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60章 【陆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轰隆隆!”一声闷响从暗门的地方传了过来,傅隶目光有些赤红,他转身看向月茗,目光中杀机毕现,“你出卖我?”
月茗也同样没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她瑟缩了一下,双眼瞪大,完全说不出话来。
可傅隶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刚才那般想要与她好言好语地说话的心思了,他冷笑一声,鬼魅一般地来到月茗身前,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你为什么这么做?!”
月茗被他掐着脖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本握在手中的一样东西也落了下来。
傅隶也完全没想要从月茗口中知道答案,他只是问一问罢了,问完之后,他一挥手,将月茗往一旁的石壁上扔过去。
月茗蜷缩起身子,心里是难以抑制的绝望。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影出现,他速度极快,比刚才傅隶的身形还快了一些,赶在月茗撞上石壁前,他将月茗接在怀中。
还不等傅隶反应过来,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就在空中响了起来:“唉,下手这么狠,可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傅隶看向某个牢狱中,那里原本有个犯人,傅隶记得清楚,可这时候,那犯人已经不知所踪,换成了一个穿着一件黑色貂裘的女子。
他眯起眼看她,目光探究:“这位是皇后娘娘?”
秦驷微微点头:“想不到你能认得本宫,说起来,本宫还应该叫你唔,什么来着,公孙将军,您对这个熟,您来说罢。”
听见公孙这两个字,傅隶的眉心跳了跳,他转过头,正看见公孙泽将月茗接了下来。
没有感受到疼痛,月茗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的激烈。
原来她这么怕死,月茗脸色苍白的想到。
公孙泽将月茗扔到一旁,随后提起放在一旁的□□。
公孙泽冷着脸说道:“皇后娘娘,对于这等乱臣贼子,您什么都不需要唤,和亲王有这么一个儿子,死后在地下也无颜面!”
傅隶眼中闪过一道血光,他突然一闪身,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公孙泽面前。谁也没看清他是怎么动的:“你不配提起我爹!”
秦驷眼中异彩连连,可是看样子,她却一点也不担心公孙泽。
月茗看的有些奇怪,要知道,公孙泽可完全不是傅隶的对手,傅隶的身手太高,完全可以压制公孙泽。上一回,公孙泽身上还没有伤的时候,仍旧完全不是傅隶的一合之敌,怎么现在,他倒完全不怕了?
公孙泽的确不是傅隶的对手,尤其是在傅隶开始认真起来的时候,他完全只能伸手去挡,至于反击,是根本做不到的。
可是渐渐的,傅隶的攻击却越来越弱了,包括傅隶在内的几个面具人都是一惊,那四个面具人想也不想的上前想要帮助傅隶,可是这个时候,又有两个人出现,挡住了他们四个,其中一个面白无须,脸上带着笑容,眼里却只有杀意,另外一个脸上却是带着不耐烦。
正是沈德宁与千烦两人,他们俩一出现,这四个面具人就全然不是对手,而且他们与傅隶一样,打得越久,就越是没有力气。
月茗在一旁总算看出了些什么,这地牢里恐怕早就投放了什么东西,她闻到的那股味道,正是秦驷他们在地牢里放的东西。
毕竟以傅隶的性格,他带在身上的东西,通常都是无色无味的。
傅隶看出来了,再这么打下去,他会耗尽身上的力气,然后公孙泽就可以不战而胜。
并且看起来,他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是不战而胜。
他目光一凝,往公孙泽胸口前拍了一掌,然后借着力道,回到了刚才所站的地方。他嗤笑一声道:“公孙泽,你现在已经沦落成这样了吗?”
公孙泽充耳不闻,倒是千烦,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自己好到哪去了?”
傅隶听见千烦的话,顿了顿,忽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什么东西。
月茗一直注意着他,此刻也正看见了傅隶从地上捡起的东西,她惊叫一声道:“不要!”
然而她话音未落,傅隶已经冷笑着将那个东西捏碎开来,霎时间,上千只各式各样的蝴蝶幼卵孵化成型,鲜艳的颜色告诉世人它们真的不好惹。
除了公孙泽,秦驷三人不得不掩盖口鼻,暂时后退以避免和这些蝴蝶们撞在一块儿,看见它们鲜艳的颜色,秦驷不用想也知道,这些蝴蝶不会只是看着好看。
月茗连忙伏低了身子,用衣服将头脸完全盖住。
而公孙泽,却是迎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蝴蝶往前走去,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留住傅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心知自己命不久矣的那四个带着面具的人却齐齐上前,挡住了公孙泽。
众人只听见耳中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秦驷皱了皱眉,从暗道往上走去。然而这暗道为了避人耳目,修的离地牢入口太远了些,等到她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只有一地的侍卫尸体。
傅隶还是逃了。
她喟叹一声,看见入口处飞出来的那几只艳丽蝴蝶,脚下微动,几个石子打向它们,在空中将它们打成了一团血雾。
随后出来的是公孙泽,他身上红红绿绿,颇为狼狈,看见一地的尸体,他立刻明白,自己出来的晚了。
公孙泽脸上出现一丝怒气,他将手中的□□往地上一掷,锵的一声,□□没入地面一半有余。
他又想回去,却被秦驷叫住了:“公孙将军,哪怕傅隶逃了,他也依旧命不久矣了,更何况他一身武功已经废了七七八八,您现在还是先注意自己的身子为好。”
公孙泽一愣,随后却是颓然的一笑:“老夫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啊。”随后他面色稍整,却是噗通一下给秦驷跪了下来,“此次多谢皇后娘娘献上妙计,有皇后娘娘在,想来也能扶持皇上坐稳皇位!”
