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25章 【v章 】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皇、皇后娘娘?”老肖头愣了愣,随后他又反应过来,“皇后娘娘!您的大恩大德,我老肖头一定不会忘记!”他大声喊道。他知道自己不会有报答的机会,但他不会忘记皇后娘娘的恩情。
秦驷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老肖头连忙来到孙子孙女身边,护着他们吃窝头。小孙女又吃了两口,突然把手中的窝头递给他:“爷爷你吃,妞妞吃不下了。”
老肖头顿时泪眼朦胧:“乖妞妞!乖妞妞!”
不远处的凉棚下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道:“皇上,这方法可行吗?”
这两人正是傅钦烨和徐子涛,徐子涛脸上身上都是汗,一身官服乱糟糟的,都是灰尘,也顾不得自己的外貌了,坐着都坐不端正了。
傅钦烨就好很多,徐子涛是一晚上都在忙粮食的事情,所以才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自然可行,怎么,巡抚大人有异议?”傅钦烨斜睨了他一眼,这是秦驷提出来的法子,他虽然不赞同,但是也见不得有人质疑她。
更何况这法子又是经由他的嘴说出来的,质疑秦驷,岂不是等同于质疑他?
傅钦烨之所以同意这个法子,还是因为那些粮食,那些粮食可以说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不管秦驷到底是谁,但她还从没有伤害他,除了马车上的那次。这个法子说起来也算是不错,他便就同意了。
如今看了效果,他才发现,原来这个法子真的不是秦驷信口胡言,他看见有很多人眼里都流露出喜悦,就连那些男人们的眼中都是欣喜,也没有人再挣扎起哄了。
他的目光从难民身上移开,落到秦驷身上,她今天穿了那身衣裳,又亲自去送了一回粥食,那些难民看着秦驷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每个经过秦驷的人,都会对她说一声多谢皇后娘娘,经此一次,秦驷的名声算是建立起来了。
或许这就是她的目的?
傅钦烨攥紧了手,又缓缓松开,他到现在都不能释怀,究竟秦驷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或许等回到京城,这个问题会有答案吧。
接下来的几天,赈灾的粮食都按照这个顺序下发,先是小孩,再是老人,最后才是女人,至于男人,则一天只有晚上才会有一碗粥吃,而且是没有窝头的。
不到三天,那群青壮年全都饿的两眼昏花了。
这个时候,粮仓成了他们最后的选择。
因为顾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衙役,这两天他们的效率大大下降,所以粮仓发下去的粮食也少了很多,原本他们能吃的就很少了,这一下就更少了。
而且因为前几天的口耳相传,粮仓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这几天陆陆续续有人去粮仓,对那些新来的人,粮仓是不理会的,跟前几天热情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开始他们还敢怒不敢,但是渐渐的,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粮仓已经没有粮了的话,刚开始众人还都觉得那只是传言,但是渐渐的,粮仓给他们的伙食越来越差了,到最后,就是几粒米加上两片树叶和一碗清水。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众人心里,关于粮仓没有粮的传言,好像不仅仅是传言了。
江流一口喝光碗里的粥,那根本不能算是粥,那根本就是一碗水,他把碗一把摔在地上:“再给老子来一碗!”
盛粥的人皱皱眉,说道:“一人一碗。”
江流一双充满了戾气的眼睛看向那人:“那有没有窝头,给老子来两个!”
盛粥的人恼了,驱赶似得说道:“没了没有,喝了粥就赶紧滚吧!”
听见他的话,江流突然笑了笑,一口白牙在那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悚然:“什么都没有,你们叫老子过来干嘛?!粮食是不是都让你们给吞了?!”
江流看见盛粥的人被他吓的脸色苍白,不禁咧嘴一笑,他看这群人不爽很久了,自从他们让他吃饭,却不让他省下饭来给自己婆娘吃的时候。他婆娘生生饿死在大街上,还是他去收尸,才没让自己婆娘的尸体被别人吃了。
以前他不敢说什么,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鸟地方,明明他婆娘能活下来的!都怪他们!是他们不愿意给他婆娘一口饭吃!
就一口,只要一口她就能活了!
江流身手把盛粥的人拽出来,一拳打掉了他的牙:“说!粮食是不是都让你们给吞了?!”
陆陆续续的,不断有人像江流一样,把那些看守的人给拽出来,进入以前他们从来没有办法进去的仓库,将里面仅剩下的一点点粮食给翻了出来。
“管事,这可怎么办才好?!”
