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1章 【女帝】

书首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秦驷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四周大红色的床幔,上面或绣着鸳鸯戏水,或绣着并蒂莲花。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风将这些床幔吹的猎猎作响,四处飘散。
宫里的侍子们真是越来越散漫了,兴许是这些年她常不在宫中,所以惫懒了些吧。
秦驷皱起眉,脑海里却突然出现一些画面。她目光顿了顿,习惯性地下床去找自己的佩剑,可是看一眼四周,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床边的地上摆着一双大红色的蝴蝶绣鞋。
她更加不悦了,原本还想着原谅那些侍子的,可现在看来,还真是原谅不得。这些人实在太懒散了,竟然也不知道打听一下她的喜好,这样的鞋,只有她那个性喜奢靡的妹妹会喜欢。
秦驷刚要踩了绣鞋下床,却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道微弱的声音,接着是一阵脚步声。秦驷眼底闪过一丝警惕,伸手拽下一道床幔,拿在手里。
进来的会是什么人,怎么往日里熟悉的男侍女卫都不在身边,这又是哪个殿?
她有实在太长的时间没有回来宫里了,就连各殿的样子也记不清了。可她昨儿个明明歇在景淳宫里,怎么睁开眼,又到了另外的地方?
不止是鞋子的问题,就连她身上的衣裳也换了,倒有些像是那些男人出嫁时穿的嫁衣,环佩叮当的,忒多累赘。
秦驷没来得及往下想,因为有人伸出一只手撩开了床幔,秦驷登时发力,伸手拽住来人的衣领,将他拉到了床上,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将手里的床幔绑在那人的手上,系牢了之后,她才伸手撩起那人的脸。
映入眼里的,先是一双狭长的眸子,那双眸子极为幽深,但此时眼里却浮上了一些恼怒。他的头发在刚才秦驷拽他的时候有些散了,贴在他脸上,将他身上的冷硬化解了一些,也为他添上了一丝风流意味。他薄唇微抿着,长眉入鬓,俊俏异常。
看见他的长相,秦驷终于确定,这恐怕是自己那妹妹为自己弄的惊喜,这样的相貌,正是她昨天告诉妹妹过的。妹妹倒是有心了,找来这般龙章凤姿的男子实属不易。
第二天秦驷早早的醒了,她脸上还带着一丝潮红,起身的时候惊动了身旁的男子,他并未睁眼,只伸出一只手钳在秦驷腰上,将她往怀里一带。
秦驷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大胆,一时间没有防备,
她却突然停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将一双白嫩的手放到眼前,细细地看着。看的她身下的男子都失了兴致:“皇后,你在干什么?”
她眯起了眼,像是在看一个落入了猎人陷阱的可怜小动物一样,锋锐的眼神简直如同刀子一般,割在他的脸上:“你叫寡人什么?”说着,她俯下身,将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脖子上,“君侍唤寡人什么?”
男子皱起眉,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的秦驷很危险,明明她又柔弱又甜美,昨天的欢愉还未退却
“秦朕忘了你唤什么,但现在,快从朕身上起来!”男子不悦道。
秦驷克制住了自己想要一把掐死面前男子的心,又将手抬起来,放在眼前细看。
这双手柔柔嫩嫩,指甲又粉又水润,恐怕男子见了,也会自愧不如。
可她秦驷的手不是这样的,她的手修长有力,因为常年使用各种兵器,她的掌心都是老茧,这般柔嫩,一夜之间怎么可能做到?!
那些被她忽视了的画面又涌上来。
“若不是占了长女的便宜,像你这样的,又怎么能做皇后?!”
“姐姐,你可快些死,我等着入宫呢,我才不要做贵妃,我要做就做皇后!”
“思儿,你娘如今这个样子,唯有山中仙人方可医治,爹放心不下你娘,爹想带你娘去寻访仙人。你放心,爹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及笄了,便可以嫁给太子。爹与陛下乃生死之交,只要你不犯什么大错,日后就一定是皇后。爹为你留了黄金万两,良田千亩,还有上百个铺子,这些东西你要藏好,千万别被别人夺去了!”
“看看你吧,真是丢秦国公的人,你怎么就不能自个吊死呢,也免得别人被你连累。”
“思姐儿,你如今也大了,这秦国公府里住不下你了,到了宫里,可千万想着婶娘们的好处,婶娘养了你这些年,该你回报婶娘了。”
“秦思她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当皇后?我赌她半个月就会被打入冷宫!”
