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4章 【太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等到三日过去,秦驷先去了一趟坤元宫,坤元宫是皇太后的居所,皇太后享年不过四十,出身并不高。一来是防止外戚干政,二来,也是为了拉拢民心。
上一任皇帝,才真的是个明君圣主,雄才伟略,多谋善用。
秦驷在心里感慨一声,然后跟着宫女往坤元宫里走去。她今天穿着皇后该穿的炜衣,里三层外三层的,又累赘又闷热,再加上今天的天气,秦驷不过走了一阵,这具羸弱的身体就已经撑不住了。
她停下脚步,眯着眼往太阳望去。
虽然是清晨,可已经有了极为猛烈的日光,照的人眼前发黑。
秦驷再看向其他地方,满眼的恍惚,什么都看不清楚。
一旁的瑶芷和瑶月发现了秦驷的异样,瑶月首先开口道:“娘娘,要不要奴婢把凤辇叫进来?”
秦驷自然是有凤辇的,可是进坤元宫,还要乘着凤撵,也实在太失礼了些。
她没说话,耐心等待这阵恍惚过去,等到神色清明了之后,她再看向周围,已经没有了宫女和瑶芷的影子。
瑶月拿出手帕给秦驷擦汗,此时她心里才感觉道秦驷的选择有多么正确,好在出来之前,秦驷不让她上妆,不然现在这个样子,等到了太后面前,妆容该全花了,那样子绝对会成为笑柄。
等到下午,皇后在太后失仪的事,就该传遍了整个皇宫。
那个场景,瑶月不敢想象。
她可不知道,秦驷只是认为涂脂抹粉是男人才会干的事情,让她去做一副小男人模样,还不如让她直接死了呢。
秦驷问道:“她们人呢?”
瑶月连忙回答:“彩玉姑姑走的快,瑶芷怕跟丢了,想喊住她,两人一眨眼就都不见了。”
好幼稚的招数,不过如果换了秦思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奏效。
一个身子羸弱的皇后,因为跟不上宫女的脚步,跟丢了人不说,还耽误了见太后的时间,这事要真的发生了,按照秦思的心性,指不定会难受的想自杀呢。
可惜秦思已经死了,秦驷她,又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招数给征服了。
她闭上眼,回想了一下刚才被那宫女带着走的路线。
虽说秦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两个世界的区别其实不大,比如皇宫,一样的坐北朝南,居中为贵,一样的讲究五行调和,与星同位。
她目光在四周巡梭了一阵,随后落在北边,那里建着一个游廊,朱红纹饰,贵气异常:“我们走吧。”
瑶月愣了愣:“可是”
没等她把话说完,秦驷已经捡了一个方向走去,而那个方向,还是与刚才的路线完全相反的方向。
瑶月急了,小跑两步,也顾不得尊卑,拽住了秦驷的袖子,小声道:“娘娘,方向错了。”
秦驷转头看了她一眼,明明头顶是烈日,可这一眼,却让瑶月恍然如同浸在了冰水里。
秦驷一字一顿:“没错,跟着本宫走。”
瑶月背后一瞬间冒出冷汗,浸湿了夏天那原本就不厚的衣裙。在刚才的某个时刻,她似乎感觉到秦驷身上散发出了杀气?!
怎么可能呢?皇后娘娘原本是什么样子,她最清楚不过了,她那个性子,别说是杀人了,就算是杀鸡她都不敢。
一定是错觉!
瑶月回过神,却见秦驷已经走远了,她连忙跟了上去,只是这回,她却不敢再说秦驷错了。
就在两人身后,一个小太监伸出头看了一阵,随后他自言自语地道:“这方向对了,皇后知道坤元宫怎么走?”
