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26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什么方法?”秦驷开口问道。
一旁的傅钦烨却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他向一旁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只有一双攥紧了的手泄露了他的情绪。
老肖头搓了搓手,看了看秦驷道:“皇后娘娘,老汉是盘龙镇的人,那里的盘龙山上都是药材,盘龙镇上的人,没有一个是不会摘药制药的。”
这显然不是一个多好的法子,秦驷有些失望地道:“盘龙镇又在哪里?”
老肖头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说道:“娘娘,您误会了,老汉的意思是,江西众人,没一个不会采药制药的,只不过前些日子大家都吃不饱,如今身上有力气了,进山一趟,老汉一个也能采来百斤草药。”
秦驷的眼睛微微一亮:“你是说”
老肖头低下脑袋:“老汉没什么脑子,吃饱了还算有一把子力气,皇后娘娘有事差遣就是。”
老肖头能想到的不多,可秦驷能想到的就多了,她目光落在拥挤在巡抚府前的那些灾民身上,他们有些人正在大声叫骂,而更多的人,却在唉声叹气,他们都跟老肖头一样,想到的只有眼前的困境。
眼前的困境是什么?没有药材?不不不,是跟药材一起被劫了的粮食,除了一些有亲人生了瘟疫的人,其余人根本就没有秦驷他们这么看重药材。
而他们看重药材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些灾民,他们看见的远比这些灾民更长远,在他们眼里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秦驷和傅钦烨等人却明白,今天只会有一两人生瘟疫,明天却可能传染给一百人。瘟疫决不能放任不管,而且要严防早杜。
秦驷突然拉住傅钦烨的手,走上前,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她拿出了以前当女帝时的气势来,表情中携着一股威严,目光清明,却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凌厉。
在她的目光下,灾民们渐渐的没了声音。
秦驷扬声说道:“皇上和本宫知道大家的忧虑,匪盗之祸,非人所能预见,是以城中粮食再次开始短缺起来,但皇上想出了一个方法。”说着,秦驷看向傅钦烨。秦驷的声音比傅钦烨的可大多了,不仅仅是这巡抚府前的灾民听见了,方圆数里内的灾民也都听的清清楚楚。一时间,各处都没了声音,众人认真听着秦驷说下去。
傅钦烨也眯着眼睛看她,他神色里倒没有不悦,只带着一丝自暴自弃的无所谓,他跟那些灾民一样,在等着秦驷接下来的话。
秦驷捏了捏他的手,扬声说道:“以后只供应十四岁以下孩童的吃食,十四岁以上的,想要米粮,则需用药材来换,稍后会有人公布一套明细规则,说明如何交换。”
一听见这话,灾民们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不信。江西四面环山,有些村子就建在山里,一出门,除了山还是山。山上不就是药草最多,山里种不活粮食,却可以种活药草,毫不夸张的说,江西人没学会认识粮食,先学会认识药草了。
若是药草能换粮食,那还不简单?
这时有人大声问道:“那万一俺们摘来了药草,你们不给粮食呢?!”
这话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不少人都在点头,还有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声音,直接就大声说道:“谁知道那些狗官会不会收了药草,转脸说没粮食呢。”
老肖头气的不轻,恨恨地说道:“官是狗官,但是皇上和皇后娘娘都是好人啊!他们真是真是蠢透了!不信狗官也就罢了,还能不信皇后娘娘吗?!”
一旁的徐子涛听的苦笑不已,在江西人眼里,官都是狗官,没有一个官是好官。
秦驷却浑不在意地说道:“今日早膳照旧,但是从中午开始,你们能吃到多少东西就全看你拿来的药草有多少了,若不信,你们尽可以再砸一次巡抚府!”
秦驷这话倒是激起了这些灾民的彪悍心性,江西人什么时候怕过!到时候没有粮食,他们就再砸一次巡抚府,谅这些京城来的贵人都惜命,不敢骗人!
这样一来,灾民们都不再言语了,只偶尔和自己身旁的人说上两句,却没人再争执不信了。
秦驷见了,脸上笑意一闪而逝。这些江西人倒也有趣,性格彪悍却又淳朴。
她一转身,就见傅钦烨正惊奇地盯着她看。
秦驷冲他一挑眉:“怎么了?”
