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13章 【确认】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章
“德嫔娘娘,您怎么了?”一旁伺候的小太监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哪怕他知道现在后宫当权的是秦驷,可像他这样地位低下的宫女太监们,看见德嫔还是会畏惧。
小太监的声音把德嫔唤醒,她猛然盯着小太监,像是一头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小太监吓的后退两步,跌倒在地上,抖着声音求饶道:“德嫔娘娘,都是奴才的错,您大人大量,别跟奴才一般见识。”
德嫔却完全没意识到她此刻的样子有多吓人,她皱着眉望了一眼小太监:“你怎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声音紧跟着德嫔的话道。
德嫔转脸一看,发现是沈德宁。对这位皇上身边的第一人,德嫔向来都是十分忌惮的,闻言便笑了笑道:“本宫也不知道这小太监是怎么回事。”
沈德宁看见德嫔的表情,眉头皱了皱,随后又看向那小太监,声音冷的让人心颤:“还不快些起来,没用的东西。”
那小太监连忙爬起来,畏畏缩缩地站到一边去。
这时又一个太监出来,是小端子,对自己的这个干孙子,沈德宁向来宽容:“你怎么出来了,皇上有事吩咐?”
小端子点点头:“皇上问是谁在外面喧哗。”
沈德宁抬眼看向德嫔:“德嫔娘娘,您看”
德嫔知道沈德宁的意思,她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本宫要见皇上,有劳沈公公通传一声。”
沈德宁口称不敢,老神在在地往里走了一遭,回来后一躬身道:“德嫔娘娘,皇上让您进去。”
德嫔深吸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烟波阁坐落在烟波湖上,湖心建屋,仅有一座藏在水下的石桥能通往烟波阁。正值盛夏,烟波湖上各种各样的莲花开的热烈,放眼望去,满眼的粉碧,煞是喜人。
天气热的时候更让人想来这里,哪怕是这个天气,烟波阁里却是不同别处的阴凉。
德嫔一眼就看见正倚在美人榻上看书的秦驷,她死死地盯着她,几乎都快忘了今天来的目的。
秦驷脸上未施粉黛,一身宽袍青衣,腰间束着竹纹的腰带,一头泼墨似的青丝从美人榻上一直拖到地下,被一张白帛接着。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目光,秦驷抬起头,遥遥地看向她。
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德嫔依然能够感觉到她目光里的嘲讽。
不或许不是嘲讽,而是高高在上的,像是在看一只自取灭亡的蝼蚁的怜悯。
德嫔攥紧了手,移开目光。沈德宁像是没有看见德嫔的动作一样,走过来道:“德嫔娘娘,请上船吧。”
虽说有石桥,可毕竟是在水面下的,实在太过危险,所以一般来说去烟波阁,都是坐船的。
离烟波阁越近,德嫔越是心惊,虽说外围都是沈德宁的太监,可这里伺候的,却都是懿德殿的宫女。她们身上也都穿着长袍,不过那些长袍都是淡青色的,她们的动作有条不紊,脸上未涂脂粉,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连傅钦烨也是被这些懿德殿的宫女伺候着的,他就坐在秦驷身边,两人中间摆着一个棋盘,棋盘上是个残局,他正皱着眉想下一步怎么走,连德嫔来了都没发觉。
秦驷则老神在在地看书,有时想伸手给傅钦烨指点一下,却又被他挥着手赶走。
看见这个场景,德嫔的心凉了半截,皇上如今这个样子,她又何曾见到过?枉她还自诩为后宫第一宠妃。想来自己真是个笑话!
秦驷把手里的放到桌上,随后转脸看向德嫔。
德嫔下意识看向傅钦烨,可她绝望地发现,傅钦烨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已经来到他身边了。
德嫔不敢去看秦驷是什么表情,他不用看都知道,秦驷现在一定是在嘲笑她自不量力。
过了一会,德嫔终于忍不住行礼道:“臣妾见过皇上。”她的声音略有些高,惊的几只鸥鹭扑棱着翅膀四处乱飞。
傅钦烨被打扰了思绪,忍不住皱起眉头,脸色也没有那么好了:“德嫔来了,德嫔有事吗?有事就就找皇后吧。”
秦驷似笑非笑地道:“烨儿,你不听听德嫔的来意吗?”
傅钦烨扔了手中的棋子,有些不耐地道:“有什么事是非要同朕说的?”
德嫔一颗心沉入了谷底,她勉力维持着笑容道:“这件事臣妾同皇后说也是一样的。”
傅钦烨一听,挑眉看向秦驷:“怎么样,皇后无话可说了吧。”
秦驷朝傅钦烨伸出一只手:“拉我起来。”
傅钦烨有些无奈地站起身,拉着秦驷的手,将她拉离了榻上:“快些去处理了德妃的事情,下一步朕已经有些眉目了,等你回来,朕一定就能解开这这个局了!”
听见傅钦烨自信满满的话,秦驷实在不忍心打击他,只伸手在他脸上抚了抚,随后踩着鞋下了美人榻。
德嫔一直看着傅钦烨,发现他又坐到棋盘前去了。她嘴角翕动了一下,终究什么话都没说,沉默地跟在秦驷身后,来到一间屋子里。
秦驷站定,开口道:“现在,德嫔可以说有什么事了。”
德嫔紧紧攥着手,尖利的指甲刺进肉里,疼痛感让她清醒了不少,她沉默片刻,突然道:“我们家的事,是皇后出的手吧。”她这话不是疑问,是肯定。
秦驷伸手从一旁取了一个琉璃玉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
她这样不紧不慢的姿态无疑为德嫔此时糟糕的心情又加了一把火,可德嫔不能发火,她甚至不能露出自己的气愤。她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两下,最终归于平静。
秦驷眯起眼睛,目光里带着审视,将德嫔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随后她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德嫔气的恨不能上前掐死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秦驷嗤笑一声,眼里染上了一些不敢相信:“德嫔问本宫为什么?”她又重复了一遍,“德嫔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刚刚只不过是一时的口不择言,冷静下来之后,德嫔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实在太过愚蠢。
“那皇后娘娘怎么样才可以放过我们家?”德嫔自然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秦驷停手。
秦驷听见她的话,低头啜饮了一口酒,随后姿态悠闲地看向她。
“本宫为什么要放过你们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