他话音刚落,沈德宁和千烦两人也从地牢里出来了,看见这幅场景,千烦笑眯眯地看了秦驷一眼,转头对公孙泽说道:“公孙将军,皇后娘娘一介女流,扶持皇上的重任,我看还是交给沈公公好了。”
公孙泽还想再说什么,千烦又道:“我也会一直扶持皇上的。”
被他这一打岔,公孙泽到底还是站了起来,他摇摇头道:“国师这句话老夫可不太相信。”
千烦打了个哈哈,与公孙泽一起告退了。
守了一整夜,沈德宁也有些疲累,白天他可还要伺候皇上呢,他想去休息一下,遂遂秦驷拱了拱手道:“皇后娘娘,咱家先回去了,收尾的事就由小端子来。”
秦驷微微颔首:“沈公公快些去休息吧,本宫还有些事情要做。”
沈德宁有些奇怪:“皇后娘娘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秦驷翘起嘴角:“里面不还是有个没审问的嘛,既然她与傅隶认识,那总该从她嘴里能套出来点东西才对。”
沈德宁点点头:“那就劳累皇后娘娘了。”说完便朝秦驷拱了拱手,随后离开。
等沈德宁离开了,瑶音也带着人赶来了,她见到秦驷好好的站着,脸上的表情才微微松懈,随后又看见满地的尸体,目光中闪过一阵惧怕。
秦驷不等她走近,便开口道:“本宫还有件事让你做。”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耳坠,捏碎了上面的圆珠子。
一只黑色的蝴蝶从中迅速生长起来,秦驷朝那蝴蝶微一点头:“跟着它。”
%%%%%%%%%%
月茗不知道等了多久,自己耳边才恢复了一片寂静,她仍旧瑟瑟发抖,不敢抬头,也不敢用力吸气,簌簌的声音此起彼伏,没人比她更明白这是什么声音了,只要沾染上一点,她就会命丧于此。
可是旁的人已经全都走光了,甚至于一些犯人也都被带走了,整个地牢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人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要让她自生自灭吗?
就在月茗神想的太多的时候,一个脚步声从她耳边响了起来。
月茗就算知道是来者不善,但是这个地牢中终于有了别人,这个认知还是让她有些安心。
没等她安心太久,脚步声的主人来到月茗身边,他一只手将月茗粗暴地提了起来,一手在她嘴鼻处捂上了一块湿布,接着,将她拉到了地牢外。
很快,月茗被带到另外一个房间,有人将她塞进一个木桶里,洗刷干净了,又给她换上了一身宫女的衣裳。
然后一个嬷嬷出现,她提着一盏灯,引着月茗往外走去。
有那么一个瞬间,月茗以为这是傅钦烨看上自己了,不过她很快清醒过来,在她往他身上扑的时候,傅钦烨都从来没有对自己和颜悦色,更何况是现在。
不过只派一个嬷嬷来带路,秦驷是不是太自大了些,难道就不怕她逃跑吗?
还是说,这是她设下的圈套?
一路上,月茗就在这种纠结中,来到了一个颇为僻静的宫殿,房间正中,站的正是也已经洗漱沐浴好了的秦驷。
秦驷看了她一眼,绕到书桌后,坐了下来,又伸手指了指书桌对面的太师椅:“坐吧。”
月茗不知秦驷要干嘛,心里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不过仍然是按照秦驷说的,坐了下来。
秦驷轻声道:“小十,给她上杯茶来。”
月茗有些莫名,然而下一刻,她却睁大了眼睛,看向那个从后殿端了一个茶托出来的小女孩儿。
她不过五六岁的光景,头上梳着双丫髻,一双眼睛笑盈盈的,一只脚是跛的。
这不就是那个她托付了耳环的小女孩儿吗?!
“你!”月茗猛的站起身,一手指向小十,表情惊骇,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秦驷轻轻地看了她一眼:“本宫让你站起来了吗?”
