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15章 【一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章
归雁将腰牌递给守门的太监小林子,小林子是这两年才进宫的太监,所以看见是她,立马带上笑脸:“归雁姑姑这是去哪里啊。”
归雁勉强笑笑,低声道:“去见我弟弟,他快要考童生了,我去给他送点银子。”
小林子脸上便带上了些艳羡,他若是有个归雁这样的姐姐,当初也就不必进宫,去做一个人人都可以欺辱的小太监。说不得他也能考上童生,再娶个漂亮的媳妇儿
一边想着,小林子一边手脚麻利得给归雁登记好了,又把那腰牌还给归雁:“归雁姑姑慢走。”
小林子话音刚落,却看见匆匆过来的小端子,他现在叫做沈何端了,他运气好,被太监总管沈德宁收为干孙子,这两年俨然是他们这些小太监的领头。
见了他来,小林子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归雁姑姑,连忙上前两步,迎了上去:“今儿吹的是什么风,竟吹来了您老人家。”
小端子长了一张圆脸,眼睛也是浑圆溜黑,这样子笑起来的时候很讨喜,可今天小端子却没有笑,他看也不看小林子,急急地走上前,拦住了归雁的去路。
“归雁姐姐,您可真是让咱家好找。”
归雁自然是认识小端子的,她心里有些惴惴,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了:“小沈公公,您找我有事?”
小端子笑着一伸手,指了指归雁来时走的路:“咱家知道归雁姐姐急着出宫,可皇后娘娘要见归雁姐姐,咱家听令行事,还望归雁姐姐莫怪!”
“皇、皇后娘娘?”归雁声音有诧异也有害怕,她咬着下唇问道:“不知皇后娘娘找我是为了何事?”
小端子脸上笑容不变,却没理会归雁的问题,而是不紧不慢地道:“请归雁姐姐随咱家去一趟懿德殿吧。”
归雁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她反而镇定下来,只道:“容我回去收拾收拾自个,这个样子去见皇后娘娘实在太过失礼了。”
小端子倒像是理解她一样,一笑道:“皇后娘娘宽容大度,定不会为此而责罚归雁姐姐的。”
见状,归雁彻底明白,自己无论使什么法子都没用了,这沈何端年岁不大,却有八分相似沈德宁,手腕强硬,做事圆滑。
她想到此,心里惴惴,脸上却是一笑,她转头看向小林子:“小林子,你过来,帮我办件事可好?”
小林子一边窥着小端子的脸色,一边往归雁身前走近两步。归雁从腰间拿出那块腰牌递给小林子道:“烦请小林子把这块腰牌送给我干娘,陈芳姑姑,她就在浣衣局,你去找找就知道。”随后又褪下一个发簪递给小林子。
小林子本想推脱不接,但看见小端子的脸色,还是把那发簪接过来。
归雁的脸色更加苍白,她翕动两下嘴唇,到底什么都没说出来,就跟着小端子往懿德殿走去。
脚下沥青的石板路这一回格外的短,还没等归雁回过神来,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门槛,再往上去是朱红的宫门,威严耸立,让人心生畏惧。
小端子一脚跨进去,说的话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归雁姐姐,您小心着脚下的路啊,前面就是懿德殿了,皇后娘娘等着您呢。”
归雁伸手抚了抚脸上,想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好看一些。
片刻后,她拿下手,笑着对小端子说道:“走吧。”
小端子把归雁送进去,片刻后他从匆匆出来,可这回,他却是一个人出来的。
秦驷看向那个跪在地上的宫女,她便是归雁,看容貌,比起瑶芷她们来也倒不弱,而且气质稳重,让人心生好感。
“你就是归雁?”
