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藏书馆 -> 都市小说 -> 宠帝

第61章 【陆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秦驷心里涌上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她抬起傅钦烨的脸,笑着说道:“自然是被我的烨儿伤的,今儿忙活了大半夜,回来烨儿还要给我脸色看,我怎么能不伤心啊。”
这话半真半假,多是调笑,引来傅钦烨的瞪眼,可是他却不再像刚才那样生气了。
傅钦烨半搂着秦驷回到了寝殿,秦驷也就装了回柔弱依了他。傅钦烨又将秦驷放在床上,解开她身上的衣裳,从头到脚,好好的全都检查了一番,待看见秦驷胳膊上不知何时造成的一块青紫的时候,顿时心疼地道:“还说没受伤,这是怎么回事?!”
秦驷看向那不过尾指大小的青紫,有些默然,她这幅身子就是这样,皮肤又白,所以受不得一点伤,一旦受伤,立刻就会在皮肤上显现出来。心想道:这与我何干?!
不过秦驷还是说道:“不碍事的,一点也不疼,不信你按上去试试。”
傅钦烨表情严肃的吓人:“按什么按!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秦驷低下头,没有接话。
傅钦烨不依不饶,抬起秦驷的脸,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然后又心疼地道:“眼睛都红了,脸色怎么也这么苍白,要不要宣太医来看看?”
秦驷连忙拒绝:“不用了,我好的很,不过需要休息些时候,等我不舒服了,再让太医过来就是。”
傅钦烨还有些失望,不过最后总算是放过了她。
接着,傅钦烨亲自给秦驷换了一身衣裳,委委屈屈地说道:“朕早就让你叫朕起来的啊,朕说了那么多回,你怎么就是没听进去呢,朕一起来,就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一问才知道都已经结束了,傅隶也跑了,这个主意朕也出了力气的,怎么能不叫上朕呢。”
秦驷睁着眼睛说瞎话:“其实我叫过你了,烨儿,但是你睡的太死了。”
傅钦烨半信半疑:“真的?朕怎么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秦驷信誓旦旦:“真的,不信你问守夜的宫女!”
傅钦烨也不可能真的去问守夜的宫女,只能半信半疑地信了秦驷的话,但是随即,他又幽怨地道:“那你为什么不叫大声点?”
秦驷想了想,给了一个十分靠谱的理由:“傅隶武功高深,我怕他听见我叫你的声音。”
傅钦烨这下彻底不信了:“怎么可能你就是没叫朕!”
秦驷连忙指了指刚才被她随手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面有我审问月茗得来的口供,想来她不会骗我,你要不要现在看看?”
傅钦烨冷哼一声:“那有什么好看的!”然而嘴上那么说着,他还是走过去,将盒子拿过来,打开,拿出里面的纸张,跟秦驷一块儿把这上面的内容全都读完了。
读完之后,傅钦烨一脸感慨:“傅隶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他是怎么得到那些小国的支持的?”
上面所写的,只是月茗知道的事情,傅隶他的确是得到了不少小国做靠山,包括月琉国在内,有十余个小国也跟傅隶有所牵连,甚至于刘家的刘曦,也是投入了他的麾下。
傅隶究竟是怎么联系到这些国家的?!甚至于让这些国家分出原本就不多的人手为他驱使?
比如这次,月琉国就派了月茗供他驱使,还嘱咐月茗一定要事事配合傅隶,如果不是月茗擅作主张,恐怕秦驷他们根本走不通这条路。
月琉国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注意,大多数小国都在盯着自己国内的那一亩三分地,有些得了好处的小国,不像安娜那样珍爱自己的女儿,还仍旧想要把自己的公主嫁给傅钦烨。总的来说,人数已经少了一半还多,傅钦烨也能够应付得了了。
除夕当天,天还没亮,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除了秦驷和傅钦烨两人,其余人,都神色匆匆。
哪怕是妃子们呢,都要早早起来梳妆,再穿上早就选好的衣裳,随后将自己的宫殿住处全都装扮好了,便就等着晚上年宴开始。
中午的时候,一般是用来犒劳自己宫中的宫女太监的,役使了他们一年,也要包个大红包安慰他们一下。
昨夜中下了一场急雪,各殿中都是银装素裹的,小端子早早的就叫了几个小太监去,架上梯子,爬到楼顶扫雪。
他身上功夫不弱,因此来回走动着,预防谁脚底踩滑了掉到地上去,好好一个喜庆的日子,可别闹出什么让人心里不爽快的事情。
房顶上的雪扫了个七七八八了,小端子却眼尖地看见了一个宫装女子正在往这里走。
她走的不慢,脚步急匆匆的,像是有人在身后追赶她,但是她又很久都没有来到懿德殿,原因无他,她每每快来到懿德殿时,却又像是纠结什么一样,转身往回走去。
来来回回有十几趟,她走的地方,连积雪也都踩平了。
小端子眯起眼睛来看了半响,才终于认出来,那位是太后娘娘的侄女青儿姑娘。
不是前些日子有传闻,说这位青儿姑娘已经到了该嫁人的时候,所以太后娘娘不让她入宫了吗?怎么现在又来了?还是在懿德宫外盘桓?
