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30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本宫不那么认为,”秦驷收回自己的目光,慢悠悠地说道:“本宫以为,刘曦不能活,可以用他的尸体告诉世人刘家的狼子野心,刘家自然也不能留下。”
沈德宁心里极为赞同这个主意,但他却摇了摇头:“皇上心地慈善,恐怕不会同意。”
秦驷翘了翘嘴角:“为何要让他知道?”
沈德宁皱了皱眉:“皇后娘娘,这样的事情,还是让皇上决定的好。”
秦驷似乎听出了沈德宁话中的不满和警惕,似笑非笑地道:“沈公公认为本宫这法子不好?或者沈公公认为,皇上死在江西,这个结果好?”
自然是刘家灭族好,私心里,沈德宁是极同意秦驷的法子的,但他跟秦驷不同,在他心里,能够决断一切的人,只有傅钦烨。
见沈德宁还不说话,秦驷便起身说道:“那个女子已经把治鼠疫的方子交出来了,只等着试验好之后用到皇上身上。”
沈德宁的目光落到床上的傅钦烨身上,他明白,这是秦驷在提醒他,傅钦烨还躺在床上,万一刘家下手再狠一点准一点,恐怕皇上现在就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棺材里了。
更何况,傅钦烨躺在床上,发号施令的就只有她这个皇后了。沈德宁听也得听,不听
呵。
秦驷从沈德宁身边走过,径直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吩咐瑶棋两句话,便直直来到巡抚府的门口。
门口站着两个衙役,他们一齐向秦驷行了礼。
其中一个有些拘谨地说道:“皇后娘娘,我爹让我见了您跟您问好。”
秦驷看了他一眼道:“你爹是谁?”
他露出了一丝感激的表情:“我爹是老肖头,当初您曾给过我儿子女儿一人一碗粥。”
秦驷上下看了他一眼:“你爹让你来这里的?”
他点了点头,站的更加笔直了一点。
秦驷默然,老肖头他,只提了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吗?
这世上,总有人贪心不足,也有人知足常乐。
可就不知,哪种更快活一些了。
秦驷没等多久,就见沈德宁带着一些侍卫和太监过来,待来到秦驷面前,沈德宁说道:“皇后娘娘,山路崎岖,还是咱家带路吧。”
秦驷早就料到这个结局,点点头,跟在沈德宁身后。
很快,他们来到一个山坡前,众人下了马,沈德宁遥遥指向前方隐约可见的一个村落。
“那里就是十里亭村,刘曦就在里面。”
秦驷微微颔首:“那本宫就等着沈公公的好消息了。”
沈德宁应一声是,带着人往那里去了。
过了一会,一阵兵戈之声随风传来,秦驷鼻尖隐约可以闻见丝丝血腥味。她走到一边,伸手摘下一片半个手掌大小的叶子拿在手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兵戈之声渐渐小了起来。
秦驷这时却听见一声马蹄声,她身上披着一件深青色的披风,戴上了披风的帽子,顿时整张脸被帽子遮了起来,只露出尖尖小巧的下巴,让来人明白这是一名女子。
来人迟疑了片刻,伸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
可还没等他抽出剑,秦驷却突然动了,她平平一抬手,那人只见她手中飞出一片树叶,树叶青绿,在空中飘飘荡荡。
那人心中疑惑,伸手拔出剑,就在这时,眼前绿光一闪,他突然浑身无力,跌下马去。
随后过来的人将他提了起来,走到秦驷身边:“皇后娘娘。”
秦驷看向那张平凡无奇的脸,片刻后道:“走吧。”
那人眼中涌上惊骇之色,皇后?
怎么会是皇后?
难不成皇上没染上鼠疫?!
怎么可能?!他们究竟是失败了,还是陷入了别人的陷阱?!
%%%%%%
将人带回巡抚府,秦驷让沈德宁把抓来的人关进了柳大夫所在的屋子。
刘曦心里不安,脸上却还是一派镇定,直到看见了柳大夫的样子,他脸上的镇定才终于失去踪影。
“柳大夫?”刘曦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柳大夫,他一头乱糟糟的花白头发披散着,跟前几天他看见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他那天见到的柳大夫精神奕奕,一半头发都是黑的,可不像现在大半都白了。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的双腿,那仿佛如同两根瘫软的面条,软绵绵地搭在铁床上,整个变成了扁平的形状。他脸色死灰,更是不带一丝活人的颜色。
刘曦盯了他好一会,柳大夫才清醒过来,他看见刘曦,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冲刘曦伸出手来。
刘曦脸色苍白,哪里敢回应他。
这时秦驷走了进来,刘曦见过她,惊讶地道:“皇后娘娘?”
