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39章 【弎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锦玉公主看面相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身量极高,眉目间也有几分傅钦烨的影子。她衣袂飘飘,款款而来,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她身边站着一个男子,男子一袭白衣,手中拿着一个折扇,腰间系玉佩,头顶戴高冠,玉树临风,好一对才子佳人。
锦玉公主又往前走了两步,便看见地上跪着的秦国公府的一干人等,她柳眉轻挑,神色中已然带上了一分不悦。然而她此时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男子。
那男子开始还有些不解,看见自己父母等人的凄惨模样之后,脸上立刻浮现出怒气来。他急忙上前两步,来到自己父亲面前问道:“爹!娘!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却见自己爹娘两人面上浮现出尴尬的神情来,见到这神情,男子立刻知道此事必定有异,他更加迫切地追问他们。
秦驷可不耐烦看这样的场景,她向锦玉看去,又见她目光只追随在那男子身上,便开口道:“倒是有许久没见妹妹了,只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没见,妹妹倒是变化很大。”
锦玉公主总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在她看来,秦驷是不配叫她妹妹的。她微微昂首道:“本宫倒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变化了?”
秦驷笑着道:“兴许妹妹是离开宫中太久了,忘了宫里的规矩了吧。”
锦玉公主面色一僵,她自然是听出来秦驷是在暗斥她没有规矩,见了秦驷也不知道行礼,但是她却没想到秦驷会那么大胆,先前她在宫里时,除了傅钦烨,她是谁也不必行礼的,现在却要给秦驷行礼,说什么笑话?!她可是锦玉公主!
给这个不过是得了些祖宗荫蔽,一时当上皇后的女人行礼?!便是她愿意,也要看秦驷受不受的起!
锦玉公主冷笑着道:“皇后娘娘不过见过本宫一面而已,竟然还能记得本宫,倒是本宫的荣幸啊。”
秦驷微微一笑:“妹妹不必如此自谦,本宫从小记性就好,哪怕是见了一个阿猫阿狗,也都不曾忘记的。”
“你!”锦玉公主这回是真怒了,秦驷竟然将她比作阿猫阿狗,可真是在后宫嚣张惯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皇后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么侮辱本宫,皇后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皇室的威严!”
秦驷不禁一笑,她还曾以这个罪名去治别人,现在倒要被别人用这个罪名给说了一通。倒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秦驷越想越觉得好笑,脸上如同被春风拂面,露出几许笑意来,看在锦玉公主眼里,让她更觉得秦驷是在嘲笑自己。
“皇后!”
眼见锦玉公主脸上现出怒气来,像是下一刻就要抬手打人了,秦驷忽然止住脸上的笑容,脸上如同被冰雪冻住,又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小辈一样,充满威严:“锦玉公主既然还愿意叫本宫皇后,那就是承认本宫的身份,先帝金口玉言,皇上三书六聘,本宫从正宫门进的皇宫,宗册上也有本宫的名字,本宫身为一国之母,又是公主的长辈,难道公主对待长辈就是这个态度?!”
锦玉公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倒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反驳,但是比不过一个,秦驷是长辈。
长嫂如母,这个时候,孝道比天大,她皇兄一国之尊,还不时照样要乖乖遵守先帝的旨意,迎娶一个见都没见过的女人,他心里再不满意都好,但是先帝的话,他却是万万不能违反的。
不是说秦思向来怯懦,不敢惹是生非,甚至还制不住下人吗?怎么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却和传说中的有些不一样?!锦玉公主不禁望向开始伴随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子。
他却正在和自己父母争执,倒也算不得是争执,不过是他气得脸色通红,却被父母拽着不能动弹罢了。
见没人能指望的上了,锦玉公主跺了跺脚,脸上终于显出一点小孩子的稚气和不忿来。但只要秦驷不松口,她该说的话就还要说,锦玉公主上前一步,身子僵硬地行了个礼:“是锦玉年轻不懂事,还望皇嫂谅解。”
秦驷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锦玉公主身上,任锦玉公主行再久的礼,却始终不说话。
直到一个暴怒的声音响了起来:“秦思!你究竟想要干嘛?!”