一个人年轻人开口说道,他们的守卫不过百人,现在在三千多难民里面,这百人根本就不够看的,不过片刻功夫,他们就已经损失了二十多人
管事看了一眼难民,眼里闪过一丝可惜,随后他开口道:“不管这里了,先去向老爷禀告。”
那些护卫围在管事身边护送着他离开。
等到终于脱离了难民群的时候,他们的人也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个。
难民实在是太多了,他们这些人穿着整洁的衣裳,在难民中不知道有多显眼,难民们简直像是恶鬼一样扒着他们,武功再高,也脱离不开。管事看了一眼身后的难民们,心有余悸地一挥手:“走!”
走了不到千米,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护卫突然停下脚步。管事心里奇怪,皱眉说道:“怎么了?”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的话,管事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他伸手一拍离自己最近的护卫,就要说话,却见他软软地倒了下去。
管事一愣,往前一看,那几个停下了脚步的护卫一个个接连倒了下去。
“谁?!”管事慌张地问道。
一阵风吹过,没人回话,只有风声和不远处难民哄闹的声音。
“走!”管事再次说道,和剩下的几个护卫一起,小心翼翼地换了一个方向,警惕地走出百米才开始狂奔。
又跑了一段路,几个护卫突然分散开来,管事身边只留下了一个护卫。
这时,护卫伸手拽住管事的衣服,管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皱着眉看向护卫,却见他抬起手,管事慌忙去拦,他还没伸出手,脑后突然传来一阵风声,接着脖子上一疼。
他张张嘴,眼前出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女子的脸。
“你是”
管事的话还没说完,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瑶棋几人从暗处出来,每人手中都提着一个人,瑶棋俯身再次查看一下管事的样子,确定他的确是昏过去了,才掏出一根银针,扎在他脖子后面。这一招还是她跟宫里一个老嬷嬷学的。
“走吧。”
%%%%%%%%%%%%
“皇上,皇后请您去一趟她的院子。”一个小宫女找到傅钦烨,开口道。
“出什么事了?”秦驷这还是第一次遣人来唤自己,傅钦烨自然第一时间想到是出事了。
小宫女脆生生的说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皇上自个儿去问皇后娘娘吧。”
傅钦烨一梗,看了看这小宫女,心里道秦驷的宫女怎么都跟她一个样,他摇摇头,跟着小宫女来到秦驷的院子。
院子外守着两个人,见到傅钦烨,先是行礼,接着给他打开门。
开门的这一阵,傅钦烨鼻尖问道一股血腥味,他眯了眯眼睛,就见小端子迎了上来,他手中的拂尘上染了些血迹。
见傅钦烨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拂尘上,小端子连忙笑着道:“皇后娘娘等着皇上呢。”绝口不提自己拂尘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傅钦烨拧起眉头,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湿漉漉的,像是刚下了一场雨,其中竖着几个木桩,木桩上无一例外,都绑着一个赤着上半身的男人。
傅钦烨见到这幅场面,不禁黑下脸:“皇后,这是怎么回事?”
秦驷正捧着一本书读,这场面对她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听见傅钦烨的声音,她才放下书,冲傅钦烨招了招手。
傅钦烨心里有些别扭,招什么招,他是人不是小猫小狗。
心里这么想着,傅钦烨还是来到秦驷面前,秦驷递给他一张纸,上面是一套传递消息的方法,傅钦烨看的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秦驷伸手指向最前面的木桩,上面的男人最惨,嘴里不断冒出血沫来,他身上虽然只有几道伤痕,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些伤痕上蠕动着一些黑色的虫子。
秦驷意味深长地说道:“从他嘴里问出来的。”
“什么意思?”傅钦烨还是不明白。
秦驷终于站起身来,慢慢走到那个男人身边,伸手在他胸膛上一按,那男人的胸膛立刻瘪了下去,男人嘴里瞬间发出一声惨叫。
秦驷转脸看向傅钦烨:“据说他是管事,让灾民去砸抢巡抚府的就是他。”秦驷饶有兴致地伸手勾起他的脸:“而且,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昌盛粮行的掌柜,不仅如此,他身上的功夫还不弱。对了,你找到的那些粮食,是他的。”
听见最后一句话,傅钦烨的眼神顿时变得谨慎了起来,前面的那些都不算什么,江西这里的环境就是这样,普通百姓都从来没把官府放在眼里。
但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粮食呢,哪怕是粮行,也不太可能有这样的粮食储备。这么多粮食,养活整个江西的人都足够了。
这么说来,这个人的身份大有文章。
看见傅钦烨开始重视起来了,秦驷一笑,走回到椅子前,又坐了下去:“我想知道的已经问出来了,皇上若是有什么想问的,就把他带走吧。”
傅钦烨看了看秦驷,又看了看管事,点了点头,唤人来带走了管事等人。
他这回倒什么都没问,只是看了秦驷一眼就走了。
傅钦烨走了之后,瑶棋来到秦驷身边,给她奉上了一杯清茶。又在秦驷身边踌躇了一会。她知道秦驷是不会理会她的,所以还是主动问了出来:“皇后娘娘,您为什么要将管事给皇上?”
