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23章 【v章 预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傅钦烨又缓缓转过头去看头顶上的灰暗天幕,等到最后一丝红光也挣扎着消失不见的时候,黑暗和寂静一起笼罩了两个人。
黑暗里还带着一丝微微的亮,让傅钦烨能够看见秦驷大致的轮廓,他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傅钦烨用自己最为冷漠的声音说道:“更深露重,皇后早点歇息。”
说完,傅钦烨就转身往前走了两步,身后没有传来一丝声音,让他忍不住顿了顿,转身看了一眼。
身后一丝动静也无,他心里一颤,又要抬脚离开。却听见秦驷的声音响了起来。
“遇见什么难事了吗?”她又说了一遍刚才那话,随后抬起脸,一双眸子比这夜色还黑上一些。“若有什么难事,不妨说来听听。”
傅钦烨犹豫了一下,走到秦驷身边,跟她并肩站着:“粮食已经不够了”傅钦烨转头看向秦驷,却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好在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傅钦烨很担心自己会看见她脸上的嘲弄和轻视。明明来之前他是那样的雄心壮志,可这还没过多久,他就到了这般境地。
他转过脸,继续道:“还要坚持一段时间,五天之后才有粮食运到。”
“没算好每天的分量吗?”秦驷开口问道,这可不是傅钦烨会做的事情,他虽然不聪明,可也没笨到这种程度吧。
傅钦烨苦着脸道:“应该是够的,但是自从徐子涛设棚施粥之后,每天都有大量的难民进城,每日的定例早就不够了。”
秦驷挑了挑眉:“哦?”
傅钦烨有些沉闷地道:“这些天要削减用度,你那边的东西若是不够,朕让沈德宁支些去。”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没走两步,傅钦烨又停下脚步道:“城外太乱,你最好别离开巡抚府。”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傅钦烨没来由地感觉身上轻松了很多。可就在这时,一只温热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他的手。
傅钦烨转头看向秦驷,手中被她塞上了一个小纸条。
秦驷收回手,低声说道:“若是粮食不够用了,到这个地方瞧瞧。”
傅钦烨一怔,抬头却只看见秦驷离开的背影。两个宫女联手拉开了有些破败的木门,然后在傅钦烨面前,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傅钦烨捏着手中的纸条,匆匆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将那纸条在烛光打开,里面写着一个地址。
傅钦烨想了想,叫来沈德宁和徐子涛,让两人连夜带着人手去这个地方探一探。
徐子涛对这里熟悉,沈德宁身手高又老持沉稳,这两个人在一块,想来是不会出事的,再说只是探一探的话,应该没有危险。
傅钦烨虽然不知道秦驷给自己这个地址的用意,但是私心里,他还是信了秦驷。
一夜无眠,傅钦烨睁着眼等到天亮。
等到雄鸡叫了第一声的时候,他才像是被惊醒了一样,吹灭燃了一夜的蜡烛,傅钦烨起身走到院子里。
在门口打盹的小太监听见脚步声就立马醒了过来,就要上前服侍傅钦烨,却被他挥手屏退。
远处的天幕仍是灰蒙蒙的,阴暗的像是压在人心上。
就在这时,一个人急匆匆进了院子,看见傅钦烨站在院子中央,连忙上前行礼说道:“皇上,沈公公让属下回禀您,他们找到粮食了!”
傅钦烨一喜:“你说的是真的?”
那人连忙道:“千真万确,属下不敢妄言。”
傅钦烨正要让他带自己去看看,却突然想到秦驷,思忖了片刻,傅钦烨还是决定先去见见秦驷。
但等到他来到秦驷的院子外,却听见那看门的小宫女道:“皇后娘娘夜里就带着几位姐姐出门去了。”
什么?!
他不是说让秦驷不要出门吗?为什么秦驷转脸就出去了?还是深夜!
%%%%%%%%%
“娘娘,前面是有一个窝棚,里面还升起了炊烟。”瑶音低声说道,说到这里,她迟疑了一阵。
秦驷的目光落在远处几道徐徐上升的炊烟上,并不看瑶音,只开口说道:“怎么了?”