秦驷不理会他,而是走到柳大夫身边,开口说道:“还活着?”
柳大夫见了秦驷,嘴里发出一连串嗬嗬嗬嗬的声音,可是看表情,却是惊恐。他双手往后抓了抓,却什么都没抓到,惊急之下,他胸口起伏了一阵,身子居然软了下去。
他被吓死了。
他被秦驷吓死了。
刘曦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从没想过,柳大夫居然会是这种死法。在他的设想里,柳大夫应该死在他手里。
对秦驷这个皇后,他知之甚少,只知道皇上似乎十分满意她的美貌,甚至为她出面斥责了德妃。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把人吓死?
刘曦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刘曦拿出自己在官场上的左右逢源:“皇后娘娘,多谢您救了微臣。”
秦驷挑了挑眉,看向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兴味。
刘曦大受鼓舞,接着说道:“微臣被贼人掳来,性命堪忧,多谢皇后娘娘出手相助,等到见了皇上,微臣一定会将此事禀明。”
秦驷不语,像是在鼓励刘曦接着说下去。
刘曦正要往下说,却听见门口传出一道声响,他转头一看,却看见了一个熟人:“沈公公”
刘曦此时此刻完全没有喜悦,因为他曾经跟沈德宁交过手,知道他的身手极高,更知道沈德宁是什么态度。
刘曦看向秦驷,正看见她垂眸面无表情的样子,刘曦心里一凉,听见身后传来沈德宁的声音。
“皇后娘娘,这种脏事,还是咱家来吧。”
刘曦感觉自己背后冒出了冷汗,他看见那位年轻貌美的皇后娘娘慢慢走到他身边道:“无碍,本宫也有好些日子没活动手脚了。”
刘曦还没读出这其中的意味,就看见秦驷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软剑,剑长不过二尺,薄似银线,在她手中,让人看不清她手中到底有没有东西。
她突然扬起手来,刘曦抬手一挡,便看见有一物从自己手上飞出去。他定眼一看,却突然冒出一头冷汗来。
原来飞出去的东西,正是他的手,他的断手!
“皇后娘娘,你们没什么想问我的吗?”情急之下,刘曦突然说道。
听见他的话,秦驷顿了顿。
刘曦心里涌上狂喜,那喜悦还没表现在他脸上,就听见秦驷淡漠地说道:“没有。”
接着她抬手一挥,刘曦眨眨眼,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染血的红洞,他看着看着,突然发现那是他自己的脖子。
秦驷往外走去,在她身后,一具无头的尸体轰然倒地。
沈德宁看了那具尸体一眼,脸上没有半分变化。
秦驷将手中的剑扔给他:“走吧。”
城中的人大部分已经移到了城外,接连有人被诊出患上了鼠疫,索性准备充分,这些人全都被移去了单独分出来的地方。
只等到治疗鼠疫的方子验证有效了,就给他们用上。
试验方子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女子,她先是被种上鼠疫,接着连续三天喝了方子熬出来的药,第四天的时候,有大夫诊出来她已经好了。
方子试验成功,秦驷首先给傅钦烨用上,然后,所有染上鼠疫的人,开始喝药,渐渐的,有人被治愈,从鼠疫病人居住的地方离开。
只是傅钦烨却始终没有醒过来。
在天气将冷的时候,傅钦烨终于悠悠转醒,他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便是秦驷。
傅钦烨愣了愣,正要说话,秦驷却轻捂住他的嘴,接着让人去取水来。在这个过程中,秦驷的目光始终没离开傅钦烨。
他脑袋还混沌着,却记得是秦驷一直在照顾他,他伸手牵过秦驷的手,想要说什么,干哑的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秦驷伸手接过宫女递过来的碗,水面上泛起一丝涟漪,她的手紧了紧,再度恢复平稳,然后她道:“别急,先喝了水再说话。”
就在秦驷想要给傅钦烨喂水的时候,沈德宁突然过来了,他看见傅钦烨醒了,也是一喜,随后说道:“皇上,皇后娘娘,京里的人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