她走的那条路虽然是小路,可还是有人记得打扫的,眼见着有宫女提着扫把要过去,小端子连忙嘱咐了太监们一声,随后下了房顶,拦住了那宫女,自己拿着扫把慢悠悠走了过去。
他走的轻,一直到他出现在青儿面前,才被她发现。
青儿哎哟了一声,什么也不论,就要往外跑。
小端子连忙拦下她:“青儿姑娘,您可看清楚了,咱家是小端子,您怎么见了咱家就要跑啊?”
青儿还有些喘息不定,她看了看小端子,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小端子公公,刚才青儿没看清楚,惊扰了公公了。”
小端子将扫把扔到一边,两手缩进袖子里,总算感觉到一丝暖意,他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青儿姑娘说的是哪里的话,应该是咱家说声对不起才是,瞧青儿姑娘这要去的地方,可是懿德殿?青儿姑娘若不认识路,不若咱家给青儿姑娘带路?”
青儿脸色变了变,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不去!”
见小端子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一双眼睛在自己身子上下扫着,她暗道不好,慌忙解释道:“刚才我是走错了路,不知该往哪里走了。”说完,青儿心里暗叫不好,这个这个解释更让人怀疑,她抿着唇,不敢看小端子。
小端子做人向来八面玲珑,自然不会当面戳穿青儿,当下便道:“既然如此,这正是懿德殿旁,青儿姑娘要不要去喝杯茶,暖暖身子再走,也消解些疲乏。”
青儿看了他一眼,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再也说不出来,她沉默片刻,轻轻点头。
小端子乐呵呵地在前面引路,试探着说些讨喜的话儿。
青儿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有时甚至出了神,没听见小端子的话。见状,小端子便不再说话,安静地把青儿带到偏殿去休息。
小端子与青儿实在不熟,坐着没说两句话,便找来一个宫女来陪她,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见小端子离开,青儿才松了一口气。
虽说小端子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但是她心里装着事,实在不能够面对人精一样的小端子。
她抿了一口热茶,看向周围。
四周的围帘纱幔早已经换上了红色的,窗户上也贴了剪纸,从窗户看出去,可以看见有些宫女和小太监正在院子里打扫,兴许是因为今日的特殊,宫女太监们也不多拘束,各自嘴里都会说些调笑的话来。年轻的宫女们与心仪的太监们偶尔调笑两句,随后又红了脸,跑开来,惹得一阵哄笑。
青儿见了,脸上也不禁带上了笑。
笑着笑着,她却悚然惊醒,脸顿时拉了下来。
她伸手摸上自己的脸,一寸一寸的摩挲着。这张脸细腻柔滑,带着少女所特有的弹性,她只在描画了眼角和朱唇,一颦一笑,依旧让人沉醉。
她今年不过十六岁,正该是嫁人的年纪了。
原先她是想着嫁给傅钦烨的,有太后姑姑在,她就算当不上宠妃,也不会过的多差。
可是傅钦烨却直截了当地说,他不会娶青儿。
索性,青儿就死了心,只要有太后这个靠山在,什么样的青年才俊不是让她随意挑选?
靠山?!
