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27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个面容呆滞的女子被瑶棋带着走了进来,见到她,秦驷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就转过头去,看向窗外。
女子跪倒在地上,含含糊糊地说道:“拜见皇后娘娘!”语气生硬至极,一看就知道是刚才在门外被人教的。
秦驷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嘴角微微上翘,看似在笑,可她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
女子有些局促地攥了攥衣角,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小襁褓,似乎是怕别人觊觎自己的孩子,她把襁褓抱的很紧。
“皇、皇后娘娘”女子低声唤了一声秦驷。
秦驷不应答,倒是一旁的瑶音出来给她解了围:“有什么要说的你就快说吧,皇后娘娘还有事,你怎么能这么耽搁。”
女子畏缩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小声地说道:“皇后娘娘,我,不、不对,民女知道哪里有治疗瘟疫的方子。”
秦驷还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一动不动,近乎于凝固,从窗子的间隔中漏出来一丝阳光,落在她身上,照的她脸上一片明晃晃的白,比之冬雪白瓷更甚,让人一时间不得不移开目光。
良久,女子才听见一个若有若无的字:“哦?”
她愣了一会才确定自己的确是听见了这个字的,接着又道:“我夫家从前是行医的,当年江西也曾经生过一场瘟疫,民女的公公就曾经治过,所以留下了这个方子。”
秦驷嗤的一笑:“难不成你以为天下的瘟疫都是一个病?有热瘟,鼠疫,痘瘟那么多种瘟疫,你一个方子,就能治好天下的瘟疫不成?”
女子一时间无言以对,只好反反复复地说道:“这回的瘟疫跟当年的一模一样的,方子有用的,肯定有用的。”
秦驷站起身,走到她身边,目光落在她手中的襁褓上:“若你夫家真是行医的,那为何没救活你的孩子?”
女子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死死地抱住了怀中的襁褓,从里面露出一根细小的、灰白色的东西来,秦驷看的清楚,那是一根白骨。
属于小孩的,被煮熟后的白骨。
她移开目光,从女子身边走过去。
却不妨女子突然伸手抓住秦驷的衣裳下摆,秦驷站定,也不转身,只冷冷地道:“怎么,还想行刺本宫不成?”
女子抬高了声音道:“我没说谎,城外的是热瘟,城里的确是鼠疫!”
秦驷的脚步顿住了,她转身看向女子,目光从上而下,带着令人心悸的审视:“城里什么时候有瘟疫了?”
女子很怕秦驷,只是嘴里一直念叨着那句话,却没回答秦驷的问题。
秦驷目光落在女子纤瘦的后背上,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她突然抬起头道:“快去拦住皇上!”
瑶音等人还没明白秦驷的意思,可秦驷已经往外走了两步,她突然又顿住,回头看了一眼女子:“把她关起来,等本宫回来处置。”说完之后,秦驷第一次急匆匆地往外走。
瑶音等人不知道出了何事,她叫了瑶虞跟自己一块跟着秦驷,又让瑶棋去关押那个女子。
众人急急出了巡抚府,秦驷一马当先,这回她没有坐马车,而是驾着马,一路风驰电掣,来到最初烟柱所在的地方。
傅钦烨不在那里。
秦驷目光一沉,心里忽然有了些惴惴的感觉。
她一连问了三个人才问出来,傅钦烨在查看这里的时候忽然晕倒,已经被送往医馆。她又赶去了医馆,在医馆里,才找到傅钦烨。
但傅钦烨是昏迷着的,为他看诊的大夫一头的冷汗,最后却又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
秦驷看着傅钦烨,他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双嘴唇没了血色,脸却又红的不寻常。秦驷将手覆上去,只感觉到惊人的热度。
这样一点表情都没有的傅钦烨,一点都不像他了。
秦驷看了他良久,忽然低声说道:“他怎么了?”
那大夫年纪不轻了,听见秦驷的问话,伸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小心翼翼地道:“皇上他他”
“快说!”这回说话的是沈德宁,这个一贯镇定自如的太监总管这会儿也不镇定了,看着大夫的目光像是想要吃了他一样。
大夫吓的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被徐子涛一把拽起来:“你倒是说啊!”
“皇上他”大夫咽了咽口水,“像是得了瘟疫”
“不可能!”沈德宁上前一步说道,“皇上一整天都跟咱家呆在一起,是不可能得瘟疫的!”又没有出城,哪里能染上瘟疫呢!
