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40章 【肆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她刚站起来,却听见噗通一声,这是有人跪地的声音,锦玉公主呆了一呆,往地上看去,却看见是自己身边席嬷嬷跪在了地上。
席嬷嬷身份不低,从小就是她的乳母,照顾她到今日,后来又做了她的教养嬷嬷。在她心里,早就是比母妃还要亲近的人,锦玉公主什么事情都愿意同席嬷嬷讲,这次的事情也是,她看中了秦淞,所以想让席嬷嬷帮自己相一相这秦淞,席嬷嬷听见秦淞的身家背景也是连连点头,这才跟着她来了一趟秦国公府。
可是现在席嬷嬷却给秦驷下跪,她这样的身份,已经算得上是锦玉公主的脸面了,席嬷嬷这是要干嘛?!
锦玉公主心中一惊,正要说话,却见席嬷嬷给自己递了一个眼神来,两人极为熟悉,一个目光递过来,锦玉公主立刻就明白席嬷嬷这是让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锦玉公主也不是真没有脑子,略略一想就清楚了,她的确是不适宜在这种场合乱说话,更何况秦驷刚刚才教训过她,如果她再犯这样的错误,那才是没脑子。
锦玉公主按捺下心中的不平,仔仔细细地听席嬷嬷说话。
只听见席嬷嬷给秦驷磕了两个头,随后直起腰身,四平八和地说道:“皇后娘娘,奴婢是锦玉公主的教养嬷嬷。如今锦玉公主犯错,都是奴婢平时教养不力,还请皇后娘娘责罚。”
秦驷自然是不能责罚她的,说起来席嬷嬷还是挺有资历的,她以前年轻的时候,还曾经是皇上的奶娘之一,后来又成了锦玉公主的教养嬷嬷,就算秦驷不顾及锦玉公主,也不可能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教训她。
想通了这一节,锦玉公主也就轻松了许多,只要秦驷拿席嬷嬷没办法就好,她可不愿意见到秦驷真的惩罚了席嬷嬷,她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再挨上一顿惩罚,没脸不说,身子也受不住。
就在进宫锦玉公主心中浮想联翩的时候,秦驷却说话了:“这位嬷嬷不必如此,本宫是不会罚你的。”
锦玉公主一听,心更是放下来不少,
可她不知道,秦驷压根就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席嬷嬷是谁,她顶多只弄明白了自己的丫鬟曾经是谁的手下,至于别人的,她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所谓教养嬷嬷,本宫记得,只是教导公主穿衣,本宫倒不知道,教养嬷嬷还能插手教导公主行事为人。”
说完,她挥挥手,显然是不愿意再跟这个席嬷嬷说下去了。
小端子倒是识得她,上前一步,来到席嬷嬷身边,脸上带着春风和睦的笑容,将席嬷嬷扶了起来:“您也是宫中的老人了,想来不怎么知道皇后娘娘的性子,您听咱家一句劝,别再多说了。”
席嬷嬷也是认识小端子的,在宫中,沈德宁的势力虽说多在太监这一块,但是他在宫女们耳中,也都是如雷贯耳的,她曾经也和沈德宁一起伺候过皇上,自然认得沈德宁花了认的干儿子小端子。
席嬷嬷心里咯噔一声,也不敢仗着自己的资质在小端子面前卖弄,只说到:“多谢小端子了。”
小端子抿唇一笑,拂了拂自己的衣襟,又往秦驷旁边站定,。
过了这么长时候,秦驷也有些不耐烦了:“怎么?本宫连个玲珑阁也去不得了吗?”
