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29章 【二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嗡嗡的议论声大了起来,众人听见这个消息着实吃了一惊。
等到这些议论声稍微小了些之后,秦驷将柳大夫的身份说了出来,听见秦驷的话,不时有人道:“怎么会是柳大夫。”
这些人中是有认识柳大夫的,在江西,柳大夫还是有些名气的,加上他这些日子又救助了不少人,自然有人识得他。
“怎么可能,我婆娘就是被柳大夫给治好的。”一个正站在秦驷面前的灾民忍不住说道。
秦驷听见了他的话,看向他,眼里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威严:“你的意思是,本宫如此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冤枉一个大夫?”
自然不可能,两人之间的身份差异太大。冤枉?秦驷用得着吗?
一时间没人再质疑秦驷,更是有两个曾经受过秦驷恩惠的灾民为秦驷说话。
秦驷制止了他们,又道:“现如今柳大夫仍旧逃离在外,若是有人见到他,还望告知给衙役,只要有人可以找到柳大夫,就可以拿到一千两银子的赏银。”
如今银子虽然不重要,但好歹也能拉拢人心。
说完之后,秦驷不再理会这些灾民,转身回到了马车上,吩咐车夫驾车离开。这回没人再拦着她了,灾民们默默地给秦驷让出一条道路来。
第二天就有人押着柳大夫去了巡抚府,他正是先前说自己婆娘被柳大夫救了的那位。柳大夫一张老脸鼻青脸肿的,想来来之前曾被狠狠打过一顿。
柳大夫像是早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面无表情地被几人押着,一句话都不说。
这回是秦驷审问他。
见了秦驷,柳大夫只看了她一眼,就闭上眼睛,一副绝不开口的样子,唯有一双手不断抖着,泄露了他内心的情绪。
问讯用刑的方法有很多,可这巡抚府中能用的就少多了,秦驷着人搬来一个火炉,又铺设上一张可以禁锢人行动铁床。
柳大夫就被锁在铁床上。
铁床让他很不舒服,铁床太重,上面的镣锁又太短,锁着他四肢的时候就深深地嵌在他的骨肉里。
秦驷也没说话,就坐在柳大夫对面,看他不断挣扎着,越是挣扎,手镣脚镣就越深入他的肉里。
在柳大夫双手双脚全都变成紫色的时候,秦驷终于说话了。
“本宫记得先帝在时,有个妃子不贞,常借出宫的机会与人私会,后来先帝得知此事,便问刑官,问他如何能够让人一辈子都走不了路,刑官便说道,这世上有种东西,名叫乌鸠,形似蚯蚓,却有牙齿,好钻入硬物之中,将其一点点咬的粉碎,然后筑巢造窝。将乌鸠从人的脚心放入,它就会自己讲人身上的骨头一点一点的啃噬咬烂,连肉也不会放过。到时候人腰之下全都变成肉泥,自然动不了了。”
秦驷的声音悦耳的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但她说的内容却叫人毛骨悚然,柳大夫脸上全都是汗,乌鸠这种东西,江西就有。
乌鸠喜湿热,好咬噬硬物,见不得一点冰冷和干燥。这玩意只在一些山上和江河边多见,只要脚上有伤口的人赤脚踩上它,它就会顺着人的伤口钻进去。
秦驷笑了笑,接着说道:“凑巧的是,前些日子,正好有人挖出了几只乌鸠。”说着,她一挥手,立刻有人抬上来一个木箱子,木箱子里全都是湿软稀烂的黑泥,黑泥里散发出一种恶臭味,让人闻着就忍不住掩鼻。
秦驷拿起放在一旁的铁棍,搅了搅,黑泥立刻晃动起来,里面藏着的东西冲柳大夫龇了龇牙。
柳大夫这回挣扎地更强烈了。
秦驷对柳大夫说道:“还不说吗?”
柳大夫看了一眼那黑泥,又看了一眼秦驷,明明室内温暖如春,他背后却全是冷汗。他目光又回到那黑泥上,突然发了狠,舌头伸出来半截,张嘴就要咬下。秦驷看也不看,伸手就把手中的铁棍扔出去,铁棍打在他身上,让他啊的叫了一声。
这一下也给了身边的人反应过来的时间,很快就有人制住了柳大夫,在他嘴里塞了一块布。
秦驷冷哼一声,一副厌倦了的样子:“在他脚底下开两个洞,然后塞到箱子里。”
柳大夫见了,不住地挣扎起来。
秦驷给制住他的两人使个眼色,一人便制住他的下巴,另外一人将他嘴里的布给拿了出来。
柳大夫喘着粗气说道:“指使我的人叫刘向,他就在城外的十里亭!”