听见秦驷的话,月茗怔楞了片刻,还是缓缓地坐下去。
秦驷这才满意,转脸对小十说道:“让这位姐姐尝尝你的手艺。”
小十乖巧的点头,缓缓走到月茗面前,将茶托放下,给月茗泡了一杯茶。她泡的很认真,一样动作都没落下,虽然泡的不好,但在她这个年纪,已经极为难得了。
泡好茶之后,小十端着茶杯,递到月茗面前。
月茗不知所措,这茶她不想接,却又不敢不接。
没让月茗犹豫太长时间,秦驷道:“不想喝?”
月茗连忙接过来,也顾不得烫,一口喝干了。眼下的情况她已经完全不害怕秦驷会在这茶中下毒了,毕竟她现在想要杀了月茗,也只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又何必多此一举,去下毒呢?
见她喝了茶,小十朝她一笑,接过她手中的茶杯,放在茶托上,又艰难地走了回去。
月茗呆愣地看着小十,有些不解她这是为了干嘛?就是为了给她倒杯茶,还是为了让自己知道其实自己的耳坠已经到了秦驷手里?
她有些惶恐,她实在弄不明白秦驷在像什么,刚开始的时候弄不明白,现在就更弄不明白。
越是弄不明白的事情,越是让人觉得害怕。
秦驷终于再次开口:“你的人全都被截在了客栈里,真是可惜,他们不能回去报信了。”
月茗再一次站了起来:“你想怎么样?”
秦驷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冷冷地道:“坐下。”
她的声音不算太高,但听月茗耳中,却莫名有种震荡的感觉,她看了一眼秦驷,还是强迫着自己坐下了。
秦驷这才接着说道:“你知道吗,已经有信使做好准备了,只要本宫一声令下,立刻有人把消息传到边关,很快,便会有一支队伍直接来到你们那座破山上,这个时候啧啧,真是胜之不武。”
月茗如坠冰窟,她很明白秦驷的意思,这个时候,月琉国青黄不接,有一半人能够发挥出一半的武力就已经很不错了,更可能的还是,压根就没有人能够对付那些大衍国的士兵们。
她打的,是这个主意吗?
秦驷像是看穿了月茗的想法,她的声音低沉,像是带着诱惑一般,轻轻响了起来:“其实这并非本宫的本意,我大衍国向来愿意与人为善。”
月茗终于明白,秦驷是想让自己为她做什么事情。
她犹豫了一阵,开口说道:“只要不是危害月琉国的,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秦驷笑了笑,伸手敲了敲桌子:“也不用你做什么,只要你将关于傅隶的一切全都告诉本宫就行。”
月茗纠结了一阵,弱弱地说道:“你说话算话吗?”
秦驷点点头:“当然算话。”
%%%%%%%%%%%%
看见秦驷拿着一叠按了手印的纸进来,本还有些昏昏欲睡的小十顿时精神了起来,她的目光先是在秦驷手中的纸上看了一眼,接着利索的给秦驷倒了一杯茶,秦驷倒也给她面子,把茶接了过来,轻轻啜饮一口。
小十犹豫了一阵,还是指着秦驷手中墨迹未干的纸说道:“皇后娘娘,这是什么啊?”
秦驷想了想道:“这里面是你哥哥要拼命才能拿回来的东西。”
小十眼里闪过一丝了悟,她又问道:“那现在已经有了,是不是我哥哥就不用再拼命了?”
秦驷点点头,伸手揉揉她的头:“等会本宫送你回吴梁那里,你要自己跟他说,你敢吗?”
吴梁对这些孩子们来说,绝对是最惧怕的人,听见他的名字,小十瑟缩了一下,但是过了一会,她还是点点头:“小十敢去,只要能让哥哥回来就好。”
秦驷将这些事折好了,放进一个盒子里,然后提着盒子对小十道:“本宫要走了,小十,你也快休息吧。”
小十点点头,目光有些飘忽。
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吗?
而秦驷可没工夫去管小十此刻忧虑的心情,她带着好不容易才从月茗口中问出来的东西,一路不停地往懿德殿走去。
等她到的时候,就看见一个有些单薄的身影跺着脚在门口等候。
她连忙上前两步,来到他面前,解下自己身上的貂裘,给傅钦烨披上:“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来了?!”
她声音冰冷,眼神如同刀子一样一一看向一旁伺候的宫女们。被秦驷看到的人,都不禁低下头去。
傅钦烨却全然没有感觉到秦驷此时的心情,等到秦驷,他就冷着脸,转身就往殿内走去。
秦驷两三步就跟上了他,然后伸手拽住他的衣服。
傅钦烨被一拉,顿时走不动了,他转过身,看见秦驷站在雪地里,皮肤胜雪一样的白皙,眉头紧紧皱着,眼里尽是疲惫。
“烨儿,我好像受伤了”
“受伤?!”傅钦烨再也端不起架子,连忙走到秦驷身边,将貂裘又披回她身上,紧张地道,“哪里受伤了?疼不疼?谁伤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