“是什么瘟疫?”秦驷眯起了眼睛。
大夫战战巍巍地说道:“鼠疫。”
“你这庸医!”
“徐大人,”秦驷打断了徐子涛的话,她一边伸手把傅钦烨身下垫的单子给卷起来,一边道,“马上疏散城里的人,在城外单独建一个地方,吩咐大夫严查有没有得了鼠疫的人。”
徐子涛愣了愣:“皇后娘娘相信他说的话?”
秦驷却没有回答徐子涛的问题,她伸手抚了抚傅钦烨的额头。
现在更烫了,偏他只脸色有些红润,看上去倒像是睡着了一样。秦驷的心情突然坏了起来:“回府再说。”
傅钦烨不在,秦驷这个皇后完全可以主持大局,就算傅钦烨在的时候,秦驷主持大局的时候也不少,所以这个时候众人没有一个质疑秦驷的话,反而都没有异议地去做了。
几个人先是回到了巡抚府,秦驷将那名女子所说的事情告诉沈德宁和徐子涛,两人对视一眼,倒也没怀疑秦驷的话,只按照秦驷的吩咐,去疏散城中的人群了。
秦驷则去见了那个女子,她被瑶棋关在一间屋里,她蜷缩在角落中,神色呆滞,一动不动。
直到见了秦驷,女子才逐渐有了表情,她跪爬到秦驷身边,带着些期冀地说道:“是不是有人染上鼠疫了?是不是?!”
秦驷伸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你是怎么知道城中会生鼠疫的?”
女子咬了咬嘴唇,头一回直视秦驷的眼睛:“是刘三说的。”
“刘三是谁?”
女子翕动了一下嘴角,却什么都没说,只呐呐地看着秦驷,看的出来,她很怕这个刘三。
秦驷不为所动,依旧冷冷地看着她。
女子沮丧地挣了一下,没挣开秦驷的手,只好说道:“杀了我丈夫的人。”
女子把她和这个刘三的关系全都说了出来,原来她夫家的确是杏林世家不错,但正逢上了没粮食的那段时间,后来世道乱了之后,女子的小姑子被人掳了去,回来的时候已经怀上了身孕,没过两天就自杀了,女子的公公没受住这个打击,没两天也死了。
这个时候,他们一家就只剩下了女子和其丈夫儿子一家三口,但随后不久,他们就遇上了刘三。
开始的时候,刘三只是看上了他们的粮食,到了后来,他就看上了他们的儿子和女子。
女子的丈夫心性纯良,又从小被教导的有一颗济世救人的心,以至于将刘三这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引狼入室,先是给他治病,接着给他吃食,可刘三却趁着女子丈夫深夜熟睡的时候杀了他,又霸占了女子,最后还生生煮食了女子的儿子。
而鼠疫的事也是她从刘三嘴里得知的,他当时喝醉了,躺在女子身边说了梦话,女子因此才来寻秦驷说明这件事情。
听完这个故事,几个宫女都不禁眼泪涟涟,这么可怜的人她们可没见过,又都是年轻的小姑娘,虽说在深宫里浸过一段时间,但却还没失了那一点怜悯之心。
“本宫倒奇怪一件事,你怎么来找本宫?不去找徐大人或者皇上?”秦驷声音清冷,听不出喜怒。
女子连忙说道:“因为民女听闻皇后娘娘心慈人善,才来找您。”
秦驷嘴角扬起一个奇异的笑容,似讥笑似怜悯,她敛了眼睑,没去看女子。
过了一会,她才说道:“带我们去找刘三。”
女子没有拒绝,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污秽肮脏的地方,整条街上四处都堆放着垃圾,泔水桶都光明正大地放在门外,不时飘出一阵难闻的味道来,还有人去扒那泔水桶,弄的更是污秽。
女子却没有一点感觉,带着他们往里走。
她的脚步很快,虽然有些踉跄,但还是很顺利地带着他们来到最里面,那里是一个破旧的酒馆,在这样的时候,酒馆依旧开着张,里面几个人正大声地谈天说地。
女子指着里面一个穿褐色对襟上褂的男人道:“他就是刘三。”
秦驷吩咐把跟刘三在一起的人都绑起来。
刘三被带走的时候看见了女子,嘴里破口大骂,污言秽语难入人耳。瑶音一个手刀切在他颈后,顿时清净了许多。
等到人都被带走了,秦驷这才看向神情恍惚的女子:“现在你该说了吧,为什么在我们进城的时候拦我们的马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