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10章 【吴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傅钦烨上前两步,真好走到秦驷面前,他身形略高,遮住了烛光,一片阴影洒落在秦驷身上,遮住了她脸上的神色。
他看着秦驷的面容良久,脸上一闪而逝过一道复杂的神情,他随后道:“皇后应该知道,朕来是为了什么。”
秦驷点点头:“知道。”
她声音里甚至还带着笑意,让傅钦烨不知为何,从心里生出一股火起来:“皇后不想解释解释?”
他的声音在夜里传出去很远,一时间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做出一个动作,生怕入了这两位主子的眼里。
秦驷却抬起头,含笑斜睨了傅钦烨一眼:“不进来吗?”
傅钦烨一时间有些怔楞,刚才心里生出的火气像是撞上了一层软软的棉花,还没碰到对手,先自己泄了气。
他默不作声地跟在秦驷后头往懿德殿里走去,等到了内殿,秦驷才转过头来,伸手指了指桌前的圆凳:“坐下说。”
傅钦烨目光落在秦驷脸上,她脸上的笑容从未变过,教傅钦烨一时间有些憋闷。似乎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是被秦驷带着走。
秦驷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拉着他坐了下来。而她则绕到了傅钦烨身后去,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道。
“烨儿,我知道你这次是为德妃来的,我还知道你要斥我无规无矩,可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两人之间离得太近,秦驷的吐息都在傅钦烨耳边,他也无暇顾及秦驷一口一个的你我是否太过没有规矩,他的所有感官都集中在了自己耳边。
秦驷轻笑一声:“德妃势大,其余妃子不敢与她抗衡,太后几乎直接把管理后宫的权利给了她。德妃以下的诸位宫妃都被德妃欺负的很惨,我这么做,可是为了帮她们啊。”
秦驷一本正经地说着她自己绝对不会信的事情,她对德妃出手只是为了立威,至于那些被欺负的宫妃,没了德妃,她们只能依靠自己。
后宫方寸之地,她也要束手束脚的话,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傅钦烨伸手抓住了秦驷的手,声音有些低沉:“德妃的父亲是内阁首辅吴大人,吴首辅爱女如命,在朝中势力极大”
后面的话不用说秦驷也知道,原来傅钦烨是在担心她啊。秦驷轻轻一笑,只记下了这个名字,声音里多出来一股子满不在乎:“那又如何?”
傅钦烨沉默了一阵,突然,他松开秦驷的手,站起身往旁边走了两步,这一回他的脸色不像刚才那么好看了:“朕还想知道,皇后去慈安殿是所谓何事?”
“慈安殿?”秦驷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她脑海里出现那个诡异的铁门,还有瑶芷满身的牙印。
原来太后还留了一手在这里,为什么明明太后是傅钦烨的生母,可是傅钦烨却对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太妃如此看重。他对太后冷言冷语,为了秦驷从太后手中□□,对她没有半分敬意与孺慕,有的只是不耐烦和冷漠。
傅钦烨对她还是有些在意的,哪怕是德妃的事情,他也只是担心吴首辅会对她不利。那个被关起来的太妃究竟跟傅钦烨有什么样的渊源?能让他如此护着?
秦驷一瞬间思绪电转,片刻之后她便说道:“是坤元宫里的慈安殿吗?我是曾去过,不过我是去寻瑶芷的,那天去坤元宫的路上她便丢了,后来我才听说,她被人引去了慈安殿。”
“是吗?”傅钦烨直直地看着秦驷,似乎想要看出她有没有说谎,半响,他放弃似得收回目光,低声道,“这件事朕会让沈德宁查清楚,今天朕在御书房歇下。”说罢转身走了。
秦驷没有挽留,等到他走了之后,才忍不住抖了抖身子,望向自己腰部以下。
瑶月顶着巨大的压力走进来,她怀里藏着一样东西,做贼似得,来到秦驷面前:“皇后娘娘。”
“什么事?”秦驷板着脸,让人看不出她的喜怒来。
瑶月犹豫片刻,终于把怀里藏着的东西拿了出来:“娘娘葵水将至,应当应当需要此物。”
秦驷看向她手中,那是一条长长的布带,还是绸缎所制,不过颜色稍暗,上面缠绕着几根细细长长的带子。
“这是什么东西?!”秦驷强忍着才没有吼出这句话,这里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还会而且是每个月都
简直荒唐!
%%%%%%%%%%%%%%
瑶月将沉木做的腰牌递给看守藏书阁的女官,她隶属司籍司,说起来比起她们这些宫女地位还高些,可是当她看见瑶月的腰牌时,却丝毫不敢托大,恭敬地双手接过,记录好了,又还给瑶月。
瑶月朝她一笑,脚步轻快地往里走去。
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她才放轻了脚步,若她走的重了,皇后娘娘定会罚她练功。
说来也怪,那个叫做什么卫天功的功法,虽然奇怪,但却真的像是专给女子准备的一样,这些天来,她觉得自己身子轻了不少不说,而起力气也大了不少,有时候看人,似乎都能看见那些人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皇后娘娘说那是因为她如今功夫长进,眼力也长进了。娘娘还说,她天资不错,如果这么练下去的话,很快就能够飞檐走壁,水面踏波。
皇后娘娘说的一定不会有错!
