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59章 【伍九】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月茗被她一噎,什么也说不出来,见小女孩有些好奇地去拿桌上的酒喝,才反应过来,这牢房里如此昏暗,月琉石也黯淡的不得了,她又哪里能够看清楚她手上拿了什么,自然会说不好看。
不过月茗也稍稍放下心来,看来这小女孩儿真的不是秦驷派来的,想来也是,就算要套话,又怎么会让一个看着就奇怪的小女孩儿来呢。
她伸手到头上,将头上唯一的发簪给拔了下来。
这只发簪还是她母亲的嫁妆,已经有些暗淡了,但上面的蝴蝶还是栩栩如生。她轻轻摸着一根发簪,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但是很快,她就收起自己的不舍,冲小女孩儿摇了摇发簪上的蝴蝶:“那这个呢?”
小女孩儿这回下了板凳,摇摇晃晃地朝月茗走了过来。月茗看的仔细,很快就看出来这小女孩儿有些跛足。
“你喜欢它吗?”月茗对小十说道。
小十犹豫了一阵,才说道:“喜欢。”
月茗的笑容更加温柔起来:“那你想要它吗?”
这回小十犹豫了更长的时间,看见那个叫做柱子的狱卒快要处理好了那个大叫的犯人,月茗有些心急。
小十终于道:“想要。”
“那姐姐把它给你好吗?”
小十却摇摇头:“娘说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月茗连忙道;“不是随便给你的,姐姐还要你做一件事情。”
小十垂下眼睛,不让月茗看见自己的眼睛,手却拽住了衣角,一副想要的模样。
月茗接着道:“只要你帮姐姐做了那件事情,那这个簪子就是你的工钱,就不是随便要的东西了。”
小十终于伸手抓上簪子:“好,姐姐要我做什么?”
月茗将耳朵上剩下的唯一一个耳坠给摘了下来,递给小十:“姐姐想让你帮姐姐把这个带出去,然后想办法在出去之后弄碎上面的这个小圆珠子。”月茗不放心地又补了一句,“千万不能被别人发现,知道吗?万一被发现了,你娘肯定不会让你拿这根簪子的,知道吗?”
小十当着月茗的面,将簪子和耳坠都贴身藏好了,然后对月茗灿然一笑:“知道了!谢谢姐姐!”
月茗松了一口气,又叠声嘱咐了小十一阵,那名叫柱子的狱卒很快便回来,犹疑地看月茗一眼,将小十抱走,放在凳子上,问了她好些话,但好在她谨记着月茗的话,什么都没说。
月茗越发的放心,只要她把消息放出去,至少让月琉国的勇士知道她已经被抓的消息。
眼下看来,秦驷不一定会放秦家的那两任离去,没有她们去报信,如何有人能得知她现在的消息?
月茗看向地上的那只破裂的簪子,这地牢也不知道有什么,在这里面,通信用的蝶卵居然瞬息而亡,若非如此,她不会非要寄希望于一个小女孩。
%%%%%%%%%
傅隶站在他曾与月茗两人说话的房间内,窗户半开着,透过他的角度,可以看见从皇宫的侧门里出来了两个小姑娘,她们一个头上沾染血迹,一个神情呆滞木讷。
他皱着眉,倏然伸手关上了窗户。
果然,月茗那个蠢货又去做蠢事了吗?他就不该信她,一个有头无脑的女人。
这世上,再没有像心蕊那样聪明的女子了
再没有了
傅隶闭上眼,掩去眼中的潋滟水光,沉默片刻,他伸手在桌上敲了三下,两长一短。没一会儿,突然也有人敲门,同样是两长一短:“客官,您需要热水吗?”
傅隶沉声道:“需要。”
那人又道:“您要多少?”
傅隶回道:“一壶。”
木门被嘎吱一声推开来,一个短汗衫黑马裤的小二走了进来,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轻手轻脚地来到傅隶面前,抬起手中的铜壶将他面前的茶壶加满了。
傅隶走向窗口,将窗户打开,也开的更大了些,小二微微看了一眼窗外,那两个小姑娘仍然没有走,正互相厮打着,正在争抢一个荷包。
小二乐呵呵地点点头,又道:“客官,您还要别的吗?”
