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3章 【午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秦驷微微一点头,抬脚往外走去。
一直走到了用膳的外殿中,众人口中的皇上,秦驷心中的君侍,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夜里看他已经是不俗,可是这白日里看他,就更加美貌。
目若朗星,剑眉入鬓,他一头长发已经束了起来,头上带一个黑色金边的金冠,身上穿着五爪金龙的朝服,见了秦驷,眉头微皱。
那眉头微皱,似有不满的小模样,看的秦驷有些心痒,又想到昨日的鱼水之欢,让秦驷更是想要疼爱他了。
秦驷知道他为何皱眉,她身上穿的是宫装,按制来说,帝后大婚三日内,皇帝一应不上朝,皇后不见皇太后和妃子,身着袆衣,日日相对,蓄锐养精,休养生息,延绵子嗣。
可那身袆衣足足七层,也不知道是谁制出来那么繁复的衣裳,穿上了,别说打仗,就连走路都是问题。
如今皇上虽说不上朝,但政事却不能不问,更不能像秦驷这样,不理会祖宗传下来的礼法制度。想来他心中定是不平的,又不好直言此事。
想到这里,秦驷心里泛上些怜惜:“既然来了,还是换上常服吧。”
但皇上却没有领秦驷的情,他挥挥手,严肃正经地说道:“不必了。”别扭的模样落在秦驷眼里,让她一阵好笑。
秦驷一笑,声音温和又宠溺:“会热的。”
皇上却只觉得她这个样子实在是说不出来的别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闷不做声。
秦驷的目光落在皇上额头上,她能够看见,上面已经出了一些细小的汗珠。
还说不热,明明都热的受不住了,真是嘴硬。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一杯酒。一旁的瑶芷连忙接过了酒壶,看着秦驷,欲言又止。
那样子像是在说,秦驷不该饮酒,更不该在皇帝面前饮酒。
秦驷皱了皱眉,她若是连杯酒都喝不了,岂不是跟男人一样了?
随后她又想起来她现在的处境,岂止是跟男人一样,简直是比男人还不如。
想到这里,秦驷只觉得口中佳酿顿时失了味道。
秦驷自斟自饮好生自在,可一旁被晾着的皇上就有些不是滋味了,他以前没有皇后,虽说也听过关于秦思的传闻,可是偶尔,他还是会在心里想一下,自己未来的皇后究竟是什么样的。
他想过秦驷可能会贤良淑德,想过她可能畏惧惶恐,也想过她可能性格坚定,就是没想过,她会是这个样子,床上热情如火,床下视他如无物。
刚才还问他热不热,为何说了两句就不说了?会不会是他刚才不理她,吓着她了?
皇上转脸看了看秦驷,发现她脸上的确带着一些失意,他心里顿时有些慌了。他抿着唇,尽力回想妃子们不高兴的时候,他是怎么做的。
可是想来想去,他的妃子们好像没有不高兴的时候啊。
皇上只好伸手握拳,放在唇边,掩饰性地咳了一声:“皇后”
秦驷懒懒地抬眼看他,她也不说话,就那么等着他说。
皇上只想着该找些话来说,又怎么知道该说些什么,顿时无言了,过了一会才干巴巴地道:“皇后不喜欢今日的菜色吗?”说完,他只想把刚才的话再收回去,他们昨日才大婚,御厨又哪里知道秦驷喜欢吃什么。
秦驷倒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拿起银箸随意捡了一块鱼肉吃了。可吃进去之后她就皱起了眉:“怎么这么甜?”随后她将这块鱼肉咽下去,又喝了口酒。
皇上不说话了,学着秦驷伸手拿了个酒杯。可沈德宁见他拿了酒杯,立刻就拿起酒壶,给他倒了一杯酒。
可等到他转身再去看秦驷的时候,秦驷已经喝光了杯中的酒,她将酒杯放在桌上,然后扫了沈德宁一眼,那意思很明显,是让沈德宁给她倒酒。
皇上立刻乐了,这沈德宁是他父皇留给他的人,有时候脾气比他还大,除了他,谁也不爱伺候。
他这个皇后,这回恐怕要踢一踢铁板了。
果然,沈德宁像是没有看见秦驷伸过来的酒杯一样,低眉敛目,一派和善地立在皇上身边,一动也不动。
秦驷等了一会,却没有等到来人给自己倒酒,她抬起头来,目光在守在自己和皇上身后的人身上扫了一圈,随后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倒酒。”
这两个字声音并不大,但是听在沈德宁耳中,却隐隐有股子金戈之声,他克制不住地,往前迈了一步。
他想挡在皇上身前,但是随后他就清醒过来。说话的是皇后,皇后可什么都没做,她只说了两个字,就让自己有这么大的反应?