瑶月微微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表情,低眉敛首,往前走了两步,行礼道:“娘娘。”
秦驷头也不抬,随口道:“今天怎么那么早?”
瑶月心中惊诧,今儿这时辰与平日里一样啊,哪里早了,以前娘娘从来不用人提醒,到了时辰自己就先发觉了,怎么今日倒不寻常了起来。
她抬起头,看见娘娘手中捧着的书本,。
怎么是这本书?娘娘前些天不还在看呢吗?
秦驷却没有注意瑶月的目光,她盯着书页上的字,目光高深莫测,片刻之后,她伸手将其中一页撕下,随手将这本书扔给了瑶月,接着大步往外走去。
瑶月接过,翻开看了两眼,见到秦驷的脚步越走越远,忙追上去。在经过那司籍司的女官时,将书又递给她。
自从学了卫天功之后,她们每隔十天,都要比试一会,皇后身边八个大宫女的名额还剩下四个,这四个名额,就是她们这些小宫女们争夺的对象。
瑶月她们是不需要比试的,但是她心里知道,如果某一天,她们被远远落下的话,那她们的位子也是不保的。
那些个小宫女可比她们急切多了,四个位子不够的话,总有人会盯上她们的位子。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瑶月日夜不休地练功,瑶伊还在娇气,瑶芷失了心智,可是瑶夕却已经醒悟过来。
按理来说她现在的身子是不适合练功的,可是那天瑶月却看见她偷偷地拖着病体,下床练功。
各个都是人精啊
懿德殿里的小宫女们整整齐齐地站在秦驷面前,她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可彼此之间偶尔的对视,却刀光剑影,充斥着血腥味。
秦驷像是没看见似得,不紧不慢地踱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她们心上。
好一会功夫,秦驷才开口道:“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凡无分数者不再下发卫天功,分数前四者成为本宫身边的大宫女。”
众人齐齐应了声是,声音不大,可是掩藏在声音之下的战意却是实打实的。
瑶月拿着纸笔站在一旁,她要记录下众人的分数。
这是秦驷想出来的法子,比试只有一个规则,那就是向所有人挑战。
凡挑战者,不能与被挑战者相差过五分,战败扣一分,战胜加一分,每人只许挑战一人一次,不可连续三次挑战积分少于自己的宫女。
这个法子还有很多漏洞,可秦驷却不介意有人利用这些漏洞。
她喜欢聪明的女人。
比试一直到晚上,才选出了四个人。
秦驷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看她们,她的目光落在这四个宫女身上,让她们不自觉昂首挺胸。
秦驷微微颔首,赞叹地说道:“你们以后就是本宫身边的大宫女了,每人赏白银百两,改名为瑶兰,瑶棋,瑶音和瑶虞,以后每两月比试一次,规则不变。”
她这话一出,本来还有些松懈的瑶兰几人顿时精神了起来,而其余垂头丧气的小宫女们眼里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秦驷翘了翘嘴角,这才是她最希望看见的场面。
%%%%%%%%%%%%%
德妃被降为嫔的消息到底没有捂住,内阁首辅吴大人不知从哪里得了消息,顿时气怒,金銮殿上连傅钦烨的面子都没给,跪在殿上,说是皇上不给他一个公道,他就不起来了。
先帝任命的摄政大臣刘冉任刘大人早已不管朝事,为了这事还特地回了一趟金銮殿,帮傅钦烨说和半天。
最后吴大人终于改口,但他提了两点要求,一是要恢复德妃的分位,二是要秦驷给德妃奉茶赔礼道歉。
听到这里,秦驷没忍住笑了出来,傅钦烨皱着眉看了她一眼:“你还笑?你知不知道吴庸有多难缠。”
秦驷还是笑,她抬头看了一眼傅钦烨:“有烨儿在,我怕什么。”
傅钦烨没好气道:“你就知道朕会帮你所以才这么无所顾忌是吧。”
秦驷但笑不语,却在傅钦烨没看见的时候做了一个手势,瑶月看见她的手势,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傅钦烨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开口道:“对了,过两天会有新人进宫,你安排一下吧。”
秦驷目光一顿,脸上的笑容立刻不见。她看向傅钦烨,眉头皱着,显示她现在十分不悦。
傅钦烨不敢看她,只道:“是吴庸弟弟的大女儿。”
秦驷脸上露出一个冷笑:“怎么,这么小小一个首辅大臣,你就要用自己当成筹码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