“皇后?”试着唤了一声秦驷,又伸手握在她腰上,提醒她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
秦驷终于从纷乱的画面中理出了一个头绪来,自己现在是秦国公府的大小姐秦思,母亲身上带疾,父亲带着秦思的母亲外出寻医,这一去,就是十几年。
但秦思的父亲在临走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秦思一旦十六岁就可以嫁给太子。而昔日的太子,如今已经继承皇位,成了皇帝。
昨天是她大婚的日子,秦思嫁给了面前的这个男子,也是这里的皇帝。但他十分滥情花心,后宫里已经有了十几位妃子。便是秦驷,编制上也只有一位君后,四位君侍。
而且要与十几位女子一起拥有一位君侍,这是秦驷从来没想过的。
大约是看见了秦驷眼中的嫌弃,面前的男子面色一沉,冷声说道:“皇后,还不快些起来。”
秦驷恍若未闻,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男子的相貌,虽说皮肤糙了些,但是眉目实在是她的心头好。
“记住了,寡我叫秦驷。”
%%%%%%
秦驷从没想过自己一睁开眼,会来到这样的一个奇也怪也的地方。
这里阴阳颠倒,男尊女卑,不许女人出外养家,倒是男人出门做事,养家糊口。
简直荒谬,男人生来合被女人疼宠着的,又哪里能够出外抛头露面,甚至干涉朝政呢?!
甚至这里的皇帝都是男人当的,可真是,荒谬至极!
秦驷所在的国家名为大申,女尊男卑,无论男女,都是有资格经商从政入军的,但男子天生弱势,他们无论是体力还是智慧,都远远低于女子。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大申国,是男子生育,在这里,怎么生育的倒变成了女子?!
秦驷是大申国的女帝,她是个怪胎,她不知道自己的君父是谁,传言她是上一代女皇跟一个女子的产物,违逆天道,偏偏是天之骄女。
秦驷落地三天可行,四天可言,不到十三,便将上一代女帝教给她的东西全部学会。
十七岁开始,她便征战四方,二十三岁,她统一天下。
有人说她该是天生的女帝,神赐的圣人。
可她现在却来到了这样一个鬼地方,她的天下,她的王位全都没了,只剩下一个烂摊子,和一个空有相貌,却实在花心的君侍。
哦,他是皇帝,秦驷倒成了他的君后,他叫她什么来着?
“皇后娘娘。”
秦驷看向跪伏在她脚下的女子,她脸上施了淡淡的妆容,但脂粉太白了一些,衬得她脖子黑的显眼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秦驷的目光,她的身子抖了抖,越发地柔顺谦恭。
“我让你找的人呢?”秦驷冷漠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她故作无奈地回道:“皇后,您也知道,奴婢们昨日忙活了一宿呢,今晨也有事情要做”
“够了,”秦驷冷冷地打断了她,“自己去领罚吧,三十杖。”
跪在地上的女子猛地抬起头,眼里还带着一丝来不及遮去的讶然。见到秦驷的目光,她才换了脸色,目光凄然,楚楚可怜:“小姐,您、您怎么?”她期望着小姐这两个字能够让秦驷回忆起在秦国公府时的事情,也因此念着一丝情谊,饶过她这一次。
三十杖,别说是三十杖了,就算是三杖,也要了她的命了。这些年在她家这位小姐身边,她也算得上是锦衣玉食,小姐一样养着的,秦思又倚重她,平日里重说一句就舍不得的。
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做上了皇后,就变得这般心狠了?!
秦驷又将自己的手举在面前看,柔白细嫩的,恐怕握不住刀吧。看着看着,她突然说道:“把她拖下去,再加三十杖。”
她说的那么轻松,就像是在说今儿午饭吃粥一样轻松,却又让人毛骨悚然,她正在发号施令的事情,可是要她的命啊
她这回是真的害怕了,她瑟瑟发抖地磕了两个头:“皇后娘娘,奴婢再也不敢了。”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四周立着的小丫鬟们眼观鼻鼻观心,帷帐被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吹的舞动起来,坠着帷帐的玉饰撞在一起,叮当作响。
就在这甚为悦耳的声音里,她听见自己曾经的小姐,如今的皇后如是说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手脚麻利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