的人也很快的涌了过来,其中有人高呼,“赶紧动手!来人了!”
来人了!来的肯定是傅衍和原野的人,来救他们,所以他们才猛烈的进攻不肯放过机会,可总归是人多占了优势,就这么一会儿,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
还没等来援兵进来,傅衍就被人打掉了手中的剑,连带着胳膊上也中了剑,阿九正瞪着眼睛,心急之下准备伸手去看,却被横过来的一把剑挡住了,原野拽过来她,才能没让她被刺中。
三人原来在一起还好,此刻分开原野负伤,并未能护的好阿九,于是便同原野同傅衍靠近,眼前又是一把剑,阿九转过身便有人站在她身后拿着短剑刺进了她的胸膛。
“陛下!”
“陛下!”
痛楚自胸前蔓延,胸前的衣襟被染的血红,而跟前拿着刀的人已经被原野刺死,她浑身疼痛不能动弹便倒了下去,身后便是傅衍接住了她,她正想喊,喉中一股腥甜上来,就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皇·····我·····”每一句话就夹杂着从嘴角溢出来的血,她看的见傅衍惊恐的脸色,看见他嘴角动着,却始终没能听到是什么。
周围片刻安静下来,她靠在傅衍身上,垂着眼睛就看见已经赶来的文祥祥和沈清和,周身的意识开始模糊,就连话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动着嘴。
等到黑暗掩盖她,她都没能听见傅衍喊的是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