且不说这是她们捉到的人,日后皇上如果问起来,她们可解释不清楚。尤其是秦驷,更是难以解释这件事。
为何为何皇后娘娘要平白留下这样的把柄?
瑶棋不明白,这些天来,秦驷做的事情被她一件件看在眼里,皇后娘娘可不像是这么愚蠢的人啊。
秦驷翻了一页手上的书本,然后头也不抬地说道:“不然呢,本宫该瞒着皇上,等到这件事再也瞒不住的时候才让皇上知道吗?”
瑶棋一时间噤声,知道自己问错话了,她本来就笨,这样的事情就更不该多想。
索性秦驷也没有为难她,挥挥手让她退下了。
瑶棋一口气跑回了房间里,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惹得瑶音一阵侧目:“怎么了?”
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肯定会有人告诉给瑶音,瑶音虽然年岁不大,但是手段却极为高明,在她们四个里面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瑶棋遂自己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一字一句,半个字也不敢隐瞒。
瑶音听了,瞪了她一眼:“你真是蠢的没救了,上回的事情你忘了?”
才没过多久的事情,瑶棋自然没忘,低着头老老实实地接受瑶音的训斥。
“以后不该你问的事,不该你说的话,一律不要多想,更不要多说。”说完,瑶音打开窗子看向院子里,窗子一打开,鼻子里立刻飘上来一股血腥的味道,瑶音打了一个寒战,看向秦驷。
她没在看书,而是仰着头在看天,一身青色的长袍在风中微微摇曳着。离的不远,但瑶音却看不清秦驷的表情,只觉得她的身影莫名的十分寂寥。
她心里一紧,连忙关上了窗户,又说了瑶棋两句,这才罢休。
%%%%%%%%%%%%%
沈德宁站在廊下,神色莫名,他身边跟着两个小太监,他们也能感觉到沈德宁的心情不好,所以各个乖巧的很,一个字也不敢多说,只低着头,权当自己根本不存在。
沈德宁看着院子外的空地,耳朵里是各种各样的声音,他的内功深厚,所以能够听见方圆数里的声音。
以前他只觉得这样是好事,能够耳听八方,做起事来也方便,可是他今天却觉得吵。
天上是明晃晃的大太阳,虽说已经出了三伏天,可是在这样的烈日下,还是让人觉得热,热的人焦躁不安。
但沈德宁心情不好却不是因为天气,而是因为他怀中的供词。
上一次他给皇上看的供词就连他自个儿也不相信,可是这一回,却是不信也不行了。
那套法子他已经找人去试探了,若是真的印证了,恐怕不仅仅是他心情不好了。
怎么会是他呢?他明明是最先拥护先帝的人,明明他比谁都忠心,可是现在
沈德宁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重新又挂起笑容来。说不得是别人的计谋呢,是为了离间他和皇上的也说不定。
沈德宁又成了平时的那个沈德宁,他整整衣裳,敲响了傅钦烨的房门:“皇上,供词出来了。”
门里很快传来回应:“谁?”
“皇上,是咱家!”
里面顿了一会,傅钦烨才道:“进来吧。”
沈德宁轻手轻脚地走进去,一进门,就看见傅钦烨正在窗前写画着什么,他是不识字的,所以目光只在上面停留了一瞬,就转过头去。
“有结果了?”
