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51章 【伍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秦驷抓住傅钦烨的手,懒懒地说道:“我该知道?”
傅钦烨直直地盯着秦驷,过了一阵,他才放松下来,抱着秦驷不愿说话。
秦驷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屋子里生了炉火,被烧的热烘烘的,加上刚才,两人身上都是热汗,然而身子相贴,两人却都没感觉到不适。
秦驷一下一下地摸着他的头发,眼睛深邃如深潭,让人看不出半分情绪,傅钦烨看了一会,有些无奈的移开视线:“你还真是深藏不露。”
秦驷轻轻地笑了一声,如果不出秦驷所料,他后面的话应该是死不悔改。
她忍不住抬起傅钦烨的脸,在他头上亲了亲:“你倒是可爱的让人忍不住。”
傅钦烨皱起了眉:“朕哪里可爱了?!”一副原则问题,决不后退的样子。
秦驷弯唇一笑,没再接话,傅钦烨此时也感觉到自己的举动很有些变了味的恃宠而骄的味道,他有些郁闷地再次躺回到榻上。
“朕想跟公孙将军好好学武。”
秦驷的手一顿,将傅钦烨的脸又抬起来,沉声问道:“为何?”
傅钦烨脸上隐隐有些坚毅之色,但他却没让秦驷看清楚自己的表情,就拨开秦驷的手,将自己的脸埋在臂弯中:“刘曦跑了。”
“所以呢?”
傅钦烨猛地抬起头:“所以你的确知道这件事对不对?!”
秦驷第一次觉得两人可能真的不在一个调子上,她目光有些诡异的平静,看的傅钦烨觉得脖子一冷。
傅钦烨缩了缩脖子,悻悻地说道:“刘家有一个高手军团,里面的人并没有折损多少,管事告诉我们的地方已经没人了,就是因为在那里没有抓到人,所以公孙将军才临时对围了刘府。”
秦驷挑了挑眉:“这个自然,刘家也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
傅钦烨哀怨地说道:“然后公孙将军说为了朕的性命安危,要朕学武,还说过两天会在京郊举行一场射猎,朕要出场。”
秦驷完全理解傅钦烨,傅钦烨或许有一腔壮志,然而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毅力,至于练武这回事,考验的还不止是人的毅力。
她犹豫了片刻,终于道:“那这几天,烨儿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我教你些东西,虽然会很痛。”
傅钦烨警惕了起来,据他对秦驷的认知,她几乎不说谎话,那她说很痛,恐怕就真的很痛。
可惜傅钦烨对秦驷的经历认知的还不是那么清晰,她说的很痛对她来说只是很痛,但对于傅钦烨来说,那就
总之惨不忍睹,以至于傅钦烨在去射猎场的路上,一瘸一拐,像是一个刚刚被咳咳又被咳咳的什么人一样。
秦驷看的心疼,上前扶了傅钦烨一把。
傅钦烨动作一顿,立刻甩开她的手,往前走了两步,就是这两步,让他呲牙咧嘴的,连维持基本的帝王风范都难以再维持。
秦驷又默不作声地上前来,扶住傅钦烨的手,这回傅钦烨没有推开秦驷的手了,不过他扭过头去,不愿意跟秦驷对视。
他还是太年轻了,说好的很痛好歹身为君王,马背上的功夫他也练过,手脚上的功夫他同样练过,虽说近些年疏远了些吧,可也不是没有底子的人,可是经过秦驷的一番操练,他觉得自己还不如普通人呢。
最痛苦的时候,他脑海里只浮现了四个字:
生!不!如!死!
