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网游小说 -> 皇叔

68、正文番外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时崇仪女帝年间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这个一生碌碌无为得女帝驾崩了,享年十八岁。
满都素缟,以慰帝灵。
女帝临终前留了卷圣谕,将皇位留给了已经是储君的陈衡。
陈衡也是个懂事的孩子,着了储君的袍子在女帝灵前守灵,将登基的日期推在了三月灵满之后。
其父未袭皇位,女帝传位并不是依照子女位份所传,所以便封了其父为敦亲太王母亲为太王妃,是以不涉及女帝。
女帝灵柩扶回皇陵那日,陈衡也随着去了皇陵,在阿九灵前叩了三个回首方才带着众人沉沉离去。
他以为阿九的病只是小病,却没能想到因为自己的试探却让阿九旧病复发,阿九染上时疫之后身体便不大好,上了几日朝也就躺在了寝殿,封锁寝殿之后硬是躺了一个月,又经过黎老一番折腾,病情严重到不能治愈,就连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没有办法。
为了不让时疫流出,就连临死时都没让人进去瞧,还是黎昱抱着裹了轻纱遮盖的阿九走出的寝殿。
殿外是头缠白布跪了一地的大臣和阿九近身伺候的许多人,而陈衡跪在殿门口。
寝殿门刚打开一股风吹过,陈衡就看见黎昱面如死灰的脸,身后跟的是同样面如死灰的安倩如,而安倩如的手上还有一卷圣旨。
他稍稍探起了身子,只可惜看不着,只能在继续经过他身边之后,由身边的人扶着跟在黎昱身后,而黎昱的怀中白纱之下微微露出的脸庞煞白的无血色。
陈衡瞧的真切,心里却是猛的一惊,随即目光四环并未看到傅衍,就连文祥祥同沈清和都未见到,于是便差了人去问。
接着便是跟着黎昱一起走向大殿,而此时他身后站的是敦亲王和杜莹。
黎昱仍旧是冷面抱着阿九,而安倩如去站在他跟前,展开手上的圣卷,跟来的大臣皆一一跪倒,只有敦亲王立在一侧,陈衡同杜莹跪的朝前些。
圣旨讲的大抵就是阿九之死将皇位传给陈衡,陈衡愣了许久没有接旨,倒是一旁的敦亲王接了旨,然后展开看了看,随即就关上了。
那以后他就从储君坐上了地位,而他的父亲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
他派去问的人也回来了,怀晋王说是听到这样的消息立刻就病倒了,说文祥祥晕在文府,此刻沈清和正在照顾他。
陈衡想了想终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也并未多问,直到阿九驾崩两个月后,这几个人却同时出现了。
傅衍同黎昱的脸色一样,来看了眼就浑浑噩噩的被送回了府中,而文祥祥则是延续他一贯的作风,扑在阿九的棺材上痛哭了许久,沈清和在一旁劝都没用。
可他扶阿九灵柩入皇陵的时候,这几个人却一个也没有来,他便有些疑心了。
陈衡从皇陵骑马回来的时候,城门上正站着穿了盔甲别了佩剑的黎昱,瞧着皇陵的方向许久没动。
等到陈衡入了城黎昱就站在了陈衡跟前,据说是一言没发就跪在地上请求即刻调离帝都前往塞北,并且带着身负重罪的父亲黎老。
陈衡同意了,只不过行了几步又回头问道,“你上次回来时,我听人说带了个女副将,如今怎么不见?”
