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46章 【肆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徐子涛笑了笑,将那小宫女挡住了,并不说话。
刘曦往他身后看了一眼,到底是没再说什么,朝徐子涛一拱手道:“那我的u币打扰徐兄了。”
徐子涛点点头,目送着他走了,才松一口气,离开了那小宫女。
两人刚缓下神来,躲在暗处的瑶音却又听见一阵脚步声,她皱了皱眉,掷出一颗小石子到两人面前。
看见小石子,两人惊了一惊,又站到了一起。
不多时,他们就看见刚才说要走了的刘曦去而复返。他脸上带着笑,看见徐子涛两人依旧离的很近,他眼底划过一道诡异的光芒,走到刚才他所站的地方,弯下腰去,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玉佩掉了,我过来捡一下,打扰徐兄了。”
徐子涛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一定已经黑如锅底了。他僵硬地咧开嘴,怀里的软玉温香他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只觉得气氛实在尴尬之极:“刘大人慢走慢走”
这回刘曦是真走了,放松下来之后,徐子涛立刻后退两步,朝那小宫女一拱手说道:“刚才徐某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莫怪。”
虽说刚才是一时情急,但说起来,到底是他占了便宜。徐子涛苦笑一声,希望娘子不会怪他吧。
这么想着,徐子涛又朝那小宫女拱了拱手,随后匆匆离开。
瑶音从暗处出来,看了那小宫女一眼:“你今日做的很不错。”
那小宫女抿唇一笑道:“是彩衣应该做的。”
瑶音又看了她一眼,随后带着众人离开。来到前厅,瑶音发现秦驷早已回来了,她连忙站到秦驷身后,将刚才的事情小声地告诉秦驷。
秦驷点点头,没再说话。
后面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宴会还在继续,秦驷也不耐烦等它结束,跟傅钦烨说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人先行离去。
谁知道回到了懿德殿,却还有一人在那里等着秦驷,秦驷仔细一看,居然是良妃。
自从上一回良妃离开之后,就再也不见她来懿德殿,今日倒是稀奇,也不知道她来找秦驷是为了何事。
秦驷心里想着,却是看也不看良妃,带着一干宫女太监从她身边走过去。
见没人理会自己,良妃微微垂下眼,她倒也乖觉,上前两步,弯腰行礼,恭声说道:“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秦驷这才停下脚步,身后众人也一并停下脚步,齐齐的,没一个乱了脚步的。
良妃身旁却只带了一个年岁不足十四的小宫女,小宫女看见这么多人都看着自己主仆二人,不禁瑟缩了一下,跪倒在地。
秦驷有些漫不经心地拂一下衣裳道:“良妃请起,不知你找本宫是所为何事?”
良妃轻蹙峨眉,目光幽幽:“皇后娘娘,是太后娘娘让臣妾前来助皇后娘娘安排年宴。”
秦驷想了想,好像的确是有这回事,傅钦烨还曾经跟她说过,不过她没往心里去,这种事情,瑶月几人也搞的定了。
太后她是无事可做了,真是没个消停。
秦驷心里不耐,脸上也就没有表情了起来,良妃也不是真的半点都不食人间烟火,她以前是清高自傲没错,可在遇见傅钦烨之前,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官家小姐,只不过以前她自觉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才不将别人放在眼中,倒也不是猖狂,不过是自矜而已。
见到秦驷不耐的表情,良妃便道:“年宴关系重大,各国使者也会一一前来,臣妾不过是知道其中一二,可以为皇后娘娘打打下手,所以前来提醒皇后娘娘,年宴中来的人多且杂,有”
秦驷挥了挥手,打断她的话:“什么提醒需要良妃这么晚来说?”
良妃苦笑一声,她也不想啊,还不是太后逼着她来的,否则,她又何必来到这里为自己找不自在呢。
想到这里,她又行了一礼:“臣妾话已经带到,皇后娘娘若是无事,臣妾就退下了。”
“等等,”秦驷却叫住了她,“你若真的想插手这件事,那从明日开始,每天辰时来懿德殿。”
良妃一愣,皇后娘娘这是何意,要拿捏自己?
不过这种做法是不是也太过不防备了些,她可听说,皇上每日下了朝就会来懿德殿,皇后娘娘不怕自己借着这个机会跟皇上接触吗?