沈德宁深深地看了秦驷一眼,顺着刚才的步子,往前又走了一步。他两手捧起酒壶,给秦驷斟了一杯酒。
沈德宁身边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见状,小太监就要接过沈德宁手中的酒壶。可沈德宁却瞧了他一眼,小太监立刻回到自己的位置,不敢再有动作了。
皇上见状有些讶然,这沈德宁当初对他都没那么乖顺,怎么这会,反而这么容易就屈服了?
他疑惑地看向秦驷,却见她正好也看向自己,那眼神,怎么看怎么都宠溺?
从未有人这么看过他,就算是曾经的皇上,看他的目光都是严厉多过慈祥,至于他的母后嘛,通常都是赞赏地看着他。
他是琰国的皇上,他不需要宠溺那种软弱的情绪。
皇上正要收回自己的目光,一只手却伸过来按住了他的手腕:“杯中之物伤身,少饮一些为好。”
他勾了勾唇角:“该少饮的是皇后才是。”
秦驷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男人怎么能跟女人比呢?”
这句话她说的自然而然,但听见这话的人心里都升起一股怪异的情绪。
男人怎么能跟女人比呢?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奇怪,难道不应该是女人怎么能跟男人比呢吗?
秦驷看见周围人的表情才发现自己的口误,不过她从来不是为自己的错误后悔的人。
她轻轻一笑,说道:“皇上忘了本宫的名字了吗?”声音道最后,变得低沉起来。
沈德宁见状,连忙驱赶带着几个宫女太监悄无声息地退下去。
皇上见了秦驷这个样子,心里一荡,脑海里顿时浮现秦驷告诉他姓名时的情景,他喉咙顿时一紧,起身来到秦驷面前,抬起她一只手,将她拉近怀中。他在秦驷耳旁说道:“朕当然记得,你叫秦驷。”
秦驷抬眼看他,心中却对这个动作生出了些不满,她居然比自己的君侍矮?!
按下心中的不快,秦驷开口道:“你还没告诉本宫名字呢。”
“傅钦烨,”他伸手一把把秦驷抱起来,走向一旁的榻上,“朕名为傅钦烨,看来皇后在大典的时候没有认真啊。”
秦驷伸手拉住傅钦烨的衣领,手下微微一用力,一个天旋地转,两人的位置顿时对调:“烨儿不也没有用心?”
烨儿?!
她抬脸亲了亲傅钦烨的嘴唇:“乖,别乱动。”
%%%%%%
直到傍晚,沈德宁才听见皇上有些嘶哑却畅快的声音:“来人。”
他点了几个宫女进去,其中就有从小伺候皇后的瑶芷。
瑶芷伸手推开门,只觉得一股令她脸红的味道久久不散。她连忙敛下眼睑,就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另外几个宫女就比她胆大也利索多了,她们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该去掀帘拉帐的掀帘拉帐,没一个还像她这样脸红的。
旁的事都有别人去做,至于她,应该去服侍皇后吧。
瑶芷咬了咬下唇,走到床边,低低唤了一声:“皇后娘娘。”
“恩,”一个慵懒的声音传入瑶芷耳中,“去备热水衣裳来。”
瑶芷得了吩咐,连忙下去准备,却听见另外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你身边的宫女看起来都不怎么机灵啊,要不要换了?”
瑶芷心中一紧,没敢再听下去,快步出了门。
秦驷嗤笑一声,翻身又将傅钦烨压在床上:“怎么,本宫的宫女,你还不满了?”
这张脸看着是极为出众的,她眉目极美,一双眼睛如同会发光的宝石一般,睁开眼,便如同收入了这世间所有的光彩。她的脸巴掌大小,脸上总是挂着似嘲讽又似不屑的笑容,那个表情,他只曾在两个人脸上见到过,他父皇,还有他自己
傅钦烨觉得她嘴角应该是有个酒窝的,虽然这个猜测还没被证实过,因为他还没见到她大笑时的样子。若是她笑起来,肯定更妍丽。
傅钦烨敷衍地道:“你满意就好。”他又哪里将一个小丫鬟放在眼中了,还不是为了秦驷。
为了秦驷?!
他心中一惊,他怎么会秦驷去关心一个宫女究竟如何呢?!
他后宫里不乏美人,而且父皇为了不让他沉溺于美色,可是曾经设计让他体验过那些美人的毒辣的,所以他一直对女色这方面都是淡淡的,怎么这回,倒像是要陷进去一样?
傅钦烨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再没了刚才的亲昵。他默不作声地起身,任宫女为自己穿好衣裳。
一转身,便看见秦驷正侧躺在床上,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一见到说傅钦烨的脸色,沈德宁就有些奇怪,怎么今上转眼又不高兴了起来?
离开金角殿之后,傅钦烨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突然道:“以后懿德殿的饭菜,不许上甜的。”
沈德宁连忙应下了,心里却十分不解,这不让上甜菜又是为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