这会儿终于是没人敢说话了,瑶月见状,连忙吩咐赶车的小太监开始赶车。这次就顺顺利利地来到了玲珑阁,有小太监抬来了一架轿子,四面环着珠帘,坐在里面的人既不会被外面看见,又能清清楚楚地看清楚外面的东西。
秦驷下了马车,进入这轿子里,玲珑苑的确是个福地,在这里,种什么活什么,也正因此,秦国公还在时,喜欢在这里种上些花草等物,哪怕是冬天,这儿也照样郁郁葱葱的。
不过自这玲珑苑落在秦二老爷他们手中,可就没人对这里精心照料了,里面倒还有些花草,但是却没了秦国公还在时的繁盛景色。
玲珑苑里有一个极大的池塘,围着池塘修了长长一道游廊,还有小桥可以进去湖心亭,如今日渐萧条,池子里还戳着几株荷叶的断枝,看上去很是凄凉,看来平日里也没有多少人会来。
秦驷对抬轿子的小太监吩咐倒:“往里面走,到那个三层的抱厦前。”
小太监们依言把秦驷抬到了地方,秦驷下了轿子,抬脚上去,上面很是有些积年沉灰,已经是很久没人打扫了。
秦驷一路上了最上面一层,直直地来到一个小房间中。
她熟门熟路,直接来到了房间中的一个木床前。这木床看上去不过五六丈大小,圆形,上面刻着一些奇异的鸟兽鱼虫。用料极佳,看上不过有些陈旧,但是丝毫没有损毁。
秦驷站在这木床前,眯着眼睛看了它一会。
这木床说起来还是有些来头的,那是秦思的外婆家给她制的这样一个木床。她外婆家并不在京城,而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余杭。
秦思的爹娘相识于杭州的花灯会上,一见倾心之下,秦国公立马上去提了亲,他身份太高,纵然秦思外婆家是余杭有名的富商,也敌不过秦国公的权势,再加上两人又互相心悦,事情更是水到渠成。
可京城和余杭离的太远,两家来往太少,再加上秦思的外婆家其实想让她嫁给一个旁宗的侄子,因为这事很是折辱了一番秦思的娘亲,到后来两家也就不怎么来往了。
这木床正是秦思刚生下来时,她娘家人送过来的,用料木工倒还是其次,这木床里却有一个玄机。
秦驷上前一步,将四根床杆依次扭了一扭,接着,一阵机枢声传了过来,木床在众目睽睽之下分成了上下两半,看似结识的木床里,居然还藏着一个不小的夹层。
秦驷往里看去,这里多摆着一些小孩子的玩物,还有些金银锞子,她之所以记得这里,还是因为秦思曾有一阵被逼的急了,还想着来拿这里的金银锞子来救急,不过那个时候玲珑阁早已经易主,又哪里容得她来这里拿东西呢。
秦驷的目的却是其中的一样东西,她也顾不得里面积存的灰尘,看了两眼,便从中掏出来一张早已泛黄的白纸,将白纸摊开,里面却是一副地图,还是秦国公府的地图。
秦国公府的地图倒不稀奇,稀奇的却是上面用朱砂笔所勾勒的三个地方。这三个地方,全都是秦国公府中用来藏金匿银的地方。
秦国公也是个聪明人,在建造秦国公府的时候,就是他自己个督促建造的,所以他特地在其中建出来几个隐秘之所,将其当做后路,在里面藏了不少东西。
秦思年纪小,对这几个地方是没什么印象的,但她却还记得秦国公曾给了她一张地图。
秦驷抖了抖那张白纸上的灰尘,随后将它扔给一旁的瑶月手中,瑶月只看了一眼,立刻认出来这上面画的是秦国公府。她识趣的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它收进怀中。
秦驷又把这地方恢复了原样,然后才吩咐宫女太监在这里收拾出一块能住的地方。
玲珑苑这地方最好不过了,跟其他地方相隔甚远,地方又大,在里面折腾什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
若是秦思的那两个叔伯真的不够聪明,还用了这两块地方藏金银,那今天晚上,可就有的忙活了。
瑶月其实不是笨人,她平时是有些木讷,做事情也不如瑶音灵活多变,但是她胜在沉稳,但凡经了她的手,着事情就管保十拿九准了。而且她不多嘴,不多事,秦驷吩咐了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就像是一把刀,哪怕不够锋利呢,但是却不会伤着自己,需要用的时候,花些力气教她就是。
秦驷把瑶月单独叫了过来,整整半个时辰,将事情一一吩咐于她。眼见着天色将黒了,才将她指使出去。
瑶月刚离开,却见瑶伊走了进来,她倒是有些荣归故里的自在,脸上带着笑意,走路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声。
秦驷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起来,但瑶伊没看见,她凑到秦驷身前,盈盈地说道:“皇后娘娘,二老爷和三老爷请您去宁心阁用晚膳。”
秦驷瞥了她一眼:“他们是谁的老爷?”
瑶伊的笑意僵在脸上,她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委委屈屈地道:“是秦二老爷和秦三老爷。”说着,她将自己的侧脸对着秦驷,上面还带着一个巴掌印,红红肿肿的,胭脂也消不下去。
秦驷看了更是厌烦,看也不看她,从她身边走了出去。
瑶伊见了,眼里都快要挤出泪水来了,嘤嘤咛咛的,好不难过。眼见着秦驷已经要走远了,瑶伊更是心里难过。她在原地杵了半响,脑海里突然浮现眉目和善的二夫人,她亲热地给瑶伊戴上了一朵夺目的珠花。
瑶伊摸了摸怀中,那珠花她还带着,本来她只想带着珠花,不打算给三夫人办事的,可是皇后娘娘却如此待她。
她心里更是不忿,从怀中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纸包,将这纸包打开来,里面露出一些微红带的药粉来。
瑶伊不再犹豫,把这粉末倒进了秦驷的枕头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