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42章 【肆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秦三老爷嗷了一声就要拦他,不过秦二老爷步子快,唰一下就窜出去了,而秦三老爷却被守在门口的小端子等人拦了下来。
眼见着自己二哥的身影就快要不见了,秦三老爷简直能哭出来,他颤颤巍巍的退回了宁心阁,对着似笑非笑的秦驷,这回真的哭出来了。
在秦三老爷的哽咽声里,秦驷踱步来到他身边,绕着他迈起了步子。
秦三老爷开始还能哭出来,渐渐的,心里只剩下害怕。秦二老爷都妥协了,他还拿着个破钥匙干嘛呢?万一秦驷一个不顺心再让人打他可怎么是好。
可他也不甘心就这么乖乖奉上钥匙,二哥还有个侯位呢,可他呢,什么都没有。
许是秦驷看出了他心里所想,她在秦三老爷面前站定,充满深意地说道:“本宫只说了给个侯位,本宫没说,要给谁吧。懿旨本宫已经带来了,只要你能给本宫更有价值的东西,本宫可以给你懿旨,到时候,你想填谁的名字不行?”
更有价值的东西?不是钥匙还能是什么?!
侯爷?
那是不是说,他也能当上个什么侯?
不不不,还是给儿子好了。
不好不好,儿子以后可以封侯拜相尚公主,他老爹可就惨了,什么都没有。到时候他能把侯爷传给自己的儿子嘛,还能传给自己的孙子。
秦三老爷脸上几乎放出光芒来,不过他也不是什么蠢人,立刻就想到秦驷绝对不会那么好心帮他,所以他干咳了一声,大义凛然地挥挥手道:“我二哥才适合当侯爷。”
秦驷轻轻一笑,道:“是吗?”说着,她朝外挥了挥手,小端子立刻进来,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卷轴,秦驷将那布帛做的卷轴打开,秦三老爷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上面大大的凤印。
这懿旨是真的!
秦三老爷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钥匙他贴身戴着的,从来不曾摘下来。
秦驷大大方方地把懿旨的内容给他看,上面果然是没有名字的,也就是说,他只要添个名字上去,他想让谁做侯爷,谁就是侯爷了!
真的要把侯位拱手让人?
秦三老爷想到躺在床上的儿子,想到秦二老爷平日里对他的不屑与打压,想到自己妻子整日的咒骂。
不行!
若是二哥得了这个侯位,他岂不是更加没有容身之地了?
秦驷又把懿旨收了起来,卷轴一点一点地被卷起来,秦三老爷觉得那像是一并把自己的心卷在了里面,细细研磨,让他又痛又急。
哪怕知道秦驷的目的呢,可是秦三老爷却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东西都到了二哥手里吧,当初箱子是他拿着,现在侯位也要是他的了?
秦三老爷下意识的上前一步,一手握住了卷轴,不让秦驷把卷轴收起来。
秦驷任他握着,以秦三老爷的力气,她想把卷轴拿过来很容易,不过她没有动作,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秦二老爷可快来了,你且想清楚,再不想清楚的话,这懿旨可就易主了。”
秦三老爷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正看见秦二老爷气喘吁吁过来的身影,他眼里冒着火光,胸前鼓鼓囊囊的一片,看来就是那箱子了。
他又转过头去看秦驷,秦驷还是笑着,手下却是用了力气,把那懿旨一点一点往外夺走。
秦三老爷急忙道:“别!我有钥匙!”说着,将挂在脖子上的钥匙给拽了下来,扔给秦驷,然后使劲去夺秦驷手里的懿旨。
就在这个时候,秦二老爷抱着箱子进来了。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可能这件事上他的确是不够厚道,抢夺了自己弟弟的一些东西,但是弟弟可不像他那么需要这个侯位,到时候他再重金补偿弟弟一些就是。
来不及看自己弟弟的表情,他先上前一步,把怀里的箱子给递了出去:“皇后娘娘,希望您说话算话。”
以秦思愤恨自己等人的程度,按理来说是不太可能给自己侯爷的位子的,可是哪怕为了一个希望呢,秦二老爷觉得自己可以赌一赌,赌秦驷不敢舍了面子,赌她不会骗自己。
他也是有些了解自己这侄女的性子的,毕竟那性子是自己等人下了狠手,一点一点磋磨出来的。
原以为她很快就会触怒皇上,然后被贬入冷宫,谁知道她居然还能平安归来,还能对自己等人耀武扬威呢?
可真是小瞧了她。
秦二老爷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来:“皇后娘娘看看,是不是这个东西?”