他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秦驷的事,所以这辈子轮到她来报仇。
不过看见在自己身边任劳任怨亦步亦趋贴心至极一脸愧疚的秦驷,傅钦烨还是有些淡淡的愉悦。
此刻这种愉悦是不被秦驷得知的,傅钦烨也只有在偶尔看向秦驷的时候,眼里不自觉地绽放因为这种毫无原因的愉悦而产生的诡异光芒。
秦驷如今心里的确是十分愧疚,好像一不小心,她就把傅钦烨当成女子来操练了,这种强度,也怨不得他会如此愤恨自己。
她本就不该用这样的法子来训练一个男子,身娇肉嫩,应该被捧在手心的男子。
她将胳膊移到傅钦烨腰上,手中暗暗用力,让他整个人贴在自己身上,又运用内里,给他缓解疼痛。
片刻之后,身旁僵硬的身躯终于软了下来,贴着她的身子,被她整个扶住了。
两人就以这个姿势上了马车,又以这个姿势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之后,傅钦烨迅速离开秦驷的身子,锦衣高冠,面色冷漠,从身上散发出一股子帝王威严。
而秦驷却全然不在乎那些,她的目光始终没离开傅钦烨的腰腹,此时她已经在后悔了,兴许她下手太狠了一点,若傅钦烨等会连马都上不去又该如何。
似乎是感觉到秦驷担忧的目光,傅钦烨回过头来,白皙的面庞上因为北风的侵袭而有些不正常的红晕,尽管身上披着白色的狐皮披风,披风上也有一整只的白狐围脖,但在秦驷眼里,那还是太单薄了些。
尽管在这样的时候,秦驷自己仍旧只穿了一件对襟青衫长袍,仅仅在身上披了一件与傅钦烨身上披风一个颜色的狐皮披风。
傅钦烨皱了皱眉,朝秦驷伸出手。秦驷也不迟疑,握了上去,感觉触手的确是一片温暖,她才松了口气。
两人牵着手来到了早已搭建好的营地中,两人是最后一个来到的,他们来到时,营地中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这些人多是陌生,秦驷原先见的那些刘家人,多半早已被贬黜了,没被贬黜的,也不敢来这样的场合。
等到众人都行好礼,傅钦烨解开自己的披风,让自己早些适应气温,而其余人也有样学样,一时间众人纷纷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衣裳。
秦驷目之所及,有不少人因为这样而冻的瑟瑟发抖,毕竟这里多是文官,除了一些大世家里出来的,又有几人是真的君子六艺样样精通。
说起来这一招还是秦驷教给傅钦烨的,先帝去的早,他也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所以他如今也不过去过射猎场聊聊几次,哪里知道在若是不早早习惯手脚冻僵的状态,到时候会握不住缰绳呢。
当然,有内力丰沛的,如秦驷公孙泽之流,根本无需厚衣裳,手脚也不会被冻僵,不过傅钦烨显然是不能这样。
公孙泽走上前来,伸手用力在傅钦烨肩膀上拍了拍。
啪啪两声,秦驷听的都有些心疼,傅钦烨更是感觉一双铁掌拍上了自己的肩膀,其中所蕴含的力度,实非常人能及,他几欲吐血。
公孙泽却是笑眯眯地说道:“看来皇上这几日的确有潜心练武,不错!不错!”
说着,他后退一步,手掌反转,露出他手上一个平凡无奇的铁弓来。
当然,这是在傅钦烨看来,这铁弓材质并不如何好,弓身手艺更是不行,若不是它出现在公孙泽手里,恐怕它这一生都不会入傅钦烨的眼去。
公孙泽看见傅钦烨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心里一叹,又把另外一个做工明显精良很多的弓箭拿了出来:“皇上可以从这两把弓中选一把,作为此次射猎的用弓。”
傅钦烨当然要选那个跟铁弓比起来做工精良不知道多少的,他正要去拿,却被秦驷拽住了:“那它。”秦驷用手比了比铁弓,眼睛更是死死盯住它不放。
傅钦烨不知为何,却还是改选了那铁弓。
也不知道铁弓如何制成,看上去平平,入手却极重,傅钦烨只感觉自己手中像是拿了一座缩小的山丘一般,那铁弓直直往下坠去,他心里没有防备,下一刻,铁弓就要落到地上,傅钦烨心里着急,若真的让铁弓落地,他的颜面何存。
就在傅钦烨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时候,秦驷忽然踢出一脚,将那铁弓踢的向上飞起,随后她伸手抓住那铁弓,轻轻放到傅钦烨手中。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慢,可是在那时,也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除了公孙泽沈德宁,还真是没人看清楚秦驷的动作。
一旁的沈德宁眉头紧皱,收回了自己已经伸出去的手。
公孙泽却是满脸通红,大喝了一声:“好!”说着又给了傅钦烨一袋特制的弓箭,“这把弓没什么名姓,我是在耳宇国的英雄冢里找到它的,重达五百六十七斤,世所罕见。”
傅钦烨抽了抽嘴角,望向自己手中那把实在普通的剑。
别人老坟里挖到的,一看就是陪葬品的,已经过了很多年的除了重量还有别的吗?
还不等傅钦烨想清楚这个问题,公孙泽已经让傅钦烨等人上马,直奔射猎场上了。
傅钦烨只来得及给了秦驷一个眼神,然后就带着那把将马都压的跑不动了的铁弓,离开众人的视线。
秦驷总觉得公孙泽有些异常,这样的弓,在这种小打小闹的场合,完全不应该出现才是。
她想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向公孙泽问道:“公孙将军,为何要给皇上那把弓?”
公孙泽立刻明白了秦驷的意思,他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笑着看向场中:“老夫刚刚得知,有一只吊睛白额的饿虎进来了,它已经咬伤了一个侍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