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2329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极香小筑以最快的速度将被打砸的地方修整好,并于第二天上午重新开张,由于古争这次带回来不少属于朝阳城所特有的那些食材的缘故,极香小筑的菜单上又多出了几道新菜。
对于极香小筑,城中的居民也更加的热情,议论它跟飘香楼过节的声音也时有发出,但对于当日那么大规模的斗殴,官府方面一直是保持着沉默。
飘香楼自那事之后,就一直没有开张,孔虎即便是想也没有办法,谁让厨师和伙计都走了,就他一个人也开不起来。
不知不觉五天的时间已经过去,由于生意空前的好,一些从朝阳城带回的食材已经用完,古争必须要再去朝阳城一趟。
有时候的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在古争前往朝阳城收购食材的时候,孔虎的哥哥孔凡回来了。
孔凡这次出门几天的时间,那是陪着城主去想将军求情了,由于将军比较喜欢吃孔凡做的菜,因此城主也就带了孔凡一同前往。
城主这次回来,带来了将军的手书一封,这封手书是将军写给城监的。
将军的背景更是深厚,城监有敢得罪城主的勇气,但没有干得罪将军的勇气,因此在看了将军的手书之后,他让白礼去他府上谈了一次。
从城监府中出来以后,白礼的一张脸很是阴沉,他先回来到白家安排了一些事情,然后又回到了极香小筑。
“怎样?”
看到白礼的脸色,黄英知道事情不妙,可还是忍不住的询问,她希望她的感觉出了错。
“将军在书信中警告了表姐夫,他必须要给将军面子,城主算是安然无事了。表姐夫让我做最坏的打算,经过了这次事情之后,他已经不好再跟城主抗衡,他担心白家会因为他的缘故受到牵连。”白礼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黄英又问。
白礼耸了耸肩道:“刚才我已经回家了一趟,吩咐家人们有个准备,指不定什么时候咱们就要离开清风城了。”
“真的会到这一步吗?餮厨不是跟你说过,只要有他在,极香小筑就不会有事吗?”黄英伤感道。
“餮厨是这么说过,可极香小筑并不是整个白家,且因为这种事情麻烦餮厨,如果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如果次数很多,我心中也会过意不去。”白礼道。
黄英沉默了,眉头简直拧的像是一个绳结,白礼说的并没有错,餮厨只是极香小筑的总厨,他并不是白家的保护神,他能护的了极香小筑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如果再让他连白家都护住,这很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开极香小筑的目的,就是要出了当年的那口气,而事实上当年的那口气已经出的很彻底了,没想到最终飘香楼会因为名声臭的开不下去,这也让我最近做梦都能够笑醒。”
白礼声音一顿,向着黄英笑得就像是个孩子:“所以说嘛,气已经顺了,也就不用太过在意别的事情了,清风城待不下去,咱们就再找个地方!更何况,你们现在都已经学的了餮厨的几分厨艺,天地这么大,咱们去哪里不行呢?”
黄英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想开了倒也没什么,但等餮厨回来,这件事情你也要跟他说一下。毕竟,极香小筑他也是付出了心血在里面。”
“这是自然!”白礼笑道。
孔凡很累,这段时间要么是车马劳顿,要么就是在厨房里面,这对于在飘香楼坐管了掌柜的他来说,出去几天真的跟脱了层皮似的。
心中本来是开心的很,这次城主的事情被将军压下,那么他孔凡作为城主的亲戚,在这清风城中也仍旧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极香小筑那边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但是,当孔凡回到清风城中,看到城中那些人略微有些不一样的目光时,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没有找人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快速的向着飘香楼赶去。
档看到本该是开张的飘香楼竟然关张,原本气派的楼门变的残破,本就阴沉着一张脸的孔凡,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火气。
孔虎这几天一直呆在飘香楼中喝酒,孔凡敲响飘香楼楼门的时候,晕晕乎乎的他从楼上往下一看,看到敲门的人竟然是他哥哥,他差点没有哭出来。
“哥哥,你可回来了!”
开门见到孔凡,孔虎是真没忍住的哭了出来。
“哭什么哭,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孔凡气不打一处来,他狠狠的给了孔虎一脚,预感中这一切都是因为弟弟不听他的告戒而引起。
见到孔凡的时候,孔虎的酒就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他将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孔凡,他已经孔凡听了会非常的愤怒,可孔凡听了之后表现出的只有冷静。
孔凡皱眉在屋中渡步,什么也没说的他让气氛变得很是压抑,压抑的孔虎坐立不安,他希望孔凡听了会很生气,哪怕是生气的打她一顿,都比现在的这种压抑要让人好受的多。
“哥哥,你倒是说话啊!”
终是受不了压抑的感觉,孔虎可怜兮兮的开口了。
“说话?你让我说什么?”孔凡冲孔虎冷笑。
“说什么都好,只要能让哥哥消气。”孔虎腆着脸道。
“消气,你让我怎么消气,你弄出的这个烂摊子让我怎么收拾?”
