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53章 【伍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紧接着,傅钦烨从马上跃下,朝那饿虎扑了过去,他手中仅拿着一只铁箭,面容紧张。面对这样一头猛兽,谁能不紧张。
几个侍卫对视了一眼,也都下了马,跟在傅钦烨身后,但他们也只是跟在傅钦烨身后了,没有一个人做出想要上前帮一帮傅钦烨的动作。
离那饿虎越近,越是让人心惊,这畜生也太大了一点,虎尾如鞭,虎爪如剑,公孙贺在那饿虎身下,压根就没有丝毫反抗的力气。
傅钦烨迟疑了片刻,定下身形。
公孙贺见了,猛地挣扎了一下,朝傅钦烨伸出手。
因为他的动作,让那饿虎朝傅钦烨看去。这饿虎虽然比不得人的聪慧,但是却也有些灵性,哪里看不出傅钦烨的目标是自己,它眼里闪过一丝戾气,呲着牙,低吼了两声,像是在威胁傅钦烨不要靠近。
傅钦烨果然没有再往前走,他停下脚步,拿出了那把铁弓。
饿虎从鼻子里喷出两道热气来,然后不等傅钦烨拉开弓弦,就往傅钦烨扑了过来。
跟过来的侍卫们见状,全都紧张地拔出了佩刀。
然而饿虎这一扑却落了个空,见它扑过来,傅钦烨连忙往前疾走两步,正好从饿虎身下过去,来到公孙贺面前。傅钦烨转过身,正站在公孙贺面前,替他挡住了饿虎。
见状,公孙贺松了口气,可剧烈发疼痛却在他周身左右炸了起来,刚才饿虎在他身上留下了不知道多少伤口,算起来他是最倒霉的那个,就算是林峯,也不过是受了惊吓昏迷,说起来身上也并没有太多伤,唯有他,一身的伤口,身上流的血几乎染红他身下的土地。
傅钦烨又开始跟那饿虎对视起来,一人一虎,一个目光凶狠,一个却是呼吸急促。
他好歹没忘了自己手中的凶器,缓缓将铁箭置于铁弓上,一手拉弦,慢慢地把铁弓抬了起来。
可他面对的不是什么狐狸鹿兔,它们只会逃跑,但是老虎却会反击。
就在傅钦烨正积蓄着力气,要把箭射出去的时候,那饿虎突然大吼一声,再次朝傅钦烨扑了上去。
这个时机选的精妙到了极点,傅钦烨手中的铁弓何其重,瞄准了饿虎,又怎么可能说改就改目标。
饿虎身后的侍卫们齐齐色变,从腰间拔出了长刀。
就在着千钧一发的时候,傅钦烨突然微微屈膝,接着仰面往下倒去。这一下,箭尖所指,正好对着那饿虎。
傅钦烨来不及多想,手上力气一松,嗤的一声,铁箭从饿虎腹部齐根没入。
饿虎在半空中一声怒吼,却是后继无力,直直摔了下来,正好摔到傅钦烨身上。
傅钦烨一惊,抬起拳头,几下打在那饿虎头上。
然而他力气不足,反而让那饿虎激起了凶性,一低头,咬住了傅钦烨的手臂,好在他身上穿了软甲,也戴了护臂,但傅钦烨脸色一白,伸手捡起刚才投掷过来的长剑,朝那饿虎眼睛插了过去。
噗的一声,傅钦烨被喷了满头满脸的虎血,腥味几乎淹没了他。
饿虎吃痛,一下放开了傅钦烨的手臂,傅钦烨的手紧紧攥着剑,用全身的力气往里推了推。
下一刻,傅钦烨就感觉到右臂一痛,接着他整个人都腾空飞起,然而两个人却在半空中将他接住。
傅钦烨抹了一把脸,眼睛终于能够视物,他看了一眼那饿虎,见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这一下,顿时,他全身没了力气,跌倒在地。
没过一会,公孙泽就带着人赶了过来,他看见现场的样子,立刻先去傅钦烨身边:“皇上,您受伤了吗?!”
傅钦烨挥挥手:“右臂伤了些,其他倒没什么事。”顿了顿,他又道,“倒是那些侍卫,见到公孙贺受伤也不知帮忙,实在可恶。”
公孙泽静默片刻,还是将严厉的目光投向他派去的几个侍卫,他们也不含糊,立刻跪下,将刚才的事情一件件说了出来。
公孙泽听的大怒,两三步来到公孙贺身边,也不管他身上还受着伤,提着他的衣裳把他提了起来:“你这蠢货!”