秦驷站起身来,朝两人挥了挥手。
柳大夫松了口气,还以为秦驷要放过自己,旁边的两个人却过来制住了他的手臂,随后他听见了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说道:“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
柳大夫还没明白,突然有人在他脚下划了两刀,接着把他的脚按到一个湿滑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小端子看向自己的干爹沈德宁,他头一回见到,自己这个干爹脸上露出那么阴狠的表情。
大部分时间,包括他在杀人的时候,他脸上其实都带着笑容,敷衍的、冷漠的、看着蝼蚁一样的表情。
今天有些不同,他去了一个地方之后,回来,脸上就一直挂着这样的表情,就算是小端子,也感觉有些心悸。
过了不知道多久,沈德宁终于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他脸上带着笑容,可声音却寒的让人发颤:“去把侍卫里那个姓刘的给咱家叫过来。”
小端子依言去了,他看惯了沈德宁的手段,也没问他是要干嘛,直接去叫了人来,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刘侍卫不疑有他,直接跟着他去见沈德宁。
沈德宁让他进去,却没让小端子进去,小端子便在门外等着,没一会,沈德宁出来了:“去处理一下。”
处理?处理什么?
小端子往门里看过,待看清楚屋里那具瘫在地上的尸体之后,他不禁眉心一跳,随后恭声说道:“是。”
沈德宁没理会他,匆匆地离开了。
沈德宁要去见秦驷,傅钦烨还没清醒,只能与秦驷商量这件事了。
原以为这一切只是别国的阴谋,却没想到原来真是那人所为,呵,还真是好大的一个忠臣,先帝如今才死了多长时间,他们这些人就已经开始谋划这些事情了?
只可惜,先帝的一番布置,因为这些人,已经没用了。
皇上的皇位,根基不稳啊。
沈德宁一边想着,一边来到秦驷的房前,瑶棋隔着门说道:“皇后娘娘,沈公公来了。”
屋里传来秦驷的声音:“让他进来。”
瑶棋有些畏缩地看了沈德宁一眼,为他打开门。
沈德宁进了屋,第一眼就看见秦驷的背影,她坐在傅钦烨的床边,正在给他擦额头的汗。
沈德宁从小就服侍人的,在他眼里,秦驷的动作没一点儿能看的地方,用力太大,布也拧的太干,哪里是服侍人的样子。可等他再往前走两步,看见秦驷的表情后,不禁默然。
她神色极为认真,像是在做她心里最重要的事情,她的目光停留在傅钦烨身上,不曾为其他的人或者事物而分散片刻。等看见傅钦烨脸上的汗被擦干净了,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随后她又给他盖好被子。
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皇上认为皇后另有其人,会不会是个误会,魏国公他也曾见过,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兴许是他留了什么后手也说不定。
“怎么不过来?”
秦驷的声音把沈德宁惊醒,他转眼间警醒起来,向前走了两步道:“参见皇后娘娘。”
秦驷嗯了一声:“有结果了?”
沈德宁沉默片刻,缓缓点头:“微臣已经找到了幕后布置的人。”
“谁?”
沈德宁这回沉默的久了一点,久的秦驷都以为他不会再说出口的时候,他才说道:“是刘曦,刘大人的儿子。”
刘大人,辅政大臣刘冉仁。
秦驷却没有意外,反而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沈德宁心里吃了一惊,看见她的表情就知道,秦驷事先是知道这件事的。他看向秦驷,疑惑地道:“皇后知道?”
秦驷笑了笑,从沈德宁进屋里来头一回看向他:“你觉得身为臣子,公然违抗皇上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你觉得满朝文武不尊皇帝,不敬皇后,反而尊崇一个大臣,也是一件寻常的事情?”
沈德宁低下头,没有回话。
如果那个人是刘冉仁的话,他的确认为这事情寻常。
皇上年纪尚幼,又从小就在刘大人的教导下长大,心性也好,帝王之术也罢,也都比不上先帝。先帝放心不下皇上,所以拜托了两个人辅佐他,又将他的几个幼弟,杀的杀,赶的赶,囚的囚,势必不让他们长大了阻碍皇上。
那两个辅佐他的人,其中一个就是他沈德宁,另外一个就是摄政大臣刘冉仁。
刘冉仁年事已高,等到皇上长成,他要么告老还乡了,要么就死了。而他则可以钳制太后,又是个阉人,阻碍不到皇上。
先帝什么都算到了,却没算到当年忠心耿耿的刘冉仁,如今耄耋之寿,居然也打起谋朝篡位的打算。
见沈德宁不说话,秦驷道:“抓到人了,你打算把他怎么办?”
沈德宁收回心中的思绪,谨慎地道:“刘曦毕竟是朝中大臣,不可贸然处置,也容易打草惊蛇,咱家只去查看了那个地方,并没有抓人。”他一说完,就看见秦驷的目光,冷的像是腊月里的冰块,看你一眼,便让你如同光着身子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沈公公当真这么认为?那可麻烦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