孔凡冲孔虎怒吼,他一脚将孔虎踢翻在地,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哎幼,疼,哎幼,好疼啊!”
虽说孔凡打的挺重,可孔虎毕竟是练家子,这点伤害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之所以叫的夸张,目的还是想让孔凡消消气。
将孔虎一顿爆捶之后,孔凡心中的那口气也顺了很多,他坐在椅子上之后,望着在地上装死狗的孔虎道:“死了吗?死了我就找人把你埋了,没死就赶紧给我滚起来!”
“没死,没死!”
孔虎赔着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也坐到了椅子上。
“哥哥,这可怎么办呢?”
孔虎明白,孔凡对他的气已经出了,那么既然已经出了气,现在就是该说正事的时候了。
“虽说你这次捅了篓子,让飘香楼被人给砸了,名声也被人给弄臭了,可也并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孔凡道。
“哦?难道我还有做的好的地方吗?”
孔虎瞪大了眼睛,这几天因为出的这些事情,他心中对于把飘香楼搞成这个样子,也的确是愧疚的要死。如今听孔凡这么一说,孔虎自然是很好奇。
“因为你让我看清了极香小筑的实力啊!没想到极香小筑真正的靠山不是白礼,竟然是当初来我们飘香楼的那个小子。”孔凡咬牙道。
“没错,就是那个小子,他着实是可恶的很呐!”孔虎恨恨道。
“他的确是可恶,按照你的说法,他应该是会什么妖术,这一点我也比较赞同,那次他来飘香楼的时候,我就有感觉到那么一丝不同,这次又发生了这么的事情。”孔凡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哥哥,那你准备怎么办?”孔虎又问。
“我想去找一下城主,让他从官方给极香小筑一些麻烦看看。”孔凡道。
“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孔虎忙不迭点头。
“城主这几天也是累了,我等明天再去找他吧!”孔凡想了想道。
城主的确很累,他比孔凡这个掌柜的更加养尊处优,本身是一个大胖子的他,经受了一番车马劳顿之后,骨头简直都要散架了。
但是,城主毕竟是城主,他有他的职责在身,因此即便是回到了清风城,他也不能立刻歇着。出去了这么几天的时间,城中的挤压的一些事情,还是需要他去处理一下的。
飘香楼被砸的这件事情,当时可不止是巡城军他们看到,城中的一切官员也有看到。只不过,事情关于城主和城监的亲戚,他们也没有出头去做些什么,而是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城主,等待他回来定夺。
能作为一城之主,巫志天自然也是一个聪明人,他从属下的汇报中,已经听出了这件事情的不寻常。
“武师的背叛,那是因为他拥有正义感,帮手的临阵倒戈,那是他们生气被孔虎所利用,而邓厨的下跪求饶,那只是觉得孔虎大势已去时的一种自保罢了。呵呵,当这些看似勉强能说得过去的事情,凑到一起出现的时候,它可能就不是一种巧合了。”巫志天道。
“那城主的看法是?”向巫志天汇报的官员问。
“你去把卫夏给我找来!”
巫志天口中的卫夏,就是巡城军的头领,在他的眼中,卫夏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处理这种大规模斗殴事件,也是他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但是,汇报书中对当日事情描述的都是文官,他这个武将的汇报书仅限于孔虎砸了飘香楼的事情,这明显是不太寻常。
卫夏很快就来到了城主府中,他向巫志天见礼之后问道:“不知城主唤卑职前来所谓何事?”
“别揣着明白装湖涂,说说当日极香小筑砸飘香楼的事情吧!”
巫志天对卫夏的感觉不错,在他眼中卫夏是个聪明人。
“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卑职正带领属下追捕一个逃犯,故而没能亲眼看到。后来听人说起,但事情已经是发生了,且这件事情牵扯到城主和城监两位大人的亲戚,卑职故而也就没有再过问,就等城主大人回来之后决定了。”卫夏向巫志天讨好的笑了笑。
“关于城监的事情,我已经将它给压下了,你也不需要再因此顾忌什么,我现在只问你,当初发生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巫志天又问。
“大人,我是真的没有看到。”
如果换做正常情况,城主都这么询问了,卫夏肯定是要实话实话,可当时古争警告他的那个眼神让他害怕,因此他觉得跟古争有关的事情还是少参与微妙。毕竟,一个城主跟一个修仙者比起来,得罪谁会更可怕,卫夏心中可是清清楚楚。
“好吧!”
巫志天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真的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吗?”