秦驷不用看也知道,是秦思的那个二表哥。说起来,秦思和他以前的关系其实还算不错,二表哥名为秦淞,天资聪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同龄人的榜样和楷模,据秦驷所知,这个秦淞今年刚刚过了殿试,成为一个万人瞩目的榜眼。至于状元和探花,可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人了,秦淞夹在其中,自然是十分明显。
再说秦淞跟秦思之间的关系吧,秦淞这个人从小就心高气傲的,旁人都有些看不惯他,家里的女孩儿倒还好些,男孩就没一个愿意跟他为伍的。至于秦思,六岁之前,秦淞常常去寻秦国公请教,秦国公对这个前途无限的侄子很是照顾,向来和颜悦色,也常跟他促膝长谈。
一来二去的,秦思和秦淞熟了起来,两个都是小孩儿,秦思又是个松软性子,见到秦淞做什么都是一副惊为天人的样子,让秦淞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以至于到了后来,秦国公离开之后,秦淞仍然对秦思极为照顾。
这照顾不过是随手为之,但那个时候的秦思自然是感动至极,愈发地依赖秦淞,于是又牵扯了另外一件事情。
秦驷皱了皱眉,也是看见这秦淞她才想起来,原来秦思以前还有过这么一桩荒唐往事。
就在秦驷回忆往事的空档,秦淞已经挣开了自己父母的桎梏,冲到了她面前,一手指着她的鼻子道:“秦思,别以为你如今成了皇后,我秦淞就会怕你!你如此对待自己的长辈,又凭什么那么说锦玉?!锦玉年纪虽小,可是在我心里,她却比你有礼的多!当初你年幼失孤,是二伯和我爹收留你!若不是我们,如今哪有你的皇后之位?!你真以为自己做了皇后,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
秦驷的神色越发的冷漠,她看也不看横在自己面前的手指,而是斜睨了一眼伫立在马车两侧的瑶月和小端子。
小端子首先出手,他一把抓住了秦淞伸出来的那根手指,猛地一撇,众人之听见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接着秦淞难以抑制地哀嚎了起来。
秦驷目光冷漠,落到锦玉公主身上,口中却道:“二表哥,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情,这儿是秦国公府,是先帝赐给秦国公住的,你们当中,似乎没有人是秦国公吧,恐怕不是你们收留了本宫,而是本宫收留了你们,秦国公府呵,住的时间久了,就连这儿真正的主人是谁都忘了吗?”
秦二老爷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秦驷,这些事情她虽然知道,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众人也都默认了秦国公府是覃二老爷和秦三姥爷的地方,毕竟秦国公生死不明,这么多年音讯全无,恐怕早已经死了。
如今秦驷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要收回秦国公府?
不等锦玉公主想清楚,她耳边传来一声尖利的嚎叫,这声音一落下,便立刻没了其他声响,锦玉公主心里慌张,往秦淞身上一看,便见他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身上脸上倒是没有伤痕,只有右手食指诡异地折了一半,露出血肉已经森森的白骨来。
锦玉公主再也顾不得许多,这秦淞是她早就看上的夫婿,因为他,自己已经不知道欠下了多少人情,若是他此时死了,那最大的笑话可就变成她锦玉公主了!
锦玉公主心里恼恨秦驷的无情,又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对待秦驷了,皇后这个身份就是她最大的护身符,只要她还是皇后,就只有皇上能够处置她。如今之计,只有寻几个御史大夫,将这事情禀明皇上,到时候天下皆知皇后行事无状,性甚残暴,自然有大臣会出面,弹劾的皇上不得不将这毒妇打入冷宫。
她可不信自己那个对宫妃们都冷淡至极的皇兄,会下力气护着秦驷。
锦玉公主这么想着,嘴里说道:“皇嫂,求您手下留情,念在往日的情分上,留秦淞一命吧!他怎么说也是您的亲哥哥啊!”
秦驷神色不变,嘴里却说道:“本宫这可是在为他着想,如今他面对本宫如此放肆也就罢了,若是他日也这么放肆地对待你,恐怕祸及一府也不为过。”
锦玉公主心里一惊,朝秦三老爷夫妻俩脸上看去,却见他们不约而同地避开了自己的目光,那神色,分明是已经怕了她了。
她花了多大的代价才选定了这一家人,若是嫁给了秦淞,秦淞年少有才,聪慧过人,家里却没有多大助力,还不是依靠她?而且秦国公府上虽然没有什么实力,可是面子上却也过得去,总比她几个嫁进世家大族里,不得不被制约手脚的姐姐们强。
想到这里,锦玉公主神色阴沉地掏出一个小玉瓶来,从中倒出一枚丹药:“这是笃元丹,只要服下它,定能救下秦淞的性命。”
听见锦玉公主这么说,秦三老爷夫妻俩才看向锦玉公主,两人都一脸感激,可是眼神却飘忽不定。
锦玉公主气的手都有些发抖,可是在这里她却是发作不得,正心中抑郁难平之时,她又听见秦驷说道:“对了,千子阁还是改回玲珑苑吧,锦玉公主若是找不到下棋的地方,本宫可以给你一处,玲珑阁此处倒是一个福地,若只做下棋的地方,岂不可惜。”
锦玉公主几欲吐血,只听见咔哒一声,她向手中看去,却发现手中的小玉瓶,居然被自己给捏碎了。她将玉瓶往地上一扔,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