傅钦烨点点头,从怀中掏出那张轻薄的白纸,递给傅钦烨。
傅钦烨伸手接过,细细读了起来,这一回,他倒没像上回那样发火,只是他脸色仍然不好看:“怎么又是这样的话?”他皱皱眉,同样是把那纸团扔到了一边。
沈德宁低着头道:“那管事咬死了这套说辞,咱家再审下去,他恐怕就撑不住了,毕竟他在到咱家手里之前,还被用了些手段。”
傅钦烨听了,想起自己在秦驷那里的所见所闻,皱了皱眉道:“那就先把他收押,等回到京城,让陈大人审吧。”
陈大人名叫陈樑,是刑审问讯的一把好手,经过他手里的犯人,还没有不说实话的。
沈德宁自然是什么异议都没有,低着头不再说话。
傅钦烨顿了一会,又开口说道:“沈公公,你说,皇后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朕?”
沈德宁抬头看了一眼傅钦烨,他看见傅钦烨脸上笼罩着一层疑惑,一副万分不解的样子,像是遇见了什么令他万分迷惘的事情。
这一瞬间,沈德宁如同回到了傅钦烨十岁之前的时候,那个事事不解的小太子,常常是这样的表情。
沈德宁想起在路上审问的那个小宫女,谨慎地回到:“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傅钦烨半响没有说话,过了很久才低声道:“你觉得,皇后她真是秦思吗?”
这话一出,沈德宁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傅钦烨,随后他又发觉自己这个动作实在不妥,他连忙低下头,比刚才更低了一点,沉声道:“皇上认为这个皇后是假的?”
傅钦烨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过脸望向窗外:“罢了,等回宫再说吧。”
毕竟是在江西,行事多有不便,还是回到宫里再说这些事情吧,到时候也好调查
傅钦烨却感觉到有些不是滋味,说来说去,他其实不过都是在找借口罢了,可是那个让他找借口蒙骗自己的人呢,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的,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她的错处一样。
傅钦烨这下更感觉不是滋味了。
%%%%%%%%
转眼间,就到了赈灾粮该到的日子了,这些天他们没有吝啬粮食,难民虽多,但却没有一个人饿着的,还有些人也愿意跟衙役一起到城外搭起临时的住处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当然,也有坏的事情,比如说,已经有地方发生了瘟疫。
他们倒是带了些药材,但是抵不住瘟疫来势汹汹,他们带来的那些药材还不够救济几个村子。
更恼人的是,城中也开始有人陆续生病了。
面对瘟疫,秦驷也束手无策,她的医术不算好,顶多是通读了几本医书,可以给自己看看病罢了。
城里的大夫全都被聚集了起来,每日进城的人都要大夫先看看,然后再关上一日,才能进城,这个方法倒是预防了一些已经感染上瘟疫的人进城,但是对治病救人却要药材才行。
傅钦烨真是心力憔悴,以前他在京城里坐镇的时候可没想过救灾一事居然有这么多要忙的事情,好在这次跟随赈灾粮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曾经多次赈灾的大臣,有他坐镇,也不用傅钦烨那么劳累了。
可是这一天,从早等到晚,却什么都没有等到,一直到深夜,徐子涛才敲响了傅钦烨的房门。
傅钦烨压根没睡着,一听见敲门声,什么都不说,先问道:“是不是赈灾粮来了?”
门外徐子涛的声音却没有如傅钦烨所想的那样,干脆利落地回答一个是。
他没说话。
傅钦烨的一颗心沉了下去,他再次说道:“门外的是谁?”
徐子涛这才说话:“是臣。”他苦笑了一声,“确是赈灾粮到了,但是皇上还是亲自却看看的好。”
傅钦烨听见他的话,心里那不好的预感就更加强烈了,房门打开,他看见徐子涛那十分不好看的脸色。
沉默地起身,傅钦烨再也顾不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有失体统了,只稍微整了整衣裳,他就跟着徐子涛去看押送赈灾粮的车队。
等到他看见赈灾粮变成了什么样子之后,傅钦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
傅钦烨喃喃自语道,徐子涛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
“外面是怎么回事?”秦驷睡到一半,就被外面嘈杂的声音给惊醒,也不知道是谁在喧哗,锣鼓喧天的,秦驷一起身,就能看见从外面透进来的亮光。
“皇后娘娘。”今天当值的是瑶虞,瑶虞安静沉稳,不喜说话,别说夜里了,就算是白天,也不怎么说话,还是听见秦驷起身,她才问了一句。
秦驷应了一声,然后道:“怎么大半夜的,那么吵闹?”