黎昱的盔甲微微反光,陈衡在马上看不清黎昱的脸色,只听见他沉沉的说那个女副将已经战死了沙场,尸骨无存。
陈衡道了句节哀,由着黎昱回了谢字方才离开。
次日陈衡为新帝登基,敦亲王为敦亲太王,原来在宫中任副职的杜莹仍旧是副职,只不过是太王妃的身份,而怀晋王傅衍仍旧是皇叔。
陈衡登基之后又将执掌凤阁的权力给了程老,而阿九生前交好的两个大臣陈衡也甚是看中,都委以了重任,就连沈清和任职的女官也都保留了,并且宣告郑国女子也可任官。
过后表示文祥祥哭着喊着要来请旨带走小德子,陈衡觉得奇怪,也没有问,毕竟小德子是阿九身边的人,自己也没有什么让他留下来的理由。
等到黎昱请旨离开已经过了两月,怀晋王渐渐淡出了朝政也已经两个月,也同样是新年之后,十一岁的陈衡就一个人以新政的实施与朝中系数大臣辩论起来,小小年纪毫无畏惧,将那群大臣收的服服帖帖的。
也是在两个月后,曾经的摄政王如今的皇叔突然昭告帝都的人,他要大婚了。
最受惊吓的是陈衡,傅衍的婚事不受他管,可如今阿九驾崩不过五个月,他这又是做什么?
陈衡听说娶的是西郡梁家的女儿,陈衡问及原因时傅衍的回答却是极其简单,因为她叫梁茗。
先帝阿九的名讳,见名思人还是什么?陈衡才不信傅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虽然从表面看不出来任何的异样,但他还是觉得有蹊跷。
等到傅衍成亲那日,整个婚嫁可是轰动了整个郑国,而瑰红的队伍一路从西郡驶来了帝都,瑰红的花轿,为首骑马的是梁勋。
行至怀晋王府跟前他便下马给陈衡请安,陈衡扶起他却轻笑了一句,“不是说梁老爷的女儿十九年前就没有了,如今的这是什么?”
梁勋倒也稳重,大方的回着,“这是才认的女儿。”
陈衡还想问什么,就被身后的傅衍说话打断。
傅衍着了一身的大红袍子,头上戴的金冠熠熠生辉,脸上仍旧是冷淡淡的神色,想是阿九去世许久,傅衍心里总有些过不去。
纵使阿九不知道,可陈衡却是猜的透透的,傅衍为了她宁可舍弃了皇家的容颜,屈居于她之下,若不是对她心思用的深,又怎么肯这样做?
阿九去世,傅衍定是伤了不少心,连着五个月没有出门,可这一出来就是如此大的动静,当初的怀晋王是帝都所有的女子的梦中情人,就在女帝去世之后这些女子才了解这个皇叔原来心在女帝身上。
可如今怀晋王妃的名声竟然又给了另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西郡女子。
傅衍大多都不同其他女子有亲近,就连曾经许多夜里爬进他王府想观他容颜的女子都被他一一扔出了王府,就连他出门游湖水里都会有女子爬上他的船。
如今呢,他正伸手牵着一个瑰红嫁衣的女子从喜庆的马车中走下来,大红的盖头遮住女子的容颜一直垂到女子的肩膀。
女子扶着傅衍的手正紧紧握着,脚下有些不稳,长长的裙摆让她没能看清楚脚下的阶梯,又不小心踩着了裙摆,傅衍眼疾手快,一把将女子抱在怀里。
行动极其迅速,抱的也甚是稳重,只不过动静比较大,就连齐肩的盖头也被掀了起来,落在地上。
“哎呀!”那女子惊呼的环住傅衍的脖子,精致小巧的脸庞露出来的时候,除了陈衡,在王府外看见的人都惊讶的“唔”了一声。
那女子的容颜与驾崩的女帝竟是一模一样,未待人群中炸出来疑惑的话语,身后的喜娘就一把捡起来地上的盖头抖了抖,“这盖头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揭开,不然可就不吉利了!”说罢又盖在那女子的头上,随即由傅衍抱进了王府。
众人这才明了,原来这位皇叔心里喜欢的还是女帝,要不然也不会找一个同女帝齐名又容貌一样的女子。
陈衡也在门口随着傅衍进门,他盯着那个女子,却见那女子动了动手臂,掀起了盖头一角,对着陈衡笑。
陈衡仰头看着她,却听见那女子正说着什么,陈衡稍微快步近前,方才听见她说的是什么。
她嬉笑的叫了他一句,“衡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