傅钦烨用探究的语气说道:“朕没想到皇后如此多智善谋。”
秦驷用无所谓的口气说道:“这主意可不是本宫想出来的,”说着,秦驷看向老肖头,“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出来,荣华富贵,本宫还是可以许的。”
老肖头咧嘴笑笑,却道:“老汉说的是这江西人人都知道,都能做到的事情,哪里能要东西呢。”
傅钦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皇后让你说,你说就是,但凡你要的,朕都可以给你。”
这话自然不是假话,身为皇帝,傅钦烨的确有说这话的资格,老肖头倒没怀疑这个,他不愿意要这赏赐的原因很简单,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恩,报恩哪里能容下他要赏赐呢,但秦驷和傅钦烨显然不这么想。
老肖头犯了难,拍拍自己的脑袋,也没想出自己该要什么。
秦驷便叫了徐子涛来:“徐大人,本宫和皇上许了这老人一件事,你安排一下,等他想到了你再来告诉本宫。”
徐子涛连忙应下了,记下老人的姓名籍贯等,让他先行离开。
傅钦烨神色有些恍惚,直到被秦驷牵着进了巡抚府,他才回过神来:“这便无事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秦驷轻笑一声:“皇上还不想结束吗?”
傅钦烨强笑了一下,没有接秦驷的话,他神色恍惚,失神地看着秦驷。但秦驷的容貌在傅钦烨眼里变得模糊起来,仿佛有一层雾罩在两人中间,让他看不清秦驷的表情。
她到底是谁?!
之后的事情就顺利了许多,因为有从管事手中夺来的粮食,所以粮食倒不怎么紧缺,首次实行以药换粮,还是手忙脚乱了一阵,后来便越发顺畅了起来。
何况傅钦烨已经写信回京城说明了情况,料想不用多久,应该会有新的赈灾粮运过来,但眼下的困境却是解除了。
只是瘟疫越发肆虐了起来,得了瘟疫的人不能在城外,城外有上万难民,也不能在城内,城内的人同样不少,可更不能放任不管,人人闻瘟疫而色变。这么下去,总有一天,会引起恐慌。
%%%%%%%
“又有人死了!”傅钦烨伸手在桌子上一拍,啪的一下,好大一声响,徐子涛几人都深深低下脑袋,唯有秦驷,目光落在他手上,他手掌嫩白,这一下拍的顿时红了起来。
可以想见一定很疼,他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拍过桌子的手却背到了身后。
真是何必逞强呢。
秦驷眼里浮起一丝笑意,看在傅钦烨眼里,让他皱了皱眉,又咳了一声,似是在提醒秦驷。
秦驷浑不在意,将目光转向窗外。
傅钦烨无可奈何,只好忍气吞声,继续说道:“江西的大夫都没有法子吗?!”
徐子涛硬着头皮说道:“皇上,臣还没有听说过有能够治愈瘟疫的奇才”
他话还没说话,就被傅钦烨瞪了回去:“那是你见识少,朕记得父皇在时,江西也发生过一回瘟疫,那一次的瘟疫怎么就被治愈了?!”
听见傅钦烨的话,徐子涛顿时苦笑,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传令下去,寻找能够治愈瘟疫的人才,封官加爵,只要他能够把瘟疫给朕治绝了,朕什么都能允了他!”
傅钦烨说完之后,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秦驷,却见她看着窗外,压根没有听他说了什么。
他又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他话音刚落,却听见秦驷指着窗外道:“那是谁在烧东西?”
傅钦烨等人也往窗外看去,只见碧蓝天幕下,一道灰黑色的烟柱缓缓升起,看方向,还是在城里。
更重要的是,傅钦烨这几天见多了焚烧尸体的烟气,跟这烟柱一模一样。
有人在城里焚烧尸体?!
想到这里,傅钦烨再也坐不住了:“快着人去查!到底是谁在城中焚烧尸体!”
万一是瘟疫病人的尸体,那
他抬头看了看天上,天幕上似乎也罩着一层阴霾,不再像刚才那样碧空如洗。
傅钦烨几人匆匆离去,屋里只剩下秦驷一人,瑶音推门进来,在秦驷耳边说了两句话。
秦驷脸上浮现一丝狐疑:“哦?”她思忖了片刻,屈指在桌上敲了敲,终于说道,“让她过来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