走了一阵,瑶月惊喜的发现,这个所谓的错的方向其实是对的。刚才走了一路没见到人,这一回,不过走了一刻钟时间,就已经撞见了好几拨宫女。
不过她们看见自己这些人的脸色有些不对,且没一个敢凑上来的,往往是远远的看见了,就连忙躲开。
瑶月蹙着眉,吩咐自己身边的小宫女道:“你们俩,去找个人来问问,太后的寝宫究竟在哪。”
那两个宫女应声去了,秦驷倒没有制止她,只浑不在意地往前走着,又走了一阵,那两个宫女才脸色难看地回来。
其中一个叫做蝶儿的,在瑶月耳边说道:“姐姐,我们走了好大一阵,但却没人愿意给我们指条路,原本我们也想捉个人的,但是却没有办法,她们见了我们就跑。”
瑶月正想说话,却见秦驷已经走到正中的路上,她连忙跟上去。
秦驷抬头望了望面前大殿上挂着的紫色金字匾,瑶月顺着秦驷的目光看去,见到上面刻着三个字:“坤元宫。”
瑶月跟着秦思那么久,也是认识几个字的,如今见到秦驷果然带着她们找到了太后的寝宫,心里万分惊骇。
她偷偷抬眼看了看秦驷,她身上穿着黑色炜衣,腰背挺的笔直,她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利剑一样,炜衣就是刀鞘。尽管已经被封在刀鞘中了,可是这柄利剑还是散发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这气势并非刻意散发,而像是深刻在骨子里一样,几乎令人窒息,她却还无知无觉。
瑶月轻轻地喘了两口气,才跟上秦驷的脚步。
主殿门外守着的宫女不像刚才遇见的那些宫女一样,各个跟躲瘟疫一样地躲着她们,不过她们眼里却都是惊异,看起来秦驷会出现在这里,很出乎她们的意料。
但是短暂的惊异过后,她们也没忘了自己职责,一个跑进去给太后禀告,另外三个中规中矩地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老神在在,像是没看见秦驷一样。
秦驷同样像是没有看见她们一样,径直抬脚跨进了坤元宫里。三个宫女急了,拦在门口道:“皇后娘娘,您不能进去。”
秦驷俯视着她们,脸上无悲无怒:“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宫女道:“已经有人去禀告太后了,没有太后传召”
“你的意思是,太后不会见我?”秦驷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了她一样。
那宫女额头顿时额头冒出冷汗,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皇后娘娘,是奴婢说错了话。”这话可谓诛心,太后娘娘怎么可能不见皇后娘娘呢,那岂不是公然表示对先帝的不满,再者,也会显露出她的不宽厚。
秦驷继续轻声说道:“那你还不滚开。”
那名宫女连忙让开了路,其他两个宫女也都让开,她们都是最低等的宫女,这种逾越的举动,她们再也不敢做了。
等到秦驷进了殿中,跟她对过话的那个宫女才瘫在地上,怎么也使不出力气。她惊骇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心有余悸地往旁边爬去。
这位皇后娘娘怎么一点都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柔弱温婉,心地慈善?
坤元宫里很凉快,一进去,秦驷就感觉到一阵凉意扑面而来,她不自禁地抖了一下,暗叫糟糕,这一冷一热的下来,按照这身子的柔弱程度,恐怕她一回去,就要生一场重病。
定了定心神,秦驷往里走去,没走两步,就撞见那个进去通禀的宫女,她见到秦驷,眉头皱了皱。随后上前一步,行礼道:“皇后娘娘,太后请您进去。”
“带路。”
听见秦驷毫无感情的声音,宫女心里一抖,她对自己这样的反应有些奇怪,随后她定了定神,引着秦驷往里走去。
坤元宫和秦驷的金角殿比起来还差了一些,很快,两人就来到太后面前,秦驷抬眼看了看,最顶上坐了两个人,一个穿着紫黑色的朝服,另外一个则穿着浅绿色的衣裳。
走的进了,还能听见两人说笑的声音。
等到秦驷来到两人面前,两人才停止了说话声,纷纷转头看向秦驷。
秦驷也不理会两人的目光,将皇后第一次见太后需要行的那套礼节,一丝不苟地做了一遍。
等到做完了,她才开口说道:“秦氏女秦思,见过太后。”
片刻之后,一个清婉的声音说道:“起来吧。”
这个声音听着倒是温柔,可是秦驷可以感觉到她话音里对自己的不满,那种不满压在最底下,让你摸不到,却能够实实在在的感觉到。
秦驷站起身,这才看见太后的样貌,她看上去是十分年轻的,肤色白皙,看上去如同一块上好的雪花膏一般,不过眼角的皱纹还是暴露了她的真实年纪。
见秦驷盯着自己看,太后有些不悦地咳了两声。
秦驷这才恍然惊醒了一般,她又看看旁边的那个女人,这女人也是极貌美的,一双狐狸眼像是能够勾魂摄魄一般,半坦着胸脯,意味深长地看着秦驷。
秦驷脸上带着无措,像是一个受了惊的小鹿一样:“太后,是臣妾失仪了,臣妾原没想到太后竟然这般貌美,一时看呆了,请太后责罚。”
一番话说的太后嘴角带上了一丝笑容,而那个狐狸眼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皇后居然会说出这样话?!跟传闻里可一点都不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