秦驷果真走上去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随后微微颔首,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块素色的帕子来,将桌子上的另一个东西捡了起来。
秦二老爷定睛一看,脸色突然难看了很多,他如何不认得,那东西正是在自己弟弟身上的半个钥匙。他心里突然有些慌乱起来,为了掩饰心里的慌乱,他转头,用凶狠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弟弟。
但他却不敢看自己,只搂紧了怀里的东西。
什么东西?!
秦驷看了看,两样东西的确没有错,而且看上去都完好无损,她拍拍手,瑶音立刻进门来,将两样东西收了起来。
秦二老爷正要眯着眼看清楚秦三老爷怀里抱着的东西,见秦驷一副想要离开的动作,顿时有些慌了:“皇后娘娘,您许过的”
秦驷指指秦三老爷:“本宫可不曾食言。”说完,她大步走了出去。
秦二老爷看向自己的弟弟,他怀里抱着的到底是什么,能让他这么看重,他往前走了两步,挡在秦三老爷身前:“你拿的是什么?”
秦三老爷干笑了一声:“不过是一块布罢了。”说完,他就想绕过秦二老爷离开。
秦二老爷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放他离开,他冷笑一声,又挡在秦三老爷面前。
他老成持重,心眼又多,比起自己的草包弟弟来好了不知道多少,侯爷自然该他来当,不过这话嘛,却不能说的太死,想到这里,秦二老爷开口道:“三弟,咱们哥俩这么些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侯爷的位子吗?”
秦三老爷笑不出来:“二哥,你聪明,我蠢,一个侯爷的位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淞儿快要娶公主了,我不能还能是白身吧。到时候公主嫁过来也不好看对不对,等公主嫁过来,弟弟我舍了这张脸,跪也要给二哥你求来一个国公的位子。”
国公的位子是求能求来的?开什么玩笑?国公向来有定制,必须是有大功劳的人才能当被封赏。
侄女当上皇后,得一个侯爷的位子也就罢了,还国公,可真是想的太多了。
秦二老爷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他看着秦三老爷,似乎是在嘲笑他说出一个这么一个连自己也骗不过的理由来。
可秦三老爷却是什么都不想理会,他现在只想把这懿旨拿回自己的屋子里,然后在上面添上自己的名字。见秦二老爷不理会自己的话,他横冲直撞,想把秦二老爷撞开,然后离开。
他慌乱之际正好撞上了秦二老爷,接着,不知怎的,他膝盖一疼,顿时没站稳,向秦二老爷倒去。
两人眼睁睁地看着秦三老爷倒在秦二老爷身上,咚的一声,秦二老爷一口气没喘上来,翻了个白眼,昏了过去。
%%%%%%%%
秦驷带着众人回到玲珑苑,既然一半钥匙拿到了,那么接下来更重要的,便是拿到另外一半钥匙了。
瑶夕却是好不容易等到了秦驷,见秦驷将众人驱使出去了,立马进去:“皇后娘娘,奴婢有话说。”
秦驷心思不在这上面,只微微颔首,示意她有话便说出来。
瑶夕将刚才自己看见的一切说了出来,随后又把包好的枕头拿了出来。
秦驷却是久久没有说话,等到瑶夕以为秦驷这是连她也怀疑上,慌张跪在地上要为自己辩解的时候,秦驷才说道:“你们是从秦国公府里一同出来的姐妹,本宫就算要处置她,如何能不顾着你们?”
瑶夕一听,顿时愣住了:“皇后娘娘”
秦驷但笑不语,却让瑶夕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上了一样,恐怕皇后娘娘早就看出来瑶伊有异心,却是顾忌着她们才留下瑶伊。
她感觉到眼睛有些温热,像是有什么要流出来了一样,她咬着下唇,拼命忍住,给秦驷磕了两个头:“瑶伊早就不是奴婢们的姐妹了,皇后娘娘只管说如何处置她。”
秦驷挥挥手道:“她就由你和瑶月处置吧,至于她的缺,也由你们俩决定。”
瑶夕听了,又给秦驷磕了两个头,才匆匆地离开了。
瑶夕走后,瑶音却从里屋出来,她刚才奉秦驷的命令进去检查床铺,不小心听见了秦驷跟瑶夕之间的对话。
瑶音走过去给秦驷倒了一杯茶,双手奉给秦驷道:“皇后娘娘,奴婢听说了一些事情,不明白您为何要留瑶月她们在身边。”
她以前还以为是瑶月她们够忠心,可以她听来的那些来看,瑶月等人,反倒是最大的隐患。
秦驷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箱子,良久,才轻轻地开口说道:“以利所驱,必因利而反,以情所驱,不能因情而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