瑶虞连忙道:“奴婢刚才出去问了,是赈灾粮到了。”
如果是赈灾粮到了,所以才这么吵闹的话,那倒是不稀奇。
秦驷揉了揉额头,却听见瑶虞继续说道:“奴婢还听说,赈灾粮似乎出事了。”
秦驷的手顿了下来,她下意识地看向门口,没有她的命令,瑶虞是不会进来的,所以她就在门口回话,她的身影整个印在了门上,像是一个可笑的假人。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瑶虞回到:“奴婢也不清楚,那人没说明白。”
秦驷思忖了片刻,还是说道:“进来,给本宫宽衣。”
等秦驷换好衣服来到地方的时候,她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了,原来这一批赈灾粮运过来的时候正好遇见了匪盗,那么多粮食,到最后只保下来十之一二。
最重要但还是药材,那些药材全都失去了。
傅钦烨已经红了眼睛,他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的怒气,大吼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能够弄丢那么多的赈灾粮?还有那些药材,你们不是抚远军吗?居然什么都没有留下来!真是没用!”
几个幸存下来的人早已经是惊弓之鸟,看他们身上也有伤痕,有一个整条腿都不见了,躺在板车上,生死不知。
秦驷上前一步,伸手拽了拽傅钦烨的衣服。
傅钦烨转身,正要继续怒吼,看见是秦驷,表情才缓和了一些,他突然伸出手,紧紧抱住了秦驷。
秦驷可以感受到傅钦烨的颤抖,这些天他每天早起晚睡,所做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他很想救下这些灾民,可惜天不遂人愿。
秦驷反手抱住了傅钦烨,在他背上轻轻抚了几下,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傅钦烨身子僵了一下,随后松开了秦驷,脸上的怒火已经平息下去,看上去又恢复到了平日的样子:“你怎么来了?”
秦驷摇摇头说道:“外面那么吵闹,我睡不着。”
傅钦烨也说不出来什么安慰的话,他自己也都焦虑的很,哪里还能去安慰秦驷呢,只能道:“你先回去吧。”
秦驷道:“我不回去。”
傅钦烨也没有力气跟秦驷争辩,于是说道:“随你。”说完,他转过身对那些押送赈灾粮的人说道,“你们先去休息吧。”
那些人惶恐的不得了,刚才又被傅钦烨吼了那么一通,哪里还敢真的按照傅钦烨说的回去呢,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动的。
傅钦烨看见他们的样子,顿时烦的不行,冷冷地说道:“怎么,还要朕服侍你们?”
这话一出,那些人才听了他的话,互相搀扶着去休息了。
傅钦烨面前摆着整整十车粮食,可是那些粮食还不如他现在所有的粮食多。
两百多车东西,粮食加上药材,还有一些衣物,这下全都喂给了匪盗了。该死的土匪!
傅钦烨攥紧了手,一言不发,看着这些粮食。
眼下最要紧的是,怎么告诉那些等在外面的灾民们呢,他们才是最期望今天可以用上那些药材的人。
秦驷看着傅钦烨的样子,在心里叹息一声,他果然还是太年轻了,现在他要做的应该是封锁消息,同时从邻省调集物资,哪怕紧一些呢,重金之下,必定能够筹到足够的药材。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万一又被拦路的土匪给劫了呢
这倒是十分麻烦,这里的土匪也太没规矩了一点,连朝廷的东西都敢动,还是赈灾粮,这可有些不对,哪怕是土匪呢,若不是为了生活所迫,谁会做这样的行当,他们劫什么,也不该劫赈灾粮啊。
秦驷微微眯起眼,掩去自己眼里的深思。
一眨眼就到了早晨,门外渐渐喧嚣起来,秦驷能够听见门外的灾民们互相问好的声音。
傅钦烨也听见了,他坐了一晚上,一动不动的,这时候看上去分外可怜。秦驷吩咐瑶虞去打了水来,亲手给傅钦烨擦脸。
擦到一半,他才回过神来。傅钦烨伸手拽住她的手,突然低声说道:“皇后,你说,朕是不是真的应该放弃江西?”
若早放弃江西的话,他也不会落到如今的处境。
秦驷直视着傅钦烨的双眼,发现里面呆着从来没有过的颓丧。
她心里一软,低声说道:“你忘了自己来之前是怎么说的了?”