就在良妃愣神的工夫,秦驷有些不耐地道:“怎么?良妃不愿意?”
良妃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妾身愿意。”
直到秦驷带着宫女太监们离开了,良妃还是有些茫然。她身边的小宫女站了起来,小声地冲良妃说道:“良妃娘娘,咱们快去向太后娘娘复命去吧。”
良妃看见这小宫女,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恼意,太后太后,都是太后,若不是她用自己的身份压着自己,非要让自己去劝秦驷,她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如今自己还要受她钳制,又要被秦驷驱使,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已经开始怀念自己两耳不闻后宫事的时候了,那时候,她可是清闲自在的紧啊。
第二日,良妃果然如期来到懿德殿,迎接她的是瑶月,瑶月脸上带笑,一看就让人觉得舒坦,她迎上良妃,躬身行礼:“见过良妃娘娘,皇后娘娘在内殿,奴婢这就带您过去。”
说完,她便走到前方带路。
良妃看向自己左右,发现站在两旁的宫女个个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十分规矩。她心里有些讶然,皇后娘娘入宫不到一年,就能将自己的宫女调。教成这样了吗?看来的确是个很有手段的人。
她一边想着,一边跟着瑶月往前走,又过了几个门,两旁的宫女已然更少了,但是看她们身上的服饰穿着,想来身份也更高一些。
到了一个偏殿,良妃一眼就看见正躺在榻上看书的秦驷。
良妃上前去,先行了礼,后道:“皇后娘娘,不知道臣妾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秦驷看也不看她,对瑶月说道:“赐座。”
瑶月立刻给良妃搬了一个杌子,良妃谢过了坐下,刚要说话,却见秦驷挥一挥手,屏退了那个给她挽发的宫女。
瑶月立刻上前道:“皇后娘娘,奴婢已经物色了两个小宫女,一个唤作彩衣,一个唤作彩蝶的,两人可以补上瑶伊和瑶芷的缺。”
秦驷点点头道:“好,你带她们去上个册”随后她又道,“瑶芷如何了?”
瑶月脸上带上了些笑容:“瑶芷已经好多了。”多亏了太医,瑶芷如今已经能认人了。只是她恐怕再也做不成秦驷身边的宫女了,不过这样也好,只要不是像以前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行。
瑶月想了想又道:“奴婢把瑶伊发配到了永巷”那个地方可不是人待的,瑶月想到两人以前到底是一起伺候过秦驷,心里有些难过,不过若是她下手轻了,又怕秦驷觉得不满意,左右都是个错。
看见瑶月神色黯然,秦驷宽慰她道:“总归她还能活着。”
只此一句,点到即止。
两人又商量了些别的,瑶月领命下去了,秦驷才看向早已经坐立不安的良妃。良妃脸色有些苍白,一双手揪着帕子,脸上倒是十分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
秦驷自然是不会顾及她的想法,开口便道:“太后还说了什么?”
良妃一愣,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皇后娘娘?”
秦驷见状便又说的更仔细了些:“太后除了让你在本宫身边看着本宫之外,还让你干什么了?”
良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皇后娘娘说的这样直白,让她怎么回答?!
秦驷下了塌,来到良妃对面,直直地看着她的脸:“太后还说什么了?是她没说,还是良妃不能告诉本宫?”
就在这个空档,已经有宫女将良妃带过来的几个宫女给引着往外去了。
良妃想要开口唤住她们,却发现她们压根身不由己,一个个的被人压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秦驷伸出手,捏住良妃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不能说嘛?”
良妃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忍不住想闭上眼,手中已经出了不知道多少汗,湿乎乎的,让她十分不舒服。
秦驷松开她的下巴,走向另外一边,将手中的书本放到书架上:“良妃倒是对太后忠心,只是不知道,太后许了良妃什么好处?”她转过头来看着良妃,“是许你金银呢,还是说让你当皇后?”
良妃连忙跪下来:“太后什么都没说,更没许臣妾什么好处!皇后娘娘明鉴!”
秦驷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抬起她的脸道:“那你又何必对她如此忠心?”
良妃瞪大了眼睛,见秦驷嘴角虽然是翘着的,但是脸上面无表情,她浑身一冷,缓缓地说道:“太后娘娘让臣妾伺机伺机怀上龙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