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28章 【二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女子的脸色有一瞬间的苍白,随后她低声说道:“都是刘三指使民女去的。”
秦驷目光中带着看破人心的凌厉,她盯着女子,似笑非笑地道:“是吗?”
女子还想说话,却见秦驷已经转身离开,她的背影并不多么高大,但却带着常人难以匹敌的气势。
她这时感觉到掌心有些疼,摊开掌心,她才看见自己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的指甲给戳破了。她抬起手,将脸凑近掌心,然后伸出舌头来,舔干净了上面的血迹。
刘三长的十分彪悍,脸上的刀疤尤为吓人,他也就是一个市井浑人,打了一阵,他就什么都招了。
女子说的的确不差,这刘三本是盯上了她夫家的粮食,后来才又看上她和她儿子。本来女子的夫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虽说开着医馆,但也实在清贫,往年存下来的粮食,没过几天就吃完了。
江西民风彪悍,刘三反而不如,不过是凭着自己的长相捡些看着良善的人家欺辱而已。那段时间正是乱的时候,刘三想出去抢粮食,却被打了几顿,后来饿得不行了,他又打起女子儿子的主意,杀了女子的丈夫,当晚就煮了女子的儿子。
女子也一样饿了几天了,哪里还有力气挣扎,自此被他奴役着,反抗不得。
再说这刘三,自从吃了第一个人之后,胆气也大了很多,集结了一群同样好吃懒做的市井混混,干起了欺男霸女的勾当来。他专找那些异乡来的灾民,敲闷棍,下黑手,这日子过的极为滋润。
直到秦驷等人到来,自从他来了之后,这城中的秩序好了太多,也没人再敢在城中明目张胆地吃人了,更别说他们这些以黑活度日的,一旦一天没有杀人,他就要饿一天肚子。加上后来秦驷的规定,他每日里,能吃到的东西还没有女子的多。
最关键的是,尝过了人肉的滋味,再吃别的,再吃别的,他总觉得一点味道都没有,每日里,他都想着人肉的味道,若不是遇见了那人,他可能已经杀了女子去吃了。
据刘三说,那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气度极为不凡,一看就是个大官。
那人身边带着几个身手极高的护卫,刘三不小心冲撞了他们的车架,几个护卫本想杀了他,结果被那男子救了出来。
刘三那时候心里惶恐,没见着他的面容,只听见了他的声音,他吩咐刘三做一件事情,就是在今日焚烧几具尸体。刘三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看出来这些尸体上都带着鼠疫,一旦在城中烧起来,立刻就会把鼠疫传播到各地。
刘三也是在乎自己的小命的,他知道那男子既然敢把这件事吩咐给自己,就是自信随时可以取走他的小命,他也没敢就这么跑了,相反的,他把这件事吩咐给了他的一个手下,那个手下也是个亡命之徒,得了银钱,什么也没问,直接满口的答应了下来,这才有了今天中午的那一幕。
又逼问了刘三许久,确定刘三不知道更多了,秦驷才挥挥手,让刑讯逼问的人退下,秦驷的目光落在刘三脖子上,他脸上的血蜿蜒地留下来,染红了他的脖子,也遮住了上面原本就有的一个红斑。
那是得了鼠疫的症状之一。
秦驷问道:“你既然知道那几具尸体上有鼠疫,想必也怀疑过自己会不会生了鼠疫吧?”
刘三咳了一声,从嘴角吐出一些血沫来:“我我找人看过了,我身上没有生鼠疫。”
“你找谁看的?”
“医馆德云医馆的柳大夫”
秦驷听见他的话,再不犹豫,转身往外走。
一旁的瑶音问道:“皇后娘娘,这人怎么处置?”
秦驷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杀气,冷漠且没有一丝感情:“杀了。”
德云医馆的柳大夫,就是给傅钦烨看病的大夫。
等秦驷带人来到德云医馆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人跑了?”
“没,死了。”
瑶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眼前全是那位大夫尸体的样子,死人她也见过,但被毁的那么惨的,她还是第一回见到。
也不知道杀了那大夫的是谁,他整个人全都浸泡在血水中,身上像是被凌迟过一般,没剩下几块肉,看上去当真让人战栗。
秦驷看见尸体的样子,反而笑了:“人没死,给本宫查出来他藏在哪。”
把尸体毁成这个样子,欲盖弥彰,不过是为了掩饰人没死而已。
而且只可能藏在城里,如今要出城的人没有几个,进城的人倒是不少,那个烧了尸体立刻出城的人已经被抓回来处置了,除了他,今天就再没有出城的人了。
鼠疫的事情虽然秘而不宣,但是秦驷等人的动作着实太大了,有些灾民已经从他们的动作中猜出了什么,一时间各种传言甚嚣尘上,甚至有人拦住秦驷的车架让她解释的。
这些江西人一点都不顾忌秦驷皇后的身份,除了一些人因为受过秦驷的恩惠,自发地挡在秦驷马车前外,其余人,一个个都对秦驷怒目而视,叫嚣着如果秦驷不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就不让她离开。
秦驷自然有法子离开,不说她身边四个身手日益高强起来的侍女,单说她今天带来的护卫,就足以带着秦驷从这些难民面前离开,而他们根本拦不住。
但秦驷没有那么做,秦驷不在意他们,傅钦烨在意,他那么多日里积攒起来的名声,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毁于一旦。
秦驷从马车里出来,沉默着下了马车。
见到她,那些围在她身前的灾民都不禁后退了一步。
秦驷抬眼看向他们,开口说道:“本宫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你们想问,为何这几日让你们离开城中,城中有干净的屋舍,有亲朋好友,还有热粥米粮。但让你们离开城里,却是为了你们着想。皇上体恤众人,不让本宫告诉你们,但事到如今,本宫不得不说了。”
秦驷的声音十分沉重,让众人不自觉的就沉默下来,原本那些口口声声指责秦驷的灾民,也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过分了。
秦驷看见他们的表情,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皇上忧心民众,身先士卒,如今已经卧病在床,全因为前些日子皇上发现有人朝城中百姓投放鼠疫,而那个人,还是一个江西人”
“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