卫夏明白,巫志天都这么问了,那就是对这件事情有了怀疑,那么他需要做出的回答,还是圆滑一点比较好。
“卑职也是这么觉得,但毕竟不是当事人,没有更好的去经历这件事情。依卑职看,大人也已经出门了几天,车马劳顿的肯定非常辛苦,还是注意身体早早休息好了,等明天让孔虎亲自来给大人汇报,那么当时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大人肯定也就明明白白了。”卫夏说道。
巫志天点了点头,既然问卫夏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事情,那么接下来自然是要问孔虎。
“说的也是,那你就回去吧!我也要早点休息,反正极香小筑就在那里,什么时候找它算账都不晚。”巫志天道。
虽说去极香小筑吃饭,已经成了城中潮流,可巫志天还真没吃过极香小筑所做的东西,这倒不是他作为孔家兄弟的亲戚,多么的有底线,只是他碰巧要减肥,也就一直没有去吃极香小筑的东西,他怕他吃了之后,减肥大计前功尽弃。
因为没有吃过极香小筑的东西,味蕾还没有被古争所征服,因此他对古争并没有什么好感。
第二天,孔虎接到城主府的通知,他跟孔凡一同前往城主府。
孔家兄弟见到巫志天一番见礼之后,巫志天便直奔主题,问起了孔虎那天的事情。
孔虎将当时的异常讲了一遍,然后告诉了巫志天他的想法,他觉得古争就是一个妖人,应该是会一点妖法之类的事情。
“果然是这样!”
听了孔虎所说,巫志天若有所思。
“表哥,这件事情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孔虎哀求道。
巫志天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立刻说话,他在考虑这这件事情。
在巫志天看来,对于跟他们不属于同一类人的存在,一定是要小心谨慎才好,万万不能捅出什么马蜂窝。但是,虽说巫志天谨慎,这并不代表他不敢碰古争,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城之主。
“我知道你们想要我帮你报仇,但这件事情必须要谨慎才行,我想先摸摸那个叫餮的家伙有多少斤两再说。”巫志天道。
“多谢表哥!”
孔家兄弟向巫志天道谢。
“明天我安排个人跟你们一起,你们去把极香小筑再砸一次!”巫志天冷笑道。
其实在洪荒的每座城池中,都存在的有修仙者,这些修仙者并非都是隐居于此,其中有一部分算是为皇家效力,他们存在于城中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城中发生了一些凡人解决不了的事情。
作为清风城的城主,巫志天有调度修仙者的权力。不过,清风城中的修仙者并不多,只有两个,正常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因为像极香小筑和飘香楼的争斗出手,因此巫志天想要说动修仙者帮忙,还要准备一些礼物才可以。
修仙者就居住在城府的后花园中,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即便是巫志天也不能轻易涉足。
“咣咣咣!”
巫志天敲响了城府后花园的园门。
“巫城主请进。”
根本就没看到人,园门便自动打开,巫志天进入其中之后,在一间茅草房前看到了一个懒洋洋,正在晒太阳的年轻道人。
清风城的修仙者一共有两个,这两人是师徒关系,师傅的名字叫云清真人,弟子的名字叫风语子,如今正在晒太阳的这个正是风语子。
“巫城主手里提的是什么?”
原本懒洋洋的风语子,看到巫志天手中精美的锦盒之后,明显是提起了一些兴趣。
其实风语子知道,巫志天手中盒子里的东西就是药材之类的修炼资源,每次巫志天有事相求的时候,总会提来这么一个盒子,如今他身后的茅屋之中,这样的盒子已经放了不下十个。
“还是有事要请仙师帮忙啊!”
巫志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将极香小筑和飘香楼斗殴的事情说了一遍。
“想动动不了,想说说不了,真的开口之后,说出的话又不受控制,这应该就是种了写书。”风语子道。
“应该?”
巫志天喃喃了句,其实他想听到的是肯定。
“我们是修仙者,不是邪修,也不是妖物,因此它们的一些手段,我们也不是很了解,故而不能说的特别肯定。像城主表弟的这种情况,我也曾见过有魔修施展。”
风语子微微一笑,然后当面将巫志天送的锦盒打开,他要通过看里面都是什么修炼资源,以此来决定这次的事情到底该怎样处理。
“不错,竟然还有一些灵品资源。”
风语子满意的将锦盒盖上,他望着巫志天道:“既然城主给的资源还不错,那么我就跟你的人去那极香小筑走一遭。不过,规矩你是懂得的,我们是修仙者,不愿意随便对凡人出手,一般的事情就由你们的人来做好。”
“自然,这是自然了!”
巫志天答应的很痛快,其实心中并不太爽,他更想要风语子的师傅云清真人出面。毕竟,云清真人的修为更高,更不容易出现什么意外,可他这次过来,却连云清真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我师尊正在闭关,因此只能是由我来做了。”
似乎是看出了巫志天心中所想,风语子略带嘲弄的说了句。
“这件事情也不需要真人出面,我想仙长肯定就能将其摆平。”巫志天赶紧赔笑道。
“这是自然!”
风语子大咧咧的说了句,然后又躺在了椅子上:“城主你回去吧,正午时分我跟你们的人去极香小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