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14章 【凶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章
德嫔的脸色一下白了起来,她喃喃地道:“为什么?”
秦驷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话中的冷意让德嫔觉得身上凉了起来:“你心胸狭隘,脾气暴戾,容不下人,虽说手段不足为惧,但德嫔会容忍一只会蜇人的马蜂盘踞在自己左右吗?”
这话说的实在没错,德嫔知道,若是换做自己在秦驷的位子上,她会跟秦驷做一样的事情。
排除异己,收拢人心,借刀杀人,不留痕迹。这八个字曾经是她爹告诉她的,她把这十六个字牢牢记住了,却好像从来没有做到。可是现在想来,居然被皇后一一做到了。
德嫔站的笔直,可她的手却抖的厉害。她现在可以说是山穷水尽了,以前她收拢起来的那些宫妃们早已不愿意同她接触,吴家算不得是大家族,仅有的那些旁支也根本没有半点用处,那些旁支都尚且要靠她爹扶持,又如何能派上用场呢?
她突然屈膝跪地,原本挺直的腰背也弯了下去:“如果皇后娘娘放过吴家,那妾身愿意为奴为婢,侍奉皇后左右。”
秦驷的目光在她背上顿了一下,随后又离开。她脸上带着一抹轻笑,却再也不往德嫔身上看一眼了。她将手中的琉璃杯扔在桌上,抬脚往外走去。
德嫔此刻再也顾不上什么自己现在的姿势有什么屈辱的了,她大声道:“皇后娘娘,只要您愿意放了我们家,妾身什么都愿意做啊!”
她的话却没有让秦驷的脚步停顿一下。
德嫔往前膝行两步,突然想到什么似得眼睛一亮,随后他大声说道:“皇后,不想知道究竟是谁下的毒吗?!”
秦驷停下脚步,德嫔眼里露出一丝希望来,可是下一刻,那希望却转眼间湮灭。
因为秦驷的脚步只停顿了一下,便又往前走去。
“是一个叫归雁的宫女,她是谁派来妾身不知道,但如果皇后娘娘愿意,妾身可以去调查这件事,七天之内,一定给您一个结果!”
秦驷终于住了脚,这件事的确一直都是她的心头刺,这件事她虽然交给了瑶音,但这么长时间了,依旧没有查到什么。
瑶音便是当日那个长相讨喜,机灵懂事的宫女,她倒没借秦驷让她办的事来成为大宫女,而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四个大宫女中的一员。
她一个宫女,且不说能不能查出些什么,就算查出来了,说不定转眼就会被人灭口。卫天功倒是高明,可她们修炼的时日尚短,遇上高手,还是只得伏诛。
可秦驷一定要查出是谁要害那个可怜的秦思,一来要为她报仇,二来,秦驷一个尚且容不得蜇人马蜂盘踞身旁的人,又怎能忍受暗处有一条虎视眈眈的毒蛇呢?
蜂毒只会使人疼,蛇毒却能要人命。
秦驷转身回到德嫔身边,蹲下身,一手挑起德嫔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德嫔心里打着鼓,她逼着自己和秦驷对视,秦驷打量她的目光像是看穿了她的内心。
半响,她才道:“你不知道是谁害的我?”
德嫔连忙摇头:“妾身不知道,妾身只知道给您下毒的丫鬟叫归雁,但如果您给妾身时间,妾身能把这件事查个清清楚楚。”
秦驷轻笑一声:“本宫手下那么多人,哪个不能查这事?为什么偏偏要你查?”
德嫔脸色苍白,似乎生怕秦驷不答应一样,连忙低声说道:“吴家总归还是有几分人脉的,况且这件事娘娘的人查起来不免束手束脚,妾身却没有那么多顾虑,也不会引人注意。”
这话倒说中了秦驷心中的隐忧,按说这事其实交给瑶月几人更好,她们一直跟在秦思身边,恐怕知道的事情比秦思还要多,可秦驷自然是不放心她们的,因为若有人想害秦思,以这四人的身份,是最方便的了。
秦驷翘了翘嘴角,缓缓颔首:“好,这件事本宫就交给德嫔,希望德嫔不会让本宫失望。”
德嫔感受到秦驷意味深长的目光,哪里还能生出半点心思,只拼命磕头,口里反复地说道:“妾身一定不会让娘娘失望的!一定不会!”