听见秦驷的声音想起来,归雁连忙应了一声,没得命令,她也不敢起身,只能跪伏在地上,这殿里不比外面,明明外面是艳阳天,但这屋里却冷的像是冰窖里一样,不大会功夫,她的两个膝盖就又冷又痛。
秦驷抿了一口茶杯里的热茶,过了一会,她看向侍立在自己身边的人:“本宫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瑶月等人毫不犹豫地弯腰应是。
秦驷伸手指向一旁的一根白绫,那是她刚才吩咐人拿来的:“你们谁愿意去杀了她。”
瑶月脑子里嗡的一声,她死死咬着嘴唇,她在不知不觉中,却已经往白绫的方向走了好几步。等到瑶月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那条白绫面前。
她犹豫了片刻,突然听见背后响起脚步声。这声音瑶月可以听出来,是瑶音的。她不再犹豫,伸手将那白绫拿起来,转身一看,瑶音与自己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将那条白绫拿在手里,瑶音见了,目光在白绫上停顿片刻,便给她让开道路。
瑶月拿着白绫,慢慢走向归雁。
归雁已经被两个宫女给制住了,但她仍在不断挣扎着,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泪水大颗大颗地冒出来,顷刻间便染湿了她的面颊,她看向瑶月的目光里盛着令人不忍的哀求。
瑶月没走两步,就来到了归雁面前,离得近了,看见归雁的样子更是不堪,一脸涕泪痕迹,头上的发髻早就散开了,被汗水沾着黏在脸上,脖子上,见到瑶月走进,整个人癫狂起来,两个宫女有些按不住她了。
瑶月转脸看了一眼秦驷,却见她低着头,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瑶月闭上眼,摸索着把白绫套上归雁的脖子。
一杯毒酒,三尺白绫,这些都是后宫里送人上路常用的法子,只是瑶月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遇见其中的一样。好在好在不是用在她身上。
她加大了一些力气,闭着眼,仍然能感觉到归雁挣扎的厉害,她双手努力往后抓着,尖利的指甲挠上瑶月的手,在她手上留下一道道血印。
终于归雁双腿一蹬,身子软软地沉到地上。
瑶月下意识地松开手,睁眼一看,正看见一双凸出来的眼睛正瞪着自己,那双眼睛通红通红,像是染了血一样。
瑶月跌跌撞撞地后退两步。
秦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她伸出双手扶住瑶月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做的不错。”
瑶月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起身行礼,可她实在是又累又惊骇,别说动作了,说话她都说不出来。
但秦驷没有追究她的无礼,而是站起身往外走去,瑶音连忙跟上,离开前,瑶音看了瑶月一眼,那一眼颇有深意,瑶月却没有精力去思考她眼神的意味了。
第二天,秦驷亲自下旨,拨出四个房间,这四个房间耳室偏房小厅样样不缺,还一人配了两个三等宫女伺候,就连瑶芷的病,也请来了太医治疗。这分明是掌教姑姑的待遇,她们几个不过一等宫女而已,哪里能当得这样的对待。
一切都如同一场过于美好的镜花水月,而这一切的来源却是昨天那个在她手里变成死人的归雁。
瑶月突然明白瑶音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了,她在羡慕,羡慕她即将拥有的东西。
%%%%%%%%%%
天不亮,德嫔便起身了,梳洗打扮好之后,德嫔踩着晨光,匆匆离开霞茵殿,她的动静惊扰起了霞茵殿的另外一位主子,骊嫔。
兴许是昨天睡的太早,骊嫔竟也起身了,瑾云是昨天当值的宫女,见状连忙拉起百鸟帐,跟骊嫔抱怨道:“那位最近可真是勤快,被降了妃位也不哭不闹的,当真是心宽。”
骊嫔只翘了翘嘴角,没有说话,另一个当值的宫女瑾盈也道:“以前那么嚣张,谁知道现在倒软弱了起来,她爹不是首辅大人,这可是娘娘里面的头一份,怎么在皇后娘娘面前,还是要软起骨头啊。”
两人说话没有一点顾忌,全因这殿里都是自己人,而骊嫔向来温柔善良,听见她们的抱怨也不会责骂她们,但严令不许她们传出去就是了。
两人口上虽然抱怨,但手脚利索的紧,三两下就服侍着骊嫔起身,又给她穿上了一件披霞锦的湘妃裙。瑾盈素来手巧,给骊嫔花了一个花瓣妆,上的胭脂不深不浅刚刚好,等到妆容一完成,服侍着骊嫔的几人看的眼睛都直了。
半响,瑾云才恍恍惚惚地道:“娘娘,您可真美,什么德嫔什么良妃,在您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骊嫔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她对着妆容也是满意至极,但是过了片刻,她还是放下手,沉声说道:“洗去它吧。”
瑾盈没有说话,她们知道骊嫔的脾气。
忙了半响,总算给骊嫔换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妆容,骊嫔站起身来道:“今儿是初一,咱们该去懿德殿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