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41章 【肆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做完了这些之后,瑶伊心里惴惴,立刻离开。等她走了之后,却有一个人影从门口闪现,她来到刚才瑶伊所在的地方。
她正是瑶夕,她看着被瑶伊下了粉末的枕头,好一阵才勾起一个冷笑,接着她拿出一块大方布来,把枕头包起来,裹成一个包裹之后,带着枕头离开了。
瑶夕这时心里反而放下很多,来之前,瑶月曾跟她促膝长谈过一次,她把自己的顾虑等全都告诉了瑶夕。
瑶夕心里有同样的顾虑,比起瑶月,她的顾虑更多。她跟瑶月不一样,瑶月一开始就忠心秦思,虽说在秦思面前不得宠,但是自从皇后娘娘像是变了一个人之后,瑶月反而一跃成为她们中最得宠的人。她跟瑶月她们都不一样,她并不听命于谁,要说能买她忠心的,那就只有一个,银子。
她以前也曾是富商家的小姐,后来她们家生意失败,万贯家财一夜之间成了虚妄,还欠下不少的欠款,因为这事,所以瑶夕才被卖去当人家的奴婢,大约是因为生在商人家的缘故,瑶夕只认银子,只要给的银子多,她什么都愿意干。
她长的漂亮,头脑也聪明,夫人小姐们都不喜欢她,唯有秦思愿意收留她,可是在秦思身边,她也照样时常被人欺负,秦思护不住她,只能口口声声说自己愧疚,可瑶夕才不需要她的愧疚,被人欺负的滋味,她受够了!
只有在秦思当了皇后的这段时间,她才真的成为了一个人上人,宫里的太监丫鬟见了自己,没一个不恭恭敬敬地喊声瑶夕姐姐的。
她可不想回到以前的日子,就像现在这样,一直下去好了。
瑶伊那个蠢货,居然不顾她们这些人,要背叛皇后娘娘,若这事先被皇后娘娘知道了,那她们几个可就完了。
一定不能被瑶伊坏了事!
%%%%%%%%%
宁心阁里却是一片寂静,席面不小,但是在座的人却不多,只有秦二老爷和三老爷,别说是少爷小姐们了,就算是两位夫人,也没一个出现的,想来是怕了秦驷了。
秦家两位老爷也怕秦驷啊,自秦驷一出现在门口,秦三老爷的腿就一直抖啊抖的,一旁的秦三老爷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他比自己的弟弟还是要好的多,只在一旁,除了脸色有些苍白,竟还没什么大事。
秦二老爷瞪了秦三老爷一眼,拽着他往秦驷面前走去。秦三老爷实在挪不动步子,被秦二老爷一拽,倒是把他反拽了一个趔趄。秦二老爷恼怒地站直了身子,又拽了他一把,才把他拽着来到了秦驷面前:“参见皇后娘娘!”
经过上午的那一阵教导,两人已经知道了何为行礼,此时好不吝啬地一把跪下,半点也不见上午的不情不愿。
秦驷冷笑了一声,这人呐,还真是从骨子里透着下贱,好言好语都不曾记着,一顿打,倒是让他们乖觉了不少。
不过也好,倒省了不少力气。
秦驷抬眼扫了扫盛大的席面,一眼望去,五颜六色的,甚是好看。但秦驷向来对好看的东西不感兴趣,除了傅钦烨之外。
她从两人身边绕了过去,来到桌前,拿起筷子拨弄了一下最上面一盘鲤鱼跃龙门:“两位倒是有心啊。”这席面上,都是秦思喜欢过的东西。
秦二老爷和蔼一笑道:”皇后娘娘,草民记得,这些都是您喜欢吃的东西。“
他话音刚落,却见秦思一把把筷子扔了:“本宫说了自己喜欢吃什么了吗?”
秦二老爷背后的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秦驷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马屁拍到马蹄上了吗?!转头一看自己的弟弟也是一头的冷汗,他把头埋的更低了一点,反正自己的弟弟身躯庞大,别人看他们,第一眼看见的一定是秦三老爷。
秦二老爷的算盘打的倒是好,可是抵不住秦三老爷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他一下跳开了一步,伸手指着秦二老爷:“这可都是他弄的,跟草民无关!”