德嫔随着秦驷回到傅钦烨身边,来的时候,她还把傅钦烨当成救命稻草,可是走的时候,她却看也不看傅钦烨一眼,只胡乱行了个礼,被一个小太监引着坐船离开了。
吴大人的外室终于回来了,吴家看门的发现她突然出现在大门口,人还是昏着的,吴大人听见消息,病当下好了一半。
至于另外一半,则是因为他儿子还没回来。
儿子才是他的命根子啊!
外室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哭,说是被人掳去一个小院子里,一进去就跟儿子分开了,她一个女人,倒也没受什么苦,只是想念儿子,终日以泪洗面罢了。
吴夫人见到这外室却没吴大人那么好的心情了,她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趁着吴大人没注意,狠狠罚了外室几通。吴大人知道自己夫人心里有气,遂不理会外室的哭诉,一心只扑在公事和找儿子上面,索性这时候吴夫人的娘家人来了,吴夫人多了仪仗,吴大人多了助力,至于外室,却更加凄惨了。
德嫔找了秦驷之后,没两天就回家省亲了一趟,她在家里一呆就是五天,第七天的时候,德嫔赶在晚饭前来见秦驷。
这一回她恭恭敬敬的,就差没以奴婢之礼待秦驷了。
秦驷却对她的这些虚礼晒然一笑:“找到是什么人了吗?”
德嫔从怀中掏出来一张纸,上面是几个人名。她指着上面的名字一一解说:“周玉是宫里的太医,从七品,医术还算高明,您中的毒就是他研制的。”
“哦,一个太医,不研究怎么救人,反而研究制毒?”
德嫔点点头:“周玉的父亲周恒曾经痴迷毒药,所以他会一点。这个归雁是浣衣局陈芳嬷嬷的干女儿,陈芳嬷嬷曾经在素玉公主那里做教养嬷嬷,后来素玉公主嫁给了魏国公的小儿子魏云郢。”
秦驷伸手,一下一下在桌子上敲着,咚咚的声音让德嫔有些不安。
魏云郢,这个名字秦思连听都没有听过,她十几年的生命里,出门都很少,更不用说去惹上一个驸马了:“他跟本宫有仇?”
德嫔也有些疑惑:“臣妾查了许久,只有一点,他妹妹曾因为与您在落英宴上撞衫而丢尽脸面”可仅仅是因为两个女孩儿之间的争执,就在帝后大婚当日毒杀皇后,这驸马是不是傻?
静谧良久,秦驷突然道:“如果本宫死了,谁得益最多?”
德嫔头上瞬间冒出冷汗,她噗通一下跪倒:“皇后娘娘,这件事真的跟妾身无关,妾身再傻也不会傻到做这种事!娘娘明察!”
听见德嫔的声音像是快要哭了一样,秦驷轻飘飘的看她一眼:“别磕了,本宫知道你没有那么傻。”
德嫔这才起身,一脸的心有余悸。
秦驷目光在魏云郢的名字上顿了一会,随后道:“你知道他们给本宫下的是哪种毒吗?”
德嫔点点头。
“去给本宫弄一份来,”秦驷伸手提着那张纸,凑到蜡烛上,一直等到它烧成灰烬了,她才松开手,“你下去吧。”
德嫔却犹豫了一阵,秦驷转过身:“怎么?还有事?”
德嫔轻声道:“妾身的父亲已经病了好些天了,他那私生子流落在外一天,他恐怕就要病一天。”
秦驷奇异地笑了笑:“你想他回去?”
德嫔微微瞪大了眼睛,随后她立刻收敛自己的神情,埋首在黑暗中。烛影微微跳动着,连带着德嫔的影子都东摇西晃的,在黑色的大理石砖映衬下,像是一个跳着诡异舞蹈的祭祀一样。
半响她才轻声道:“妾身听从皇后娘娘吩咐。”
秦驷顿时了然,波澜不惊地道:“那便让他死了吧。”
她的声音在德嫔耳中拉成一个奇怪的调子,德嫔眉心一跳,接着弯腰行礼:“妾身遵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