公孙贺闷哼一声,目光有些呆滞地看向公孙泽。这一下,倒让公孙泽再也说不出话来。
公孙泽将公孙贺扔下,又转身回到傅钦烨身边:“皇上,先回去再说吧。”
傅钦烨自然没有异议,众人于是抬着林峯公孙贺,还有那头饿虎的尸体,回到了营地。
秦驷早就得了消息,知道傅钦烨的确遇见了那头饿虎,她心下忧虑,破天荒地带着瑶月守在了入口。
见到傅钦烨骑着马回来,她却是放下心来。
虽然他头上有血,但若是傅钦烨受伤了,应该是跟后面的公孙贺两人一样,被抬着回来,能自己骑马,说明问题不大。
看见秦驷,傅钦烨以为自己这个样子惹得她担心了,他连忙抬起袖子擦脸,奈何那些血黏在他脸上,怎么也擦不掉。
他来到秦驷面前,下了马,头一句说的是:“朕无碍,这些都是虎血。”
秦驷伸出手来,替他擦了擦脸:“无事就好。”
紧随其后的公孙泽看见这一幕,笑眯眯地说道:“看来帝后感情很好啊。”
傅钦烨脸一下红了起来,索性他现在脸上都是虎血,没人看见他红起来的脸,他也就立刻转身,有些心虚地说道:“朕只是不想皇后叫太医来”他说到一半,才觉得自己越描越黑。
有公孙贺和林峯两个伤者在,太医自然是要唤的,再者他也要被太医诊治,毕竟刚才被那饿虎拍了一爪子。
“朕其实只是想先洗漱。”傅钦烨又解释了一句,声音却小了起来。
公孙泽见状,不禁大笑。直笑的傅钦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还是秦驷先吩咐宫女去打了干净的热水来,为傅钦烨擦拭他脸上的虎血才罢。
傅钦烨右臂一片青紫,按上去他的脸就白上一白,想来是极疼的,但好在没有伤及骨头,化掉淤血就好。
伤的最重的就是公孙贺,林峯跟傅钦烨一样,也是挨了一爪子,据他所说,当时他看见那头野猪,想要带回去,却不妨这头白虎猛然出现,他跑了一阵,最后被生生的吓昏了。
倒是公孙贺,肩膀脱臼,浑身上下骨头断了好几根,流的血也多,恐怕要躺在床上休养很长时间。
最令他难受的,却是公孙泽的态度,除了开始他骂了公孙贺一声蠢货外,就没再去看他一眼,倒是他的属下,有不少人都过来问了两句。
到底为什么?明明他的本意是好的,虽说办砸了事情,但好歹他也是公孙泽的养子,为什么他却那么不待见自己?!
这个问题也是傅钦烨想问的,傅钦烨自己身上也有伤,他倒是想去看望一下公孙贺,但有秦驷在,秦驷要拦他,还真没人给他说句话。
哪怕沈德宁呢,也是低着头,压根不理会他的眼神。
面对秦驷,傅钦烨却是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了,他只能被秦驷牢牢看着,直到公孙泽过来,秦驷才从傅钦烨对面站起身:“公孙将军来了,皇上正等着您呢。”
傅钦烨撇撇嘴,他哪里又等公孙泽了,要说等,他也是等着秦驷放他走。
不过眼下嘛,他还是顺着秦驷的意思道:“公孙叔叔,您快些进来。”
公孙泽来到傅钦烨面前,伸手试了试他的骨头,确定没事之后,他才笑着说道:“那白虎可不得了,三百斤重呢,等会儿臣让人剥了皮,送给皇后。”
秦驷微微颔首:“劳烦公孙将军了。”
公孙泽一笑,却又俯首在傅钦烨耳边说道:“皇上放心,虎鞭臣给你留着呢。”
傅钦烨瞬间感觉一股热流直冲向自己的脸,他立马转头看向秦驷,心里只盼着秦驷没有听见这句话。
见秦驷笑盈盈地站在那里,面色无常,他才松了口气。
公孙泽见状,眼里染上了一些笑意:“怕什么啊,都什么时候了,也该想想子嗣的事情了。”
傅钦烨干咳了一声,再说下去,他可就真的无颜见秦驷了,想到这里,他连忙对秦驷道:“皇后不如去看看那只白虎,剥了皮可就不好看了。”
秦驷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反驳:“那好,臣妾就去看看罢。”
等出了营帐,她脸上才浮现一丝笑意,而瑶月更是忍不住红了脸。她摇摇头,带着瑶月往外走去。
见秦驷走了,公孙泽更没有了顾忌:“皇上,你是不是身子不行?”说着,他身后拍了拍傅钦烨的后背,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多补补,免得晚上力不从心。”
后宫那么多妃子,想来皇上晚上是极忙碌的,难怪身子那么弱。
傅钦烨身子僵了僵,有些气急地说道:“公孙叔叔!”
公孙泽见傅钦烨是真的恼羞成怒了,笑着转了一个话题:“皇上今天猎虎时表现很英勇啊。”顿了顿,他又道,“这样我也就能放心地把兵符交给你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