秦二老爷听了他的话,禁不住对他怒目而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样子,像是下一刻就要打起来了一样。
秦驷却理也不理两人,自顾自来到了窗边,看向窗外。
从窗户往外看去,可以看见窗外四处挂的灯笼,把宁心阁院子里映的恍如白昼,院子里站着几个家丁,倒不是护卫,身手看上去稀松平常的很,连站都站不直。
秦驷还记得,秦国公在时,秦国公府里,就没有不会武功的家丁,那种跑腿的货色,还不配给秦国公当个磨墨的小厮。
真是越来越回去了啊。
秦驷这么想着,转头看向两人,一脸的平静,意思却很明了,你们俩继续演啊。
几十年的兄弟了,还能没有这点儿默契,秦思她对秦国公府有怨气,怎么除这怨气?只有让秦思看见曾经看也不屑看她的叔伯,状若疯癫,狼狈起来呗。没什么比看见欺负过自己的人窝里斗更让人开心的了。
可惜秦驷不是秦思,不然两人的计谋定然是要成功了,秦驷才不在乎这些浮于表面的东西,两人在她面前吵起来,甚至打起来了又如何?两个老狐狸换个眼神都知道哪里能轻,哪里能重,还不如上午时宫女太监来的狠,不过看着鼻青脸肿的,让人解气而已。
当真是能进能退,换了一般人,就算想到这个法子,也绝不能做到这种地步。
见秦驷不吃这一套,秦三老爷是真的慌了,他不比自己的兄弟,大哥有勇有谋,是秦国公,二哥无勇有谋,占了大半个秦国公府,而他满脑肥肠的,整日里除了吃喝再也不想别的事情,所以对于秦驷他怕,他怕极了。
就他那一身肥膘,平日里连多走两步路都不愿意,养的一身皮子比女人都还嫩些,怎么舍得遭那个罪啊。所以他一看见秦驷的目光就忍不住两股战战,然后看向身旁的二哥。
秦二老爷到底脸皮厚,轻咳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道:“皇后娘娘,还请入席吧,这些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驷一动不动,却伸手敲上了窗户的边框,一下一下的,像是敲在人心上。
秦二老爷和秦三姥爷对视了一眼,均看见对方冒出了一头冷汗的额头。
这秦思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不过进了一趟宫,出来就跟个妖孽修成正果一样,油盐不进铁石心肠了?
终于,秦驷停下了敲窗框,两位秦姓老爷却一点都不高兴,心里咯噔一声,不觉在心里道:来了。
果然,秦驷慢慢悠悠地说道:“本宫记得秦国公曾经留给本宫一样东西,不知道两位知不知道,那东西现在何处?”
他们怎么会不知道那东西,秦国公临走时留下的东西,唯有那个小箱子最值钱,而他却把那么多的银钱留给一个六岁的小姑娘。
开始的时候他们是不忿的,但是后来,两人却看开了,这东西没给自己就没给自己吧,抢过来就是,至于秦思,谁在乎她?
他们压根就没想过秦国公会回来,若秦国公真的回来了,他们也要教他回不来!
秦二老爷干笑了一声道:“皇后娘娘说的是不是大哥以前从不离身的玉佩?的确在草民这里,草民这就让人拿过来!”
秦思看向他,忽的嗤笑了一声,随后神色一点一点冷了一下:“明人不说暗话,秦二老爷,本宫说的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反正你们只有一半钥匙,也打不开那个箱子,不如给了本宫,本宫可以赏你们一个侯位。”
他们的确打不开,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找了多少锁匠,没一个见了那箱子不摇头的,偶尔有点头的,也都差点引发了其中的机关。
他们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机关,可万一是能损毁了里面东西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自此以后,再没人敢试验。一半的钥匙在秦三老爷手里,而箱子却在秦驷手里。
秦二老爷沉默了一阵,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他听的清楚,秦驷说的是一个爵位,若是只有一个爵位的话,那只能是自己了。
他挣扎半响,终于道:“皇后娘娘说话算话?”
如果秦驷不提爵位,秦二老爷是妥协的,但是那可是爵位啊,有了爵位,他就再也不是白丁了,几个儿子没一个像秦淞那样有才华,又被公主看上的,若他有了爵位,也好为儿子们的前程谋划。
一旁的秦三老爷却是听出了些不对来,他对爵位什么的可没有什么渴求,更何况他很明白,就算有了爵位也轮不到自己身上。
“二哥!”秦三老爷大叫了一声。
秦驷却是一声笑:“本宫为何要骗你?更何况本宫的娘家人都是白丁,本宫脸上也无光啊。”
秦二老爷看也不看自己的弟弟,低着头直直地往外走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