傅钦烨苦笑一声:“以前都是朕想的太简单了。”现在真的来了,才发现这事情一点都不简单。
秦驷皱了皱眉,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说出口的却是:“你真的要走?那就出去,告诉那些你曾经救助过的灾民吧。”
傅钦烨低下头,他哪里说的出口,这些天里,他听见的,全都是别人对他的歌功颂德。他眼见着不知道多少人看他的目光也都充满了感激,以前他走在街上,那些灾民都会上前拦路,现在,所有的人一看是他的车架,都会让开路。
志得意满倒说不上,但傅钦烨却感觉到了以前从不曾感觉过的喜悦。
秦驷伸手抚了抚他的脸,凝视着他道:“要么出去说你要走了,然后大大方方地弃江西的难民于不顾,要么就去告诉他们药材没了,说你会加急从邻省调过来。你选哪个?”
傅钦烨却摇摇头:“调不过来的,江西三面环山,想要从别的地方调来物资,在路上花费的时间就要一个月之久。”
秦驷一愣,倒是没想到江西的天险,这也难怪,前身秦思本就是个娇小姐,别说是江西了,让她说京城是个什么样的,她也说不出来。秦驷也只是从傅钦烨嘴里听说了些江西的情况,若江西真的是三面环山,来的路上又有匪祸,加上征集物资也需要些时间,恐怕等到药材真的到来时,时间就不够了。
门外的喧嚣渐渐大了起来,已经有人在猜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徐子涛家的下人已经和宫女太监一起准备好了早上给灾民吃的东西,还有傅钦烨昨天决定开始分发下去的米面。
他曾说过,今天就开始让灾民恢复平时的生活。至于那些外来的灾民,也在城外搭了住处。
秦驷给傅钦烨整好衣裳,随后拉住他的手道:“走吧。”
傅钦烨一下警惕起来:“去哪?”
“自然是去告诉那些灾民你的决定。”秦驷不容置疑地道,傅钦烨身为一国之君,自然不能遇事逃避,无论他做了什么决定,不声不响的总不是个事。
眼下也没有好的办法,一旦傅钦烨从此沉寂下去,那他们的下场会比管事那伙人惨的多。
更重要的是,傅钦烨从此在百姓心中就再也不是一个一言九鼎的皇帝。
但傅钦烨却没能领悟秦驷的意思,他挣了挣,没挣开,于是把脸转到一边:“朕不去。”
秦驷的脸色变得严厉了起来:“皇上!”
傅钦烨烦躁地来回走了两步,又抬头看了看秦驷,终于咬着牙道:“好,朕去。”
但是傅钦烨却迈不出步子,他不知道自己出了巡抚府之后会遇上什么,可他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再怎么磨蹭,到底是出了巡抚府。
灾民们脸上都带着笑容,最近这段时间的生活可比以前快活多了,每天都能吃饱,还不会被欺负,小孩老人都有住的地方,又安稳又舒服。
这一切都多亏了皇上和皇后娘娘,他们可是听说了,皇上为了帮他们,还骂了大臣们一顿。
这样的好皇帝,哪里找去啊!
以前只觉得天高皇帝远,谁认识皇帝长什么样啊,现在他们才发现,皇上原来那么英明神武,仁德宽厚。
比那些当官的可好多了!
傅钦烨面对着这一张张笑脸,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张了张嘴,越发想要转身回去巡抚府,然后关上门,挡住他们期望的目光。
但秦驷却拽住了他的手,她在他耳边说道:“说。”
傅钦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有气无力地道:“朕朕有话要说。”
就在这个时候,从秦驷的手中传来一道暖流,傅钦烨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变大了,声音也大了许多:“赈灾粮和药材遗失了大半,新的药材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运过来。”
此话一出,灾民们愣了一会,一片静寂,过了好一会,底下才哗然起来,有些灾民开始不满,冲过来对傅钦烨叫嚷着些什么,傅钦烨听了好一会才听清楚他们说的话。
他们说:“昏君!”
傅钦烨再也站不住了,正要离开,却见一个老人想要过来,他不像那些灾民那么面目狰狞,而是面带焦急,秦驷认得他,秦驷那天给了他孙子孙女两碗粥。
秦驷让侍卫放他进来,老人有些怯怯的,见了秦驷两人也不知道下跪,只道:“皇后娘娘,老头子有个法子,不知道可不可行。”药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