一旁的小宫女看见这一幕,有些不解地皱皱眉。
青儿回过神来,看见宫女的表情,顿时又拉下脸。
小宫女自知自己表情不妥,遂低下头,不再乱看。可青儿却依旧坐立不安,她离自己的目标已然那么近,这也是她最后的机会,除了年宴,恐怕太后再也不会让她离开。
她已经被关了很长时间了,踏不出家门,甚至出不了自己的房门,每天都被丫鬟嬷嬷看管着,甚至不让她跟自己的姐妹来往。
她不甘心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儿手中的热茶已经换了一杯,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推开。
一股冷气慢悠悠地拂过青儿的脸,她抬起头,眼睛略有些紧张。待看到小端子的时候,她才舒了口气。
可这口气刚舒完,她的表情就凝固了起来,因为她看见小端子身后跟着一个人,一个她不想看见的人,她的贴身丫鬟。
她两个月前才换上的贴身丫鬟。
小端子将青儿的表情看在眼里,不过他神色未变,还是笑眯眯的来到她面前道:“青儿姑娘,您的贴身丫鬟来寻您了。”
青儿站起身来,却是往后退了一步。
小端子挑了挑眉:“青儿姑娘?”
青儿喘了两口气,突然说道:“我要见皇后娘娘!”
听见她的话,小端子还没说什么,她的贴身丫鬟却冷冷地道:“小姐还是想想清楚的好,皇后娘娘可不如太后娘娘那样好说话。”说罢,她又低声道。“人做事前,不能只想着自己,还要想想自己的家人。”
青儿抿了抿唇,神态却更加坚定了些,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贴身丫鬟,然后对小端子说道:“把她先关起来,然后带我去见皇后娘娘。”
青儿的贴身丫鬟皱了皱眉:“小姐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了?小姐还是快些随我来吧,太后娘娘正等着您呢。”
小端子思忖片刻,朝一旁侍立的小宫女招招手,她立刻上前,将青儿的贴身丫鬟给制住。
小端子这才笑着看向青儿:“您若想见皇后娘娘,那就随咱家来吧,不过”小端子顿了片刻,直到青儿脸上露出惴惴的表情,才接着道,“您最好说些让皇后娘娘感兴趣的话来才好。”
青儿点点头,随着小端子往外走去。
路过自己的贴身丫鬟时,她抬头看去,看见的却是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
青儿与她对视了一眼,随后就转过头,坚定地跟上了小端子的脚步。
此时秦驷正在练箭,她已经换上了百石的弓箭,尽管早已经不需要带兵打仗,但秦驷还是放不下弓箭。每每总是忍不住将它拾起来。
小端子早已经来跟她说过青儿的事情,她倒还记得青儿,便也准了他让他带青儿过来。
只是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青儿看见秦驷,一时间有些惧怕,跟在太后身边的时间长了,她对秦驷的记忆多是太后在秦驷身上吃了什么苦头,然后再把气撒再她身上。
青儿有些怕她,但是此时,却也只有秦驷可以帮她。她也曾想过去寻傅钦烨,但是在她离开的时候,恐怕早就有人守在躍渊殿等着她了。
铮铮铮!
一连射出三箭,箭箭正中靶心,秦驷放下手中的百石弓,看向青儿:“你有何事?怎么不说?”
青儿咬着下唇,低声道:“皇后娘娘,您能不能屏退左右”
铮!
余音不决,让青儿受到惊吓地往前看,就发现远处那已经成了一个点的,用来当做靶子的巨石在这一箭之下,碎裂开来。
她立刻明白秦驷的回答,不禁白了脸,目光在身旁的太监宫女身上略略逗留,然后附身到秦驷耳边。
随后小端子就看见秦驷脸上现出了一丝讶然,冲青儿挑了挑眉。
青儿却点点头,目光凄然,又在秦驷耳边说了两句话。
秦驷收了弓箭,对周围的宫女说道:“服侍本宫宽衣。”说完,将手中的弓箭扔给小端子。
%%%%%%%
此时坤元殿里,太后看着窗外的一片素白,久久没有移开目光:“青儿还没回来?”
一旁的嬷嬷立刻回道:“还没,青儿姑娘怕是跑远了,想来是迷了路,太后娘娘且耐心等等,青儿姑娘向来懂事,不会忤逆太后的意思的。”
太后脸上现出一丝无奈:“哀家不怪她,只是担心她被人哄了,旁人又哪里会心疼她,为她着想呢。”
嬷嬷宽慰她道:“等青儿姑娘嫁过去了,一定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的。”
太后叹了口气,颤巍巍地道:“但愿她能明白”
嬷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低眉敛首,侍立在太后左右,半响,她又听见太后说道:“不知道尧儿如何了。”
嬷嬷心里一惊,连忙上前扯了扯太后的衣服:“您疯了,这是哪儿!您就叫那位的名字!”