傅隶摇摇头。
小二便道:“得嘞,客官您慢用。”说完,走了出去。
傅隶依旧站在窗边,一动不动。
窗外的两位姑娘似乎抢完了,其中一人紧紧抱着荷包,朝跌在地上的姑娘啐了一口唾沫,便转身要走,就在这时,突然一辆青布柚木的马车路过,遮住了傅隶的视线。
等那马车走了,两个小姑娘便也没有了。
傅隶喟叹一声,又看了一阵,便慢悠悠关上窗户,推门往外走去。
该处理的,要早早处理了才好。
%%%%%%%
傅钦烨今儿得了一件貂裘,巴巴地捧来给秦驷。
貂是黑貂,皮毛油光水滑的,看上去分外显目,摸着也让人觉得舒服。
秦驷上去摸了两下,便点点头道:“倒是不错。”
傅钦烨显得格外高兴,眉飞色舞地说道:“这貂皮朕也觉得不错,想到你那披风太薄了,正好给你送过来。难得有你喜欢的东西,记得每天都要穿上,免得被别人说大衍国的皇后居然穿的那么寒酸。”
秦驷静静地听着他说话,等他说完了,便点点头,让傅钦烨给自己披上。
傅钦烨站起身,绕到秦驷身后,伸手拿起那貂裘,一抖,恍然抖落了一地的月光,长及脚踝的貂裘在傅钦烨手上,如同织女采了月光织就一般。傅钦烨又点了点头,才给秦驷披上。
秦驷的脸小而肤白,被这貂裘一衬,便让人忍不住惊叹。
“好看吗?”
“好看。”
秦驷说完,便转过身去,看向傅钦烨:“不如你好看。”
傅钦烨显然很受用,面颊微红,却还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的这是什么话。”轻咳了一声,又道,“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在宫女面前说。”
秦驷伸手执起傅钦烨的手:“我说的是实话,怎么不能在宫女面前说了?”
一旁伺候的宫女听见这话恨不得低断了头,只为向傅钦烨表示,自己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
傅钦烨也有些不好意思,便转了一个话题:“听说你从宫外带回来了一个小姑娘?”
秦驷点点头:“她无父无母,唯一一个哥哥也被人卖了,看着实在可怜。”
傅钦烨恍然,原来秦驷是发了善心,他一时心中升起怜惜来,他从未见过秦驷去关注小孩,想来是因为想到自己的父母
唉秦国公也是执拗,一定要为秦国公夫人找到良医不可,若不是他,皇后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傅钦烨眼里柔情满满,悄声在秦驷耳边说道:“若皇后喜欢女孩,那不如,和朕生一个公主”说着,他的手悄悄往上,环住了秦驷的腰,“不过在这之前,咱们还要给未来的小公主生一个哥哥,否则只有她一个,该多寂寞啊。”
“这想法不错。”秦驷一口咬住了傅钦烨的耳垂,含糊不清地说道。“烨儿若不介意多生几个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啊。”
“什么?!唔嗯啊”
%%%%%%%%
深夜,十个黑影出现在皇宫前,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脸上也带着面具,这些面具全都是是彩色的,上面有些画着曹操脸,有些画着关公脸,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狰狞。
他们齐齐做了一个手势,无人言语,安静的,齐齐往宫门处走去。
宫门早就关上了,这街上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唯有夜凉如水,月光照着他们的身影,但他们却个个都像是影子一般,隐入黑暗中。
他们来到宫墙下,伸手往墙上探了探,接着就直直地往上爬去。这十人如同十条大壁虎一般,片刻功夫,就来到墙头。
墙头上原本该有人守夜的,但这回却没有,他们有些犹豫,往里走了一圈,才发现原本守夜的侍卫们早已在某个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睡着了,他们浑身酒气,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他们互相递了一个眼色,一个个地从侍卫们身旁走过去,最后一人过去的时候,顺手在他们喉咙上一个掐了一下。
接着,便连那呼噜声也尽皆消失,四周变得安安静静。
这十人极为熟悉宫中的地形,七拐八拐地来到一个地方,接着停下脚步,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一个中空的纸筒,他看了一眼面前这看似无奇的宫殿,突然踢开一旁一块石头。
之后,寂静中一阵令人觉得震耳欲聋的机枢声传了过来,宫门口突然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来,那人看也不看,将纸筒扔了下去。
又过了一阵,他侧耳听了听,朝几人做了一个手势,接着,其中五个人分守在一旁,另外四个人跟着他往里走去。
黑暗中,月茗倏地睁开眼,那两个名叫柱子和王二的狱卒已经睡了过去,她却看向入口处,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鼻尖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她立刻屏住呼吸,不让自己闻到一丝一毫的香味。
没过一会,周围便寂静无声了,刚才还在她耳边的那些呼噜声也没了,整个地牢,像是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这不对劲!
月茗呼吸一窒,看向了来人。
他也不惧月茗的目光,反而还主动摘下面具,让月茗看清自己的脸。
月茗勉强一笑,指尖微动,一个冰冷的东西出现在她手中,她开口道:“傅大人是来救月茗的吗?月茗可真是感动的不得了啊。”
傅隶走到她所在的牢笼前,伸手一挥,拿比婴儿手腕还粗的锁链应声而断。
“月茗,你知道我来是干什么的。”傅隶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挑破了两人中间的那层遮羞布。
月茗脸色一黑,握紧了手中的东西。
傅隶却淡淡地道:“月茗,你手中的东西对我没用,还不如交给我,我会让你痛快的死。”
月茗往后缩了缩,没有说话。
傅隶目光微冷,正要接着说话时,却听见入口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他脸色一变,想也不想地往回奔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