瑶音又道:“但那里面好像只许男子进去,幼童女子和老人都不许进去,奴婢还见一个想要给自己家里老小吃食的男子,被守在一边的人给打死了。”
瑶虞几个听见瑶音的话都惊呼起来,他们互相看了一样,像是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一样。
“怕了?”秦驷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瑶音立刻道:“奴婢等人是不怕的,只是不明白他们的用意。”
秦驷收回目光,看向瑶音,冷冷的道:“有什么好不明白的,他们又不是真心要救济灾民,只是想让他们发挥自己的用处罢了。”
“这些灾民有什么用处?”
“用处他们的用处可大着呢。”
秦驷又看了一会,才意味深长地说道:“民意可循,民心难得。可惜他们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说完,秦驷就吩咐瑶音驾车回去。
巡抚府前,傅钦烨黑着脸拦下了秦驷的马车。秦驷也不下车,懒懒地依着窗看傅钦烨:“皇上好闲情,这大早上的,皇上不回去睡一觉吗?”
傅钦烨对秦驷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恨的牙痒痒,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怎么样也要顾及自己的颜面,只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开口说道:“皇后要和朕一起用早膳吗?”
秦驷抬眼看向傅钦烨,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等到傅钦烨要忍不住说话的时候,她才道:“好啊,还请皇上准许本宫梳洗一番。”
傅钦烨自然不会不许,着人做了早膳,他就等在他的院子里。他已经去过了沈德宁找到粮食的地方,整整上万石粮食,这些足够养活整个江西了,这么多粮食,却藏在几个破败的小院子里,若不是里面看守了数十个高手,沈德宁他们恐怕还发现不了。
那些高手个个都是死士,见到不敌沈德宁等人,登时齐齐咬了藏在牙里的□□。好在沈德宁手快,还是留下了一个活口,只等着日后审问。
傅钦烨心中有很多疑惑,只等着秦驷来了一一问她。
秦驷去的很快,没等一会她就换好了衣服。这一回她没再穿那身青色的长袍,而是穿了一件紫色的宫装。
傅钦烨见了一愣:“你今天怎么穿成这样?”
秦驷一挑眉,坐在傅钦烨对面道:“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自然是没有不妥的,只是她平日里可不喜好这样的衣裳。
傅钦烨不想在这样的小事上跟秦驷争执,遂有些漫不经心地道:“没什么。”
秦驷没有接话,一时间,屋里陷入了沉寂。
傅钦烨是有千言万语想要问秦驷,不知道从何说起,但是秦驷却什么都不想说。一样样解释起来太过麻烦,更麻烦的是,有些事还解释不了。
还是沈德宁的到来打破了沉默,他弯着腰进来,低眉敛首的,哪儿也不看,只低声说道:“皇上,皇后娘娘。”
傅钦烨见了他也是松了口气,连忙说道:“沈公公,可是有什么眉目了?”
沈德宁点点头:“咱家审问出来了一些东西,请皇上过目。”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供词,递给傅钦烨。
傅钦烨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供词,只是看完之后,他却有些不满地说道:“沈德宁,他这么胡言乱语,你也没给他点教训?”
沈德宁的身子更低了:“皇上,臣再审下去,他就死了。”
经过沈德宁那么一说,傅钦烨也想起来,那些都是死士,所谓的死士,从小接受训练,以生命完成任务,为了不泄露秘密,可不吝惜自己的性命。
傅钦烨让沈德宁先退下,将手中的供词揉成一团扔到一边去,秦驷有些奇怪,正要拿过来看,傅钦烨却开口说话了:“皇后,你给朕的那个纸条上的地址,你知道那里有什么吗?”
秦驷将注意力从上面移开,看向傅钦烨,一副你这不是废话吗的表情:“那里有粮食,我不是告诉过皇上了吗?”
傅钦烨梗了梗,换了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地方的?”
秦驷眯了眯眼:“那个地方倒不是我找到的。”
“那是谁找到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