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玄幻小说 -> 漫威魔法事件簿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热情好客芭丝特(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瓦坎达王室为拉托维尼亚皇帝准备了一间十分豪华的客房,自动温控系统可以保证躺在床上的人能够在适宜的温度与湿度中舒适地睡上一整晚,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仆人与厨房也能为客人奉上最需要的东西。只不过汉谟拉比不仅拒绝了瓦坎达王室的所有服务,因为拉托维尼亚皇帝并不打算享受瓦坎达王室的服务,禁卫军同时还拒绝了苏睿公主以及其他黄金部落贵族的见面请求,声称今天晚宴上发生的事是瓦坎达内政,拉托维尼亚不会插手。
汉谟拉比先对房间内的所有设备进行了检查,确保没有任何窃听与监视设备。拉托维尼亚皇帝挥了挥手,两具位于天空航母武器库中的堡垒型战斗机器人从破碎的镜面里迈出,攻城锤爆弹枪上膛,敌我识别系统与生命侦测雷达开始扫视周围,随时准备应对任何可能闯入的非友军单位。
汉谟拉比有些担心自己在应对来袭敌人时可能没法及时保护君主,因此禁军统帅康斯坦丁就在禁卫军单独保护君主的安保条例上,增加了使用战斗机器人的规章制度。拉托维尼亚皇帝知道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回去之后就要反复接受禁卫军的劝说,所以他只好同意了。只不过这两台铁灰色的战斗机器人并非用于保护他的安全,而是用于保护特查拉或者艾瑞克·克尔芒戈,一旦发生意外情况,战斗机器人就能依靠强大的火力来镇压局面。
“吾主。”
“别担心,艾瑞克·克尔芒戈并不知晓不朽之城与拉托维尼亚的关系。除非他有能力查到在非洲雇佣他的公司是九头蛇上百家的基金会共同代理持股的无数公司之一,要不然他拥有都不会知道我们就是为他提供支援的人,哪怕他找到相关的资料,他也没有时间查看数万页投资关系报告。”
皇帝摇了摇头,在黑暗中点起十三根蜡烛。
这些悬浮在空中的冷光蜡烛能够为他提供良好的照明环境。他拿起一本瓦坎达神学家的着作,然后命令隐形仆役打开酒柜,取来冰块,弄一杯冰凉的烈酒好让他在看书的时候不至于那么无聊。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在明面上表现出公正,绝不偏袒任何一方。但实际上我们会对双方说自己支持他们,将这场王位争夺战争炒得更热烈一些。”拉托维尼亚皇帝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合上书本将其扔到了一旁。满月的月光替代了明亮的烛光慢慢爬进房间,他向前伸出手掌,用包裹在装甲里的手指紧紧掐住被月光晕染成银白色的空气,彷佛里面有什么隐形的东西。
“我不喜欢不请自来的客人,哪怕这里是客房也不行。”
话音刚落,月光与空气中的浮尘就缓缓构筑出一个女性的身躯。
那个棕色皮肤的女人睁着大大的眼睛,眼角用黑色的矿物油膏分别向后描绘出两条蜿蜒的曲线,这是名为科尔的深色眼妆,用以保护双眼免受强烈的阳光侵蚀。她裸身穿着由大量珠饰和金线组合成的串珠紧身连衣裙,浓密的黑色长直发末端别着许多金饰,在烛光下闪闪发光,金色的叉铃耳环伴随着微风轻轻摇晃,由珠宝和黄金制成尤塞赫,即精美的金属衣领和抹胸被戴在肩膀上。女人毫不犹豫地跨坐在皇帝被装甲覆盖的大腿上,完全没有因为皇帝的威胁产生任何害怕的情绪,她将戴着珐琅臂镯的手臂抚向皇帝的手臂,动作轻柔地像是迈向猎物的猫科动物。
“你点了蜡烛,还拿来了酒。”女人轻声说道,“你难道不是在召唤我吗?”
“你可是代表了战争。”
“现在不是,我可没有戴着赫普雷什(一种蓝色的战争王冠)。”女人笑了起来,妖艳的脸庞竟然表现出十分的甜美。“另外说一句,我可没有戴假发。这是货真价实的头发,这些珠宝都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慢慢串在头发上的,你可以想象我为了这次约会付出了多少时间。”
“我们没有约会,芭丝特。按照约定,你可以获得一位足够强大的冠军。”
“是雅典娜把你教成这样的混蛋吗?”芭丝特用力戳了戳皇帝的胸甲,紧接着整件动力装甲就消失不见了。变成古罗马羊毛托加和一件用金线绣出金色天鹰的红色披风,金色的月桂头冠向后束缚住皇帝长长的黑发,不过皇帝看起来对于这种装扮并不满意,他看起来更喜欢能够随时投入战斗的动力装甲。“这样看起来好多了,除非你想要我也穿着盔甲。”芭丝特笑得眯起了眼睛,透露出猫科动物的狡黠,“我敢保证你不会想要看到那场面,上一次我这么做就死了很多人?”
“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你来这里做什么?”皇帝面无表情地问道,“还是说,你想要干预继位典礼?”
“当然不是,无论是特查拉还是恩·贾达卡都是巴生加的血脉,巴生加的萨满天赋同样流淌在他们的血管里,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芭丝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她故意用矫健的双腿夹着皇帝的大腿,然后伸了个懒腰,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呼噜声,连带着身上层层叠叠的珠宝也震动起来相互碰撞,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在烛光下,串珠连衣裙下的躯体清晰可见,她毫不在意将自己完美的躯体展示在皇帝面前,甚至还有一种炫耀的意味在里面。
“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你没有其他的打算,比如你认为哪位候选者更有利。”她不顾反对凑了过来,在皇帝的怀里缩成一团,皇帝能够闻到她头发里散发出的用来遮盖血腥味的浓烈香料气味,不知从何时冒出来的黑色猫科动物尾巴在空气中不停摇晃。她用一种十分慵懒的语调说道,“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还有其他神职?来吧,让我们进行交易的另一部分,我从来都不像雅典娜那么吝啬。”
“吾主,您怎么睡着了?”汉谟拉比忧心忡忡地问道。他从未见过君主突然沉睡,这种异常情况让他如临大敌,甚至想要开启传送信标呼叫早在瓦坎达边境线外待命的火狱骑士。
皇帝睁眼双眼,用装甲包裹的手掌拿起放到一旁的神学着作。
乌云遮盖了满月,窗外瓦坎达首都的璀璨灯火晕染了天空,明亮星辰的光辉被尽数夺走。
“只是在思考一些问题。”皇帝平静地说道,就连原本因为异常情况满怀担忧的禁卫军也被这种氛围感染变得平静。皇帝的眼睛并未看着被烛光照亮的房间,完全透明的魔法眼球已经飘向了瓦坎达王宫的各个通道,将这座今晚注定有许多人无法安稳入眠的建筑的每一个角落尽收眼底。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无论是对于瓦坎达人还是拉托维尼亚人来说都是如此,明天的继位典礼将会决定拉托维尼亚是否能够拥有瓦坎达的高端制造业以及尖端科技,而这又会影响拉托维尼亚皇帝的下一步计划。“继续守夜吧,我会盯着王宫里的每一个人,今天晚上绝对不能发生任何暗杀事件。”
“是,吾主。”汉谟拉比转过身,像是一尊矗立在书桌旁的华美金色凋像,继续执行着自己的任务。他瞥见皇帝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透过层层叠叠的乌云望向夜空,心底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