太后有些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坤元殿里难道还没有哀家说话的地方吗?!”
嬷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苍白着脸往左右看了看。
太后娘娘见状,又想起这是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嬷嬷了,她便舒缓了语气道:“罢了,哀家知道你的心意。”
嬷嬷笑了笑,便没再说话。
天渐渐黑了下去,而青儿却没再回到坤元殿中,饶是太后,也不禁着急了起来。她发了一趟脾气,随后发现一件事,被派去寻青儿的她的贴身丫鬟,也不曾回来。
而年宴,就快要开始了。
张灯结彩,普天同庆。
因着天气冷,一路上都有架设火炉子,用来更换手炉的炭火,宫女们也换上了喜庆的新衣裳,惧冷的便多穿了些,离远了看就像团子,各色各样的团子。
就连秦驷,今儿也穿的喜庆了些,虽然不过是把青色换成紫色,但也足够傅钦烨惊喜的了。
他今日的任务更重,要一个人去祠堂念祷文,虽说也没人看着,但是在老祖宗们的牌位面前,他怎么也不好太过偷懒。
祠堂是宫中最冷的地方,便是冷宫也比不上,还不能架炉子,身上穿的再厚,也挡不住从膝盖上冒上来的寒气。
见他有些气短,秦驷走到他身边,拉起他双手探了探:“怎么那么冷?!”秦驷皱眉,又摸了摸他的脸,顿时将手炉塞给他,又嘱咐他身后跟着的小太监给他添一件马甲。
傅钦烨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比他原本的身子胖了很多了。
若说穿的厚了些的宫女是团子,那他就是加高加大版的团子,再添衣裳,就委实不太像样了。
不过真的很冷。
走入年宴中,傅钦烨才舒畅地拿出手帕抹了抹鼻子,四周架设了火盆,地上还铺了厚厚的地毯,怎么着也不会说冷了。
因此,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小太监拿来的马甲,携着秦驷步入年宴。
见到两人进来,众人齐齐跪拜,傅钦烨挥挥手,一派君临天下的帝王霸气:“众爱卿平身。”
说完,带着秦驷,一左一右坐在了首位,秦驷下手便是良妃,她今日总算抛弃了以往的白色,穿了一件桃红色的石榴裙,外面罩了一件粉色的短衣,再看看坐在她身边的德嫔,居然与她差不多的打扮。
两人撞衫撞的有些尴尬,又是有名的冤家,说话不说话都觉得尴尬,因此都直挺挺地坐在位子上,一人看一边,坚决不对视。
傅钦烨大大咧咧的,倒是秦驷见到了,勾唇一笑:“万没想到良妃和德嫔如此默契。”
听见秦驷的话,良妃和德嫔都难以自制地看了对方一眼,正撞上目光,余下众妃嫔早已在脑海中上演了一出天雷动地火的好戏,可没想到,两人对视两眼之后,却又默契地移开目光。
良妃道:“还是不如皇后娘娘和皇上默契。”
德嫔接着道:“臣妾记得清清楚楚,前两日才送来的这两件同样式的貂裘,皇上可是为了它们,都没去选更好的狐裘呢。”
秦驷一怔,往傅钦烨身上看去,却见他等着德嫔,耳朵上却显出了一抹红色,再看他身上的貂裘,的确是与自己身上的一模一样,除了大小有些不同。
她一挑眉,伸手就要去摸那件貂裘下摆,傅钦烨紧张地捂住:“德嫔是乱说的,朕就是见着貂裘好看,才选它们的!”
秦驷脸上带着笑意,却拉开了他的手,然后摸了摸,顿时,脸上的笑意扩大了不少:“烨儿真是有心了。”
傅钦烨见瞒不住了,顿时道:“这是那帮裁缝的意思。”他脸色更红,脖子上也染了红色,明明四周的炉火旺盛,映的人脸都变红了起来,可秦驷还是能看出傅钦烨的面色。
她忍不住想要说话,话还没出口,便听见一道拖长的声音:“太后娘娘驾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